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穿越重生 > 傲行天下之殺手王妃

《》章 節目錄 第010章 解毒 二 文 / 離風蕭瑟

    盅毒,燕離的心再次被震動,沒想到陌不止中了噬,還中了盅,難怪他怎麼也解不了陌的毒。盅毒他只聽過卻從來沒見過,傳說這是天衣族的秘技,向來不傳於世。而天衣族,早在百年前被滅族,盅毒至此失傳。

    可是她不是相府千金麼,怎麼會懂盅毒,難道她和神秘的天衣族有所關聯。

    燕離苦笑著點了點頭,回到陌王府不到一個月,卻得到比一生加起來還多的震驚。而血魅的神秘莫測更讓他有了深深的無力感。

    他哪裡知道,血魅的醫術來自另一個時空,跟那神秘的天衣族根本毫無關係。

    雖不知燕離為何那麼震驚,血魅也並未在意。走到龍子陌跟前,撕下包好的白布,剛剛的傷口已經止了血,卻還是翻著肉,看起來有些恐怖。拿出一包藥粉撒在傷口上,又將自己的傷口扯開,撒了另一種藥粉。將手臂湊到龍子陌手臂前,靜靜觀察著龍子陌體內的變化。

    眾人不知血魅到底想做什麼,都睜大雙眼一眨不眨的看著,深怕錯過了什麼,燕離亦收起了思緒,全神戒備。

    過了半晌,龍子陌體內有了些許異樣,他的體內好似有東西在遊走,從下腹,竄上前胸,漸漸游移到了手臂在手臂上下盤桓移動著。

    眾人皆不可思議,柳忠張大嘴巴,就要驚呼出聲,卻被血魅冰冷的眼神震住。生生的吞了下去,盅通人性若是嚇到它,只怕再想引它出來便難上加難。血魅冷冷的轉過臉,望著手臂處的動靜。

    或許是陣陣藥香吸引了它,體內的盅蟲在手臂裡游移了一會,終於來到傷口處,猛的,一道紅光如閃電般朝血魅手上的傷口竄去。()燕離瞧得真切,毫不遲疑,運起十成功力,穩穩準準的打中那道白光。

    紅光落在地上,眾人才看清楚,那是一條紅色懦蟲,通體紅光透亮,足有筷子長,中指粗。像個大蠶蛹似的軟趴趴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血魅拿起事先準備好的燭火丟了過去,火光將白色吞噬,片刻間消失無蹤連點灰都沒留下。看得眾人嘖嘖稱奇。

    龍子陌毒解,盅蟲被引出,只覺體內頓時一輕,身心舒暢。顯得很激動,感激地望了望血魅,一臉輕鬆,以後他再也不必忍受那噬骨之痛了。只是雙腿毫無知覺讓他有了絲絲遺憾。

    「多去外面曬曬太陽有助你身體恢復,另外我開些藥給你泡腿,每日三次,不可間斷。我會安排專人為你做按摩,過段時間你的腿便會恢復知覺。」血魅淡淡的望著龍子陌的表情,龍子陌雙腿由於被毒所浸,又長時間臥病在床,肌肉有些委縮,部分神經壞死,所以治起來頗須時日。除非能找到奇藥,否則沒有個三年五載是治不好的。

    盅毒向來是以養盅之人的血味養,解盅也必要養盅之人的血做引,而她以自制的引魂香和花羅引出盅蟲,,須知盅蟲與飼養之人心脈相通,盅蟲一死養盅之人必糟反噬。到時必會有所行動,所以她必須想辦法加快進程恢復龍子陌的雙腿。

    龍子陌不敢相信,自己還有站起來的一天,心中升起無限希望,卻又讓他有恍然如夢的錯覺,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做夢一般,幸福來的太快,快得讓他有些無措。

    陵兒激動的拉著龍子陌和血魅的手,興奮無比,「爹爹,太好了,到時候你就可以跟我和娘親一塊兒玩了。到時我們可以去騎馬。娘,你說好不好。」

    血魅愣住,她還沒想過這個問題,如果龍子陌真的好了,那麼以自己現在的身份,以後該如何面對這種尷尬的關係。雖然她心疼陵兒,可是也沒想過要把自己給賣了。

    龍子陌眼神複雜,他的心裡,早已經有一個清荷,對於血魅他很感激,在她用自己的血救他的時候,他心裡甚至也有一絲莫名的情素。可是在他還沒忘記青荷之前,他無法給陵兒任何承諾。況且陵兒畢竟是青荷和自己的骨肉,他也一定要讓陵兒知道自己的親娘到底是誰。可是看著她對陵兒的寵溺疼愛,他卻突然覺得自己好殘忍。

    一時間,相對無語,兩人都各有所思,房間陷入無聲的沉靜中。

    「爹爹,媽媽,你們說好不好,好不好嘛!」陵兒見兩人都不答話,不依不饒,拉著血魅的衣袖和龍子陌的手撒嬌。小嘴一撅,大眼含淚,大有你們不答應我就哭給你看的架勢。

    「好了,陵兒,不要搖了,我答應你還不行嗎?我頭都暈了。」血魅一臉黑線,真拿這小傢伙沒撤,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船到橋頭自然直不是嗎?

    陵兒見血魅答應,踮起腳尖,在血魅臉上,啵了一個,不待血魅有反應,轉回身拉著龍子陌的手「爹爹。」搞定了娘,爹爹一定跑不掉。

    龍子陌無奈之下只得點頭應允。

    耶,太好了,陵兒親了一下龍子陌,在屋中歡呼不已,蹦蹦跳跳對著血魅做著手勢,眼中透著狡黠的笑著。

    血魅無奈的搖了搖頭,明知道陵兒可憐的表情是裝出來的,可是她還是不忍拒絕,血魅啊血魅,你認命吧,這輩子你就被這個狡猾的小鬼給吃死了。雖然如此想,可是眼中依舊有著濃濃的寵溺。

    回到輕舞閣,血魅靜靜的躺在床上,今日耗費體力又失了那麼多血令她有些虛弱,很快便沉沉睡去。舞兒則一臉心疼的守在門口。

    ====================================================================================

    飄渺的芙蓉帳內,春光無限,兩具chi裸露o的**緊緊纏在一起,在猛烈的撞擊聲中釋放著人類最原始的**。

    「啊--」

    「嗯,啊,爺,快點,啊,」

    淫蕩的聲音不停響起,床上的女子兩團渾圓激烈的顫動,嬌顏腓紅,媚眼如絲,眼光迷離早已經陷在無盡的快感之中。

    男子加快速度不停的律動,惹來女子陣陣更大的淫蕩叫喊。伸出寬大的手掌揉搓著女人的渾圓,彷彿要將她捏碎一般,嘴角輕輕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眼中的冰冷與眼前的情形格格不入。

    高高在上的府視著身下嬌美的人兒扭動著淫蕩身體,狹長的鷹眼中閃過一絲譏諷,女人,多麼虛偽的生物,看著她們在他身下嫵媚大叫他就有說不出的快感。而眼前的女人縱使絕色尤物,但在他眼裡也只不過是個比較高級的棋子,一個可以供他發洩**的工具如此而已。

    像是洩憤般,男子加大在女子體內撞擊的力量,每一下,都深入花心,讓女子痛並快樂到極致。

    「啊,啊」女子承受不住,緊緊抓著男子背部,紅紅的指甲陷進了肉裡。

    就在兩人即將到達高迡穠漁伬唌A床上的女子突然一陣抽蓄,臉色煞白,喉頭一甜,吐出一口腥紅的鮮血。一陣劇痛從體內傳來。

    男子沒有半分憐惜依舊不停的在她體內律動,過了好一會兒,才抽出碩大,對著空氣揮撒出體內最後的餘熱,穿起衣服,望著女子。

    「怎麼了,」磁性的嗓音,帶著些許魅惑,讓人一聽便被吸引,嗓音中卻隱隱透著一絲冰冷無情。

    女子顫動身軀,撫著胸口忍住不適,虛弱的說道:「他的盅毒被人解了。」

    男子臉上煞時滿佈陰霾,一雙鷹眼,陰沉的可怕。捏著女子白嫩的手臂毫不留情:「怎麼可能,你不是說殘心盅,世上無人能解嗎?更何況他還中了噬。」

    女子吃痛,尖叫出聲,顫抖著紅唇說道:「我也不知道,殘心盅,是我花了十五年,費盡心血才養成一隻,如果沒有我的血,誰也不能解盅。可是剛剛我感應到,盅蟲已經死了。而我被反噬也受了內傷。」

    男子微微一頓,不知在想什麼?摔開女子手臂,頭也不回的離去。

    女子無比眷戀的地望著絕決而去的的背影,他永遠都是那麼狂野無情,可是她卻深深為他著迷。為了他她付出了一切,做盡了一切,可是卻依舊換不來他一句軟語溫存。只有在床上的片刻,她才能感覺到她是屬於他的。

    他就像天邊的雲彩,令她可望而不可及,明明近在眼前,躺在他的懷中,聽著他的心跳,感受著他的呼吸,她卻始終構不到那抹雲彩,走不進他的心。五年了,她有些累了。想要放棄,卻又不甘。

    不,她絕不放棄,她不相信這個世上會有男人不為她所動。她一定要得到他,她已經付出那麼多,是絕對不會放棄的。嬌顏狠狠的扭曲著,一片陰狠。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