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科幻小說 > 位面時空指南

《》章 節目錄 第98章 碾壓 文 / 王寫意

    丁陽很清楚自己和劉二並不是什麼主僕,只不過彼此臨時僱傭關係而已。

    就算是劉二真的犯了錯兒,也肯定輪不上丁陽出去頂缸。

    可眼前這局面,明顯是別人故意找事兒。就算他聲明和劉二無關,丁陽也相信對方絕對不會善罷甘休,少不得又要空口白牙牽連到他身上。

    聽他們一搭一唱說的熱鬧,丁陽心中冷笑,可面上卻沒有應聲,反倒先瞇著眼睛偷偷打量周邊情況。

    若是他估計不錯,除了當面黃臉漢子和倒在地上的那人,也就出口幫腔的兩個閒人。

    看他們的年紀都在二、三十歲之間,正值年輕。不過體格上不算太壯實,包括黃臉漢子在內都是170公分上下。再看身板,也都是精瘦精瘦的樣子。

    就這點本錢,也敢找到老子頭上碰瓷兒?

    既然反正避不開,也就沒必要再費工夫解釋什麼了。

    心中拿定了主意,可丁陽卻顯得驚慌失措起來:「你……你們胡說,也不看看我這隨扈的體格和年齡,哪裡可能撞倒你們的夥伴?」

    黃臉漢子見狀,眼中閃過一絲得意:原來是個膽小鬼,這下更好辦了!

    趁著剛才同伴在邊上幫腔,黃臉漢子越發故作姿態起來。

    反手放開劉二,又蹲下身去看了看地上躺倒的漢子,假心假意的叫喚了幾嗓子。

    而地上躺著的哪位也非常配合的呻/吟了幾下,捂著胸口彷彿痛苦的要死要活。

    黃臉漢子隨即站起身來,惡狠狠的面對丁陽轉過來,指著劉二獰笑起來。

    「哼!年紀小,年紀小又怎麼了?俺這兄弟本就有痛心病,剛才你家小廝恰好撞在了俺這兄弟心口上。看這樣子,估摸是心痛病又被勾了起來。可憐他家中上有八十歲的老母,下有沒斷奶的孩子,這下可怎麼辦呀!大傢伙兒可是給評評理,是不是應該賠錢!」

    旁人哪有管這閒事的,都恨不得繞路走過去。

    只有剛才出聲的兩個閒漢自以為是的湊過來隱隱將丁陽包圍在中間,聲援道:「俗話說的好,八十老娘繃倒在孩兒手裡也是有的。人物大小,卻是與做了什麼不相干,就該賠錢!」

    「我看這地上的兄弟面色發紫,怕是犯病厲害的緊了。若不趕緊送醫看病去,萬一有個三長兩短的,鬧出人命官司可就不好了。」

    聽他們說的嚴重,劉二也顧不上嘴角疼得厲害,推開妹妹的攙扶,著急道:「哪有的事兒?方才分明不是小人的錯兒,官人您也看見了小人……」

    「兔崽子,你撞了俺兄弟還敢狡辯!」黃臉漢子說話間就又伸出手去,想要將劉二捉住,再動手痛打幾分,震懾一下現場。

    剛才是沒有防備,可如今丁陽又怎麼可能在讓他得逞。

    心中一動,已經及時攔了下來,色厲內茬道:「你這漢子好生無禮,便是撞了人,也該有個章程拿出來聽聽,為何總是要動手打人?」

    聽他說到了章程上面,不光是黃臉漢子心中得意,就連其餘幾個人也都兩眼冒光。

    今天的這筆買賣還真是輕鬆,隨隨便便就把這人給唬住了,這下錢肯定是馬上到手了。

    一想到好處快要拿到了,就連地上低聲慘叫的漢子也禁不住偷偷瞇開一線眼,看看對面丁陽驚慌失措的模樣。

    黃臉漢子更是認定了丁陽膽小怕事,張嘴就把商量好的價格翻了一番:「哼,俺兄弟的心疼病可是不好治,延醫請藥的沒有個百八十貫錢,那裡能足夠?」

    嘖嘖,百八十貫錢?

    尼瑪還真把老子當成肥羊來宰了!

    可惜你看錯了人,怕是要崩掉幾顆牙也吃不上肉呢!

    「居然要百八十貫錢?」丁陽幾乎跳了起來,那樣子就像是聽到了什麼驚天噩耗:「什麼藥這麼貴?就是去請個御醫出診,也用不了這許多錢呀!」

    「誰說用不到?俺兄弟的心痛病俺還能不清楚麼?這些年為了看病,早就敗光了大半個傢俬。今兒剛剛好了一點,就被你的扈從撞倒了。俺可告訴你,別想著矇混過去!」

    黃臉漢子一邊說,一邊還惡狠狠的摩拳擦掌故作姿態。

    旁邊的兩個閒漢也急忙故意幫腔,都是勸說丁陽破財免災的一些話。

    反正越說越嚴重,好像下一刻地上躺著的男人就要死了過去。

    恰巧地上躺著的男人也趁勢又慘叫不已,每一聲都撕心裂肺般難受。

    真真是聞者傷心,見者落淚,就算是病入膏肓也沒這個動靜出來。

    劉二還想分辨幾句,可是卻被丁陽不經意的伸出手去拉到旁邊。

    劉小妹也怕兄長再過去挨打,於是死死的抱緊了哥哥,再也不肯放他過去。只是一邊哭,一邊用袖子幫哥哥擦拭臉上的鮮血痕跡。

    幾個男子倒是都沒注意這一茬兒,就算是發現了也肯定不會想到什麼。

    反正眼下丁陽越發的緊張,只顧著挽緊了手中的包裹,其他主意卻是一概沒有。

    黃臉漢子幾個人心中認準了吃定對方,看他這麼沒用,原先一點點警惕早就扔掉了天外。

    「你們這麼做,豈不是攔路勒索?我……我要告到開封府衙,治你們的罪!」丁陽嘴上說著話,可心中卻在急速的計算角度和距離,盤算著整個順序應該怎麼來。

    可惜聽到丁陽犯怵,黃臉漢子卻仰天長笑起來:「哈哈哈,開封府衙?那又怎麼………哎喲!」

    一句話還沒來得及說完,丁陽已經兜頭就是一包袱砸了過去。

    好傢伙!

    那包袱裡面裹的可全都是銅錢,份量足足有十多斤沉。雖然外面包的嚴謹,可到底只是隔了一層粗布。

    這劈頭蓋臉的砸下去,可是丁陽用足了力氣的結果。

    何況還特意選好了部位砸的,正好拍在黃臉漢子的當面。

    頓時就是滿臉花開,黃臉漢子摻叫一聲,當即感覺鼻樑怕是這就斷了!

    隨著鼻子裡面又酸又疼,兩個眼睛也被包袱波及到了。立即是眼淚鼻涕橫流,鮮血滿臉。

    旁邊明著幫腔,暗中包圍了丁陽去路的兩個閒漢還沒有反應過來。丁陽已經暴起發難,左邊狠狠一拳砸在了對方的腮幫子上,反身又是一腳趁勢踹在了那人的肋下。

    以他的身高體重,外加這些年足球場上練出來的身手,突然襲擊還哪有其他人的好受?

    左邊的閒漢連門牙都被丁陽這重重一拳給砸飛了幾個,右邊的閒漢則是窩倒在地上只顧著死死抱住肋下閉著眼睛喘氣都不痛快。

    兔起鶻落之間,劉二兄妹已經是看傻了眼。

    剛才還氣勢洶洶的幾個人,居然反倒瞬間就被丁陽放翻在地。

    而丁陽更是得勢不饒人,又上前竄出兩步,重重一腳踩在了地上裝死那漢子的胸口。

    那漢子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兒,剛剛睜開眼睛就挨了一記窩心腳,差點當場背過氣去。

    然而丁陽既然選擇動手,那就必須要以雷霆之勢控制全場。憑借現場唯一他還站著能自由活動的優勢,又對其他幾個人一頓拳打腳踢。

    旁邊還跟著一條狗助陣,也是陪同的丁陽一起出擊。

    甭管丁陽打誰,阿黃也跟著過去狠狠咬兩口。

    若說丁陽的打擊是針對人體弱點,主要是造成劇痛和戰鬥力喪失。而阿黃的撲咬則更多是心理層面的恐嚇,實際上一口下去咬出幾個牙印來也未必就抵得過丁陽動的手腳。

    可每每看見這條黃狗撲上來,所造成的心理恐懼就實在太過於嚇人了。

    丁陽本來還擔心阿黃下嘴沒輕沒重,萬一咬死了人可就真鬧到開封府衙門去了。

    眼下是對方攔路勒索,估計就算鬧翻了也不敢告官。可真死了人,那性質可就不一樣了。他還沒個正經身份,到時候必定是要逃亡的。

    但沒想到阿黃完全是威懾大於實際,也就乾脆不再擔心,放任阿黃動嘴了。

    一時間,地上幾個漢子全都慘叫連連,可丁陽卻越是來勁兒了不少。

    「碰瓷兒來了是吧?找老子的麻煩是吧?真以為我好欺負是吧?不給你們點教訓,你們是不是還以為天老大地老二你們老三呢!就你們這幾個貨色,也敢跑來找我的茬兒!我J!」

    畢竟是足球場上多年踢球的人,對於人體部位的很多弱點都非常清楚。

    丁陽選擇的部位恰到好處的可以讓對方失去戰鬥能力,又不至於傷得太重。

    看起來很嚴重,可實際上只是皮外傷;反倒是表面看不出來什麼,全都是內傷。

    劉二這會兒甚至都忘記了疼痛,只是呆呆的看著丁陽發飆。

    不是一對四的局面麼?怎麼場上局勢瞬間顛倒過來,反倒是孤家寡人的那個佔上風?

    直到察覺四個人再也沒有半點能耐反抗了,丁陽才收了手,又一聲吆喝叫停了阿黃繼續咬人:「今天算你們運氣,老子心情很好,否則就不是這點教訓了。還不快滾!」

    地上幾個人渾身傷痕纍纍,聞言更是欲哭無淚。

    這尼瑪還是你心情好,這要趕上心情不好難道還把我們幾個五馬分屍不成!

    可眼見不走,丁陽還作勢要打,以黃臉漢子為首的幾個人哪裡還敢留下。

    一個個強忍著渾身傷痛,一瘸一拐的相互攙扶著抱頭鼠竄而去。之前在丁陽面前的趾高氣昂,如今全都化作了屁滾尿流。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