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王妃不安於室

《》第五卷 226 有耐心的皇上 文 / 小小桑

    難怪皇上總是煩不勝煩,難道真像主子說的那樣只有得不到了才是最好的?還是說主子這樣拒絕皇上只是一種手段?就是為了把皇上抓心撓肝地吊著?

    可若是吊的久了,皇上真失去了興趣主子怎麼辦?侍候主子的她又怎麼辦?妃子們想爬上龍床,宮女們也想,卻不是誰都有這樣的實力,與其想那麼遠她更想怎麼幫主子得到聖心,那時就算只是宮女她在宮裡也可以高人一等啊,於是,她就開始為藍淺說起了好話,「主子想的多了,依奴婢看皇上對主子是真心的,只要主子願意皇上一定會不辜負了主子。」

    瑾瑜聽後冷笑道:「能真心愛一個女人的男人不會一個又一個地往後宮裡塞女人,我不是星星,點綴不了他璀璨的夜空。」

    宮女似懂非懂地望著瑾瑜,在她心裡,能夠得到皇上的青睞是多麼大的恩寵啊,可為何主子會說的那麼高深?她的意思又是什麼?難道她的意思是嫌皇上的女人多?想要專寵嗎?可那是皇上,富有天下的皇上啊,女人的數量越多越能體現皇上的雄風。

    見小宮女的表情就是沒有完全明白,瑾瑜道:「總之就是,種馬我不要!還有,你要記得我是王妃,大齊的榮王妃,你們落丹國的娘娘再好,本王妃不稀罕做!」

    宮女被瑾瑜的話噎住,『種馬』?那是能從淑女口中說出的話?還有種馬……皇上……仔細一想還真有些像呢,只是和種馬比起來他們皇上到目前為止一個子嗣都沒有啊。

    傍晚時藍淺又來到采薇宮,站在瑾瑜身後看她一件又一件地往身上埵蝒A,這大熱的天她都快把自己裹成粽子了,難道就不熱嗎?還是說她想到什麼奇怪的逃跑方式?

    瑾瑜裹完後回頭就看到藍淺站在身後,並不覺得意外,這麼久了他若真是對自己有那心思,也該忍不下去了。

    藍淺命人送上酒菜,他想忙忙融化瑾瑜的心,可萬一瑾瑜就是鐵了心對他不假辭色,他也不是那種迂腐的願意一直等下去的人,他並不介意對女人用強。

    就好比今晚,他已經打定主意要瑾瑜成為他的人,哪怕手段卑鄙了些,他只要效果。

    兩人各有心事,一個準備用強,一個準備抵抗,一頓飯藍淺吃的沒什麼胃口,瑾瑜更是食不下嚥,酒食幾乎是原樣地撤下。

    藍淺走到瑾瑜身旁,輕輕地攬住她的腰,記得上次這樣抱著她的時候差不多是在一個月前了,那時的她瘦的小腰不盈一握,如今卻有了些肉,摸起來更讓他有撲倒的衝動。看來這段時間她吃的很好,並沒有因為榮王的事傷到身子,這樣看來她對榮王的愛也未必就有多深。

    這樣一想,他的心情大好,對得到瑾瑜的身心抱了更大的希望,就算暫時得不到她的心,他也要先得到她的身。

    於是,手便不老實了起來。

    瑾瑜被他的手摸的渾身不舒服,輕輕地拒絕著他越來越放肆的大手,但她那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力氣在藍淺眼中就變成了欲拒還迎,更覺多了幾分情趣。

    瑾瑜怕用力過大傷了肚子裡的寶寶,推了幾次也沒能把他從身邊推開,抬腿朝他的腳面踩下去,還不忘碾了兩下,同時開始懷念起前世細細的高跟鞋了,如果穿了那樣的鞋子踩下去才叫有力。

    藍淺正享受著溫香暖玉,沒想到瑾瑜會突然踩他一腳,不過說實話她這一腳踩的也不是很疼,藍淺還當瑾瑜是在和他玩鬧,便把攬住她的手鬆開,想看看她還有什麼手段對付自己。

    不過還是壞心眼地抓住她的衣領,用力一撕就將好好的一件衣服撕掉一大片,這時他才明白過來瑾瑜為何要堥獄穧h件衣服了,撕破一件,裡面還不知有幾件,這都是在防他啊。

    藍淺手上拎著半片衣服失笑,「秋娘,你以為多穿幾件衣服就能讓朕束手無策?」

    瑾瑜一愣,瞪著他,「本王妃相信陛下的耐心。」

    藍淺搖頭,接著笑,「你還真是天真,朕若想對你用強,衣服再多也不是阻礙……還是說你也穿了那麼多的褲子等朕來撕?」

    說完,藍淺壞心眼地朝瑾瑜的腿間望去,瑾瑜臉憋紅了,當時她想要多穿幾件衣服也不是笨的以為這樣就能讓藍淺無奈,只是想萬一藍淺真想對她用強,她也好給自己爭取一些談判的時機,如今一看她還真低估了藍淺不要臉的程度,她只顧著往身上套衣服,褲子的事壓根就沒想起來,完全是一撕就沒了。

    藍淺笑的很開心,好像能讓瑾瑜難堪是他最大的樂趣,手拿著半邊衣服向瑾瑜走過去,「愛妃,良宵苦短,你我還是抓緊時間吧!」

    「別~你別過來!」瑾瑜連連後退,「我們好好談談……」

    「有什麼好談的?還是你有什麼更有情趣的玩法?」藍淺撲上來,又成功地將瑾瑜裡面的另一件衣服也撕掉,這樣撕衣服好像別有一番情趣啊。

    瑾瑜左躲右閃卻避不開藍淺的魔掌,沒多大工夫就被他撕碎三件衣服,這速度比她預想的要快啊,而且他好像還玩上了癮,再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她身上的衣服就都會飛掉,看來只能抓緊時間長話短說了,「我是大齊的榮王妃!」

    「你和榮王還未成親!」藍淺不為所動地繼續撲。

    「你這樣對我會引起大齊和落丹的戰爭!」瑾瑜護著衣服繼續躲。

    「朕對大齊的土地嚮往已久,」藍淺朝瑾瑜拋著媚眼,一瞬間似乎又回到他冒充水花月時的妖嬈,「美人和江山朕都要!」

    瑾瑜雖然想到他將自己劫來就是沒把大齊放在眼裡,但是親耳聽到他對大齊的覬覦之心時,還是愣了一下,暗想:難道他這樣做的目的只是想讓大齊主動宣戰?讓她成為大齊和落丹戰爭的導火索?如果真是這樣她豈不成了千古罪人?

    就這麼一愣,藍淺已經欺到身前,手掌隔著幾層衣服貼在了瑾瑜柔軟的胸上,瑾瑜氣的臉一紅,罵了一句:「不要臉!」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