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穿越重生 > 傲行天下之殺手王妃

《》VIP卷 第116章 叫出天價 文 / 離風蕭瑟

    一翻冗長的講話聽的雲洛興趣缺缺。他大致的意思也就是今年的商貿大會較往年多了一個竟價拍賣。也就是之前得到的金礦的消息,等到拍賣結束之後,會有連續十天的自由交易日。

    也就是說在那十天裡,淨海城會提供特別的場館,各國的商人有任何的物品都可以在場館裡展示賣出。同時也可以自由的選擇生意上的合夥人。反正就是個自由活動,你愛幹嘛幹嘛,別小瞧了這自由交易日。

    淨海城官方提供的地方,都是要收取租金的,而進入的人,不管你買不買東西,都得先交入場費。而且交易成功之後,官方還要抽取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五的佣金。

    一次商貿大會,不僅帶動了當地的經濟,更是令淨海城官方撈足了油水,你說這些人能不高興嗎?

    雲洛不時的注意著周邊的情形,突然間,一雙美眸朝著千秋閣二樓掃去,眸子裡有著絲絲震驚,剛剛她感應到一絲危險的氣息。很淡很淡,而且一瞬間就消失了,所以她不敢確定具體的方位。

    那是一種近乎死亡的魔魅氣息,就像是從幽深的地獄之中傳來,連她體內的離魂和碧雲綾都感覺到了而且有一瞬間的僵硬。

    「你們知不知道那是什麼?」雲洛在心中淡淡的問道。連她也分不清楚那到底是什麼,當感應到那絲氣息的時候,她似乎覺得渾身的血液都要被凝固似的,猶如魔鬼般黑暗的氣氛將她包圍,那,根本不像是一個人的氣息。

    離魂與碧雲綾在雲洛體內幽幽跳動,竟似有些不安,良久,離魂才幽幽的說道:「主人,那好像是死亡之魂!」

    「死亡之魂,那是什麼?」雲洛微微一怔,本以為它們不會知道,沒想到它們卻知道,但是死亡之魂,又是個什麼東東?她已經搜集了龍洲大陸所有的奇人異事,卻並未聽過什麼死亡之魂。

    紅色小球不停的跳動,亦傳來離魂的聲音:「死亡之魂是一種魔魅氣息。」

    「什麼是魔魅氣息。」魔魅氣息,難道說在這片大陸上,不僅有神和神器的存在,還有魔鬼的存在。雲洛還是不太明白其中的道理。於是繼續問道。

    「自盤古開天闢地,世上就存著人鬼神三界,而還有一種卻是介乎三界之外的,那就是魔界。」

    「也就是人們說的魔鬼麼!」不待離魂繼續說下去,雲洛皺皺眉說道。

    紅球依舊不停的跳動,離魂接著說道:「不,這只是人們的一個誤區罷了,魔鬼魔鬼,魔是魔,鬼是鬼。

    所謂的鬼,乃是人死之後所留下的精魄,這些精魄遵巡著天道,必入陰間冥府,而後經歷六道輪迴,或轉世為人,或淪入畜生道,或被打入無間地獄永不超生。

    而魔,魔其實沒有固定的形體,他們只是一種意念,這種意念是由許多的怨靈所集聚的怨氣凝結在一起才漸漸的形成。慢慢的就形成了這種可怕的死亡氣息。這就是死亡之魂。

    死亡之魂也就是形成魔的根本。形成了死亡之魂之後,它們或借由人的形體,附進人的體內,將那人變成他們的傀儡,或者修煉至一定程度才可以幻成人形。他們可以隨意的控制一個人的思想。」離魂一口氣將其中的微妙說了個清清楚楚。

    「你說我們剛剛感應到的就是死亡之魂,也就是說是一個魔!它可能已經有了形體!」雲洛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她實在是難以相信,如果照著離魂所說,這些魔可以控制人心的話,那簡直太可怕了。但是,如果可以控制這些魔的話,不是更加的刺激,更加的可怕。

    離魂哪知雲洛的心思,依舊跳躍著說道:「嗯,所有的魔,離開魔界,都會尋找形體寄托。可是,照剛剛的那股氣息來看,它的死亡之魂很強大,有可能已經修成人形。這樣的魔也是最可怕的。」

    可怕麼!和那些奸險小人相比,她更寧願和這些所謂的魔打交道呢!因為在她的心裡,只有人心才是最可怕的。

    就在雲洛好奇的望向閣樓的時候,二樓上,其中一間房中,一雙幽深黑暗的雙眸也投向了雲洛的畫舫。那如黑洞一般的眸子裡,閃過一絲幽光,彷彿有著無盡的吸力,可以將人的靈魂吸盡。

    屋子裡一個青衣小廝小心的侍候著,連頭也不敢抬一下。更遑論望一望那個魔魅的男子。

    拍賣已經開始了,一個如此之大的金礦,一個不屬於三國任何一國的界限的金礦,他的擁有者卻並沒有要自己開採,而是將它的開採權拿到了淨海城這個大的貿易市場進行拍賣,至於這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恐怕除了他自己之外,沒有人知道。

    看台左邊不知什麼時候搭起了一張長桌,一個咫T十來歲的中年男子站在桌後,男子作文士打扮,長得眉清目秀,頗為俊雅。他的旁邊還放著一面銅鑼。

    「各位,金礦的開採權及所有權,竟價拍賣,底價十萬兩黃金,每叫價一次,一萬兩黃金。現在請各位有意者出價。」男子作了一個請的手勢,清澈圓潤的嗓音也悠悠的傳到了眾人的耳朵裡。

    「五萬兩」看台中,一位黑鬚老者首先叫起了價,只見他縷著黑鬚望著眾人,神情是異常的得意。

    「十五萬兩,十五萬兩,還有沒有再高的,」俊雅男子嘴角擒著笑意,徐徐的說道。

    「十八萬兩」

    「二十萬兩」

    ………

    「二十五萬兩」

    ………。

    「五十萬兩」清澄的嗓音傳來,眾人抬眸望去,叫價的正是龍盛首富秦羽彥。只見他輕舉著手中的折扇,俊顏含笑,不知俘去了多少女兒的心。

    才一刻鐘的時間,叫出的價格便已經翻了五翻。這樣的價格不禁讓那些平民百姓們咋舌。

    乖乖,五十萬兩黃金,那可是他們做夢都沒有見過的天文數字。那麼多的黃金一輩子吃喝等死也花不完啊。別說一輩子就是十輩子也花不完,有了這些黃金還買什麼金礦,那不是畫蛇添足多此一舉嗎?

    只是,那些平民百姓又怎麼會懂,當一個人越有錢的時候,他就越是不會滿足,越想得到更多的財富。這就是人的本性--貪婪。

    只是在人們正在震驚居然有人出五十萬兩如此高的價格的時候,另一道幽幽的聲響,卻更是讓人們驚上加驚。

    「一百萬兩」幽幽的嗓音,不帶一絲生氣,讓人根本分不清到底是從何處傳來。

    誰都沒有想到,有人會叫出一百萬兩的天價。要知道,這是一百萬兩黃金,可不是一百萬兩白銀。許多人甚至以為是自己的幻聽,不僅是因為那麼高的叫價,更是因為那聲音竟似虛無飄渺。讓人根本無法判斷叫價者的位置。

    可是那一聲卻是真真實實的傳進了人們的耳裡,彷彿帶著些許的魔力,讓人根本無法置之不理。無數雙的眼睛正四處搜尋著。

    從那人剛出聲,雲洛就運用靈力鎖定那人的位置,那聲音看似虛無飄渺,彷彿從天際傳來,可是實際上,聲源是來自千秋閣的二樓。

    所以從始至終,雲洛一雙幽深如海的眸子都定格在二樓那扇窗幔。

    「嗯哼,」俊雅男子輕咳一聲,接著用他那圓滑的嗓音說道:「公子即出價一百萬兩,不知可否現身一見,也好讓大家一睹尊容。」作為拍賣的主持者,在此情況下,他當然得說句話,否則萬一讓一個不存在的聲音拍去了金礦的所有權。他是斷然無法交差的。

    一時間,看台上不少人都站了起來,每艘畫舫的船頭船尾更是站滿了人,大家的視線在天空裡亂轉,紛紛仰著脖子期待著一睹那位大買家,大金主的真容。

    千秋閣的二樓,一雙桃花眼亦是帶著奏L比的興意,透過窗口望向了整個湖面。本來他是想看看雲洛是否在人群之中,可是沒想到看似無聊的竟拍大會,居然也會出現這樣一個人,口氣之大,藏身之神秘。居然連他都無法捕捉到他的藏身之處。說實在的他對這個聲音的主人,很有興趣,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讓他無法看透無法捉摸的人。

    倒是坐在他身邊的陵兒居然打了個寒顫。不知道為什麼,當他聽到那個聲音的時候,居然感到一絲莫名的恐懼。

    不僅是端木允浩,坐在他們隔壁的慕容世家的人,也都紛紛的奇怪著。什麼時候龍洲大陸上,居然出現了如此神秘的高手,而八大世家卻毫無所覺。

    正在大家疑惑的時候,那道聲音又悠悠的傳了出來,依舊死人般的口氣,「你不用知道我是誰,到時候自然會有人付你錢。」整句話語,平淡的如一杯靜置的白水,沒有一絲一毫的波瀾,更讓人們無法從他的口氣中判斷他的脾氣。所以一時之間居然無人開腔答話。

    而那位竟拍的文雅男子顯然也給怔住了,一時間之間竟半晌沒有反應。

    倒是看台上的淨海城主劉全,對著他旁邊的一名小廝低聲耳語了幾句。只見那小廝點了點頭,朝著文雅男子走去,又在文雅男子的耳邊好一陣嘀咕。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