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穿越重生 > 火影之無賴

正文 91.黑化與黑洞與嘿咻 文 / 水果布丁G

    黑化與黑洞與嘿咻

    在生命的被黑洞吸收完之後,海德大人的優勢就頓時全失,鹿丸小弟幾番玩弄之後,海德大人就被打得體無完膚,虛脫的他猶如剛剛從抖s打擊室裡騎完木馬出來的中年男子,雙手無力的撐在地上露出傻傻的笑容。

    「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我失敗了,我應該直接做著時光機去1975年的···」

    似乎已經壞掉海德大人說著一味不明的話,鹿丸覺得可以收場了就帶著命大沒有被石頭砸死的村長和鐵穆金小弟來到了峽谷邊上的安全地帶。

    跟著準備好一番說辭後剛剛開始自殘,四季這殭屍般生命力的傢伙就玩好無缺的跑了出來對著鹿丸就是一個分筋錯骨手。之後四季小弟先是對沙忍臨危不亂,救死扶傷的功績給予了全面的肯定,並號召一直握著拳頭想揍自己的小櫻同志要積極地學習,在危難時期應當忘記過去的仇恨,大家攜手相助才能創出美好的未來。

    四季沒有原著中鳴人那種過分積極地行動力,但是輪嘴巴上的功夫四季覺得自己是楊教授級別的忽悠,一番大道理轟炸加上毛爺爺的精闢語錄教導,鐵穆金小弟弟的雙眼逐漸的恢復了生氣,四季最後用世界時你們滴,也是我們滴,但是歸根到底還是你們滴作為最後的總結,讓鐵穆金小弟弟恢復了信心,理智要回到自己那邊的歐洲大陸創出點事業,並從此改名為鐵穆真,聽到這個名字的四季奇囧無比。不過後來鐵穆真就如他隨改的名字一般的在歐洲大陸創立了一番偉大的事業,然後為了感激人生的啟蒙老師七夜四季對自己的蒙騙和蠱惑,其帝國命名為『蒙蠱』,這些都是後話。

    總之四季覺得事件就是完美的解決,然後再回到商隊那邊和少女再來了一發後,四季才滿意的提著褲子在少女依依不捨的目光注視下離開。嘛,對於四季來說現地妻什麼的越多越好啊,到哪也不寂寞,任務時期的緊張都可以得到舒發,簡單爽利,煩惱通通搞掂。

    但是,四季來到砂忍村接木葉丸等人的時候,小櫻在手鞠耳邊低語了幾句,手鞠的臉頓時就黑了起來,感覺莫名奇妙的四季覺得動漫裡面的少女黑化起來完全不用蓄氣,當年哥玩97的時候調個黑化的八神也弄了好久····

    「那個女的很好嗎?」

    帶著落寞的預期,猶如被打進冷宮的貴妃娘娘再次面聖般的臉帶憂鬱,四季覺得一陣的胃疼。哥好像還沒有對你做過xxoo的事情呢,你那一副深閨怨婦的表情是啥回事?難道不上也有罪?

    「也是呢,向我這種以暴力和殺戮為生的女忍者自然是比不上那種和平環境長大脾氣又好又關懷備至的大和撫子呢。」

    冷漠的預期繼續二連發,四季覺得身體有點發寒,不會下一秒就一把苦無刺過來然後大喊著『誠對不起………………滴滴滴滴…………永別了』

    回想起以前的黑化少女經典人物還有那悲劇的鬼畜男渣成的故事,年輕有為的一代天驕不會剛交伊籐誠被人殺死的黑歷史,有史記為證。《史記·渣誠列傳》伊籐誠,本姓澤越,名誠,無字,號渣誠,自走炮也,父曰澤越止,母不詳。其為人亦渣,下皆以渣謂也。週歲,生父見背,日相伊籐博文乃育之,而從博文姓,三歲,渣始閱黃書,六歲,始以炮天下女性為志,一日欲炮其妹,博文見,乃止之,遂不炮也。年十有五,博文死朝鮮,而渣不臨喪。年十有六時,一日,渣見一於內閣總理桂太郎之女於電車,曰桂言葉,好之,欲炮之,然性膽怯,不敢為,僅存言葉圖於手機耳,明日,新日相西園寺公望之女西園寺世界,見其手機,乃助其得言葉,數日乃成矣。世界亦好渣,渣知乃求,數日亦得,得言葉與世界,渣於是日炮二人,終不厭。渣巧言誑使二女爭渣為良人,自是言葉讎世界甚也,而渣復劈於二人之間,一日,世界知渣與言葉,而棄己,乃怒,攜菜刀,至渣所,曰:誠死ゼら,並殺之,渣至死不悟,死前竟行猥瑣事,襲胸揉捏,終無法得高迡礎荈憤謔滿A得年十六耳。渣性風流而膽小,實無誠無愛,與二女之巧言,皆誑也,渣不欲成家,亦不愛二女,僅欲炮二女耳,其人一日炮言葉,他日炮世界,而復炮言葉,終使世界怒而殺之。太史公曰:觀渣所行,查其所由,渣所為者,皆以炮欲為歸,目無父母兄長,亦無倫,實渣矣,書有之: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其是之謂也。

    前人經驗在此,四季不得不謹言慎行。

    「沒有的事,女忍者也是很有愛的啊!」

    「真的!?」

    「嗯,像是小遙什麼的超昂忍者我就是每一部都玩得不亦樂乎,要是手鞠也做到裡面的女主角那樣的話我絕對會迷上你不能自拔的!」

    前面的部分自動聖洛,手鞠直接聽到了後面的不能自拔,生氣臉慢慢的綻放出微笑,然後又立刻的將羞紅的臉轉到另一邊去。

    「哼,男人就是這樣,只會嘴上說著漂亮的話,先說明啊,我可不是聽到你說話就會高興的類型。」

    你說出來了,敖嬌好麻煩,明明都說出來了。嘛,這就是蹭得累的萌點了,要是每一個蹭得累都像助手那樣的多好啊,美貌與只會並重外加蹭得累。而且還會點黃段子和宅ntea。啊,我的助手,克裡斯蒂娜喲,穿越了世界的我為啥沒有遇到你呢。

    因為某個蹭得累少女而聯想起這些有的沒有事情的四季看到了始作俑者小櫻那殘念的表情,似乎對於手鞠這麼簡單就被自己收拾了有些氣餒。

    四季突然轉頭對著小櫻露出燦爛的微笑,儘管戴著眼罩兒看不到那瞇成月牙狀的雙眼,但是小櫻卻感覺到了在這片灼熱的沙漠地帶似乎吹過了一股西伯利亞的寒風,心底窪涼窪涼滴。

    「哼哼,真是可愛的小師侄,就讓師叔好好地教育你什麼叫做尊老愛幼吧。」

    在小櫻沒有反應過來的瞬間,四季直接伸出左手,在左掌手心一個黑色的小漩渦產生巨大的吸力將小櫻收了進去然後四季的身影成扭曲旋轉地姿勢被吸進黑色漩渦之中,然後漩渦自行消失。

    然後在木葉的訓練場上,兩人的身影再次從一個突然冒出來的漩渦中嘔了出來,剛剛出來的四季卻像是喝醉了酒般的腳步一晃然後捂著嘴巴就吐了起來,戒備著的小櫻看到四季那副嘔吐樣直接就囧起來了。

    「那個,四季···這麼突然就吐起來。」

    「嘔吐····」

    「喂,別裝啦!」

    「嘔吐····」

    「喂,沒事吧?」

    「嘔吐····」

    「要不我來替你治療一下吧?」

    「嘔吐····」

    「····你繼續好了。」

    「嘔吐····」

    經過好長一段時間的煎熬,四季慢慢的停止了嘔出膽汁,擦了擦發黃的嘴唇。整個人還沒開始調教就先虛脫了。

    「因為這個時空忍術剛剛完成,還很不完整,在移動的過程中完全達到了光速沒錯,但是由於移動時的速度和通常速度的世界裡時間的流逝速度的不同,處理這個差異的腦部就會發出慘烈的鳴響。移動完成的時候就會被比時差症狀強烈100倍的不快感所襲擊。感覺再使用多點的話就會因為過度地使用光速跳躍而導致怎麼也返回不了通常速度的世界,彷彿一直持續了三天時間,真是有點瑞普·范·溫克爾的感覺。」

    「對不起師叔,你說的太複雜了完全聽不懂!」

    小櫻很乾脆的投降了,四季沒有理會小櫻,他可是見過面具男也完成了這種超長距離式的時空忍術的,為啥他沒事?難道他有什麼病或者腦袋少了某些東西更或者他是幽靈。嘛,還有一個可能夠就是那傢伙已經是光速世界的居民了····

    越想這個技能就越是雞肋的四季又開始憂鬱起來了,連調不調教小櫻也變得無所謂了。沮喪的一個人在訓練場上拔著草。一旁的小櫻看了看先是一陣沉默,然後突然想起了什麼一敲掌面。

    「啊,木葉丸他們還在那邊吶!」

    「啊,哥的現地妻還沒有收割!」

    四季頓時打起了精神,眼睛閃亮閃亮滴,小櫻一個快步加重拳打在四季的頭上。、

    「不要在奇怪的地方振奮起來啊!」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