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穿越重生 > 王妃要乖:傻妃惹人愛

《》章 節目錄 血蓮篇 第004章 挑釁 文 / 蕭熙

    第一個出場的,自然是大公主,大公主蒙著面(一般要露面的未出嫁女子,都會蒙住臉。)一身淡青色的衣衫襯得她有種讓人保護的**,芊芊玉手就放在古箏上面,慢慢的彈奏著。雖然算不上極品,但是也是讓人聽起來感到心曠神怡。

    一直按照順序下去,皇帝的女兒自然是多才多藝,長的也都算得上是絕色,各個的氣場,氣質都是不一樣的,要是說哪一個好一點,那也就數二公主了,二公主的眼睛裡面都是不屑,看著周圍的人們,眼睛裡流露出一種不滿與不耐煩。

    二公主吹了一首蕭,簫聲裡面帶著無窮的自由奔放,這種簫聲,真算得上是一等的極品了!很少有人會再像她一樣能吹出如此的曲子了!

    司空竹月的眼眸裡有著不掩飾的讚賞,現在全部人的目光都在台上,誰又會注意司空竹月的那小小的眼神呢?可是?有兩個人卻是撲捉到了她眼眸中的色彩——厲蕭恆和君冥翔。

    君冥翔很是邪魅的笑著,看著司空竹月,眼睛微微瞇起,像是沉思著什麼。

    厲蕭恆一改在其他人面前的冰冷,四周暖暖的,那溫暖,只屬於司空竹月。

    可是?十個公主都已經出來表演了,唯獨剩下一個四公主。

    在大家的疑惑之中,響起震撼人心的鼓點,秦子星果然沒有叫大家失望,她是從天而降的!

    這麼多的公主裡面,就只有她一個人沒有蒙面紗,一到台上,就開始舞動她那長長的紅色絲帶,柔中帶剛,讓人的目光不由得隨著她而移動,那些目光,都是讚賞與驚歎!

    而台上的人,目光卻從來沒有離開過厲蕭恆,從一開始,就一直看著厲蕭恆,那眼神倔強的很,彷彿在說,我很優秀吧!為什麼不選擇我,要選擇你旁邊那個傻子!

    厲蕭恆雖然看出了秦子星眼中的話語,心中也有幾分的不好受,但是他並不是那種衝動的人,就直接無視了那道灼熱的目光。

    秦子星一曲落幕,額頭上冒出密密的汗珠,她站在舞台上,先是朝她父皇跪下,然後說道:「我在這兒祝太子哥哥和太子嫂嫂早得貴子!」然後調皮的沖秦子旭笑笑。

    明國皇帝依舊是樂呵呵的:「星兒有心了啊!」

    本來以為秦子星會就此下台,可沒想到她的聲音再次響起:「希望父皇也可以為兒臣做主!」

    台下的人竊竊私語,看來明國又要多一門親事了啊!

    明國皇帝有些詫異,早就知道這個女兒的思想開放,可是沒想到,開放到這種明目張膽的告白的程度啊!「說來聽聽吧!」還是親切的問道。

    秦子星心中有些暗喜,她認為如果是自己父皇出馬,她就一定能當上焰王妃!她不服氣,她有哪一點不如那個傻子公主!她也是明國最受寵的公主啊!這麼想著,就更加急切的說道:「啟稟父皇,兒臣的心儀之人是焰國的焰王爺!」

    明國皇帝心裡更是震驚,那可是有妻室的人了,畢竟是自己疼愛的女兒,怎麼可能讓她去受苦當小妾!

    明國皇帝正想著要怎麼委婉的拒絕秦子星,秦子星的聲音卻再次在耳邊響起:「可是我也有一個要求,我要焰王妃跟我比試!只要我贏了,就讓我當焰王妃!」她也是有自尊的人,而且很好強,她怎麼可能會讓自己做小妾!

    眾人嘩然,這怎麼可能,這明國的四公主也太大膽了!厲蕭恆的眉頭也不悅的皺起,正要出聲,被明國皇帝打斷了:「星兒,不要這麼頑皮!不可以這麼無理!比試可以,可是這要求作廢!」

    司空竹月冷笑,這明國皇帝到底還是偏袒他自己的女兒的,這番話,讓他們想拒絕都拒絕不了了!要是她輸了,也就等於輸了厲蕭恆的面子,這番話,果然是皇帝說出來的!

    秦子星自然也知道,反正可以比試就可以了!挑釁的看著司空竹月:「上來啊!不敢麼?」眼睛裡都是諷刺,心裡道:你就一傻子,永遠比不上我!

    厲蕭恆擔憂的看著司空竹月,自然不是擔心她會輸,而是她苦費心機將真正的自己掩埋了這麼久,給人們一個假象,如果這次贏了,一定會打破原來的形象的!第二是,輸了,自然就丟了面子,也弄得焰國的面子……這就陷入了兩難的處境了。

    君冥翔慵懶的靠在椅子上,有興趣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好玩似的看著司空竹月。

    遠處的君若絮也緊緊地拉著秦子旭的手,那個秦子星的舞技不是說著玩的呢!而且,小師妹不是癡傻麼!

    秦子旭安慰的撫摸著君若絮緊張的手,他們要相信,他們的小師妹,沒有什麼事情可以難倒她!

    君若絮明瞭秦子旭的意思,釋然的笑了笑,也是哦!小師妹那個變態,怎麼會被這些事情難倒呢!

    司空竹月歎了一口氣,站了起來,走上台,原本也沒想到當了焰王妃過後,還能安樂的扮著自己的傻子角色。現在也只有迎戰了,她從不希望自己連累到什麼人,而且還是這麼一個大的國家的面子。

    司空竹月悠然的走上台,輕輕地問了一句,那聲音就像是從天外來的:「比什麼。」

    秦子星對司空竹月美妙的聲音已經有抵抗力了,沒聽過的人,自然也就有些驚訝。

    秦子星現在是自負過了頭,一直以為自己的舞技無人可比,事實也確是如此,她的舞技在明國無人能比,可是眼前的這位,不是明國的人!「這樣,我們就比舞蹈!」

    司空竹月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跳舞?還以為是什麼呢……學音樂,學跳舞、武術等等,那都是很遙遠的事情了,可是司空竹月就是有一種過目不忘的本領,就算是過了那麼久,也還是記憶猶新。點了點頭。

    秦子星覺得今天的司空竹月有些怪,可也不知道到底怪在哪裡,在疑惑之下,還是叫樂師奏起了音樂:「我們用同一種樂曲,在同一個台上跳舞,看誰跳得更加震撼人心!」鄙視的看了一眼司空竹月,你絕對贏不了我!

    司空竹月無視了秦子星的目光,靜靜地閉上眼睛,聆聽著音樂,而秦子星已經開始舞動。

    台上,一邊是靜寂的,一邊的正在瘋狂的舞動,就在人們和秦子星都以為司空竹月要放棄了的時候,音樂到了高迡癒A司空竹月突然爆發似的開始舞動,每一個動作,都跟著音樂的起起伏伏,身體就像是一條柔軟的絲綢,翩翩起舞。

    剛剛司空竹月一直在聆聽音樂的節奏,終於找到規律,也就開始隨著音樂歡快的舞動起來。

    厲蕭恆微笑著看著司空竹月舞動的身影,他一點兒也不詫異了,他的王妃,總是讓人驚訝,讓人讚歎!

    君冥翔看著司空竹月的目光中,帶著那麼點的詫異,還有更多的,是濃濃的興趣,那種獵人看見獵物的眼神……

    就在台下的人還沒從她唯美的舞姿的震驚中醒過來,司空竹月臉上的面紗,因為身體劇烈的舞動,而抖落下來了,因為嫌麻煩,也沒人會讓她摘下面紗,她也就沒有再畫上那道疤痕了,美麗的容貌就那麼暴露在人們的眼前……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