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穿越重生 > 火影之無賴

正文 89.沒有死靈法師跟著算啥殭屍 文 / 水果布丁G

    沒有死靈法師跟著算啥殭屍

    一路上跑啊跑的,四季感知附近似乎有一大群的人被困在了某狹小的洞窟中,看到那崩塌樣的封口,還有附近那破爛的帳篷,被殺害的陸行鳥還有倒了一地的稀粥·····

    大概就是在吃飯的時候遇到偷襲,然後被···嗯,一種破壞的方式而已,也就是一個人幹掉了,然後被丟進了山窟了嗎·····

    然後在一次大雪封山的夜裡,大家在洞窟裡面···互相的取暖然後忘記救援。

    依照自己穿越者的優勢,四季再次的開始劇情推斷,嘛,雖然後半段開始就已經是變味了。

    「救人吧~」

    四季幾刀將洞口破開,然後看到了是衣衫整潔的被困人群。

    「哎,原來不是在玩淫¤派對啊,真失望···」

    毫不在意的打碎了等待英雄救援的災民們的對英雄形象的期待,一進門就說出這樣的話得四季讓幾個少女完全的失去了對夢想的期待。

    「嘛,姑且聽聽你們經歷了什麼吧,吶,誰是能說話的老大。」

    「你也是木葉的忍者嗎?」

    一個長的還挺秀麗的女孩子略帶,警惕的走了過來,然後指了指四季戴在脖子上的護額說道。

    「哦,你見過和我一樣戴護額的傢伙?」

    「嗯,是叫小櫻和鹿丸的···」

    「哦,可以詳細的和我說說發生了什麼事了嗎,而且一路趕來有點疲憊,可以的話,請在床上向我慢慢的訴說好嗎?」

    ————————————————————分割說明————————————————

    據眼前這個名為艾米莉亞的少女的說明就是這群商隊部落撿到了考得七成熟的鐵穆金,而鹿丸等人也恰好遇上了這一群人,正準備向這個可疑的傢伙詢問點什麼的時候,鹿丸等人遇到了不明的襲擊,然後鐵穆金被救走,並且擄走了幾個小女孩當人質,逼迫村長說出吉魯之石的秘密。

    嘛,再接著的劇情不就是村長顧全大局,然後說自己認識路,交換了人質之後被敲暈。鹿丸等人見勢不妙就悄悄的跟蹤····

    而且從這名少女的升上四季還得到了零星的情報,就是他們似乎在尋找一種能量礦脈,還有其結晶吉魯之石,而且關於種石頭還有著一些傳說之類的玩意,

    嘛,這個傳說的流程也不出意料的是那種模式,就是某個民族掌控了這種力量啦,一時間科技大跳躍,比五十年代的大煉鋼還要牛,國家變得繁華無比。跟著這種力量被有心人利用了,開始用於戰爭啊,然後戰爭殘酷,奪權啊,九龍奪裔,最後皇族沒落,石頭的使用方法被封印啦····

    「嗯嗯,就是說這個石頭很不得了啦!」

    在某張臨時搭建的床上,一聲聲的嬌喘從那裡發出。本來只是順口說說而已的四季發現這個流浪部落的女孩是過分的單純了啊,一不做二不休的四季乾脆就開始在床邊說著甜蜜的情話然後詢詢誘導。再接著嘛···就是肢體語言的交流,**於**間的激情碰撞,水花四濺,淫語霏霏。

    「嗯啊,是,是的,聽爺爺所是可怕··啊,可怕的力量。」

    「那可真是不得了啊,你知道被封印在哪裡嗎?」

    「對··對不起···我不清楚···我只是小時候聽爺爺說過這樣···這樣的故事,啊啊啊啊!」

    被四季這位穿越者老手弄得抓欄杆撕傳單的少女打倒了人生的第一個高迡癒A然後就疲憊無力的大口喘氣。四季滿意的一笑,然後把嘴巴貼近少女的耳邊細聲的說道。

    「沒問題,我絕對會找出來的,無論是什麼隱蔽的害羞的地方也讓我找到了,不是麼?」

    感覺到四季的話裡若有所指,少女滿臉羞紅。

    四季穿好衣服,看是在附近溜躂研究有沒有什麼特使的記號,因為跟蹤的人是鹿丸,所以絕對會有後手留下,然後四季找到了一個刻在樹上的箭頭。

    「真是的,我又不是丁次,就不能換一個提示麼?」

    縱身一躍,四季開始向更深處的山林移動。走過了一段很長的路程之後,四季找了一座隱藏在山谷中的遺跡,看到這種西式風格的遺跡,四季不禁又想起了曾經在宿命神劍遺跡的經歷,不知道吉川褲郎現在過得怎麼樣了,身為大名的兒子,一定過得很吃香吧。

    而且裡面似乎來傳來建築物崩塌的聲音,還有那突破牆壁穿入遺跡中的那巨大陸行戰艦都證明裡面正在穿越火線中。

    「我聽到了!大家的呼喚啊!gogogo!」

    牛b哄哄的喊出莫名其妙的話,四季笑著躍下,然後開始跑到裡面,見到扎古級別的人偶就直接拿起緋紅女皇直接劈開,有著怪力的加持和七夜家的武器質量保證,這種級別的裝甲根本沒有絲毫的壓力。

    「輝刃·一風!」

    一路上如狂風怒襲,扎古人偶慢吞吞的動作在四季的眼裡猶如靜止,敵陣中完全沒有一合之眾,突襲成為完全的虐殺。

    「喲~小櫻!」

    颯爽的救下被圍毆的小櫻,然後四處的看了看,四季開始露出疑惑的表情。沒有看到鹿丸和我愛羅的身影。

    「熊貓和樹懶呢?」

    「哈!?」

    「我愛羅和鹿丸啊。」

    「鹿丸去了追擊海德,我愛羅正在救援戰艦中的孩子。」

    「海德啊····」

    的確,在木葉丸被白色機甲鐵穆金帶去戰艦的時候的確是聽到過這樣的名字····但是啊,沒啥明確的印象啊。傳銷分子的頭頭一般就是長著一副慈祥和善的嘴臉然後滿嘴的憤世言論,跟著說著一大堆的救國政策來糊弄迷途的孩子們。

    對於有著堅定的目標的四季來說,傳銷是不頂用的,說起來,自己也算是某個傳銷的頭頭吧,宣揚著的是『我命至上!一切為了幸福的日常』。

    「你呢,怎麼就一群的下忍也將你弄得破破爛爛的啦,綱手大人知道後會很傷心的哦。作為師叔的四季我也很心掰~」

    一副恨鐵不成鋼的四季長長的歎了一口氣,由於曲憋的緣故,小櫻的臉變得通紅。

    「沒···沒辦法啊,人數太多啊,就算是忍者之神的半藏也被三忍弄得破破爛爛了啊!」

    「沒辦法,就讓師叔露一手你看看吧!忍術!瞬間清屏!」

    拿出一個奇怪的遙控,四季露出和藹的微笑按下。

    『卡嚓』

    然後一陣劇烈的爆破聲響起,那巨大的戰艦四處冒火。戰艦中還沒來得及出擊的扎古們被華麗的清屏了,所有的敵人只剩下那區區的十多名。

    「你···你!裡面還有很多無辜的小孩子啊!」

    「哦,小櫻君真是挑剔啊,又要贏又要不傷人命怎麼可能啊,小櫻君你在這兩年間已經是手染鮮血了吧,還裝什麼慈悲。學了點醫療忍術就以為自己不是忍者改行當醫生了嗎?」

    「我才沒有手染鮮血!」

    「真的!?」

    「我沒有動手殺過任何的人!只是讓他們失去戰鬥力而已!」

    「哦,雞神主義者啊!其實四季我也是呢,我只是爆破了戰艦而已,而且,手染鮮血和殺人沒關係哦,因為····」

    四季玩味的一笑,然和看了看這兩年間有所發育的小櫻的身體。

    「每個月不是就流一次的嘛,那時候不就染血了~~染血的衛生巾~~~」

    「變變變變態!」

    在小櫻發飆之前先一步的逃掉,四季順著一個被強行破壞的洞口跳了下去,要救助上面昏迷的孩子必須要有醫療忍者,小櫻跺了跺腳決定回去後再狠狠的教訓那頭變態。

    然後去到下面的時候,四季首先聽到了那個海德大人的自爆家門醜聞,海德自豪的說著他如何燒殺搶奪然後坑騙鐵穆金小弟弟,鐵穆金小弟的雙眼如同爆種般的毫無焦距,身體本能的防禦著海德的一波又一波看不到的攻擊。

    看著海德一邊說著『你已經沒用了啊』『沒用的人只有死路一條』的話,一邊進行著第二階段的變化。我擦的,感情這傢伙是弗利沙的後人啊,先不說那一張道貌岸然的嘴臉,還有那變身後的360°大轉變和臃腫的身體變得肌肉飽滿。

    「不會還有第三狀態吧····」

    黑化的海德順利的幹掉了毫無威脅的鐵穆金,面對著海德撓了撓頭無奈的上陣的鹿丸表示身為樹懶的他對於這種坑爹的陰謀毫無戰意。

    「你拿手的是影子技法吧,只要有你碰不到的話···」

    海德一邊自滿的說著必勝宣言一邊與鹿丸保持著距離,手上的石頭一閃一閃的發動遠距離攻擊,但是海德似乎誤會了什麼東西。

    「你不是認為我的影子只限於自身的長度吧?而且在這個常年不見光的地底遺跡,什麼東西佈滿著這個區域?」

    鹿丸很牛叉的從一根柱子後邁出一步,身藏在暗處的鹿丸猶如遠觀著戰場的智者,然後一道黑影從海德的背後伸出,瞬間的綁住了變身的海德。

    「現在,這裡是我的領域。」

    鹿丸身處的位置很巧的避開了海德手臂的伸展範圍,人的雙手可以展開最大的角度是210,鹿丸從忍包裡拿出四把苦無。

    「本來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問你的,但是,你太危險了。」

    四把苦無分別集中海德的四肢,直接廢掉其行動能力,一條貼滿爆符的鋼絲也順勢纏在了海德的身上。

    「哼哈哈哈,真是,失算了啊,你們擁有的力量真是奇妙,如果能為我所用的話我會很高興的,但是,你是敵人呢。」

    在影子的束縛下,海德的身體居然還能強行移動,身體成奇怪的姿勢往後轉動,然後帶著吉魯之石的手指向了鹿丸。

    「喂,你想死麼!?」

    鹿丸和隱藏在暗處的四季也覺得相當的不可思議,雖然四季覺得自己動用怪力的話也可以做到強行移動的地步,但是,被這麼多爆符綁住了的話·····

    但是,鹿丸狠下心來啟動爆符的時候,四季感知到爆破中的海德是血肉橫飛,肌肉和骨架都飛的到處是。

    但是,更驚人的現況讓四季停止了思考,在海德的頭頂處,遇到綠色的螢光照了下來,跟著海德那破破爛爛的**就以金剛狼級別的速度開始修復了,**在爆破和再生之中循環,彷彿yy玄幻中承受雷劫的男豬,**被雷電淬煉變得更加的壯碩····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啦,雖然不知道這個海德大人有沒有痛覺,但是看著也胃疼啊。不過嘛,在聽到海德大人的下一句之後,四季覺得海德大人一定很爽。

    「呀,剛剛真是有一點那麼的痛啊,啊哈哈哈,太爽了!太棒了,傷口在不斷的癒合,多麼棒的力量啊!」

    「這是生命的光脈!」

    村長大人發出了人生的第一句咆哮。從那崩壞的天花板的缺口中,綠色的液體在不停的蠕動,淡綠色的螢光照射到了海德身上,看到那蓬勃的生命能量,四季很自覺的起了貪念。

    沒有拉風的出場,四季只是簡單的一個極速衝刺掠過海德的身邊,同時拔出腰間的緋紅女皇,近身拔刀。

    然後銀光閃過,八道弧光在海德身上劃過,海德被直接的劈成了九分。

    「輝刃·八刀一閃。」

    在海德的身後,四季將到慢慢的歸鞘,牛叉哄哄的背對著海德。但是被砍到得海德在血量奔出不足20ml後,傷口就全數的復合了。

    「啊哈哈,沒用的,這個美妙的力量,你們是打不倒我的。」

    四季轉身將藍色的披風脫掉,直接露出中忍的馬甲,只可惜四季的衣服並不是悟空專用材料,脫下的衣服後也沒有加速作用,只是為了單純的耍帥而已。

    「是嗎?」

    用行動總比語言來得有力,四季使用七夜流的家傳秘傳體術,蜘蛛步。能在亂世中沒有啥戰鬥力的七夜家就是憑藉著這360°全方位移動無死角無減速的步伐火過來的。

    橫向移動繞過海德,四季再次的拔出緋紅女皇,兩手各持一刀。在海德的身上使用全身的技巧,將兩年來的修行直接用在人體實踐上,頓時間再次的血肉橫飛。

    「啊哈哈!太爽了!太棒了,傷口在不斷的癒合,多麼棒的力量啊!」

    完全的再現海德的話語,四季只是單純的因為抖s屬性爆發而進入興奮狀態,也不管現場是多麼的和諧,四季只是不停的揮舞著手上的鐵塊,讓海德在生與死之間徘徊。

    武技在使用中不斷的領悟其真髓,將自己想像死一把刀,一把劍,因為是劍,所以沒有迷茫,自己的存在就是為了砍斷所有的東西!

    「在這起誓吧。我,不允許能切到我的東西存在。而這把劍是能砍斷、切開地上的所有的東西的無敵之刃!」

    最後發出勝利的宣言,四季將兩把緋紅女皇並和成單面巨刃,由下往上直接挑斬!海德化作優美的拋物線,直接砸在了某個白色的操控台樣物體上。

    「哼哈哈,果然還沒有死啊,到底要殺你多少次才能粉碎你呢?」

    儘管身體經過綠色螢光的照射已經恢復了過來,但是,剛剛的痛覺還是讓海德心寒,雖然在力量上,海德自信自己可以凌駕於這個年輕人之上,但是速度還有技法,海德都是半路出家。除了研究過他的身體改造了少許之外並無特長。

    不遠處的四季身體以比較放鬆的姿勢站著,握著劍的雙手散漫而毫無做作地向下垂劍。這是沒看過四季這兩年間的武藝的人所不知道的事實。令人驚訝的是,這就是他的戰鬥姿勢。沒有什麼架勢。無論是攻擊還是防禦都沒有準備。徹底的自然體態,融通無礙。這個姿勢放棄了全部,也砍斷了所有的阻礙。在上次突襲迦具士還有亞空間和美杜莎玩虐殺遊戲的他已經從以人類為對手的戰鬥中畢業了,以神劍、魔女和怪物為對手,美杜莎的魔眼能讓人直接的石化,而且還能吐出迦具士的淨化之火。與這等超常的敵人戰鬥的時候往往不能預測對方的行動,四季在這種情況下好不容易掙扎到了隨機應變的境界,就如現在這樣。

    「撒,起來吧,我還有很多很多的招數要找你實驗啊!」

    「混蛋的傢伙!」

    知道速度比不上的海德盛怒之下對身後的控制台狠狠的一拳打去,控制台直接的瓦解,然後遺跡開始劇烈的搖晃,頭頂上的能量光脈也開始變得暴躁而四處噴射。

    「大家一起死吧!!!!」

    海德張狂的大笑中。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