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歷史軍事 > 玉羽仙妖

正文 第一百章 鬼影森森,紅繩綿綿 文 / 雪舞悠然

    玉錦誠心叩拜,身後卻傳來譏諷的笑聲「還拜個屁啊,人家早就走的遠遠的!」

    黑頭自混沌中起身,一使勁將傷眼上的鐮刀拔掉,伴隨著嗚嗷的嘶叫聲,黑頭的傷眼處,已乾裂的傷口再次撕開,玉錦迅捷轉身,將雙手抵在黑頭的背上。

    黑頭掙扎著,偏著頭便要避開「你這個叛徒,離我遠點」玉錦一咬牙,以手溫柔的撫摸在黑頭的下巴上,黑頭背上的汗毛都豎立起來「你,你做什麼?」

    玉錦面孔嚴肅,口中淡淡道「探驪取珠」沒聽過嗎

    「什麼!」黑頭還在掙扎,玉錦一手刀在黑頭脖頸處狠狠敲擊一下,隨著一聲悶哼,黑頭昏了過去。

    黑頭的雙眸緊閉,口卻大大張開,一顆散著青色微茫的珠子,懸浮在半空之中,玉錦以意念操控這顆寶珠,隨之將眼眸投向昏睡的黑頭道「真是囉嗦!」

    玉錦再次以手指抵在黑頭背部,將法力源源不絕的傳給黑頭。

    墨瞳在半空中看著頭頂已現出白煙的玉錦,兀自點了點頭,轉身朝醉花樓的方向,縱起雲頭。

    朱雀大街,始終保持著熙攘繁茂的狀態,正值女主武氏在位,早早的改了李唐江山為周朝,那李氏宗親,被殺的,被害的、被流放的,總之李氏人才凋敝,倒是武氏一族日漸繁茂。

    這女皇武媚娘,雖是女子出身,手腕卻是一流的。墨瞳瞧著朱雀大街兩側,古樸的屋宇,和熙攘的人群,出神的想到。

    長安城內一時間。女子懷孕都期望可以生一女兒,可以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墨瞳搖了搖頭,手中抖了抖纖細的紅繩,那紅繩閃了幾閃,隨之跳脫而出。朝一個方向去了。

    墨瞳緊跟著紅繩。在精緻的屋宇之間,不斷跳躍,在暗黑的夜色中。如一隻墨色的精靈,那紅繩在一間破舊的屋宇之下停了下來,待墨瞳靠近,卻已順著門縫溜了進去。

    墨瞳抬頭看了一眼。破舊的屋宇下方,一雙凋敝的石獅萎靡的站在大門兩側。大門的手環處,早已袑騑陷部C墨瞳伸出手,卻覺得半空中,隱約滲出一股濃重的妖氣。

    他將手收回。輕盈縱身,已到了牆壁的頂端。朝內裡看去,這一看不要緊。差點被四處游弋的濃重妖氣,閃的差點打個噴嚏!」

    墨瞳趕緊摀住了嘴。保持屏息的狀態。心內暗道,難怪覺得此地有陰雲密佈,糾纏不去。原來這古宅內住著這許多的鬼怪!」

    可牽繫煙蘿的紅繩,既然鑽進了這座宅子,那煙蘿必然被藏在其中。

    墨瞳再朝下望了望,這院內破舊的亭台樓閣間,無處不是孤魂野鬼,在半空中飄散不去!」

    一陣陣陰風肆虐,一隻面孔猙獰的紅髮女鬼道「鬼王,您交代的那只羽妖已在柴房,未知鬼王如何安排!」

    墨瞳在心內暗道「鬼王?這鬼王的稱呼不該是閻王的專屬嗎,怎的此處也多出一隻鬼王來,倒是有趣的緊!」

    那被稱作鬼王的魂魄,突然轉身,面露青黑色的光,雖是一張男人的臉,卻極致慘白,唇齒間卻是露著黑洞洞的縫子,一把揪住紅髮女鬼的頭髮,以口對口吸食女鬼的鬼氣。

    女鬼淒厲的嘶叫,一會兒的功夫已然不在掙扎。

    眾鬼怪一片靜默,待那鬼王在女鬼身上站起之時,面上的卻是多了一絲紅潤之色,一把將女鬼丟開,那女鬼雖是氣息奄奄,面上卻是多了一抹極度沉醉的神情。

    雖是被鬼王丟開,卻手腳並用的爬了回來,將臉孔親暱的貼在鬼王的大腿之上,鬼王嫌棄的再次將她丟了出去。

    「那羽妖容色如何?」

    回稟鬼王「實是比那月宮的嫦娥仙子,還要多幾分惹人憐愛之風姿呢?」一隻綠頭鬼如是答道。

    「果然如此絕色?!」

    「當真!」

    「抬出來,讓本王瞧瞧,!」

    「大王,這羽妖雖是人間絕色,可那人給了賞金厚重,若是有什麼差錯只怕會引起大亂啊!」

    「放肆,豈容你等在此多言!」說著鬼王一腳將一鬼魂踢遠。

    「大王,羽妖到!」

    墨瞳聞言,衝著來人望了望,被褐色籐蔓綁縛的嚴實的煙蘿,雙眸緊緊的閉著,臉上帶著一絲不正常的青白之色。

    鬼王那張可怖的臉孔,靠的煙蘿很近,墨瞳手中的折扇發出輕微的斷裂之聲。

    眾鬼魂在院內游來蕩去,墨瞳有心墮入其中,卻被一無形結界擋了回來。

    幸好無人發現,墨瞳再次伏在牆壁之上,看向內裡。只見那鬼王邊滿口稱讚,邊將他那只骷髏一般細瘦的爪子撫上煙蘿的臉頰。

    墨瞳心中一陣作嘔,立身,口中喃喃有詞,煙蘿脖頸之上纖細的紅繩微微的閃了幾閃。

    鬼王剛一觸及,瞬間被電的毛髮皆黑,遠遠的被摔了出去。

    「什麼東西,這樣厲害」鬼王推開前來扶他的小鬼道「這女子實在是辣的很,不過本王歡喜的很。」說著那只爪子再次撫摸煙蘿的臉頰。

    墨瞳眉頭皺的很是厲害,真是可恨,自己曾將法力渡了一半兒給煙蘿,若不然這小小的鬼界豈能攔得住他。

    眼見著鬼王那只噁心的手掌再次撫摸著煙蘿的修長的脖頸。

    一隻鬼怪已衝著鬼王道「大王,閻羅那邊咱是提前打好招呼

    的,這羽妖若不完璧歸趙,只怕,鬼界的大戰不可避免。」

    「且,我會怕他,他是鬼仙,我是鬼王,倒是要分一分,這鬼界誰是老大!」

    「大王所言非虛,只是酬金我們已然收了,而且閻羅已將長安朱雀大街此處這樣好的寶地,分給大王你,可見他是很有誠意的!」

    墨瞳聽得心驚肉跳「鬼界居然不止閻羅一個仙人。怎的又多出個名不正言不順的鬼王來,此妖看來法力不淺,且孤魂野鬼甚多,長此以往,長安必然妖魔橫行!」

    「說起來都是巫山那新任巫女使了妖術,若不然,我們豈會失去那樣好的寶地。擴展勢力。此次與巫女結盟失敗。萬不可再因小失大,大王要姿容絕色的女子,此後給你多抓幾個回來便是!」鬼差如是說道。

    鬼王倒是半響未語。放在臉上的那隻手,也拿開了。

    此時誰也未曾發現,院子角落處,一隻頭髮側批的水鬼。突然現身,長長慘白的衣裝。和遮蔽了半張臉孔的裝扮,一時間讓眾鬼也未反應過來,之間那鬼怪,奔向煙蘿。一口叼住煙蘿的衣襟,便朝井口處拖去。

    墨瞳一個激靈,陡然在屋頂站直身體。身體深處努力運氣,將丹田之氣關注於指尖。抖手一道大紅色的光芒閃過,結界應聲而破。

    激起的火光四溢,眾鬼怪懼怕的縮成一團,鬼王也被突然閃耀的火光驚得退避一旁。

    那只水鬼,將煙蘿一下子丟了出去,自己縮身遁入井底。

    墨瞳身姿飄逸的在眾鬼之間兜轉,眾鬼怪如避瘟神一般,繞開他,煙蘿在此時張開了眼,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自身被月老緊緊擁在懷中,在半空之中如蕩鞦韆一般,在鬼火肆意的空間內遊蕩。

    「月老上仙!」煙蘿擔憂的看著四週一雙雙,想要撕裂他們的魂魄。

    額間被重重的打了一下,吃疼的叫了一聲「上仙!」

    墨瞳墨黑的眸子閃出戲謔的光「再叫一聲!」

    「額,墨瞳,我怎麼會在這裡!」

    「就是啊,你這蠢女人,總是連累我!」

    「啊?可我怎麼記得我明明被一個叫玉錦的怪物關在廚房的!」

    墨瞳搖了搖頭「你呀你,看來此生你也就這智商了,罷了,便是我犧牲一下,收了你算了!」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開玩笑,哎——小心啊!」煙蘿眼見著這眾惡鬼,兇猛的撲將過來,墨瞳微微笑道「有本仙在,不需你操心」

    說著將煙蘿身體扳平,避過飛掠過來的惡鬼」抖手間,卻是腕間紅色的纖細紅繩,化作利器,在虛空之中游弋,眾鬼不敢上前。

    倒是那鬼王,望著纖細的紅繩道「本王還當是哪位仙人駕到,原來是掌管世間姻緣的月老上仙!」

    「好說,鬼王有禮!」

    「你倒是不客氣!」

    「鬼王,你既是閻羅的朋友,本仙自不必客氣,只是這煙蘿子乃是出自我月老宮,既是我帶出來的人,自然由我安全的帶回天庭!」

    「月老上仙,你莫不是不知道自身的處境,你可知這整座長安城都是鬼王我的地盤。」

    墨瞳帶著煙蘿,自半空中跳了下來,待身形頓住後,煙蘿詫異問道「上仙,我們何不闖出去!」

    墨瞳墨黑的眸子笑笑的道「有我在必然保你無事,你兀要開口!」

    煙蘿乖順的點了點頭,墨瞳用折扇在煙蘿週身畫了個符字,煙蘿身外突然現出一個淡淡的紅色結界。

    「上仙,墨瞳!」煙蘿驚異的發現自己已與墨瞳處於兩重世界。

    鬼王陰森的一笑「月老上仙可是準備好血祭我鬼王府?」

    墨瞳淡淡笑道「這怎麼可能,墨瞳奉法旨前來,乃是天命,路過貴地,未帶禮品這才是失禮,若是鬼王不棄,墨瞳自當厚報!」

    「少來囉嗦,鬼王,這月老墨瞳據說最擅辭色,而且很得天帝青睞,您若是吞了他的仙根,那修為絕對是一日千里,不能形容的!」

    鬼王聞言,嘶啞的笑道「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如此好的建議,月老覺得如何呢!」

    墨瞳淡淡笑道「墨瞳一無用散仙,死便死了,不過墨瞳有個條件,墨瞳將仙根奉上,但要放煙蘿子離開」

    「墨瞳。你別胡說,我不走!」煙蘿在結界之內慌亂的喊道。

    墨瞳漆黑的眸子避開煙蘿的目光「左右我是應劫之身,若能成為鬼王修煉的法寶,也是一件樂事!」

    「好,好得很,難怪,天帝對你如此器重。知情識趣,有趣有趣啊!」

    「那就莫怪本王了!」說著血盆大口已散出森森寒意。煙蘿背上汗毛根根豎立。想要大聲呼喊,身體深處卻有莫名的力量湧動不安。

    煙蘿覺得眼前發黑,一下子就意識全無,隱約中只聽得月老墨瞳的呼喊「煙蘿趕緊醒來」(未完待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