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八卦女王

《》章 節目錄 015 李柔溫喬番外 :她等到了 文 / 竹宴

    他的車開的有點瘋狂,可能是因為窮途末路。

    說是末路或許有些過,但是這絕對不是曾經叱吒風雲,心狠手辣的那個溫喬。

    他雙眼有些渙散,表情更是冷寒到了極點,車子在幽深的隧道裡有如離弦的飛箭,直奔向隱隱有陽光透過的地方。

    那裡不是出口,但那裡卻好像是充滿了希望。

    白光似是越來越近,溫喬的呼吸聲也越來越急促。李柔咬著下唇,哪怕擔心到了極點卻也一聲不吭,她知道溫喬在發洩。

    時至今日,哪怕是擁有百年基業的蕭家都自身難保,何況是本身就不算白的溫家。有些人就是要連根拔起這盤踞在a城的幾大勢力,如果不能做到斬草除根,恐怕就沒辦法更新換代。不論是蕭家還是溫家,都只是被試水的其中一潭而已。

    車子到達了一處山坳,溫喬打了個轉彎就衝了下去,又開了片刻,就到了處倉庫外。

    李柔見車停了下來,打開門就衝了出去,蹲在水邊吐了起來。

    溫喬從車裡拿出一瓶礦泉水來喝了一口,走到李柔身邊,眸中難得閃過一絲溫和,「身體還撐得住麼?」

    李柔肚子已經隆起,能明顯看出她懷有身孕已有不少時間,這麼長途顛簸又舟車勞頓,何況溫喬開車的那速度也十分驚人,她的臉上明顯疲勞至極。

    見溫喬問她,她忙慌搖了搖頭,「沒事,我還忍得住。這裡是哪裡。」

    溫喬點了下前方的倉庫,「那裡還有最後一幫兄弟。」

    他把水遞給李柔,「你再陪我兩天,林婆婆會過來接你。」

    李柔聽見後,拚命的搖著頭,「我不走啊。說好了我要一直陪著你。」

    溫喬掃了眼李柔的肚子,「你現在這樣只會拖累我。」

    李柔死死的皺著眉,她知道溫喬這個人性子冷,而且是真的冷,她曾經試圖用孩子和自己綁住他,到頭來也不過是得到現在這樣的一句話,可是無論如何她都不願意放棄溫喬——在過那山中隧道的時候,李柔能清晰的感覺到溫喬的情緒,他試圖在抓著洞口那唯一一縷陽光,而她其實也是他人生中的一點光亮,如果她撒手離開的話,她擔心溫喬會徹底的跌入黑暗。

    李柔抓住溫喬的衣角,「那、那你帶我去倉庫看眼。」

    溫喬的眼睛涼涼的,但卻一言不發的朝著倉庫走去,李柔趔趄著跟在他身後,大著肚子長途顛簸真的很辛苦,但是她什麼都不說,只是默默的跟著。走到一半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停了下來,稍微歇了歇。

    自從她跟著溫喬回到溫喬家裡後,她就再也沒有出來接過任何戲。

    但李柔畢竟是拍過很多電視劇的女星,可以說在龍騰中也是一線,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消失,許多人都在傳言她是不是被綁架了,甚至還有說有人身拘禁的,當然還有不少人發mail到龍騰,詢問李柔的去向。

    最後龍騰被問的多了,只好以李柔已經低調結婚,不再從事演藝事業為理由,面對公眾發佈了這樣的消息。

    但其實李柔到現在也僅僅是沒名沒分的跟著溫喬而已,她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求得正果,或者一輩子都求不到也不一定。

    她和溫喬兩個人,已經是不死不休的關係,名分早已經是天外浮雲。

    溫喬見她停了下來,自己微微頓了下,轉身過去伸手將她牽過,「你這時候跟著我還有什麼好處。」

    「之前是你不放我走。」李柔摸了下自己的肚子,抹去額上大顆的汗珠,可能是溫喬這種不著痕跡的等候和回身,令她心情也變得好了許多,「現在是我不願意走。」

    她頓了頓,唏噓著說了句,「你這樣的人,結局一定不會太好。」

    溫喬訕笑了下,忽然間便又放聲笑了出來,頗有點窮途末路的不羈和狂放,「是,說的對,不過還不錯。」

    他低頭看向李柔,眸中閃過一絲戲謔,刮了下她的鼻尖,笑著說:「你其實是想看我怎麼死的對不對?」

    李柔卻沒搭理他,溫喬反而喜悅的摟著她的肩膀,二人一路朝著倉庫走去。

    倉庫很大,裡面大概有三十多個人,這是溫喬手底下最後的一幫兄弟,李柔被送到倉庫的角落裡坐下,看著他們這些人在說著一些聽不懂的話。

    對家是誰,其實大家都很清楚,但卻還是有點無力。

    李柔咬著牙,略有點糾結的看著這個場面,還能有人跟著溫喬,可以說溫喬平時待兄弟還是非常不錯,但這些人已經快被逼成亡命之徒,她甚至隱隱有感覺,一旦今天溫喬他們離開,說不定就真的沒有回頭路可以走。

    「不管怎樣,我們一定要讓那幫子油頭肥腦的傢伙,知道我們也不是好惹的!老大,你快說說我們該怎麼辦!」

    「對對對!大不了最後就是個死,怕他們嘛?狗急了還跳牆,他媽的簡直不把人當人了。」

    李柔額上又開始往下滴汗,溫喬回應這些人的話,制定出來的路線也是一條黑路,他們果然是要硬拚了。

    「就按老大你說的辦。我們一定要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倉庫裡堆滿了槍支彈藥,幾個男人靠在牆上開始分配東西。

    李柔忽然間害怕起來,不來不知道,一來就越發覺著這個世界超出她的想像,她不能讓溫喬這樣出去,一旦做了這種事情,將來……可就沒回頭路可以走了。

    溫喬和兄弟們定完計劃,轉頭看了眼李柔,「這倉庫裡有放吃的和喝的,也有休息的地方,你在這裡等兩天,林婆婆會來接你。」

    他還是說這樣的話。

    一群人朝外面走去,李柔慌忙站了起來,跟在後頭小跑了幾步。

    溫喬只是又看了她一眼,但走的卻還是非常堅決。

    「溫喬——」李柔忽然間摔倒在地上,肚子驟然間而來的絞痛感令她嘶喊了出來。

    門外的那些人都奇怪的看了眼溫喬,他們當然知道這個女人是誰,這應該是溫喬最喜歡的女人了,哪怕這個時候還帶在身邊。

    「老大。嫂子摔倒了。」有人提醒了一句溫喬。

    溫喬的手驟然間收緊,他當然知道李柔想留住他,可是男人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以及不得不去面對的困難,他冷冷的說了句:「不用管她,我們走。」

    溫喬的腳剛邁到門外,屋子裡頭忽然間傳來李柔的申銀聲,聽起來非常的痛苦。

    「老大……這個……」

    李柔捧著肚子,她沒想到居然在這麼緊要的關頭,肚子裡的孩子居然似是要蹦出來的狀態,可是她只能咬著牙往門外挪,那裡有孩子親生的父親。

    「溫喬……溫喬你不要去……」李柔一遍遍的呢喃著,伴隨著陣痛的申銀,「孩子……孩子……」

    「老大,嫂子要生了!J!」不知道是誰終於忍不住又衝了回去,對溫喬大聲喊,「老大,嫂子流了好多血!不想辦法的話怕是要有危險!」

    溫喬腦中一片空白,似乎只有李柔的聲音在不停的呼喚著他。

    手中的東西驟然間砸到地上,溫喬又轉身回到李柔身邊,將她抱到懷裡,「還不他媽的去接林婆婆過來,還有打電話叫120。」

    李柔搖著頭,抓著溫喬的衣服說:「不行,你們現在都是在逃,120來了就暴露了。沒關係,把婆婆請過來……我、我就在這裡生。」

    溫喬俯身就把李柔抱到倉庫裡的床上,讓人找了塊乾淨布放在她身子底下,但是他怎麼會有接生的經驗,有點著急的站在旁邊,卻又對那些手足無措的男人們吼了句,「還不都快給我想辦法去!圍在這裡做什麼!」

    李柔雙眼模糊了起來,她沒想到最後的關頭溫喬還是回到自己的身邊,她伸手死死握住溫喬的手,虛弱的說:「如果今天我沒撐住,我先走一步,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不可能。」溫喬坐到床邊,狠狠的將李柔摟在懷裡,「不會的。」

    李柔的眼淚一滴滴的落了下來,如果說以前她從來沒有感覺過溫喬對自己的感情,這一刻她終於能感受到,她深吸了口氣,「溫喬你答應我,不要再走錯路了。」

    三十幾個男人開始忙前忙後,有去想辦法找個私家醫生的,也有跑到鄰村去接穩婆的,還有找來熱水,遞到倉庫裡的。

    倉庫被弄成了簡易的產房,自打幾個私家醫生被輪流威脅到場後,溫喬也被叫了出去。

    溫喬在帳子外頭緊張的候著,耳中不停的傳來李柔的哭喊聲,顯然是痛到極致的原因。

    「老大我說……」負責去請林婆婆過來的小哥撓了撓頭,「你說就在剛才,嫂子突然間要生了,是不是預示著什麼……也想留你不要去。」

    溫喬愣了下,是啊,怎麼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就在他即將踏出門的剎那,孩子卻說來就來。

    「而且不知道怎麼回事,剛才我們幾個兄弟這麼一聊啊,都覺著經歷過這嫂子生孩子這件事,都特麼想要老婆了。我們集體要認老大你兒子做乾兒子啊。」

    溫喬瞪了他一眼,「給我滾去把倉庫收拾下。別把這些醫生都嚇到了。」

    其實這些醫生已經被嚇到了,一個個五大三粗的大老爺們聚集在某個倉庫,領頭的男人倒是很和氣,可耐不住他們都是被槍頂過來的,現在就希望能把這女人和孩子給救回來,免得沒命回去。

    醫生們戰戰兢兢的在想策略想辦法,其實他們也都不是接生的醫生,完全是憑借經驗。林婆婆倒是成了主要的戰鬥力,不停的和李柔說,冷靜,深呼吸,冷靜,深呼吸。

    溫喬在外面走來走去,惹得一幫男人跟著焦慮的很,原本定制好的計劃徹底的因為這件事擱置了下來。

    「那個那個……這位先生。」一個醫生從裡頭跑了出來,擦著滿頭大汗的說:「這裡條件太差了,而且孩子似乎有點不好出來,我就問你一句話,有問題的話你是要孩子還是要大人。」

    溫喬瞬間怔住,耳中還是李柔那痛苦的申銀聲——這個女人跟了他很多年了,是他用強硬的手段留在的身邊,可是在這窮途末路的時候,她始終沒有決然離開又或者是想辦法逃脫,甚至是去舉報他。

    她對他是真愛,她不止一次的說過溫喬我愛你,可是我也恨你。如果這世界有地獄,我真想看看以後是怎麼進的地獄。

    溫喬不是個好人,他是真正意義上的壞人,但是他這輩子恐怕唯一不願意放的女人就是李柔。

    她逃幾次他抓幾次,最後兩個人反而越來越分不開。

    他原本以為這輩子不會再對任何女人產生這樣的情感,可是十八歲的李柔讓他非常眷戀和喜歡,年近三十的她,他依舊是捨不去。

    原來一個人這輩子就只會愛上那麼一個,那是深深刻在心底的,哪怕經歷過無數,回過頭,卻終究還是她。

    「我要大人!不管怎麼樣,給我把大人留下來。」溫喬咬著牙,直接回答了醫生。

    隔著那個帳子,李柔雖然痛的鑽心裂骨,可是她聽見了這句話,這令李柔瞬間爆發出一陣痛哭聲,好似許多年的委屈,終於得到了最終的解答。

    「哇……哇……」伴隨著一聲小孩的啼哭,林婆婆尖叫了聲,「孩子出來了,孩子出來了!快給大人止血,快!」

    醫生們手忙腳亂著,林婆婆一個人伺弄著剛生下來的孩子,顯然她是很有經驗的老人家,沒幾下就把孩子處理好,拿著從村子裡帶出來的布,把孩子包好,送到了外面。

    「恭喜溫先生呀,是個兒子。」

    溫喬愣愣的伸手接過孩子,就見這還沒睜開眼睛的寶貝,小小的好像很容易摔壞。

    「柔柔呢?她沒事吧?」溫喬直接拂開帳子,走進去看向床上的李柔,她面如金紙氣若游絲,但顯然已經沒有太大的關係。

    醫生們讓開一條路,溫喬抱著孩子走到李柔身邊,緊緊握著她的手,低聲說:「辛苦你了。」

    李柔緊緊的閉著眼睛,汗水沾濕了額發,已是累到極致,她只能模糊的回握著溫喬的手,呢喃出三個字:不要去。

    她不要溫喬去做危險的事情,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生下來就沒有父親,她想幸福。

    她半生和溫喬都因為心結而無法坦然面對,她想聽溫喬說一句「我愛你」,她想他真正溫柔的陪在她的身邊,而不是不對等的相處模式。

    她想要的很多,就看溫喬給不給她。

    等了很久,外面的男人們都開始起哄,她終於聽見溫喬回答了句,「好」。

    淚水自緊閉的雙眼漸漸滑落,李柔笑了出來。

    她等到了。

    ps:到這裡八卦應該差不多了!我也想不到還有什麼沒寫的了_(:3u300d∠)_大家等我一月份開新文~!至於幾號還沒想好,也可能是在年後,總之新文存稿夠了我會去群裡頭通知大家的!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