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晚婚:吾妻銷魂

《》卷 三:我的妻子 113、孫家災難 文 / 青閱

    慕容訣在玄雲洞裡樂不思蜀,茅小刀在山頭下依依不捨。

    「寶貝啊,你看你都回來了,就多住幾天唄!」茅小刀拉著茅青舷的手說道,難得這一次那個遭天煞的臭小子沒有跟著一起來,他可以跟女兒好好的聚聚了,卻沒想到茅青舷這麼急著走,茅小刀十分哀怨,心裡頭那不滿的小火苗嗖嗖的冒,可還是不捨得對茅青舷發作。

    沈素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茅小刀,你能不能每次都跟生離死別似地行不行啊?你要真這麼捨不得,你跟七七走得了,我一個人過不知道多逍遙自在呢!」

    茅小刀一聽,瞬間返回了沈素身邊,臉一橫:「想撇開我,沒門!」

    茅青舷早就對此習以為常了,她也很欣慰老爸老媽如此相愛,而且有老爸這個活寶在,就算他們兄妹沒有陪在身邊,也不用擔心老爸老媽的生活會無聊,對沈素和茅小刀擺了擺手,茅青舷轉身上車。

    「七七,等一下。」沈素喊住茅青舷,幾步走過來,望著亭亭玉立的女兒,慈愛的道,「七七,你從小就比較有自己的主意,媽媽也從來不會過分干預你,但是人就有犯迷糊的時候,媽知道你是個聰明的孩子,不要被習慣模糊了你的心,靜下心來好好想一想,你對小楓,到底是什麼樣的感情,媽相信你一定會想明白的。」

    做父親的到底不如做母親的心思細膩,茅青舷這次一回來,沈素就發現了她的不對勁,雖然她還是跟以前一樣嘻嘻哈哈的和茅小刀玩鬧,但她還是敏銳的察覺到了她眼中那偶爾劃過的失落和變化,再看看這一次一直形影不離她身邊的慕容楓竟然沒有一起來,她就心中有數了。

    說實話,沈素真的很喜歡慕容楓,撇下他是好友的兒子的身份和自身的優秀,僅他對女兒的那份癡心癡情就足以讓她對這個未來女婿十分滿意。

    沒有哪個母親不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夠嫁一個全心全意愛著她的男人,這樣才能確保她不會受委屈。

    不過,一切前提條件都得是,女兒自己也喜歡。

    沈素自己覺得,茅青舷之所以對慕容楓一直不來電,多半是因為慕容楓從小就纏她纏得太緊了,使得她反而忽略內心最真實的感覺。

    茅青舷沉默了片刻,猛然上前擁抱住沈素,飄忽紛亂的心,似乎忽然間便沉澱了下來,不是安定,是沉澱,她想,想讓心安定下來,她可能真的要認真想一想了。

    馬雲嬋接到彎彎已經醒來的消息,一家人也都放了心,慕容訣打電話說要陪彎彎在東石山休養一個月,等彎彎身體徹底好了才回來,順便把他拜師茅小刀的事跟馬雲嬋說了一聲,馬雲嬋這才知道,她的兒子又有一個成了茅派弟子,她自然很高興。

    閻子烈現在所有的心思都在彎彎身上了,跟孫千惠的那個三天之限他早就忘了,不過孫千惠在夜欲給雲瀟瀟下藥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孫千惠把藥丸丟進雲瀟瀟酒杯裡的時候,他手下的人就把消息匯報上來了,但是雲瀟瀟跟他又沒關係,他肯定不會多管閒事,相反,他知道雲瀟瀟是司徒闖的女人,樂得看好戲,只是可惜好戲沒看成,至於後來,孫千惠半夜被司徒闖的人給弄走以及雲瀟瀟報復她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聽到葉綿風和閻冥去法國追殺彎彎的消息,他就立刻趕去了玉瓶山,還好是虛驚一場,聽爸媽的口氣,這趟去法國追殺彎彎是出師不利,損兵折將,彎彎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他很放心,當下便決定飛去法國找彎彎,理由都是現成的,替爸媽給彎彎道歉,並聲明這一切絕對跟他沒關係,他歡天喜地的去了,結果手下卻告訴他找不到人,他想著可能慕容訣已經轉換了蜜月場地,可是讓人去差了出境記錄,也沒有,在法國耽擱了幾天還是一無所獲,灰頭土臉的回來了,回來他就讓人盯著慕容家,但慕容家的消息又豈是那麼容易讓人查探出來的?

    彎彎在東石山的消息十分隱秘,而東石山因為有茅派的關係,山上的任何事情都成為秘密,饒是閻子烈花了一個月的時間,也沒有打聽到彎彎的任何消息,只知道馬雲嬋曾去了d市一個星期,但這一個星期她具體去了哪裡,竟然怎麼都查不出來。

    閻子烈氣憤不已,把所有的怒火都撒在了公事上,短短一個月的時間,t市黑道上被他攪得血雨腥風,他是沒有任何損失,其他那些小團伙小混混就倒了大霉了,間接的,也給慕容凜這個新上任的市長送去了不少業績。

    慕容家雨過天晴,迎來了彩虹,不但兒媳婦轉危為安,大兒子的市長之名也得到了t市人民的一致稱讚!而孫家,卻籠罩在了一片愁雲慘霧之中。

    孫家大少爺孫千宸被綁架了,而綁匪竟然提出要贖金十個億,三天時間,要現金,不然就撕票,若敢報警,不止撕票,還要分屍。

    孫家可就孫千宸這一根煙火獨苗,孫伯楊自然不敢貿然報警,可是十個億,還要現金,一時之間怎麼能湊得齊?孫氏就算再有錢,可能夠使用的流動資金也是有限的,況且,一個月前,他才剛剛為不孝女的醜事買單花了三個億,現在只有三天時間,他就是想賣家產湊錢都來不及啊。

    曲問梅心急如焚,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她覺得孫家近來諸事不順,先是一直引以為傲的女兒忽然成了心機惡毒的女人,不僅手段殘忍傷害別人,還醜事盡出傷透了她的心,為此孫伯楊用皮鞭狠狠將孫千惠給抽打了一頓,她也沒有再像以前那般護著,可儘管再惱再恨,她畢竟是他們的親生女兒,他們不可能看著不管,不僅要替她瞞著王旭還要替她給雲瀟瀟錢,孫千惠當時哭著求著讓她想辦法把那些照片和錄像從雲瀟瀟手裡要過來毀掉,但她沒有答應,她告訴孫千惠,那些把柄在別人手裡更好,只要她不再有壞心,那些照片自然不會曝光,話雖這樣說,但她背著孫千惠還是去找過雲瀟瀟了。

    事情追溯到一個月前,曲問梅以一個母親的身份,只身前往s市,找到了雲瀟瀟的家,說是雲瀟瀟的家,不如說是司徒闖的家,雲瀟瀟是沒有家的,以前是買不起房子,後來能買得起了,卻覺得不需要了,她覺得現在這樣很好,做司徒闖的女人,住司徒闖的家,她依然是獨來獨往的一個人,沒有任何牽絆,就算有一天,要離開,也能走的輕輕鬆鬆。

    雲瀟瀟是見過曲問梅的,雖然印象不深,但認識,看到曲問梅突然出現在她面前,她並沒有太過驚訝,也很清楚她來找她的目的,但雲瀟瀟拒絕跟她談。

    「孫夫人,如果有人對你下藥找男人強女干你,你會原諒她嗎?」雲瀟瀟冷笑道。

    對於雲瀟瀟的無禮,曲問梅並沒有生氣,雖然她覺得,雲瀟瀟沒有受到實質性的傷害,而且已經狠狠的報復了自己的女兒,但畢竟是孫千惠有錯在先,就算雲瀟瀟做的再過分,她也只能說是自己的女兒罪有應得。

    曲問梅放低自己的身段,低聲道:「雲小姐,我知道是千惠對不起你,但她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得饒人處且饒人,我女兒的清白已經沒有了,難道你還不滿意嗎?」

    「哈!孫夫人,我請你搞清楚,你女兒的清白早就沒有了,可不是我毀的!」

    曲問梅臉色一白:「你,你這話什麼意思?」

    雲瀟瀟看她不像是裝的,想想孫千惠的人品,心中也有數了,笑著搖搖頭,道:「唉,看來孫夫人對您自己的女兒真的很不瞭解啊!不過也難怪,誰叫您的女兒演技好會裝逼呢?我的話是什麼意思,我就算解釋了您大概也不會相信,您還是回去問您自己的女兒吧。」

    「不!」曲問梅攔住欲走的雲瀟瀟,道,「你說,我信。」

    雲瀟瀟驚訝的扭過身:「你相信我?」

    曲問梅點點頭,道:「我看得出,你是個好女孩兒,不會騙我。」

    雲瀟瀟聽到「好女孩兒」這個詞,心不受控制的震了震,可蔓延出的,卻是無盡的苦澀,也許曾經她是,但現在的她,離那個「好」字,真的太遙遠了。

    搖了搖頭,雲瀟瀟露出一絲笑意,帶著淡淡的嘲諷,也不知是在嘲笑她自己,還是在嘲笑曲問梅,淡淡道:「呵呵,你看人的眼光,我真是不敢恭維,你連你自己的女兒都看不清楚,不過見我一面,就知道我是個好女孩了?」

    雖然雲瀟瀟在笑,可曲問梅卻從她臉上看到了悲傷之色,曲問梅心生同情,她本就是個善良的女人,何況對雲瀟瀟又心存愧意,所以即便雲瀟瀟出口不遜,她也不覺得過分,聲音依舊溫和,並有勸慰的意味:「雲小姐,人活著,就要往前看,對不對?若是以前的事想起來只能讓你覺得難過,那就不要去想了。」

    雲瀟瀟彷彿被踩到尾巴的貓,瞬間豎起全身的刺,冷冷的道:「我的事不勞你操心,你還是管好你自己的女兒吧!」

    「我的女兒確實是我這個做母親的失職,沒有教育好她,但雲小姐,不管怎樣,我都堅信,人之初,性本善,我的孩子犯了錯誤,別人可以放棄她,但我不能,我會親自盯著她讓她改正,我也希望雲小姐能夠給我的女兒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可以嗎?」

    雲瀟瀟冷笑道:「孫夫人覺得,狗,能改得了吃屎嗎?」

    曲問梅饒是在溫和的性子,也被雲瀟瀟這極具侮辱的話給惹惱了,可是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她不得不忍耐著,深呼了口氣,道:「雲小姐,你還有什麼條件儘管跟我說,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答應,只要你把那些片子給我。」

    雲瀟瀟搖搖頭,道:「很抱歉,我沒有任何條件,那些東西我不能給你,孫千惠那個女人心機深沉,手段惡毒,我對她做了那麼事情,她還不知道再想什麼狠毒的主意報復我呢?那些東西可是我的護身符,我是不可能給你的。」

    曲問梅恍然道:「原來你擔心的是這個,這你放心,這些相片你給了我,我保證不會告訴千惠,就讓她以為那些東西還在你手上,不敢再對你使壞,而且我保證,一定會好好教育她,不讓她再傷害任何人。」

    雲瀟瀟輕笑一聲,道:「我不信你!」說罷,她繞過曲問梅,走進豪華別墅,銀色的大門將曲問梅關在外面。

    但雲瀟瀟沒想到,曲問梅竟然這麼執著,竟然在門口守了半個月。

    雲瀟瀟站在臥室落地窗前,望著那個站在大門口的纖弱身影,感覺眼眶一陣濕潤,她從小在孤兒院長大,院長媽媽雖然對她們很好,可是那跟母親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她一直那麼堅強,並不是因為她真的堅強,只是因為,她沒有媽媽保護,不得不堅強,小時候期待太多次失望太多次,她已經把那種渴望強制的壓在內心最深處,強硬的告訴所有人,她不需要媽媽,久而久之,就以為,她是真的不再渴望了。

    但現在,曲問梅偉大的母愛輕易的勾出了她壓制在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想法。

    她到底哪裡不好?為什麼她的媽媽不要她?雲瀟瀟已經很久沒有這麼自卑的問過自己了。

    她一直想,若是有一天,她的媽媽站在她的面前,請求她的原諒,她絕不會原諒她,並且會狠狠的諷刺她一頓,可現在看到曲問梅為了自己的女兒,站在烈日下半個月絲毫不退縮,她的心有些動搖了。

    雲瀟瀟自認自己一直都是個狠心絕情的女人,可是面對曲問梅一成不變的溫暖微笑,她竟然做不到冷酷面對了。

    「孫夫人,我真的很羨慕孫千惠有您這樣一位母親。」雲瀟瀟說的是真心話,她被曲問梅偉大的母愛感動了,但那些照片,雲瀟瀟不忍讓這樣一個偉大的母親看到,所以便當著曲問梅的面把那些照片和底片都毀了,「我保證所有的照片和錄像都已經毀了,您信嗎?」

    「我信。」曲問梅含笑道。

    雲瀟瀟也露出第一個真心的微笑,道:「好,那我也信您一次,希望您言而有信,不要把照片已毀的事情告訴您的女兒,雖然我不怕她報復我,但我有需要保護的朋友,您的女兒心機手段之毒,實在讓我忌憚,我不得不防。」

    曲問梅的臉色黯了黯,任誰的女兒被人罵狠毒,恐怕都不會無動於衷,她點點頭,道,「我明白,你放心,我保證不會告訴她!還有,謝謝你,雲小姐,也許我看我女兒的眼光不准,但我相信這一次我沒有看錯,你是一個善良的好女孩兒!」

    曲問梅花費了半個月之久的時間終於擺平了女兒的事情,滿以為,以後可以安安心心的生活了,沒想到,才過了沒幾天的平靜日子,兒子又遇到了這麼大的災難!而這次,對方是殺人不眨的綁匪,也沒有人給她時間去慢慢想辦法。

    十個億啊,就算是t市第一大家族慕容氏也不可能在賬面上留這麼多的流動資金啊,商人的錢都是用來錢生錢的,沒有人會傻傻的放著這麼多錢鎖在保險櫃裡。就是替孫千惠付的那三個億,也是湊巧公司剛剛入了幾筆大的回款,才能及時的拿了出來,孫伯楊頭痛的想,現在別說十個億了,就是再三個億他也拿不出來了。

    孫家書房:

    只有孫伯楊,曲問梅,孫千惠,王旭四個人,因為事關重大,孫伯楊不敢讓家人以外的人知道,本來他對王旭也想瞞著的,但最終看到只有兩個女人,根本沒有辦法跟她們商量,再者,王旭最近的表現,他還是比較滿意的,對王旭的看法也有了些改變。

    「王旭,你有沒有辦法?」孫伯楊還是第一次主動詢問王旭,不再帶有輕視之色。

    「爸,對方要這麼多現金,光靠孫氏,恐怕是湊不出的,爸平日裡有那麼多好友,不如一家借一點兒,爸,我知道讓你開口跟別人借錢讓您很沒面子,可是我認識的那些人,就是我去借,也借不來多少……」王旭低下頭,為他幫不上什麼忙而愧疚。

    孫伯楊擺擺手,道:「好了,你不用說了,跟我兒子的命比起來,面子算什麼!你們在家守著,千萬穩住綁匪,我去慕容家一趟。」

    「老公,我和你一起去。」曲問梅站起來,她原本一直跟馬雲嬋的關係很不錯,可是最近因為孫千惠的事情,她那麼對待馬雲嬋,特別是現在,她又知道,自己的女兒曾經對彎彎做過多麼可惡的事情,她就更沒有臉去開口借錢了,再說,慕容家剛剛辦了那麼豪華的婚禮,就算去借,恐怕也借不來的,但現在聽到孫伯楊的話,她為自己的退縮羞愧,為了女兒,她都可以跟一個小女孩兒低頭,現在為了兒子,又有什麼不能做的?

    ------題外話------

    感謝親1998zon827的2顆鑽鑽;13811569016的1顆鑽鑽!

    ——

    從政的最高境界:忙中未說錯話,亂局未看錯人,複雜未走錯路;

    a榮譽的最高境界:你已遠離江湖,江湖還有你的傳說;

    a愛情的最高境界:雖已白髮蒼蒼,依然會執手相視;

    a生命的最高境界:哭著來,笑著走!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