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王妃不安於室

《》第三卷 114 讓人奔放的月下美人 文 / 小小桑

    瑾瑜小心地向裡面挪了挪,盡量和他保持安全距離。

    「金魚……你……怕我?咯咯咯~」清笑的『花枝亂顫』,瑾瑜欲哭無淚,不用猜了,肯定是如花公主那杯酒有問題。

    一把將湊過來的清再次拍飛回去,瑾瑜實在是不想在馬車裡就這樣被清給吃了,就算是要吃也得找個沒人打擾的房間啊。

    好不容易回到府裡見到連祿,本來是想讓連祿去找郎中,結果連祿給清把脈,又看了清feng騷的小模樣,當時就傻在那了。

    瑾瑜連著推了好幾下,連祿才回過神,朝著瑾瑜搖頭。

    瑾瑜只當清是中了什麼治不了的奇毒,嚇的差點坐地上,「連祿,你們王爺待你不薄,你可不能見死不救。」

    連祿苦笑,「主子,不是連祿見死不救,實在是連祿無能為力。」

    「那還不去請郎中。」

    連祿歎口氣,「請來郎中也沒辦法……」

    瑾瑜腦袋『嗡』地一聲,當時就差點暈過去,被連祿扶住,「如今能救爺的只有主子你了。」

    瑾瑜一聽自己能救清,又緩了過來,望著連祿那誠摯又焦急的臉,多麼多麼有一拳揍上去的衝動,「連祿,下次說話別大喘氣,主子經不起這麼折騰。」

    連祿點頭,「連祿知道了,不過主子,若是再耽擱下去,爺會爆血管而亡。」

    瑾瑜腦中生生出現一副人體噴泉圖,也沒等連祿給自己講怎麼救人,清都這樣了,而且還只有自己能救,有些話還用問嗎?心照不宣就好!

    瑾瑜讓連祿把清扶進自己的房間,待連祿出去後把門關好,慢慢走向靠在床上瞧著自己媚笑的清,唉~早知有這麼一天,早幹嘛去了,忍來忍去還是沒忍到洞房那一天吧?

    不過看此時的清,怎麼看都覺的彆扭,不過話說回來,這樣的清還真有種別樣的**,若是再換上一身**的紅衣……嘖嘖,想想都要噴鼻血了。

    見瑾瑜目不轉睛地看自己,清咯咯笑著往前一撲,結果撲了個空。

    一個勾魂攝魄的媚眼拋過來,「金魚,你好壞!」

    瑾瑜腳下一絆,狠狠瞪了一眼,「你丫給我正常說話!」,回答她的是清一連串的『嬌』笑。

    瑾瑜咬緊牙,假裝聽不到,看不到,朝清勾勾手指,「過來,姐姐有話說!」

    清就那樣伴著一串串的『咯咯』聲,妖氣沖天地向瑾瑜撲過去。

    雖然瑾瑜還是很想把他拍飛,可為了他的小命著想,還是咬牙忍著,「把衣服脫了!」

    清又是一個『你好壞』的眼神,手上動作卻不慢,三下五除二就把衣服脫光。

    盯著清光溜溜的身材,瑾瑜直流口水,果然有料啊,如果是用正常的方式坦誠相見,她會更欣慰。

    清朝瑾瑜勾勾手指,壞笑道:「該你了!」

    瑾瑜哆嗦著把手指伸向紐襻,雖說這個時候她是應該表示一下矜持,可一看清這模樣,還是算了吧,萬一他一激動控制不好力度……衣服也挺貴的,就算有錢也不能浪費。

    「去把燈熄了!」只能小小地自欺一把了。

    清的衣衫飛揚,桌上的紅燭就被一道勁風熄滅,滅掉之前瑾瑜似乎看到今晚的紅燭好像不太一樣,仔細一想竟然是紅龍呈祥的喜燭,呵呵,連祿真是細心。

    再一看清,在漆黑的室內就看到兩隻閃著幽光的眼睛,丫的你是狼嗎?

    一夜,狂風捲落葉,當第二天早起一睜眼看到清還閃著狼光的大眼時,瑾瑜飛起一腳就把人給踹床底下了。

    再來,會要命滴。

    清從床下爬起來,乾脆也不起身,直接用一隻手托著半邊臉歪著頭看床上用被子媞簹瑤@瑜。

    瑾瑜無語望天,「你可以把衣服穿上!」

    清低頭看了一眼,再次壞笑著爬到床上,鑽進被中,用一種根本看不出內疚的語氣對於昨晚的事懺悔著,「金魚,人家不是故意的,咯咯咯~」

    「你丫好好說話!」

    還人家?瑾瑜咬著牙哆嗦,正常來說只要解決完就會變回來嗎?難道他這輩子都這樣了?

    「呃?」清一愣,清清嗓子,「呵呵,不好意思,習慣了!」

    還好正常了,瑾瑜鬆口氣,如果他今後都那樣子,她不敢保證自己會不會忍受得了,俗話說的好:打是親、罵是愛,愛到不夠架腳踹,她不介意偶爾鍛煉鍛煉身體。

    不過,這妖精打架也是體力活,她現在是一點力氣都沒有,渾身都像散了架似的疼,也懶得裝出一副欲蓋彌彰的羞澀小媳婦樣,眼一閉,她還要補眠。

    清也難得地睡了個懶覺,於是,當兩人伸著懶腰從房裡出來時,日頭已經開始向西移去,院子裡已經坐了一……二……三……四……五隻不速之客。

    真想不到除了常常來府裡的宜暖、三哥、雲陽公主之外,連皇上和雪妃都到了。

    本來瑾瑜還以為眾人會借此事來調侃一番,結果除了偶爾一絲別有深意的眼神之外,眾人的神色竟然都是憂心忡忡,就是清也收起調笑的心情,很鄭重地端了一碗皮蛋瘦肉粥安靜地吃了起來。

    「發生什麼不好的事了嗎?」瑾瑜不喜歡這種好像大事發生了,自己卻茫然無知的感覺。

    眾人的目光就都落到了當事人……清的身上。

    清舀了一口粥放進嘴裡,細細品嚐著,目光凝重,似乎在想怎麼和瑾瑜解釋,直到瑾瑜目光越來越冷,隨時可能發飆時,才咳了兩聲,道:「我中的毒叫月下美人!」

    瑾瑜一頭黑線,想到昨晚清奔放的妖嬈,果然很相配的名字,不過若是這個毒被別人中了,比如連祿……瑾瑜差點被自己的腦補給噁心吐掉,有時候還是不要胡思亂想的好。

    「月下美人有什麼不對嗎?」

    聽瑾瑜開口,清卻心虛地低下頭。

    看他那副不肯說的模樣,瑾瑜就看向眾人,雖說名字好聽的要命,不是已經解了嗎?

    「相當不對!」三哥突然一歎,但瑾瑜卻從他的歎息中似乎看到一絲強忍著的……笑意?很像是幸災樂禍啊!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