龍騰世紀 > 穿越重生 > 火影之無賴

正文 122.所謂的男人就得夠長夠大 文 / 水果布丁G

    ]]122.所謂的男人就得夠長夠大

    對上了一頭巨大的八頭蛇,身為鬼畜流死忠的四季頗有幾分喜感,不覺得,這長長的玩意很像觸手麼?要是它當年對上的不是須佐之男而是天照或者月讀····

    嘿嘿,八成那兩個女的就成肉人型完全崩壞只會聳動腰大叫『一庫~~』

    嘖嘖,儘管爺們如咱也很羨慕啊,男人都是羨慕比自己長的大根。乾脆切了吧~

    以敏捷的身姿在洞窟之中閃躲著八頭的攻擊,這玩意雖大但卻是個完全不會加屬性點的2b,將實力體系全部加到了力量和生命值上。但是儘管大蛇的攻擊不足畏懼而四季對它的打擊對八歧大蛇的來說也是不痛不癢。不過隨著大蛇變得越來越狂暴,洞窟也被破壞得相當的不像樣,四季在閃躲攻擊的時候還要留意附近濺起的碎石。

    「真糟糕啊!這樣下去儘管敏捷如我也會沒有閃避的空間!」

    閃過蛇的的毒息,四季捂著鼻子一滾爬到一塊掉落的巨石之後稍作喘息。軍糧丸也連吃兩顆放在嘴裡含著以作長期作戰的儲備。

    「我擦,這玩意是何等的強大啊,不增加點戰友的話就打不下去了。」

    四季快速的結印,然後身後豎起兩個巨大棺材,然後悄然打開,走出來兩張熟悉的臉。

    「又是穢土轉生啊·····」

    悶騷的二代本想再說幾句的,但是看到身前那巨大的八歧大蛇時確實張大嘴巴眼睛外凸。

    「這····這····這是八歧大··蛇!!!」

    沒錯,要拿簽名麼?

    「你小子啊····每一次招惹的東西都相當威猛啊·····」

    初代長長的一歎氣,認命似地擺起架勢,大喝一聲。

    「木遁!世界降臨!」

    地上長出一顆顆的綠芽,樹木瘋長將這原本就狹小的空間硬硬的撐大,八歧大蛇被夾得死死的在那大聲的嘶吼。然後其中的一個蛇頭眼睛紅光暴漲,然後對著初代狠狠的一瞪。而剛剛完成轉生的初代鼠軀一震外加蛋碎一地,由泥土組成的身體像碎布一樣的崩落。

    「哎!?」

    突然的異變讓拿起刀準備砍的四季也一時間愣住了,話說初代你怎麼一雄起就萎掉了啊!!!二代你快補上啊!

    但是回答四季的是一陣被清風吹起的塵埃,繼初代之後,二代也不愧是初代的好基友,的確夠給力啊,一瞬間就被秒殺了。

    「嗯嗯,四季小弟你不知道?蛇是象徵不死的最高種族,世界上最初的蛇吃了當年英雄王苦苦追求的不死之藥因此得到了抵抗『死』的特性。你召喚出來的不死生物只要被它一瞪就會回歸大自然的哦~」

    啊,儘管你的尾音拖得相當悅耳但是這無論怎麼看都是壞消息啊,美杜莎醬。那你知道這玩意有什麼弱點麼,以蛇之女妖的閱歷。

    「有啊!」

    美杜莎得意的一拍那幾乎不存在的胸部大聲道。

    「用蠻力將他的尾巴塞進它的嘴裡讓它自己吞噬了自己唄,不是有過這麼的一個傳說麼,吞噬自己的蛇的故事。所以說,殺這種神話等級的蛇最好的方法就是吃了它!不然怎麼也殺不死········」

    「就像我一樣。」

    哦,嗦,這樣啊。我知道了,撕碎了之後吃掉就可以了吧?

    開什麼國際玩笑!這樣的事怎麼可能做到!你當真以為是吞食蛇啊!要是這有八個頭的能自己吃掉自己的話我立刻切!

    「忍法·穢土轉生術!」

    吸取聖鬥士那不屈不撓的天馬流星拳精神,四季再度的使出穢土轉生,依舊是初代和二代的棺材從土地中冒出,不過這一次兩個棺材卻沒有打開,只是靜靜的豎立在四季的身前,四季踏前一步雙手分別按在兩個棺材上。

    「冥遁·伊邪那美·鬼纏二段!」

    身體化作藍色的查克拉同時融入初代和二代的棺材中,然後兩股查克拉在融合為一變回四季本人的摸樣。不過此刻的四季卻是有著一身近乎吸血鬼的蒼白膚色,臉皮膚也顯得稍稍乾癟,就連頭髮也變成的半白半黑的中分色,活像一隻復活屍鬼。八歧大蛇故技重施蛇眼一瞪但是卻毫無變化。

    「嗯,比三年前的融合感覺好上不少。」

    四季動了動僵硬的身子,身體冒出絲絲的白煙,皮膚開始有向正常發展的趨勢,而感覺到自己瞪眼已經無效的八歧大蛇更是發出一聲嘶響,身體大幅度的擺動,硬是將初代剛剛設下的樹界破壞掙脫而出。八個蛇頭同時咬向地面的四季,巨大的蛇頭撞擊地面激起大量的石屑。

    「斬!」

    一道明亮的音色弧光劃過,帶起的劍風將灰塵驅散,八歧大蛇發出一聲長嘯,八頭只剩七頭,其中一個空缺的脖頸噴出大量的紅漆,血霧頓時佈滿整個洞窟。

    在剛剛的撞擊處,四季一甩緋紅女皇劍身上的血液,用手在空中的血霧中一抓,然後一甩。

    「水遁!硬渦水刃·雷神劍!」

    空中的血霧圍繞的四季本人快速的旋轉,一道帶著尖銳血刃的血液漩渦在四季的四周形成,隨著四季甩手的動作,金色的雷光沿著四季的四周蔓延到整個血液漩渦之中,帶著雷光的血刃直直的劈中負傷中的八歧大蛇。

    然後七頭又去其二,大蛇暴怒嘶吼中,四季不屑的一笑,就是因為你丫只會亂叫的低智商貨色才淪落到被灌醉斬首的地步,在這,說起來你和咱東方神話也有點那麼的瓜葛啊,要是你在這裡被他國之人殺之實在是有失國體,果然除內患還是要自己人動手。

    (神之音:在西遊記中有過一個叫九頭蟲的妖怪,我記得是有這麼一個說法就是,哮天犬將九頭蟲的頭咬去一個,九頭蟲···額,八頭蟲逃之夭夭。嘛,估計所謂的八歧大蛇就是這杯具的貨了。)

    四季快速的從身後掏出由草稚劍分割出來的七夜小刀,查克拉輸入,劍刃延長,一把本來刃長只有20厘米硬是變成了刃長達十米的長劍。

    「在這起誓吧。我,不允許能切到我的東西存在。而這把劍是能砍斷、切開地上的所有的東西的無敵之刃!」

    話音一落,劍刃上白光泛起,劍刃所到之處削金斷石勢不可擋,八歧大蛇此刻也是意識到了危機感,急忙扭動巨大的身軀試圖在這麼小的空間內躲開著勢不可擋的凌厲一劍。

    不過就在白光一閃之後,四季手中的七夜刀也恢復了原本的大小,而儘管八歧大蛇已經及時的採取的閃避措施但由於身軀過於龐大便於吸引仇恨的關係,砍線還是很完美的落到了蛇軀之上,大蛇被狠狠的劈成兩段,蛇尾巴蛇頭散落一地。絢麗的血箭四處飛濺,耍酷不及閃躲的四季被狠狠的噴了一臉加一身。

    「我擦,老衲晚年貞操不保啊!你丫這該死的!」

    「木遁!神縛術之木!」

    再度砍去八歧大蛇的頭尾之後,四季腳下一跺,在洞窟的四周綠芽飛長,柔韌的樹籐纏上八歧大蛇的身軀,任憑八歧大蛇如何掙扎樹籐是越纏越緊。茂盛的樹葉將整個洞窟塞滿,結界外的名取等人唯有從大蛇那嘶嘶的叫聲中自由想像裡面戰鬥的展開。

    「嗯,接下來的事情,就算是巫女也不能讓她看到啊。」

    四季越過樹籐的間隙,左手按在大蛇的身軀之上,左手中一個黑洞從術式中展開,旋轉,逐步的將大蛇收入其中。

    「哦,四季小弟你真想吃了它?吃了它你就回不了頭了哦,一聲注定是一隻怪物,永遠孤獨的活在這無聊的世界裡。」

    美杜莎不知從那裡飄了出來,手裡捧著一截的蛇肉大口的吞噬,那手辦的身板做出茹毛飲血的摸樣讓四季覺得萌力無限暴漲,心中泛起推而殺之的想法。

    「囉嗦,不吃了它覺得怪可惜啊,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消化這種神話級別的玩意了,而且四季我為人一向高調出格,不與人不同的話咱心裡不平衡啊,怪物就怪物唄,只要下面還能硬起來我就無所謂。」

    將蛇軀收進了自己的亞空間以待慢慢的笑話,話說自己這次再度的斬殺了蛇,這次獲取的是什麼能力呢?上一次殺了迦具士之後不明不白的得到了一段斬殺的誓言,只要念出來後,自己判斷能砍斷的玩意就絕對能一刀砍斷。能力雖然看似牛逼但是說實在的實用性還不如直死魔眼來得高,每次自己都需要裝個b調**才能打出的技能實在不符合自己偷襲獵殺的風格。

    「不管了!」

    四季的身軀化作零星的藍光,大量的塵土泥石在身體中剝落,等土渣掉落完畢後,四季再度的變回了一個文青少年。

    「嗯,一次過最大的量就是同時和兩個人一起進行鬼纏,真不愧是基情兄弟連啊,心靈的融合度居然如此高,當真不易。」

    感歎幾句之後四季一邊舔著手臂上的蛇血一邊從樹籐的間隙爬出來來到結界的外圍,看到的是名取等人富有喜感的表情,彷彿活見鬼一般。怎麼樣,雖然沒看到哥的英姿但是單憑想像力就已經高迡瞻F吧。

    「你···你··你殺了八歧大蛇···?」

    沒錯!快崇拜咱吧,就那樣的爛貨給他出場兩章沾點光算是給它面子了,要是哥學過曉美炎神拳的話,它就是只是五個字的出場時間的悲劇貨。(你已經死了)

    「你···你··你殺了八歧大蛇···?」

    這是必須的,除了哥之外還有誰啊,雖然身邊的兩個輔助是哥一聲的累贅但是哥向來是個有勇有謀的男人,就區區一小蛇看哥不簡單的虐之。

    「你···你··你殺了八歧大蛇···?」

    ······你丫的怎麼就這一句話啊!你npc了?還是在哥打架這段時間被**米了?

    「不,只是,實在是無法相信···我們困擾了千年的問題你居然只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一時間無法接受。」

    我很理解的,這傢伙體型如此龐大且潤滑堅挺,對你們女性而言有著無限大的魅惑能力,你們多代人沉淪於此咱表示理解但不學習啊,和這縱慾千年的老妖打架就是要有點爺們的霸氣,你們這選擇番邦聯婚的和事老缺乏的就是敢於亮劍的爺們精神。老是隱忍隱忍扮豬吃老虎的丫的就是在積蓄怒氣值,傷肝又傷神啊。

    「或者你說得對,我們的確是沒有一人敢於嘗試,每一個都說八歧大蛇時天降的水神,凡人無法將其制服,唯有真正的斬神者才能與之匹敵,每一代的巫女總代都被這麼教導著,所以····」

    名取一副解脫了但是卻落寞的神色讓四季覺得頗為有趣,既然前輩們撒了謊就算唄,她們也是被騙的一族,你何不放眼未來重新開始呢。

    「重新開始·····」

    名取看了看身邊一個個果體的巫女,每一個人現在都露出一副茫然的神色,說起來,大蛇已除,這巫女機關就失去了存在的意義,但是一時間這麼多無家可歸的女孩要她處理起來還真是·······

    「嗯,我看你也是一個沒有主意的主,還是我還規劃你們的未來吧,說吧,你們除了交配之外還有其他技能麼!」

    「這····我還會點小曲···」

    「我會畫畫···」

    「以前家裡是釀酒的····」

    一個個巫女還是匯報自己的生活技能,四季聽著更是眉頭緊皺臉色不爽然後鼻子發出一聲冷哼。

    「啊,沒用,沒用,在現在的社會這樣的技能沒用,要是有用的話你們會淪落到這裡嗎!你們那些技能只是輔助,主要還是靠交配賺錢。」

    四季簡單的破壞了下面巫女們的夢想,就連剛剛想說點什麼的名取也是將話嚥了回去。四季看了頗為滿意,跟著得意洋洋的說道。

    「說白了你們唯一的技能就是交配,所以!我給你們一份工作!」

    四季爽快的將衣服拖個乾淨,然後指著自己身下那貨。

    「給我生孩子吧!一生就業永不失業,男女人就嫁富二代!」

    下面的巫女開始喧鬧,然後齊齊的看著名取詢問意見,不過眼神中的意義已經表露無遺。

    「沒問題,她們···我相信你七夜家的確可以養起她們,但是我們都是一些······」

    名取似乎還想說點什麼,四季豪邁的抓著名取的手拉到自己的懷裡大笑道。

    「沒關係,咱雜食得很,你們是不是處的我也不怎麼在乎,只不過今後你們就是屬於本大爺我一個人的就沒問題了!啊哈哈,老子終於開後·宮了,啊哈哈哈。」

    也不管名取是不是在思想鬥爭,四季已經上下其手在眾巫女前玩起了現場play。剛開始還有點抵抗的名取後來像是決定了什麼,長長的一歎氣放鬆全身。

    「對不起····」

    ps:關於鬼纏這一技能,前面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必須是兩者間精神融合唔阻礙,也就是說被融合的一方不得有一絲牴觸的念頭,而這個技能是可以多段融合,其限制也是那一個,被融合著不牴觸就可以了,也就說,四季和初代融合之後,初代和四季間無思想牴觸。然後四代和初代的合體再查克拉化和二代融合,二代必須對初代和四季都沒有牴觸,而四季和初代也不能對二代有牴觸。

    以上條件成立則復合鬼纏完成。

    對於用穢土轉生的初代和二代而言自然不會對四季又牴觸,而初代二代間的基友兄弟連關係自然不會有牴觸,除非兩人當年還追過同一個叫沈佳儀的女人。

    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