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純愛耽美 > 鬼夫來臨

《》正文 119.第119章 千年前的真相 文 / 閨記

    眼前寺廟空無一人,已經荒廢了很久,但是在糜欽裴小時候這間寺廟是當地最繁華最熱鬧的地方,隨著時光流逝不知不覺已人去樓空,荒廢至今。

    就算腐葉滿地,蜘蛛絲佈滿,還是難掩曾經的輝煌。

    這間寺廟坐落在海岸邊,寬敞的院子盡頭就是懸崖,圍在旁邊的鐵欄已經袑騑陷部A破堪不已,殘鐵在風中吱嘎吱嘎作響,枯枝殘雪,一切顯得蕭條。

    糜右念找了處乾淨的台階坐下等蒼懷銳,拿出手機提醒廉捷準備。

    可是廉捷回過來的消息讓糜右念不禁一愣。

    走到門口的蒼懷銳碰到了蒼牧,兩個人不知說了什麼,蒼懷銳臉色大變開著車子走了,而此時此刻蒼牧正前往她所在的寺廟。

    看著廉捷發來的短信糜右念足足愣了好一會。

    蒼懷銳離開是因為沐建白燒了蒼家去處理事情了,還是是蒼牧支開了他。

    糜右念不清楚,但是就算對方從蒼懷銳換成蒼牧她也不能掉以輕心,也絕不會再天真的以為蒼牧不會傷害自己。

    不管是蒼懷銳還是蒼牧,都是蒼家的人,計劃不變,談判繼續進行。

    細微的腳步聲由遠及近,蒼牧的身影緩緩出現在台階上,一身黑色大衣,圍著一條紅色圍巾,一如既往帥氣的臉上有著濃濃的憔悴還有看向糜右念時的複雜。

    他脖間鮮紅的圍巾讓糜右念眉頭一皺,在她的心中,她的潛意識中這個世界只有南蘊璞最配紅色,現在看到適合白色的蒼牧穿黑衣圍著紅色圍巾心中說不出的不舒服,刺眼。

    蒼牧並沒有靠近坐在台階上的糜右念,腳步停在距離她十米左右的一棵大樹下,身子一斜靠在樹幹上,他望著糜右念沒有說話,因為他在等著她先開口。

    糜右念也不想問他為什麼在這裡,蒼懷銳去哪裡的廢話,因為那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南糜兩家和蒼家的恩怨。

    「你的父親是怎麼告訴你蒼家和南糜兩家的恩怨?」糜右念問了句。

    蒼牧臉上浮現一抹淡的幾乎察覺不到的笑意說:「祖先蒼呈被南糜鎮的人活活燒死。」

    「那你知不知道南糜鎮的人為什麼要燒死蒼呈?」

    蒼牧抿嘴不語。

    也不知道他是清楚不想說還是真的不知道這個原因,但是他手上有幾隻年代久遠的鬼,在古代被處於火刑之人必定是大奸大惡之人,蒼呈被南糜鎮的百姓圍攻自然是犯了大怒。

    糜右念微瞇著眼眸盯著蒼牧平靜看不出任何一絲情緒的表情問:「不要告訴我你不清楚,就算你真的不清楚,難道你都不問問你的父親你們的祖先蒼呈為什麼會被處火刑,你都不好奇?」

    「蒼元祖先流傳下來的祖冊中記載,是一些誤會引起南糜鎮百姓的憤怒才讓他們把蒼呈祖先活活燒死,而誤會的煽動者就是南糜兩家的人。」

    聽著這番話糜右念不禁諷刺的笑了起來。

    也難怪了,因為當時蒼元根本就不在南糜鎮中,壓根就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唯一只知道自己的親哥哥跟南糜兩家起了誤會,從而被南糜鎮的百姓綁起來活活燒死。

    蒼元是蒼呈的弟弟,是個雲遊四海的道士,修為不低,四處遊走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降妖除魔做盡善事,而蒼呈則是在南糜鎮開了家棺材鋪專門售賣那些死人的東西,日子倒也相安無事的過著。

    要怪就怪蒼呈心懷鬼胎打起了即將嫁給糜家長孫糜楚為妻的南家義女南綠蓉身上,色念大起抓了南綠蓉軟禁在棺材鋪的地下室好幾次的凌辱,直到南糜兩家的人查出事情上門要人,在逼迫之下蒼呈不得已用南綠蓉要挾他們,不小心錯手殺了南綠蓉。

    南糜兩家在南糜鎮那就是神一樣的地位,南家小姐被如此凌辱致死南糜鎮的百姓又怎會放過蒼呈,聯手綁了他用火活活燒死了他,並且死後還弄的他灰飛煙滅。

    南糜鎮百姓的行為是激烈的,但是蒼呈所做的齷齪事更是不被人原諒,大家把南綠蓉風光下葬後也不再提及這件令人痛心的事情。

    在外雲遊回來的蒼元得知自己的哥哥被處於火刑活活燒死,悲憤不已,打聽下來卻是蒼呈和南糜兩家起了衝突導致南糜鎮的百姓大怒,從而燒死了他。

    具體到底是什麼誤會蒼元不得而知,因為南綠蓉被玷污身子最後致死的事情並不光彩,整個南糜鎮的人都不提及這件事,所以蒼元怎麼都打聽不出事情的原委。

    南糜兩家在南糜鎮德高望重,百姓們都以他們兩家為首,南糜鎮名字的由來也是以他們兩家的姓氏而取,可以說他們是南糜鎮的皇,自己的哥哥要是真犯了錯冒犯了他們兩家蒼元也就認了。

    可是,人不僅活活燒死,燒的一撮灰都沒有,最後居然弄的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蒼元心中不禁有了恨意。

    南糜鎮百姓對南糜兩家多麼多麼的愛戴,對他們蒼家是多麼嫌惡如同看茅坑裡的石頭,長期如此恨意在蒼元的心中肆意瘋長,等到忍無可忍,報復開始了。

    南糜鎮上先是小孩子突然得怪病而死,年輕人隔三差五淹死在河中,整個鎮子人心惶惶,烏煙瘴氣。

    糜啟和南世查出那是蒼元搞的鬼就想和他談談,但是他根本就不給他們機會,天降大火直接把整個南糜鎮燒成灰,如同當初他們燒死蒼呈一樣,毫不留情。

    整個南糜鎮被結界罩住,進不來,出不去,整個鎮子的人只能眼睜睜的被大火吞噬。

    整個南糜鎮,就只有出門在外經商談生意的糜定朔逃過一劫,還有就是蒼元這一脈,在得知糜定朔沒死,蒼元就想盡辦法追殺糜定朔,無處安身的糜定朔幸好被廉家收留。

    沒落的抓鬼世家廉家,曾經在低谷的時候收到糜啟的救助,這份恩情他們時刻銘記於心,聽到南糜鎮出事他們找到糜定朔收留了他,當時廉家的老祖宗膝下有一兒一女,女兒許配給了糜定朔,一代代傳宗接代,而廉捷廉時則是廉家另一脈的後人,所以這種悠遠的血緣關係也證實他們的親戚關係。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