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科幻小說 > 位面時空指南

《》章 節目錄 第78章 誓言 文 / 王寫意

    劉成功長長的打了個哈欠:「我說你小子總算是打電話過來了!」

    「什麼情況呀?劉總,我看你打了很多電話過來。」

    「唔,我先問問你,昨晚上你和誰在一起滾床單呢?」

    丁陽聞言一怔,死黨怎麼會知道他昨晚上和薛斌發生的意外?

    「我怎麼知道的?呵呵,丁丁呀,不是兄弟不想幫你,這下你麻煩可大了!這事兒不光我知道,馬雨佳也知道了,你說怎麼辦吧?」

    「她知道又怎麼了?我昨晚不是說的很清楚嘛,我和她沒關係了,我們掰了!」

    「掰什麼掰了呀!你先聽我說,昨晚的事情並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全都誤會了……」隨著劉成功開始源源本本的把昨晚後來的事情說了一遍,丁陽徹底醉了。

    「劉……劉……劉總,你……你不是在玩我吧?這……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呀?」

    「不要懷疑,兄弟,這全都是事實!兄弟我一個字都沒騙你,明白嗎?」

    「不,不行了……我腦子有點亂,這樣吧,你先出來。咱們找個地方面談,電話裡面說不清楚。」

    當下也顧不上再和薛斌磨時間,簡單的交代了兩句就先出門去了:「你先好好休息,我出去一下。至於昨晚的事兒,我覺得你再考慮一下!」

    薛斌倒是沒說什麼,她實在太累了。

    而丁陽見到劉成功的時候,死黨同樣也是滿臉的睏倦。

    他昨晚折騰到太晚,回去宿舍已經天都快亮了,根本就沒怎麼睡。

    「我說劉總,你怎麼這幅模樣?昨晚上讓人給煮了?」本來很是心急火燎的丁陽,看見死黨疲憊異常的狀態都忘記了原來的目的。

    「還說呢!不都是你做的孽,兄弟只能全為你犧牲了。」

    「這話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昨晚爽了,有妹紙陪你滾床單。可兄弟我卻只能陪怨婦聊天,還一聊就是一整晚。」

    「剛才電話裡面也沒聽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呀?」

    「走,我們找個地兒,吃碗牛肉拉麵,咱慢慢說!」正好丁陽昨晚也是灌了一肚子的啤酒胃口不太舒服,乾脆很快找了個學院門口的拉麵店坐了進去。

    隨著一碗熱乎乎的拉麵下肚,劉成功的話匣子徹底打開了。

    從昨晚丁陽走後警察怎麼到來夜總會,又是怎麼發現了馬雨佳被下藥——哪怕丁陽之前聽過一次,如今聽到細節還是頓時就跳了起來。

    「佳佳被下藥了?」

    「好了,坐下,坐下!先別急,聽我慢慢說!」

    劉成功接著又詳細描述了此後的一系列發展轉折,包括進了警察局之後整個案情的突然變化,到最後羅彬離開時候的語含威脅,幾乎是一字不落的講述了出來。

    「我J,羅彬……陳丹……你們兩個狗東西,老子要不讓你們後悔生到這個世上,老子以後的『丁』字就tm倒過來寫!」

    再往後就是馬雨佳清醒了想找男朋友解釋清楚,卻不想被劉成功領去出租房後聽見了丁陽和薛斌滾床單的聲音,憤而傷心離去。

    「佳佳……她……她也聽見了?你看見她哭了?哭的很厲害嗎?臥槽,這tm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事兒呀!」

    看見死黨傷心憤怒到幾乎要把桌子都掀翻了過去,劉成功急忙攔住了:「我說你昨晚上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和你滾床單的那妹紙是誰?怎麼就到一起了,我見過那妹紙嗎?」

    「那妹紙……唉,昨天晚上那根本就是個意外!我心情不好喝多了,所以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就出了這個事兒。說出來我和那妹紙也就剛認識不久,至於為什麼會在我的出租房裡,全都是意外……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

    「不知道怎麼和我說沒關係,關鍵是你要知道該怎麼向馬雨佳解釋。昨天晚上她那個狀態可是真的糟糕透了,離開你那出租房後坐在學院湖前面足足哭了2個鐘頭,我勸都勸不住!還不敢離開,生怕她一個想不開投了湖,那就悲催了!」

    丁陽越聽越是難受,馬雨佳當時的孤單寂寞冷他彷彿感同身受。

    本身遭遇了閨蜜背叛和男友誤會,又差點就**給了別人。結果想去投奔男友,卻不想又碰到了男友正和別的女生滾床單啪/啪/啪,沒有當場精神崩潰已經很堅強了。

    再想想薛斌對於昨晚上事情的態度,丁陽愈發滿心煩惱,不知道應該怎麼處理。

    「劉總,我和昨晚那個妹紙沒什麼關係,只是喝多了酒一時意外。結果現在是女友昨晚沒出事兒,反倒是我出事兒了!佳佳可是個眼睛裡面揉不得沙子的女生,你說我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既然你和那妹紙是酒後亂性,就去找馬雨佳解釋清楚唄!好好承認錯誤,爭取讓馬雨佳原諒你……」

    「萬一不原諒呢?」

    「那也沒辦法,這事兒說真的,原諒不原諒全在馬雨佳身上。我覺得你態度誠懇點,認真一點,你們之間畢竟有感情基礎在,馬雨佳原諒你的可能性很大。萬一真要不原諒,你怕是也要做好被分手的準備。說一千道一萬,這事兒怪不到人家馬雨佳身上去。」

    思來想去,丁陽發現他也只有著一條路可以選擇了。

    臨分手的時候劉成功又特意提醒他:「羅彬昨晚上那話我覺得你要重視起來,最近這段時間一定要小心些。假如方便的話,還是先別來學校,請假避一避吧!通過昨晚來看,他們家不光是有些黑澀會背景,怕是和官面上也有一定的聯繫。為了你的安全考慮,最好……」

    「好了,兄弟,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羅彬這件事兒現在已經不是他來找我的事兒了,就算他不來找我,我也要去找他。我和佳佳的關係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全都是他和陳丹在其中搞事兒。不給他們兩人來個終身難忘的教訓,我連佳佳都對不起了!」

    「可是羅彬他們家……」

    「好了,劉總,這件事你別插手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會小心的。」丁陽冷著臉站起身來,目光中投出一絲狠辣:「我不管羅彬家裡到底有多牛掰,這事兒都沒完!」

    隨後丁陽就去找馬雨佳道歉,可是無論怎麼哀求對方都根本不肯離開宿舍下樓見他。

    她非但沒想到同宿舍的閨蜜會陷害她,更想不到男友連她被下了藥都看不出來,缺乏最基本的信任。更讓她難以接受的是自己險些出事兒,男友卻找了另外的女孩去滾床單。

    最終丁陽又是打電話,又是發短信,還在女生宿舍樓下大喊大叫,馬雨佳卻始終也沒有下樓來。只是讓人帶話出來,說兩人暫且先不要見面,彼此都先冷靜一下再說吧。

    丁陽想盡了一切辦法,甚至都混進了女生宿舍樓去也沒能見到馬雨佳,只得遺憾離開。

    算了,冷靜一下就冷靜一下吧!

    以女友的性格來說,這或許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至少沒有第一時間就宣佈分手,而是還預留了緩衝期來彼此適應。究竟馬雨佳是不是接受了他的解釋,是否相信他和薛斌昨晚的事兒只是一場意外,就只有老天才知道了。

    靜下心來認真思索了近來發生在身上的一連串奇遇,目前銀行裡有近千萬的存款,對付羅彬大不了就砸錢出去——他就不信這些錢還不足夠幫他報復成功!

    不過他現在除了有點錢之外,社會層面的關係網絡卻根本還比不上羅彬家裡強勢。從這一點來看,或許盡快進行試煉任務才是所有一切的根本,

    瞧瞧看素簡的投影有多麼強大?

    只要通過了試煉任務,他的將來也未必就會差到哪裡去。

    那時候,就算敵人有著再如何強大的關係網——匹夫之怒,照樣血濺五步!

    「只有親手復仇,才能讓我體會到那種痛快!不行,我要盡快讓自己強大起來。今後,我應該成為站在這個世界巔峰的男人,讓所有的敵人都匍匐在我的腳下,顫抖!」

    獨自爬去賀蘭山上沉默了良久之後,丁陽終於站在山巔,衝著懸崖之下大吼了一嗓子,總算感覺胸中的抑鬱之氣消散了很多。

    「羅彬,我會讓你知道,你得罪的人到底是一個什麼層次的存在!我會讓你終日生活在恐懼和不安當中,讓你每每想起我的名字,就會嚇到不敢睜眼。你不是想要對佳佳下藥嗎?你等著,老子不把你變成太監,老子的姓以後就倒過來用!」

    「對了,還有陳丹!你個賤人,陷害佳佳。哼,你就那麼想要錢嗎?我會讓你有錢的,老子不把你拉去宋朝做小姐,就讓老子被天打五雷轟,永世不能翻身!」

    走下賀蘭山的丁陽明顯就跟換了個人似的,坐在車上連出租車司機都只敢偷偷瞧兩眼,再就半句話都不敢吱聲了。

    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生人勿近的恐懼氣息!

    等到丁陽下車之後,出租車司機才發現自己滿背心都被冷汗濕透了。他也說不上來,為什麼那個年輕人會給他那麼強烈的壓力!

    也許,這就是氣場吧!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