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花田生香

《》章 節目錄 第三十一章 房頂看真相 文 / 會夕

    「喂,你帶我來這兒幹嘛?小花呢?」

    面對著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而且這地點還是蘇屠夫家,這蘇屠夫可是才死沒幾天,之湄覺得週身涼颼颼的,頭皮發麻。

    以前不相信有鬼,但魂穿附身這種事發生在自己身上後,之湄覺得科學也不靠譜了,於是緊緊扯著朱健的衣角。

    今晚她與小花剛躺下不久,就被時山叫了出來,接而到了這裡,如今正蹲在章氏的房頂上,下面有著微弱的昏黃燈光透過瓦片傳來,微微能模糊看出身旁朱健俊美的輪廓。

    「小花有時山護著呢。」朱健壓低聲音邪笑一聲,向腳底瓦片探出手掌。

    這廝要幹嘛?難道是偷看章氏?章氏雖然有幾分姿色,可是也不用到飢不擇食的地步吧?之湄瞪大眼睛看著身旁的人。

    「我還沒到這種飢不擇食的地步,這種貨色給我提鞋都嫌髒。」朱健似是感覺到之湄的疑惑,沉聲道,好似有絲生氣。

    冤枉人了,之湄吐了吐舌頭,沒辦法,誰叫他長著一副色相。

    隨著朱健揭開兩片瓦片,下面昏黃的燈光射了上來,投映在朱健的臉上,可以清晰看到他嘴角的微笑。

    「什麼事這麼開心?」見朱健認真的看著下面還帶著笑,之湄狐疑的一臉湊過去,待看清下面的事,不禁驚呼一聲。

    下面是兩個**著身體重疊在床上的男女,而那女的正是章氏!

    這是……偷奸!

    之湄剛想撇開頭不去看那苟且之事,誰知被一隻到手按住,低沉而戲謔的聲音傳來:「別動,好戲還在後頭。」

    「色心病狂的傢伙怎麼就好這口呢……」之湄抵抗著那隻大手,又狂罵一通,結果還是敵不過,最後只得妥協,「免費真人版的x片,想看都沒有……」

    見到之湄妥協,雖然不知道她嘀咕的什麼意思,朱健還是偷偷笑了。

    伴隨著兩人的小插曲,下面的戲碼已經加快了起來,重重的喘氣聲與呻吟聲在房間裡飄蕩,又從面前的窟窿傳出。

    在那翻滾的場面與低靡聲音的污染下,之湄發現自己心跳馬速猛了許多,臉紅燙到了耳根,她身體年齡雖說是十三歲,靈魂卻有二十幾,沒有感覺那是假的。

    「那廝是不是也紅著臉呢?」之湄分明感受到近在咫尺的臉龐傳來粗重呼吸聲,卻不敢轉頭去看,這麼近,怕不小心親到其臉,以其看到那雙應該是熾熱的眸子。

    正當之湄一臉?逕?保?旅嬗興禱吧?性釉詿?5?寫?觥?p>「那幹嘛要把小花攆走?」問話的是男的,直到現在還沒看清他長什麼樣。

    「哼,不趕走難道養白了等你上那丫頭的床啊,別以你打的什麼主意我不知道。」

    「嘿嘿……」

    呃……這男的不僅色框了章氏,還想糟蹋小花!好在章氏把小花趕走,雖然那是她自私,但之湄還是覺得慶幸,若是小花也應該是這樣想的吧。

    「嘿嘿,我哪敢啊,你這股騷勁就讓我吃不消了,哪敢去起什麼壞心眼。」

    「知道就好,若是你還敢起什麼壞心眼,我就找別的男人。」

    「嘿嘿,你捨得?如今那兩父女也不在了,以後也不用偷偷摸摸的,也不怕被聽到聲音了,我終於可以爆發了。」

    「啊……」

    「我不看聽不見我不看……」聽著章氏**的哼聲,之湄趕緊閉上眼,她好像堵住耳朵,可是雙手都拿來撐著身體了,不然就得趴下去了,只好催眠死的自己擾亂自己心智,朱健在一旁嘴角笑意更深。

    「哎?」之湄突然想到了什麼,剛想轉頭去問,結果原先自己顧慮的沒錯,還真親!

    原本就已經紅得發熱的臉如今如火燒燎原般,趕緊轉回去,之湄此時心裡一片慌亂,她剛感受到對方的臉明顯崩了一下。

    「遭了,不會勾起人家的**吧,雖然自己才十三歲……」之湄心裡狂吼著,心裡惴惴不安,不知所措。

    「若是他此時撲過來?早知道剛才就死抵也一起看這種勾人慾火的事了……」正當之湄腦子中的畫面向著不好的方向發展的時候,朱健一旁問道:「你想問什麼?」

    「呃……」

    聽著朱健古井無波的聲音,之湄先是頓了一下,而後暗自慶幸,「那個,我是想問,蘇屠夫的死,是不是跟這兩人有關?」

    雖然剛章氏兩人的話沒有特別明顯,但看過電視的之湄立刻往那方面想了。

    聞言,朱健也不說話,昏黃燈光映射出來的,還是那笑意吟吟的側臉。

    被之湄這麼一鬧,下面運動也到了高迡癒A這時,房間裡一陣風吹進,昏暗的燈頓時熄滅,便烏黑一片,什麼也看不著。

    匡!

    之湄正疑惑之時,下面傳來一聲門踹開的聲音,接著是章氏兩人的呼叫聲。

    「誰?」

    「誰?」

    「桀桀……嘎嘎……章氏……你個臭婊子……竟然合夥別的男人將我害了……還如此心安理得……還想害花,拿命來……」

    幽幽寒冷吹來,一道慘喘息聲,時強時弱,猶如夜中貓叫小兒驚哭,又似低語,隨著詭異的冷風吹來,聽得之湄一身輕顫,趕緊縮住脖子。

    「不用怕,那是時山。」貌似知道之湄嚇著了,朱健壓她後背上的大手輕拍了兩下,才讓她鬆了下來,不過接著是斜眼鄙夷地看著他。

    「啊!你是誰?」章氏驚叫到。

    「我是誰?哈哈,我才死去兩日你就忘記我是誰了嗎?你以為跟別的男人好就能把我忘了嗎?不能,不能……我已經在你身體裡了……」

    「你想幹什麼?」那男沉聲問道,聲音有一絲輕顫。

    「想幹什麼?我是死不瞑目啊……說,你們是怎麼害死我的?不然我就擾得你們不得安寧,我死的那日好痛好痛,死不瞑目啊,死不瞑目……」

    「我說我說,」章氏怕是被那聲「死不瞑目」嚇壞了,尖叫著,「蘇屠夫,你個半死不活的,憑什麼霸佔著我的身子!我恨你,恨你要死卻不死,總那麼吊著,我也是一個女人,憑什麼要為你活守寡,所以我勾引阿木下藥殺了你!」

    「你個傻娘們,別說了!」

    那男的畢竟不相信有鬼,更沒想到章氏真說出來了,出聲喝道,可惜已來不急。

    一陣大風吹入,便聞得一群腳步聲衝了進去,後面是明亮的火把……

    原來是官兵與縣太爺!

    待之湄看清人群,差些一個趔趄趴在瓦片上,「這些都是你們早就安排好的?」朱健有時候雖然霸道,不可理喻,但今晚之事之湄覺得他為人還是善良的。

    如此一想便越發不清哪個才是真正的他了。

    「嗯。小花幫時山化了妝,我們也走吧。」朱健起身走了兩步後,發現身後沒什麼動靜,「怎麼,還想看麼?」

    「……麻了。」

    原來是被朱健按著,保持著一個動作太久,手腳發麻了……可是此時她卻有種要衝上去撕了那人的衝動,可是動不了,吐血啊……

    後來之湄才得知蘇屠夫的死因,章氏按耐不住寂寞,勾引了村裡的柳鰥夫,兩人有了圓房之名後,便計劃著給張屠夫下慢性毒藥……

    這事在百花村裡鬧得轟動的時候,之湄與朱健三人陪著小花去給張屠夫的新墳上香……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