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純愛耽美 > 誤入婚局,老公藏太深

《》第第一卷 237.何慕深,你肉麻到我了【大結局·終章 (全文完結)】 文 / 柚子姑涼

    「等孕期過了三個月後比較穩定的時候,四五個月份時正好,不僅肚子還不是特別的顯,那時肚子裡胎兒也穩定了……」

    何慕深摟著向暖,聲音低沉悅耳的宛如大提琴般……:oww。

    向暖在懷裡蹭了蹭,「那個時候肚子會顯現出來的啊……我會變胖的吧……」

    「嗯,胖一點好,只要別胖的我抱不動就好。」何慕深一本正經的說道圍。

    向暖一聽就怒了要伸手去掐他,「何慕深,你這個心機男,故意的是不是!?」

    本就長得一副禍水的模樣,還故意在她大肚子時舉辦婚宴,這不是存心讓自己被他給比下去嗎!

    「或是你想把孩子生下後,明年再舉行婚禮?」

    「……」向暖語塞羿。

    其實,要不要婚禮向暖並不是很在意的,可是何慕深這樣鄭重跟她提出來,向暖很難不感動的。

    向暖知道何慕深既然那樣說了,就表明他已經在著手準備婚禮了,再推到明年的話……

    向暖最終沒有出聲,靠著何慕深胸膛沒一會兒就睡著了,自從懷孕後,向暖就變得貪睡了很多,每次一靠在他懷裡沒多久就會困了。

    第二天,向暖醒來時何慕深已經不在身邊了,向暖起身洗漱好下樓去時,蘭姨正站在窗台處澆花,一看她下樓來,立馬就放下手裡水壺,「今日睡得好似久了些,不過雞湯還是熱的。」

    蘭姨說著就去轉身去了廚房,向暖看了眼牆上掛著的壁鐘,已經快十點半了,今日真的睡得久了些。

    「一會兒吃完,阿深讓我陪你一起去醫院。」喝著湯的向暖手頓了頓,看向蘭姨,隨即對蘭姨笑了笑,「蘭姨,我一個人去沒事的……」

    「這我可做不了主,阿深可是讓我陪你去的。」蘭姨只是笑了笑。那語氣滿是笑意的。

    向暖看著蘭姨上樓去換衣服的背影,看著電話猶豫了會兒,想了想還是算了,就讓蘭姨陪她去吧,她也只是去看看莉娜而已。

    正準備出門時,何慕深來了個電話,讓她看完李莉娜後,順便去做一下產檢。

    向暖點了點頭應下了。

    去醫院後,蘭姨陪她先去了李莉娜的病房。

    蘭姨知道她們一定是有話要說,所以就站在門口沒有進去,「你進去看看吧,我在外面等你。」

    蘭姨把手裡拎著一籃水果遞給向暖,「沉不沉?」

    「不沉的,就兩步路的。」

    向暖心中無奈的笑了笑道,自從她懷孕後,這樣重一點的東西真就一點沒讓她拎過了。何慕深跟蘭姨真把她給弄的好似是個手不能提的千金大小姐一般。

    ………………

    向暖推門進去時,李莉娜已經醒了,正半坐在床上望著窗外發呆的。

    向暖站在門口望著她好一會兒,她都好似沒聽到的。一直維持著那個姿勢。

    「莉娜……」向暖叫了她一聲。

    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但是向暖心中卻是不想讓她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了。

    李莉娜這才轉過頭來,看了眼向暖,「你來了。」

    她對向暖笑了笑。

    嘴角依舊是帶著一副蒼白,毫無血色。

    「嗯,來的有些晚,聽護士說你上午都沒吃什麼,我給你帶了一點雞湯,你嘗嘗。」

    向暖說著就盛一碗了雞湯給李莉娜遞過去,看她遲遲不伸手接的,向暖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又開口道:「莉娜,你現在不是一個人了,就算不為你自己著想,也要為孩子想想……」

    李莉娜這才接過那碗雞湯,低著頭慢慢的一口一口的喝起來。

    向暖一直都坐在一旁沉默的看著她,一直等她喝完湯,向暖才又開口道:「莉娜,你放心,我不會告訴元城的……只是……」

    向暖話語頓了頓,凝眸看著李莉娜好一會兒,才又開口道:「只是,你不覺得這樣瞞著元城對孩子和元城來說都是不公平的嗎?」

    「他是孩子的父親,至少該給他一個選擇權的,而不是把他給蒙在鼓裡,而孩子還這樣的小,就剝奪了她有爸爸的權利,這樣是不是有些太殘忍了?」

    向暖看到李莉娜長長的睫毛顫了顫,好似碟翼一般,在眼簾出投下一小塊陰影。

    「莉娜,你也許覺得我是在安慰你,但是你走後,我看的出元城他心裡是不好受的……」

    雖然李莉娜離職時,江元城沒有說什麼,但是跟他共事這麼多年,向暖知道他心中是不好受的,而且好幾次她都在他眼中看到了一股淡淡的失落。如果那時楚安已經交給了元城,恐怕元城是不會讓李莉娜那麼輕易就離職的。

    向暖離開李莉娜的病房時,李莉娜神情依舊呆滯,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可李莉娜一直都是果斷的人,當初那麼傷心,依舊那麼果然瞞下一切一個帶著肚子的孩子走了。

    而如今她確是真的猶豫不決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向暖,讓我再想想吧。」

    這是向暖臨走前李莉娜對她說話。

    她需要想一想。

    她之所不願告訴江元城,是因為她不願意讓自己在那個男人心中變得那樣的卑微不堪,甚至讓他覺得她是個卑鄙的女人。

    為了與他在一起,故意騙他打了孩子,卻又偷著把孩子身下來了,這讓她在他面前抬不起頭來。

    向暖從李莉娜病房出來後,蘭姨陪她去做了產檢,醫生說孩子很健康。蘭姨聽了很是開心,向暖跟何慕深打電話時,他正好開會出來。

    「吃飯了嗎?」向暖問他。

    「還沒有呢,你呢,回家了嗎?」

    「還沒有,在路上。我來陪你吃飯好嗎?」向暖想著反正回去也是她跟蘭姨的兩人的,而且如今她有些想他了,特別是在見了李莉娜後,她心中突然就莫名的很想他了。

    「好不好嗎?」向暖看他那邊沉默了有一會兒,就有些撒嬌的又問了他一聲。

    何慕深無奈的笑了笑,「好,我等你過來,你想吃什麼?」

    「隨便。」

    向暖說著就掛了電話,然後對前面的司機說讓送她去董氏。

    到了董氏後,何慕深的助理陳敏下到地下停車場來接她,向暖隨他乘電梯上樓時,碰到了董培韻。

    董培韻看到電梯裡向暖微微一愣,隨即笑了笑道的喊她:「二嫂,你怎麼來了?是來找二哥吃飯的嗎?」

    「是的。」向暖直言不諱的回答道。

    何況她也不覺得來找何慕深吃飯有什麼丟人的。

    董培韻手裡拎著兩盒外賣,應該也是準備上樓去找袁紹東吃飯吧。

    自從她離開辭去a部經理的職位後,董偉國就把袁紹東昇為a部的經理了,何慕深任職後,沒又做過絲毫的人事調整,所有大的人事都是之前董偉國交給他的樣子,他就只帶了一個私人助理就上任了。

    董培韻在a部那樓先下了,「嫂嫂,那我先走了。」

    「嗯。」向暖不冷不熱的朝她點了點頭。

    電梯關上後向暖問身後的陳敏,「她如今是在哪個部門?」

    「在行政總辦部。」

    向暖瞭然的點了點頭。行政總辦部門是個清閒的部門,工作量不大,而且職位也不低,倒是很適合董培韻這樣,已經有了孩子。

    到了頂層的總裁辦公室。

    向暖推門進去時,何慕深正在用法語跟人交談,她聽得出時法語,但是向暖卻是聽不太懂的。

    看了眼桌子已經叫好的外賣,向暖逕自的坐到沙發上,把食盒打開,有四菜一湯,有她最近很愛吃的酸菜豆角,可能是懷孕的原因,向暖如今口味偏酸辣。

    何慕深還曾笑著打趣道:「人家都說酸兒辣女的,你這又愛吃酸又愛吃辣的,不會是懷的雙胞胎吧。」

    向暖卻是不以為意的說道:「我本身就是愛吃辣的,如今愛上酸,表明我這一胎懷的還是男孩……唉,真是可惜了,某個想要個小情/人的人,這下可是要失望了呢。」

    向暖知道何慕深這次比較希望是個女孩,所以就故意與他唱反調。

    何慕深只是笑著把向暖抱入懷,「你這小壞東西,果然是比較愛吃酸的。」

    向暖只是眼一橫,「沒錯,我是愛吃酸的!」

    何慕深抱住她堵住了她唇,「讓我來嘗嘗你嘴裡的酸味多重的……」

    「唔……」向暖卻是還沒回嘴的機會,就已經被他給徹底的堵住唇瓣了。

    ————————

    「在想什麼呢?」

    「……」

    「向暖……」

    「啊……」向暖一回頭就看到何慕深不知何時已經掛了電話了,坐到她身邊伸手圈住了她。

    「想什麼呢?叫了你好幾聲的……」何慕深把她圈在懷中的問。

    向暖一聽,微微有些囧,支支吾吾的半天最後直說,「我餓了,快吃飯吧。」

    何慕深放開了她,開始給她盛飯。

    看了眼她的神色,感覺心情好時不是特別的差,「今天去看李麗娜,她情緒還好吧?」

    「還好。你想像中的好一些。」

    李麗娜雖然依舊有些神情恍惚的,但是看到跟她交談了之後,感覺她的精神好多了。

    也許何慕深說的對,過些日子,等她恢復了差不多時,再告訴江元城,讓他們去談會比較好。

    向暖看到如今李莉娜,總是會時不時的就想起了曾經的自己,如果她後來沒有遇到何慕深,她是否還是在繼續的與袁紹東糾纏不清呢?

    「想什麼呢,不是餓了嗎。」何慕深把盛的一碗米飯放在向暖手裡。

    向暖低頭看了眼,溫熱的米飯放在手裡有些熱,向暖放下碗,抬眼朝何慕深看去,伸手抱住了他,「阿深,讓我抱會兒你。」

    何慕深愣了會兒,淡淡笑開口道:「我是覺得,吃完飯再抱會比較好些。」

    聽到他話語裡的打趣聲,向暖立馬就收回了手,端起桌上的碗,「哼,少自戀了,一會兒我才不抱你呢!」

    何慕深笑了笑,也端起碗來吃飯。

    吃完飯後,不能向暖開口要走何慕深已經就抱著她進了立馬的隔間了。

    向暖看到這個隔間愣了好一會兒。

    隨即想到了這個辦公室是之前董培聿的辦公室,會有這麼大的一個隔間也是不奇怪的。

    何慕深把向暖放在床上後,向暖立馬就坐起來了,要從床上坐起來,想著這張床上不是被董培聿睡過多少女人呢,想著她就在這床上呆不下去。

    「這個裡面的東西我都換過的。」何慕深制止了向暖下床的動作,輕輕的把向暖按回床上,「這張床我就有一天中午睡了會兒。」

    向暖這才反應過來,這個間隔的裝飾風格跟何慕深的那別墅很想,雖然空間很大,但是裡面的傢俱都是比較簡單的款式,色彩也是比較單調的黑白色,倒是何慕深的風格。

    「我回家午休就好。我在這裡,難免會影響你工作,傳出去也不好的。」

    「有什麼不好的,在這兒乖乖陪我睡一會兒午覺,下午的時候你在這兒看會書,哪裡的陽光很好的。」

    何慕深上/床攬著向暖,指著那邊的窗戶,「下午在哪裡曬曬太陽,等太陽落山時,我們就可以去接陽陽放學了。」

    向暖看了看那灑在一地的陽光,嘴角笑了笑,倒在何慕深懷裡就睡著了。

    下午時她還真就坐在哪兒曬著太陽,看著書。

    而何慕深在外間的辦公室裡處理著公事。一下午,心中都是莫名愉悅。

    下午楚宇陽放學時,看到向暖跟何慕深一起來接他放學很是驚訝,「你們倆個怎麼一起來了。」

    向暖只是對著何慕深笑了笑。

    覺得這樣簡單愜意的簡直就是一種無法言喻的幸福。

    ————————

    向暖懷孕剛剛三個月時,何慕深讓人從法國空運過來的幾件婚紗到了。

    這天,正好是週六。

    何慕深不用上班,楚宇陽也不用上學。

    三人吃完早飯後,就去試婚紗、禮服了。

    一共寄來了六件款式各異的婚紗。

    向暖每一件都試了下,最後挑中一件樣式簡單白色勾花蕾、絲邊的拖地婚紗。

    「喜歡這一件嗎?」何慕深從沙發上站起身來問。

    「好看嗎?」向暖卻是看著他問。

    何慕深走近捋了捋她額前的碎發,笑了笑:「好看。」

    「我也覺得好看。」楚宇陽扯了扯向暖長長的白色裙擺,仰著頭說道。

    何慕深與向暖聞言都低頭笑了笑。

    「不過這一件,現在穿著正好,也不知道結婚那時,我的身材會走形成那樣。」向暖撫著她已經有些微微顯現的小腹,有些擔憂的說道。

    「沒有關係,我會讓他們改的,到婚禮要舉辦的前幾天,我把你的尺碼跟他們說一下,讓他們在改一改就好了。」

    向暖聽了眼中、心中慢慢都是感動,摟著何慕深的脖子,「老公,謝謝你……」

    何慕深伸手按住她的後腦勺,湊到她耳邊,輕聲道:「就這樣嘴上說聲謝謝就好了嗎?」

    向暖一聽,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他這是何意,隨即反應過來了,低頭偷偷的看了一眼一臉不屑的楚宇陽,看他扭過身子去了,才快速的側頭在何慕深的臉上親了一下,「這樣可以了嗎?」

    何慕深眸子一瞇,更加的湊近了些,幾乎都要咬上她的耳垂了,他聲音低沉的黯啞,「不夠……」

    向暖被他這親密的舉動弄得臉頰發燙的,畢竟除了楚宇陽在這兒,不遠處站的還有些店員呢。

    「我可記得,醫生說三個月後……是可以的……」

    向暖一聽立馬就明白了何慕深的所指了。

    立馬就推開了他。紅著臉等著他。

    真是夠得寸進尺的!

    怪不得前幾天陪她做產檢時,那個醫生說已經三個月的身孕了,孩子很健康什麼的,他嘴角的笑意是那樣的讓人……讓人覺得奇怪的,原來心中是打著歪主意的呢!

    ……

    晚上,向暖洗完澡後,何慕深正從楚宇陽的房間裡出來,一進房間,就看到了頭髮半干的向暖。

    何慕深找出吹風機來給向暖吹頭髮。

    向暖坐在床邊,何慕深站在她身前,身子高的他把她整個人的都籠罩起來,頭頂的熱風吹來,讓人心中有種輕微的悸動感。主要是因為他的手指插進了她柔軟的秀髮中,觸碰到她溫熱的頭皮吧……

    向暖嘴巴被吹風機吹得有些發乾起來了。頸脖也有些發熱。

    可何慕深依舊在哪兒慢條斯理的撫弄

    著她的頭髮。

    「好了沒有。」向暖的聲音在吹風機的嗡嗡的聲響下,顯得很小。

    「下面還有些濕。」何慕深把吹風機移到她的發尾處,「頭髮有些太長了。」

    「差不多了吧,我口渴了。」

    何慕深關了吹風機。依舊站在她身邊,壓迫的她呼吸都有些困難的,「你下去給我倒一杯水上來。」

    向暖抬起頭來看他一眼,一對上他那炙熱的眼神向暖就有些慌神。

    何慕深卻忽然笑了笑,「我之前不是端了一杯水上來了嗎?」

    每次都找這樣的理由支開他。

    何慕深端起茶几上的一個保溫杯,立馬的水還是溫熱的。

    向暖看了眼那水,熱氣熨的臉更是發熱了。

    「我想喝冷水的。」向暖嗓子都感覺是燙的發熱的,就想和點涼水。

    何慕深皺了皺眉:「冷水可是不行的。」

    「如今都快六月了,怎麼不行嘛。」向暖惱了。

    何慕深卻是不為所動的,隨即放下手裡的杯子,做到床邊把她給圈進了懷裡,「丫頭,你在緊張什麼呢?」

    「你……」向暖扭頭看他。他真是明知故問。

    「我們都多久沒有好好的做過呢,每晚看我忍的這麼辛苦,也不心疼的?真是個狠心的丫頭。上午還說要謝謝我的,就這樣謝我的?」

    「你……你會傷到寶寶的!」

    「不會的,寶貝,你放鬆點,我怎麼會傷到我們的孩子呢。」

    「……」

    他說著已經把向暖給壓到了床上了。何慕深不太敢壓住她,一直手臂一直都撐著自己的身子,不敢把重量壓在向暖身上。

    「說好,別太過了啊……」可能真的是太久沒有與他好好親熱了,加上如今懷著孩子,所以向暖有些緊張,聲音都是顫抖的。心中始終有些擔心孩子應該不會有事吧。

    雖說人家都是三個月後是可以做那事的,但是向暖上一胎沒有這方面的經驗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會有事呢。

    不一會兒,室內就一片旖旎,充滿了一股歡/愛的味道。

    「阿深,你慢點……」

    向暖被他帶著也是歡愉的,身下被他填滿的時候,整顆心也是滿的。

    「好。」何慕深放慢些,隨後又動了動,「舒服嗎?」

    他聲音低沉又滿帶磁性的,迷人的讓人沉淪。

    向暖紅著臉,身子有些蜷縮,「有你這麼壞的嗎?你別太過分了!」

    何慕深笑著扶著她的嘴角,「我怎麼就過分了?你明明也是很舒服的呢……」

    「……」向暖語塞,臉上更是如充血了般的通紅。

    心思被他都看穿,弄得向暖更加覺得羞愧難當了,隨即就推著他,「你出來,我累了……」

    何慕深倒是好說話,立馬就結束了。

    然後,抱著她去清洗了下,兩人才又一身清爽的回到床上。

    何慕深雖然很久沒有與她做了,身子很是飢渴,但是畢竟向暖有身孕,他也不敢無節制的亂來。

    第二天,向暖睡得很沉,一直快到中午時才醒來。

    醒來時何慕深還在身邊,正摟著她,低頭偷窺著她,也不知道偷窺了多久。

    「你怎麼沒去上班啊?」向暖在他懷裡翻了個身的問道。

    「今天周天啊。」何慕深撫著她光滑的後背,輕聲道。

    向暖這才清醒了些,今日卻是是週末。

    只是眼睛才睜開,就感覺到了何慕深那手不安分了。

    「何慕深,你幹嘛呢?」向暖抬眼瞪了他一眼,眼中滿是警告。

    何慕深卻是勾了勾唇角,「你說呢?你該知道我昨晚有些沒有……」

    「你沒吃飽,關我什麼事啊,你放開我,我要起床了。」向暖一把都就打斷了他的話,還一口就補齊了後面沒說完的話。

    何慕深聽了,輕笑出了聲:「丫頭,你看看,你自己都知道,昨晚沒餵飽我,所以今早怎麼說也該……」

    「何……唔……」這混蛋!

    向暖嘴巴被他突然給封住了,心中不斷的腹議著這個混蛋。他得寸進尺了。昨晚折騰了那麼晚,今早她才醒的就壓著她不許她下床的。

    ……

    「何慕深你丫的不要太過分,別以為老娘真是個軟柿子了!」被他壓著的楚向暖憤憤的怒說道。

    還有完沒完的啦!

    現在可是大白天的,可他卻是越來越來勁了。

    「硬柿子還是軟柿子,這得捏了後才知道啊……」何慕深聽了嘴角一笑,一雙大手早已放肆的覆上了她的胸前了……

    「……」

    尼瑪,楚向暖頓時想要踹死這個既腹黑又毫無節操的男人!

    「何慕深,你好了沒啊?」向暖聲音早已沒有脾氣了,反

    而被他弄得漸漸的變成哀求了。

    向暖因為懷孕,胸前比之前顯得更加豐腴了,引得何慕深更加是難以停下手上的動作了。

    「寶貝,怎麼辦,怎麼愛你都是如此不夠。」

    他聲音低沉黯啞的帶著一股『誘』人的溫熱,附在向暖身上,卻好似是透到她心裡一樣。

    向暖終是摟著了他,不在壓抑的『吻』上他滾動的喉結。

    兩人無聲的纏綿,就好似一首無聲的愛語。

    ————————————

    婚禮的前三天,婚紗已經按著她如今的腰圍尺寸改好,送到了g市。

    向暖在一周前跟江元城送去了請帖。

    江元城的請帖,是她親自送去的。

    所以當他看到她微微隆起的小腹,只是怔了怔,隨即就笑了起來,「看來是雙喜臨門了。」

    向暖只是笑了笑把紅色的喜帖遞給他。

    看他接過喜帖看了一眼,向暖溫聲的開口道:「元城,婚禮當天可以充當我父親那個角色,讓我挽著你的手,走到何慕深身邊嗎?」

    江元城愣了好一會兒,突然笑了,「好。」

    江元城一口就應下了。

    「謝謝你,元城。」向暖眼中笑意中有些濕潤的淚光閃現。

    江元城卻依舊是笑著,連眼中也是笑意的,「向暖,你該知道,這一直都是我想看到的。」

    她幸福的模樣,一直都是他想看到的。

    如今她已經沒有父親了,那麼他這個一直最希望她幸福的,自然該如兄長一樣牽著她的手,把她交給可以她一輩子幸福的男人。

    他知道在向暖心中他是兄長,是親人。

    如今他總算是找到、看清了自己的位置了。

    「元城,你知道,我也一直希望你可以的幸福的。」想看著他的眼,有些話差一點就脫口而出了。

    還好何慕深的電話打來,拉回她的理智。

    向暖低頭接起電話,跟何慕深說了幾句,就匆匆的掛斷了。

    「元城,莉娜,走了那麼久,你有沒有想過她呢?」

    江元城眼中有些黯然。

    「我很想她呢,這次我婚禮,那個丫頭如果有點良心的話,也該是會回來吧。」向暖喃喃自語道,抬頭間,她看到江元城眼中有著一股難以捉摸的情緒一閃而過。

    而何慕深的電話卻又來了。向暖無奈只好江元城道別。

    如今向暖只要是離開那男人的視線一會兒,他就是一個接一個的電話打個不停的。

    「喂,我下來了。」向暖有些不耐的說道。

    「這句話你已經說得不止三遍了嗎?可我到現在都還沒看到你的人影呢。」何慕深的語氣也有些不好。雖說知道她跟江元城沒有什麼,但是怎麼說那也是曾經糾纏喜歡過她的男人,何慕深想著心中就難免會有些不舒服的。

    「馬上了,在電梯上了。」

    電梯一打開後,向暖就快步的走了出來,急匆匆的差一點被人給撞到,還好被何慕深給拉到了懷裡了。

    「肚子都這麼大了,還這麼莽撞的。」何慕深不滿的皺了皺眉。

    向暖一聽,頓時脾氣就上來了,「還不是你催的,我就上去幾分鐘的,你自己說說你打了幾個電話啊!」

    何慕深攬著她出了楚安的大樓,往車上走去了。

    而那天回去後,第二天向暖就去跟李莉娜說讓她做她伴娘。

    「你找程青璇。」李莉娜一口就回絕了。

    「青璇已經答應了,因為何慕深那邊有兩個伴郎,所以啊,我這邊說什麼也得要有兩個伴娘啊!」

    李莉娜眉頭一皺,「何慕深為什麼要搞兩個伴郎這麼奇怪的數字。」

    「還不是他那兩個好朋友,爭得要打架了,他也是沒辦法……」

    其實,這些都是向暖亂編的。

    陸延年和韓紹川雖然是爭了那麼下,但還不至於要打架的。

    「楚向暖,你人緣還真是夠差的,出了我和程青璇都找到第三個好朋友了嗎!」

    李莉娜身子恢復後,性子也漸漸的回來了,毒舌的很,除了對她女兒,說話會變得溫柔些,大多時候還是以前那副張揚潑辣的樣子。

    「我看你是害怕見到那某人吧,還說什麼不在乎,真要是不在乎你心虛什麼?」

    「呵,我心虛?不久當伴娘嗎,你以為老娘會怕!」

    向暖心中一笑,面色已經淡然的說道:「其實,我告訴你啊,那個伴郎裡有一個啊,跟你一樣,那個人是單身爸爸,跟你這個單身媽媽,我覺得倒是挺配的,沒準你倆還能看對眼呢。」

    李莉娜冷笑一聲的看了眼向暖,隨即道:「好的,您放心,這個伴娘我一定會好好發揮好自己的角色的。」

    李莉娜心想的是:看我到時候不玩死你男人!

    ————

    ————

    婚禮的前一天,向暖在蘭姨和程青璇的陪同下回了自己在市區的公寓。

    其實原本不想搞得這麼麻煩的,但是董偉國那一帶的老思想慣了。說一定要這樣接進門才顯得比較正式鄭重些。

    但何慕深和向暖不願是接到董家那個大宅裡。那棟房子對於何慕深來說不想是家,而向暖對哪裡也沒有什麼好感的。

    那個形勢他們願意做,但是要接就接回她跟何慕深的家。

    清晨一大早額,向暖起床精神異常的好,可能是興奮,也可能是沒有何慕深她睡的不習慣了。

    所以化妝師跟她化妝時,向暖一點也沒有昏昏欲睡的,親眼看著自己在化妝師手下變得不想自己。

    「何太太,這個妝還滿意嗎?」

    「滿意。」向暖笑了笑。

    第一次覺得自己也是很美的。這樣站著他身邊,也是很配的吧。

    「真是漂亮。」蘭姨看著向暖,眼中都是笑意。

    蘭姨是起的最早的,一早起來就煮了些粥給向暖吃了,怕她餓到了。然後,才讓化妝師給她化妝的。

    青璇跟她是一起起來化妝的,莉娜有孩子是早上來了後,才開始化妝的。所以晚了點。

    但何慕深一行人來敲門時,她和青璇卻是已經弄好了。

    青璇站在大門口,李莉娜站在房門口。

    何慕深那狡猾的男人,敲了兩下門還不等程青璇刁難他,就已經自己拿出鑰匙來開門了。

    擋在門口的程青璇給氣的直跺腳。這男人真狡猾!

    而跟在何慕深身後的陸延年,看到一身藍色及膝裙的程青璇,立即就眼前一亮。立馬就即上前去,一把拉住了程青璇的手腕,嘴角勾了勾,「你們進去吧。這裡交給我了。」

    韓紹川與何慕深相視一笑,就往臥室走去。

    「喂,陸延年,你放開我……你幹嘛,今天可是向暖結婚的日子,你放開!」

    陸延年拽著程青璇進了廚房,砰地一聲,就把廚房門的門給鎖住了。

    而屋外的叫囂聲是一聲比一聲高的……

    ———

    李莉娜依舊是一身藍色的及膝連衣裙,但卻掩不住她骨子裡的潑辣勁,何慕深來後,她一手撐在門上,「要想進門,先做一百個俯臥撐!」

    「這位小姐看著真眼熟啊……」韓紹川欲上前去拽過她。李莉娜確是拿出一個小噴霧朝他臉上噴了噴,「這種低級的搭訕,你少來!」

    「你這女人!」韓紹川捂著自己的臉往洗手間走去。

    「你要是來抓我呢,我不會噴/你,但是一定會大喊,你非禮我,摸我胸的!向暖可就在裡面哦……」李莉娜朝何慕深笑了笑,隨即挺了挺自己的傲人的胸。

    眾人都在等著何慕深如何回擊呢,卻不想他只是一言不發的就開始做起俯臥撐了。

    大家一時之間都激動的不敢相信的。

    最後,都開始大聲的數數起來。

    「96——97——98——99——100——」

    到一百個時,大家都歡呼起來了。

    坐在屋內的向暖自然也知道了何慕深實在做俯臥撐,也跟著他們一起數著,第一次覺得從1到100之間的距離是這麼的遠的。

    當何慕深坐到100時,大家一起歡呼,向暖卻是及激動又緊張的。

    也就是一夜沒見的,卻讓她分外的想念的,倒是盼著他能快點進來的。

    可是過了有一會兒,何慕深還是沒有進來的。向暖不僅都有些急切了。

    這個李莉娜又在搞什麼花招呢。

    向暖剛拎起裙擺的準備站起來,門就忽然開了。

    透過重重的人群,向暖一眼就看到那個身材頎長的男人,一身熨帖的帥氣的西裝挺立的站在人群中。

    他朝她一步一步走來,坐在床上的向暖看著他的臉,一顆心莫名就跳動加快了。

    何慕深一把抱起了向暖。

    周圍響起了一股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向暖摟著他的脖子,仰著頭看著他。

    何慕深低頭在她額頭印象一個『吻』:「是不是想我了?」

    他輕聲在她耳邊問道。

    向暖一聽,本就化了腮紅的她,臉更紅了。

    把她頭靠在了他的懷裡,聽到他撲通撲通的心跳聲,輕聲的問道:「是不是累到了?我是不是很重啊?」

    何慕深笑著道:「對我的體力還不放心嗎?」

    向暖愣了下,隨即臉頰就發燙起來了。

    這男人,這個時候了還這樣的一副不正經樣子。

    到了禮堂後,向暖先到了後台休息間。

    楚宇陽已經先到禮堂了。他跟何慕深穿著一樣的西裝,那副樣子簡直就像何慕深的縮小版一樣。

    楚宇陽看到向暖愣了好一會兒都說不出話來,不敢置

    信的瞪大了眼。

    「不認識媽媽了嗎?」向暖笑著問。

    楚宇陽走近牽著向暖的手,眼中有了笑意,「我家小暖,今天真漂亮。」

    向暖摸了摸他的小腦袋,「我家陽陽,今天也真帥氣。」

    「可惜,我很快就要把你交給別的男人了……」楚宇陽故意用著一副惆悵的話語說道。

    忍得周圍的李莉娜與程青璇都笑了起來,「小傢伙,這下你家小暖是要徹底不要你,投進被的男人懷裡了。」

    李莉娜添油加醋的道。

    楚宇陽一聽就沉了臉,「楚小暖你會嗎?」

    「當然不會了!」向暖瞪了一眼一旁的李莉娜。這女人今天是存心的吧。

    「媽媽,永遠都愛你的。」向暖低頭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我也是……永遠都愛楚小暖。」

    楚宇陽這麼大,難得如此直白的出聲親口說出對她的愛意。

    向暖眼眶有些濕潤,楚宇陽看到立馬就嫌棄道:「等會把自己弄丑了,被何慕深嫌棄了,不要你了,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啊……」

    「你這小子……」

    向暖隨即就被逗笑了。

    ————————————————

    當禮堂的鐘聲敲響十二點時,向暖出現在禮堂的大門口。

    她一手挽著江元城,一手牽著楚宇陽,遙遙望著站在紅毯盡頭的男人。

    而他同樣看著她。

    目光相遇一瞬間,向暖看到他眼中的迫切。

    向暖穩了穩心神,低頭看了眼站在身旁的小傢伙,「跟我一起去爸爸身邊了。」

    楚宇陽點了點頭。

    向暖又看了眼身邊的江元城,對他笑了笑,「元城,很感謝你,感謝你曾陪我走過的那一路。」

    最為艱難的那一路,幸好有這個如兄如父的男人一直陪在她身邊,現在她要去到她的幸福身邊了,而她希望他也可以不是再一個人了。

    向暖看到了站在禮台邊上的女人,隔的那麼遠的距離她都看到她的目光是落在她身邊的男人身上的。

    「向暖,這是我陪你走過的最後一段路程了。」

    江元城面露笑意的淡淡道。

    向暖坦然的迎上他的目光,同樣朝他笑了笑,「元城,也許前方等著的並不只是我的幸福,也許也有你的……」

    婚禮進行曲響起。

    向暖與挽著江元城,牽著楚宇陽踏上了紅色的長毯,目光始終落在紅毯那頭的男人身上。

    雖然只是一個儀式,可卻依舊讓人緊張興奮的好似兩人才在一起一樣。

    明明不是很長的一段路,向暖覺得走了好久才走到何慕深身前。

    江元城沉默的把向暖的手放在了何慕深的手心,「祝福你們。」

    何慕深只是朝他點了點頭,眼神就立馬轉到向暖臉上。

    隔著一層薄薄的白紗,他可以看到她嘴角淡淡的笑意。何慕深掀開了向暖頭上的白紗。

    台上沒有牧師,何慕深覺得他和她的愛情與承諾,該是他請口許下的才好。

    「楚向暖女士,你願意把你交給我,讓我來愛你嗎?」

    今日已經濕了幾次眼了,可最終都被她給忍下去了,可這一刻,向暖卻是忍不住的就落下了一滴淚來。

    向暖立即伸手擦了擦,隨即大聲清晰的說道:「我願意。」

    向暖話一出,台下就響起了陣陣的掌聲。

    坐在台下一直面無表情的袁紹東,嘴角終還是露出一抹很淺的笑容來。

    他沒能給她的幸福,如今已經有人給她了。

    隨後何慕深『吻』上了向暖,當著所有親朋友好的面,何慕深擁著向暖,深情的『吻』著她。

    全場的氣氛達到了高、潮。所有人都在熱烈的鼓掌著、歡呼著……

    「我好似還沒……還沒想你宣誓呢?」向暖被他『吻』得氣息不穩的在何慕深的耳邊說著。

    何慕深聞言一笑道:「不要宣誓了,晚上有實際行動會更好些的。」

    「你!」向暖被他的話憋紅了臉。

    何慕深卻是毫不客氣的又用力的『吻』住了她。

    他的『吻』炙熱的如火一般席捲她的口齒,弄得向暖呼吸驟然困難。捏緊了手裡的捧花。

    向暖這才想起她手的捧花還沒扔呢……

    向暖開始用力的推了推何慕深,「何……你等一下……」

    「怎麼了?」何慕深皺了皺眉的問她。

    「我……我的捧花還沒扔呢。」

    「……」何慕深瞬間無語,這女人腦子裡裝的什麼!

    向暖說著就把捧花朝李莉娜大力的扔去,「莉娜,接著——」

    李莉娜當時還沒反應,正在一旁跟人聊天了,突然一捧花就朝她砸來了。

    她本是想躲的,可

    是確是不聽使喚的定在了哪裡,而且還下意識就伸手接住了,隨即很多的人目光都朝她投來了,包括江元城。

    李莉娜還沒反應過來。場下已經響起了熱烈的掌聲了。她對視上他的目光,隔了這麼久的時間,隔著人群,他的目光依舊是那樣深沉的讓她難懂的。

    她想扭過頭去,但卻又想多看他幾眼,因為太久沒有這麼近的看過他了。

    而江元城看到她時,一開始是稍稍的驚訝的,隨後就轉為平靜了。向暖的婚禮她會來參加並不奇怪的。只不過她看著好似比以前稍微胖了些,不想以前那麼瘦了,也許她離開了反而真的過得很好了吧。

    向暖目光看去,看到他們兩個人目光相對的那一刻。

    向暖傻傻的笑了起來。

    只是還沒笑多久,就被何慕深給攔腰抱起了。

    「喂,何慕深抱我去哪兒啊——」

    「我餓了,我們去吃點小點心,如何?」

    「……」

    向暖無語,這個小氣霸道的男人。

    「今天我們婚禮呢。」向暖小聲的提醒,可不能丟下這麼一大推賓客不管的啊!

    「我知道。」

    向暖無奈只好換個法子哄他,「今天我很幸福。」

    雖然不是很獨特,但是每一個細節都是他對她心意與愛意。

    她是真的很幸福呢。

    「以後的每一天,我們都會幸福的。」

    向暖的笑意直至眼底,「你說的哦……」

    「嗯,我說的,我們生生世世都幸福在一起。」

    向暖在他懷裡笑出聲來,「何慕深,你肉麻到我了。」

    何慕深聞言也笑了起來。

    他也很難相信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可能真的是情之所至,情難自禁。

    兩人相視一笑。

    再不需多餘的言語了。

    此刻,他擁著的就是他最大的幸福了。

    ——————

    親們,不好意思,最近回老家過年,好不容易才蹭到隔壁的一點網,把大結局上傳上來,文章到這裡是真的大結局了哦~~~大家新年快樂啊~~~番外會不會有,過年後看工作的情況啦,過年期間應該是沒有的~~~謝謝大家一路走來的陪伴啦~~~~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