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科幻小說 > 位面時空指南

《》章 節目錄 第119章 出面 文 / 王寫意

    「消息放出去了?」

    「嘿嘿,有今日的事實打底,明日且看他現出原形來!」

    「霍教授果然火眼金睛,咱們之前也太過緊張。如今看來,那廝也不過就是尋常。稍稍壓壓他,咱們再上門去找他聊聊,這事兒也就解決了。」

    「對了,他的底細查清楚了沒有?」

    「已經查清楚了,就住在走馬巷裡。家中沒別人,只和一個被喚做紅玉的小姐廝混。聽說是兩個月前滿身是血的被那小姐拖了回來,此前一直靠小姐養活。近來好像是家裡沒錢了,這才出來說書。」

    「喲,還真沒看出來,那廝還是個小白臉!」

    「我呸!靠著小姐的皮肉錢過活,也不怕埋沒了祖宗。」

    「這樣的胚子,俺們何不給他來點狠的。看他之前那幾個新故事,可都是很有料呢!」

    「說得對!等到明日消息傳開,有那廝的好看!嘿嘿,真盼著明日早點到來。這幾日眼看著他跟前人潮湧動,我們這邊卻空無一人,真不是個滋味呀!」

    「那要不要再趁勢把的老底抖出去,也讓大夥兒都知道知道那廝是個什麼下賤胚子!」

    「唔,這不好吧?霍教授的意思還是要遵循一二,不要打壓太過了。」

    ……

    第二天的太陽照常升起,吃完了紅玉的愛心早餐後丁陽精神飽滿的來到了瓦子裡。

    「不錯,今天又是一個好天氣。加油,讓位面活躍度更加充滿激情的上漲吧!」

    平常從他進入瓦子裡開始,就不停會有人和他打招呼。無論是各家勾欄的藝人,還是瓦子裡的服務人員,乃至於各家小商小販們,如今誰還不認識?

    看他這些天的勢頭,已經有好些人認為他能夠衝擊霍四究的位置了。

    然而今日丁陽進來之後,卻發現很多人看他的目光都有些古怪。

    就算是和他打招呼也都有些勉強,並不像前兩天那麼熱情了。

    等走到裡面,就發現他說書的高台跟前,很多早早來了等候的聽眾們也在竊竊私語。

    尤其見到丁陽之後面色古怪,好像有話想要問出來,卻最終都忍著沒說什麼。

    丁陽早就感覺到了不對勁兒,卻不知道問題出在什麼地方。

    等他擺好了簸籮,並留下阿黃看守後,才從某個熟悉的聽眾口中問出來了真相。

    「……我當是什麼大事兒呢!原來就是這麼個謠言而已!」丁陽啞然失笑。

    「怎麼是謠……謠言?這麼說你今後還會講新故事出來聽嘍?」

    看見聽眾滿臉的驚喜神色,丁陽無語了半天:「我說你們怎麼會相信這種謠言的?」

    「昨……昨天,你不就沒講新故事麼?」

    「那不是《越女劍》和《白馬嘯西風》還有不少人沒聽過麼?之前在瓦子外面說,到底還是有很多人不知道。我不過是為了讓更多人聽聽罷了,怎麼就變成江郎才盡了?」

    「可我們也有不少人聽過的,難免就……唉,不過這麼說,今後還有新故事要說?」

    「說什麼今後?從今日起便每天都有新故事說個大家聽,若有反覆,天神共鑒!」

    丁陽的聲音很快就傳了出去,本就有些半信半疑的聽眾們隨即發出一陣陣的歡呼:「我就說嘛,怎麼會和別人似得沒了新故事說?果然是騙人的謠言!」

    「這麼說今天要說新故事?」

    「,先說說,新故事叫什麼名字呀?是不是狄雲的後續?」

    「我覺得應該是李文秀的後續才對!狄雲都有了水笙小娘子,李文秀可還孤零零呢!」

    「給俺們說說,,到底說什麼新故事呀?」

    「呵呵,大家猜的全都不對!今天我給大家要說的故事,名字叫做《鴛鴦刀》!話說在一條山勢險峻的路上,四個黑色勁裝的漢子並肩而立,攔在當路……」

    原本就聽到丁陽要說新故事而神色不對的幾個人都還在暗暗打氣,這是故作姿態,是裝出來的假象!千萬不能自亂陣腳,誰會相信他的新故事能沒完沒了的隨便講出來?

    可是剛剛聽了一段,其餘人歡呼雷動,可這些人卻很快臉黑如墨。

    即便是被墨仙潘谷瞧見了,恐怕都認不出來這是什麼墨。

    居然真的是新故事?居然是真的!

    我J,你當新故事是什麼?隨隨便便就能編出來嗎?

    不對,一定是有什麼東西搞錯了,他不可能有這麼多的新故事準備好!

    可越是聽下去,越是覺得自己這些人全是傻瓜!

    還想著趁勢打壓人家?

    如今看來,人家不趁勢將其餘說書人一鍋端了,就是很給面子了。

    可眼下這情況再繼續發展下去,就算是不做什麼,他們也都留不下什麼聽眾繼續支持了。沒看見越來越多的人匯聚了過去嗎?

    之前的幾個故事,無論是《越女劍》也好,還是《白馬嘯西風》也罷,包括《連城訣》在內,全都是讓人聽完後心中難免傷感的幾個故事。

    明擺著這是要走悲情路線,可誰曾想今天的《鴛鴦刀》畫風大變?

    怎麼從最開始的太岳四俠出場就開始搞笑?

    現場很多人都準備好了虐心的時候,卻被笑到喘不上氣來……

    尼瑪,一定是我們誰的打開方式不對吧!

    這算什麼故事?完全是一場嬉笑怒罵的鬧劇好不好?

    我們今後還能不能繼續在一起友好的玩耍了?

    ,你這是破壞行情呀!

    無數聽眾們樂不開懷,可是其餘同行們卻已經盡數黑了臉。對於丁陽不按常理出牌的節奏,他們已經無力吐槽什麼了。

    尤其是耳邊響起《連城訣》這樣搞笑的故事,而他們卻全都聽得愁雲慘霧。

    兩廂對比,更是悲從心頭起,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呀!

    「不行,這事兒不能就這麼算完了!咱們還得再去找霍教授聊聊,繼續下去,所有人都要被這個賊配軍弄到沒飯吃呀!」

    「對,趕緊走!現在就去找霍教授商量對策,不能再這麼容忍下去了。」

    可一行人找到霍四究的時候,卻發現他的檯子下面儘管聽眾人數有些下降,可大體上也還是有不少人在追捧。

    三國時期英雄輩出,可以說的人和事不要太多好不好?

    何況霍四究本身的口才很好,文化氣息也很濃厚,真有一大批忠實聽眾百聽不厭。還有更多的新聽眾,順著口碑加入進來追捧。

    很多沒什麼文化,卻又被身邊的文化氛圍所影響,盡量想要靠近文化邊緣的小人物,大多喜歡來聽霍四究的三分在外面裝逼用。

    開玩笑,三國的精彩故事,那是誰都能知道的麼?

    就算丁陽這些天的武俠小說吸引到了大批量的聽眾支持,可通俗小說的聽眾外,畢竟還有些其他類型的受眾。霍四究所受到的影響,比起旁人來就要小很多。

    一直等到霍四究的一個大段子說完,暫停休息的時候,一行人才趕緊悄悄過去說明來意。

    「霍教授,您要是再不出場壓壓。俺們可就都沒有活路可走了!」

    「一大家子人都還等著有米下鍋吃飯呢,可這……卻讓某家好幾天沒有生意了!」

    「他這是攪亂行情,會長您不出面,誰來給我們撐腰呀?」

    霍四究聽他們七嘴八舌一通叫苦後也大致明白了,奇怪道:「怎麼,今天還有新故事?不是說昨日他已經開始回爐舊故事了麼?」

    「哎呀,誰說不是呢!原來那只是這小子在掉花槍,今日回馬一槍,可是厲害的緊!」

    「今天的新故事,偏又是詼諧路子,惹的下面無數人笑成一團。卻沒想到,他竟然能風格百變,什麼故事都拿得出來!」

    對這種說法,霍四究有些不以為意:「呵呵,這話未免有些抬舉他了。他說的故事,我也略有耳聞。無非是些江湖草莽爭鬥,肆意誇大了些而已。又有些寶藏和血案,根本就是個大雜燴。這種東西,遲早會被人家嫌棄的。」

    聽他這麼說,眾人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臉上都有些不好看。

    遲早嫌棄不嫌棄的,目前還看不出來。但是再不想法子壓制,他們就已經被嫌棄了。

    只看了一眼,霍四究便明白眾人都在擔心什麼。也不能太過讓眾人寒心,對會社失望。

    「這樣吧,今晚結束後約他出來,大家坐在一起聊聊也好。這書行,好歹還要給我幾分薄面。我來勸勸他,收斂一下。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

    「對對對,霍教授您說的太對了!」

    「只要您出面說和,想必那廝也會知道輕重。」

    他們商量的時候,丁陽已經以極快的速度說完了整本《鴛鴦刀》的故事。

    本來這就是個中篇節奏,而丁陽又記不住太多細節。偏又不比前幾個故事,武打場面和冒險經歷,也能讓他水一些旁白出來。

    縱觀《鴛鴦刀》整個故事,武功的表現並不算太突出,只有戲劇性的轉折一出挨著一出。

    不過總體而言,都是搞笑居多,逗得大量聽眾們樂不可支。

    眼見風格改變也還挺受歡迎,丁陽結束了《鴛鴦刀》,不等眾人從「仁者無敵」四個字中醒悟過來,就又拋出來了《俠客行》來繼續輝煌。

    開場一段李白的《俠客行》長詩引言,就馬上抓住了不少人的心。

    而丁陽看見手背上的代表著位面活躍度的紅線又有進步,心中更是激情澎湃。

    看來這故事繼續說下去,要不了多久,試煉任務就會被他完成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