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純愛耽美 > 獨寵帝后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好自為之 文 / 風輕雲淡

    「下去,下去…。」。

    鳳羽皇沒有當眾責罰鳳心婷,雖然這鳳心婷丟了他的臉面,可再怎麼說那也是他的掌上明珠……。

    「父皇,婷兒…。」鳳心婷還是不願意就此離開,儘管她此刻疼痛難忍,她還是不願就此離開御花園…,。

    「下去…。」鳳羽皇一記凝重的眼神向鳳心婷射去…。

    「可…。」。鳳心婷欲言又止…。

    「婷兒,先下去梳洗一下,一會兒再回來御花園。」…。皇后輕聲安慰著鳳心婷…。

    「是,母后。」

    皇后的出聲讓鳳心婷不敢再多言,立刻調整了心態退了下去,那雙剪水秋瞳在退下去時,閃過了一抹決絕…。

    「皇上,今日既然是鳳羽少女們的好日子,不妨讓那些未出閣的大臣之女們比試比試。熱鬧一番助助興…。」

    皇后見鳳心婷已離去,便輕輕的拍了拍鳳羽皇的手背,柔聲道……。

    「如此甚好,就按你說的辦吧…。」

    鳳羽皇拍了拍手掌,然後抬頭看了眼劉公公…。

    劉公公離得最近,自然將他們的話,一字不落的聽在了耳裡,在得到指示後,輕輕的點了點頭,恭敬道了一句,「是。」轉過身來,扯開尖細的嗓音大喊……。

    「接下來便是各千金表演的時間了……。」

    聞言,各位朝中大臣的女兒臉上都泛著欲欲躍試的表情,一個個激動的差點跳了起來,似乎全都忘了剛才的心酸…。

    一個個都想要藉著此次宴會展現出自己最美麗的一面,好讓那些王爺,公子們可以注意到她們,好覓得一個如意郎君……。

    「玉妃娘娘,雲妃娘娘到…。」

    隨著太監的一個呼喊,瞬間將眾人的視線都吸引過去……。

    凌希妍抬起美眸,隨著眾人的視線望了過去。

    只見兩名女子邁著優的步子,緩緩地向御花園內走來……

    兩名女子分別是一個身著淡綠色的繁花宮裝,外面披著一層金色薄紗,寬大的衣擺上袢蛣策滫漯嶍鴃C

    三千青絲撩了些許簡單的挽了一下,其餘垂在頸邊,額前垂著一枚小小的紅色寶石,點綴的恰到好處。

    頭上插著鏤空飛鳳金步搖,隨著蓮步輕移,發出一陣叮咚的響聲,襯得別有一番風情美麗可人之姿…。

    另外一個女子便是一襲淡粉色宮裝,裙角繡著展翅欲飛的淡藍色蝴蝶,外披一層白色輕紗,微風輕拂,竟有一種隨風而去的感覺。

    絲綢般墨色的秀髮隨意的飄散在腰間,身材纖細,蠻腰贏弱,更顯得楚楚動人。

    金黃色的雲煙衫繡著秀的蘭花,逶迤拖地黃色古紋雙蝶雲形千水裙,手挽碧霞羅牡丹薄霧紗。

    雲髻峨峨,戴著一支鏤空蘭花珠釵,臉蛋嬌媚如月,眼神顧盼生輝,撩人心懷。

    「臣妾,參見皇上,皇后…。」玉妃與雲妃走至鳳羽皇面前,紛紛行禮。

    「平身…。」

    微微的頓了頓,隨後像是想起了什麼,急聲道「來人快賜坐…。」鳳羽皇的語氣中微微帶著點點的異樣。

    「謝皇上…。」

    雲妃與玉妃輕輕的應了一句,便優的坐到了太監給她們搬來的椅子上……,好看的小說:。、

    「玉妹妹不是讓宮女來告知本宮,說玉妹妹你身子微恙,不能前來參宴,本宮已將其告知皇上,可如今你又…。」

    皇后輕輕淺淺的抿了抿茶盞中的清茶,詢問道……

    「回稟皇后,玉姐姐現已不礙事了,是臣妾見玉姐姐已無礙了所以非要讓玉姐姐陪臣妾到御花園來陪臣妾來參宴的……。」

    身著淡粉色宮裝的雲妃緩緩地抬起頭來,輕聲回稟著……。

    「愛妃,是否如雲妃所言身子現已無礙,要不要朕派御醫來瞧瞧……」……

    鳳羽皇輕聲的詢問著玉妃,黑眸裡漫著滿滿點點的柔情…。

    「皇上,臣妾的身子現已好多了,不礙事的,更何況臣妾已瞧過御醫了……」

    玉妃淡淡輕輕的點了點頭,臉上帶著淡淡點點的紅暈,讓她整個人看起來更是艷麗無雙…。

    皇后看著完全不顧旁人的兩人,眸光裡劃過了一抹恨意,深深淺淺的吸了吸氣,強壓下心中的那一抹恨意,柔聲道……。

    「皇上,這麼多的才女們在這裡,究竟是先要哪一個千金先表演呢?……」

    凌希妍微微的伸了伸懶腰,不再去看那些無聊的后妃爭鬥,微微的垂下眸子,輕輕淺淺的抿了抿茶盞中的清茶,細細的品味著這些所謂後宮妃子剛剛所說的話,心裡一陣冷笑……。

    從古至今果然後宮都不是個好地方,什麼勾心鬥角的把戲都一一的放到了檯面上了……。

    「姑姑,哪一個千金先表演,這還不簡單嗎?…。」

    清甜滑膩的女聲突然響了起來,瞬間將眾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凌希妍輕輕淺淺的轉了轉眸子,向眾人的視線望去,只見一名女子,身穿粉紅色的繡花羅衫,下著珍珠白湖縐裙……

    那瓜子型的白嫩如玉的臉蛋上,頰間微微泛起一對梨渦,淡抹胭脂,使兩腮潤色得像剛開放的一朵瓊花,白中透紅……。

    簇黑彎長的眉毛,非畫似畫,一雙流盼生光的眼睛,那誘人的眸子,黑白分明,蕩漾著令人迷醉的風情神韻…。

    珍珠白色的寬絲帶綰起,本來就烏黑飄逸的長髮卻散發出了一股調皮般的氣質…。

    長髮及垂腰,額前耳鬢用一片白色和粉色相間的嵌花垂珠發鏈,偶爾有那麼一兩顆不聽話的珠子垂了下來,竟然更添了一份亦真亦幻的美…。,

    手腕處帶著一個乳白色的玉鐲子,溫潤的羊脂白玉散發出一種不言的光輝,與一身淺素的裝扮相得益彰……。

    「心兒,不得無禮…。」一旁的丞相呵斥道……。

    宗政晨心不甘心的努了努嘴,「是姑父說的,這只是小聚,如若是叫皇后的話,那得多生疏啊……。」

    「丞相無需責怪心兒,這孩子就是討人喜歡,皇后可是喜歡的緊…。」鳳羽皇說完便爽朗大笑起來…。

    被鳳羽皇點名的皇后,眉目清遠,整個人散發無限的柔情,柔聲道,「心兒,到姑姑這裡來…。」

    「是,姑姑…。」

    宗政晨心來到皇后身邊的位置坐了下來,眸子偷偷的掃了掃鳳炎傑,眼裡的愛慕之意卻是無法掩飾,濃的都化不開,整個俏臉都微微變得有些羞紅…,。

    可是鳳炎傑卻是沒有將一點心思放到她的身上,眼神祇是緊緊的盯著角落的凌希妍…。

    見此,宗政晨心冷冷的瞪著凌希妍,眼底是滿滿的妒意,心底冷哼一聲,又是這個女人…。

    如果這個女人,敢打她男人的注意,她會讓她嘗嘗痛苦是什麼滋味的…。

    被宗政晨心這麼一瞪,凌希妍更是惱怒,怎麼這個宴會上全都是豺狼虎豹的,貌似她可沒有做些什麼啊…。

    微微皺了皺眉,低下頭,靜靜的玩弄著酒蹲…。

    「那依心兒所言,不知心兒可是有了什麼好主意……,?」鳳羽皇悠悠的開口詢問道……。

    「姑父,心兒哪是有什麼好主意,這表演的順序還不是與往常一樣,挨個抽籤,不過表演的項目嘛,心兒倒是有一個法子,不知可不可行…。」

    宗政晨心輕輕的笑著,她的話音剛落,玉妃便接過話來…。

    「心兒一向是聰慧過人,你所提的法子,肯定是別有一番與眾不同。」…。

    「玉妃娘娘,取笑心兒了,心兒的法子再簡單不過了,不過是才藝按抽籤的方式來決定表演什麼罷了,心兒想在坐的這些才女佳人們,一定是個個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出類拔萃,不管是抽到什麼,想必都難不倒佳人才女們的吧。」……。

    宗政晨心的話一出,各位朝中大臣女兒的臉上都帶著欲欲躍試的表情…。

    「如此甚好,就按心兒所說的辦吧,劉然,你去準備吧。」鳳羽皇當著眾人的面,允了宗政晨心的建議…。

    「是,皇上,老奴領旨。」……。

    劉公公恭敬的彎了彎腰,便馬上組織參賽的大臣之女站成了一排,安排好她們排好隊舞…。

    頓時,整個宴會都變得熱鬧非凡………

    凌希妍美眸掃過了,那些空落的位置上,微微的揚了揚唇,低下頭,繼續一副不中用玩弄著酒樽的模樣…。

    「那是哪家小姐,為何不去參加表演…。」皇后側過頭詢問一旁的太監。

    「那位小姐,請你快快前去參加表演,不要誤了時辰…。」

    太監眉頭一皺,這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如此的不識大體,語氣中也帶了絲絲的不悅,說話間,他突然感覺有一道凜利如刀的眼神朝他掃射了過來……。

    一偏頭,正對上冷昊辰冷血冰冷的利眸,泛著攝人的殺意…。

    頓時,他心中大驚,連連驚得低下頭去…。

    這南蕭皇怎麼會用這種殺人的眼神看他,貌似他並沒有得罪過他啊?。

    聞言,凌希妍無奈站了起來,恭敬的低著頭,「稟皇上,臣女並非有意抗旨,只是臣女…」

    「只是什麼。」皇后的目光鎖定在了凌希妍身上。

    凌希妍美眸裡漫過一絲不解,貌似今日她們才初次見面,為什麼她有種被皇后盯上的感覺。

    看著久久不出聲的凌希妍,皇后溫潤的笑靨頓時變了,眼神凌厲的看著凌逸雲父子,話語甚是冰冷。

    「凌將軍,還是說,你認為皇上與本宮還不夠資格看你的女兒表演!」。

    凌逸雲看著明顯變得不悅的皇后,唇微微的動了動,剛想說些什麼,。

    就聽到凌希妍那清冷淡漠的嗓音悠然響起,「皇后娘娘誤會臣女了,臣女只是對於那些姑娘家該學的琴棋書畫,是樣樣也不通,亦不懂。」。

    「噗…。」東方煜剛喝進去的一口酒,就因為凌希妍的那一句『樣樣都不通,亦不懂』的話語給活活的嗆了出來。…。

    瞬間,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了東方煜身上。…。

    東方煜意態輕然一笑,美玉雕刻般的俊臉,瞬間蕩起了華光似月的輕笑…。

    這一瞬間,震撼心魄,席間眾人,不由看癡,暗暗驚歎出聲,「今日一見,這名揚天下的東鳳太子,東方煜,看來一點也不比在座的鳳羽三大美男子差啊!」…。

    凌希妍美眸裡劃過一絲氣惱,微微瞪了一眼,那虛則端著酒蹲似是在喝酒,實則在那抱著看好戲心態的東方煜…。

    東方煜將酒蹲輕移到一旁,在沒有人看到的時候,向凌希妍輕揚了揚唇角…。

    冷昊辰將兩人的對視,收進眼底,原來妖嬈慵懶的利眸,不由一凜,似刀鋒般的銳芒,極快閃過,修長如玉的手指緊握著酒蹲……。

    一直在一旁安靜看著的冷凝萱真真被凌希妍那句『不懂亦不會』給驚呆了…。

    什麼都不會,那請問那天在詩會比賽中將鳳炎傑打敗,與輕鬆破開殘局的是誰……。

    無語的抽了抽嘴角,她這個皇嫂,實在是太與眾不同了,她敢說,她絕對是世上第一個人,敢當著皇上與皇后的面前,睜著眼睛說瞎話的第一人……。

    鳳炎彬一雙眸子裡漫著滿滿的著急看著凌希妍,雙拳握的卡卡作響,這個蠢女人……。

    鳳炎傑眉頭輕擰,眸子裡漫過一絲擔憂,雙手下意識的緊握著……。

    鳳炎華則是一臉輕鬆的看著凌希妍,眸子裡劃過了一抹讚賞……。

    凌宇浩微微的搖了搖頭,劍眸裡漫著滿滿的寵溺,修長而有力的手指,輕輕的彈了彈……。

    凌逸雲倒是不怎麼擔心皇后會將自家女兒怎麼樣,只是對於凌希妍的說法有些無奈而已…。

    坐在東方煜身旁的冷輕弦,眸子輕輕的閃了閃,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

    「大膽,竟敢在皇上面前,如此的睜眼說瞎話,如此的大不敬。」皇后憤憤的站了起來,手指冷厲的指著凌希妍……。

    此刻的皇后,恨不得馬上就將凌希妍殺了的一副表情……。

    「姑父,這凌希妍根本就是在睜眼說瞎話,如若她真的對琴棋書畫樣樣不精通不懂,那今年的詩會比賽一事,又作何解釋……。」

    宗政晨心說完得意的瞪了凌希妍一眼,眼眸裡漫著滿滿的挑釁,她就是要姑父治凌希妍的欺君之罪,看她以後還怎麼勾引她的男人……。

    「皇上,關於詩會比賽那日,當時正好我也在場,宗政小姐所言並非子虛烏有……。」冷輕弦,輕輕站了起身,微微的拂了拂身,還不忘的挑釁的掃了凌希妍一眼……。

    「弦兒,坐下。」……

    東方煜大聲的呵斥了冷輕一聲,那語氣中明顯帶著點點的不悅。

    「煜哥哥,可是…。」…

    東方煜一記凌厲的眼神朝冷輕弦射去,頓時讓冷輕弦不敢再多言,只能乖乖地坐了下去…。

    在坐下的同時冷輕弦微垂下的眸子微微的掠過了一抹受傷,不自覺的咬了咬紅唇……。

    從小到大煜哥哥都不曾大聲的對她這般呵斥過,今日卻為了別的女人而這般的對待她,想到此處心中的怨恨就愈加的加深,眸子深處劃過一抹陰狠的狠絕…。

    凌希妍臉上並沒有慌亂的神情,嘴角微微的扯出一絲輕笑,不知為什麼,她此刻突然間就是有些想笑的衝動……。

    皇后與宗政晨心想置她於死地,她倒是不感到意外,但東方煜身旁的女子,她可記得自己不曾得罪過她……。

    可她為什麼會盯著她不放,美眸輕輕淺淺的轉了轉,不著痕跡的掃向了冷輕弦,見她此刻已低下了頭,眉頭輕蹙,美眸劃過了一抹疑惑……。

    美眸微轉掃過了皇后與宗政晨心,想想真是可笑,想要害自己的人,她向來都不會手下留情,不管她們是誰,要對付她們,她自然有的是辦法……。

    美眸微微的閃了閃,劃過了一絲狡黠的笑意……。

    現在既然有人想跟她玩,那她自然就奉陪到底,反正此刻閒著也是閒著……。

    「將臉抬起來,讓朕看看…。」

    鳳羽皇那略帶威嚴的聲音在整個御花園悠悠響起,他那雙嚴厲的眸子,直直的盯著凌希妍……。

    唇角輕動,一字一句慢慢的說道,淡淡的聲音中,沒有太多的情緒,讓人猜想不出,他到底是在想什麼……。

    鳳炎傑的身子似乎微微的僵了一下,一顆心更是緊緊的懸著,但是卻不敢再這個時候去關心她,甚至不敢望向她,深怕一個不小心,更加的會讓父皇懷疑…。

    雖然此刻冷昊辰依舊是一臉平靜,只是那雙慵懶深邃的利眸似乎愈加的冷了幾分…。

    鳳炎彬的一顆心,也不由的懸了起來,這其中的利害關係,他自然是能夠想得到的…。

    儘管此刻,他就是在擔心,也不能說些什麼,因為他知道,這個時候,他若是此刻開口說話,不是幫她,那反而是害了她……。

    鳳炎華的雙眸微微的瞇了瞇,不過,倒是讓人不易覺察不到絲毫的異樣,眸光劃過了一絲難以看清的神色……。

    凌希妍垂下的眸子微微的閃了閃,這會,她要是能擠出些眼淚出來,應該就可以化解眼前的危險了……。

    但是,她不是演員,又不是那種眼睛一擠,那淚水就會說來就來的女子……。

    「怎麼,沒有聽到朕的話?」……。

    鳳羽皇見凌希妍沒有反應,他的黑眸輕微一瞇,眸子深處似乎掠過了一絲輕笑……。

    凌希妍豈會聽不出鳳羽皇聲音中的危險,靈機一動,垂放在左的小手,狠狠用力的在自己腿上掐了一把…。

    糟糕,用力過度,她自己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氣……。

    呼,真痛,努力的擠了擠眼睛,終於擠出了幾滴眼淚…。

    冷昊辰的利眸正好看到了她的動作,看到她那太過用力的動作,他那好看的眉頭不著痕跡的緊緊皺了皺,眸光劃過了一抹不悅……。

    凌希妍緩緩的抬起頭轉向鳳羽皇,淚水一滴一滴的滑下,實在是太痛了,她貌似剛剛似乎太過用力了,微微的抬起小手,用手中的輕紗擦拭著淚水……。

    鳳羽皇穩穩端坐在龍椅上,目光淡淡的掃了掃凌希妍,手持酒蹲淡淡的抿了抿。

    「對於詩會比賽上的事,朕多少也有些耳聞。」

    鳳羽皇輕放在玉台上的手指輕輕的點了點,嘴角再起勾起一絲輕笑。

    「回稟皇上,在詩會比賽那日,臣女只不過算是僥倖罷了,其實臣女並不精通琴棋書畫,詩會比賽那日,只不過讓臣女僥倖過關,臣女一直害怕這個秘密會被人揭開,害怕會被人取笑與被大家用傻瓜的眼神看待,所以根本就不敢前去參加表演,這才不敢出聲應答皇后娘娘的話,還望皇上,皇后娘娘恕罪。」…。

    凌希妍這話說的是多麼的楚楚可憐,聽得人心底都軟了,更何況,她那淡脫俗的模樣,隱隱抽泣的嬌憐,就算真的有什麼罪,估計也讓人捨不得去懲罰了。

    鳳羽皇銳利的黑眸緊盯著那還在抽泣的凌希妍,眸光清遠,讓人看不出真實想法,像是在思考什麼,沉聲道……。

    「皇后,還是算了,這孩子從小就苦難多,不可在為難了…。」

    嘴角微勾,鳳羽皇淡淡的輕笑著,刻意的表現著大度,但在心中卻是有著另外的打算。

    「姑父,不能就憑凌希妍這幾句輕飄飄的話,就能將欺君之罪輕鬆的被一句帶過。」。

    宗政晨心說完,不屑地瞥了凌希妍一眼。

    宗政晨心的此話一出,讓在場的幾人同時皺起了眉頭。

    「心兒,休得無禮,還不快去參加表演。」

    一旁的丞相見狀,緊緊的皺了皺眉頭,急急連忙出聲呵斥……

    宗政晨心不甘心的賠了撇嘴,輕輕的低了低頭,隨後便道了句,「是。」便快步的走向那些正參加表演的隊伍中……

    「無妨,朕就喜歡心兒這孩子的直爽。」。

    鳳羽皇輕笑道,隨意的揮了揮手,示意丞相落座。

    「是,皇上。」

    丞相微笑著回答聲音中帶著滿滿的恭敬……

    冷昊辰淡淡的彎了彎好看的眉頭,輕輕淺淺的揚了揚薄唇,笑容愈加的加深,只是緊握著酒樽的大掌漸漸的縮緊最後緩緩的鬆開……

    鳳炎傑微微暗暗地鬆了口氣,望向凌希妍的眸子中掠過了幾分的笑意,她的確是夠聰明,也夠特別的。…。

    東方煜嘴角輕輕的勾起一抹玩味的輕笑,眸子漫著滿滿點點的笑意…。

    冷星弦垂下的眸子偷偷的掃了掃鳳炎傑,卻發現鳳炎傑此刻的眼神緊緊的盯著凌希妍…。,眸光劃過一絲陰毒,趁東方煜沒有看到的那一霎那,不滿的再次瞪了凌希妍一眼,好似她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一般……。

    一時在場的眾人全都附和著鳳羽皇的話,鳳羽皇不知是真忘了還是假忘了。

    任由凌希妍在那直直的站著,瞬間凌希妍如空氣一般被人遺忘在那裡,不知過了多久,鳳羽皇這才恍然大悟,

    沉聲道,「你看朕這記性,快落座。」。

    看著在做戲的鳳羽皇,凌希妍硬硬的咬著貝齒,扯出一抹絢爛的輕笑,微微的行了禮,慢慢的坐下

    凌希妍知道自己剛剛的話語激怒了鳳羽皇,所以他才會讓自己在眾人面前站了那麼久,雖然她不覺得自己是有哪裡得罪過他了。

    難怪古人常言,伴君如伴虎,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掉腦袋,這就是千古不變的真理呀!

    小手輕輕輕輕拖著下巴,她好像忘了,今日的宴會她完全是抱著看戲的心態來參加的,微微的揚了揚唇,。

    不似剛剛的那般的危襟正坐,而是一副慵懶隨意的樣子,端起眼前的茶盞,輕啄一口茶,淡淡的點了點頭,一樣的茶,不一樣的心情,誰能說它是苦或是甜?。

    輕輕的閉上的眸子,度絕了東方煜那探索的目光。

    鳳炎傑自斟自飲,也不似他人那般規矩的坐著,反倒是找個舒服的姿勢斜靠著,眼睛目不轉睛的看著凌希妍,嘴角輕揚著…。

    「怎麼回事。」耳邊響起了薛靈芸著急的詢問聲。

    凌希妍這才緩緩的睜開眸子,映入眼簾的是薛靈芸滿是關懷的眸子正緊緊的盯著她看…。,凌希妍輕輕的搖了搖頭,「沒事。」……。

    聞言,薛靈芸微微的暗鬆了口氣,繼而轉身,走到凌希妍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凌希妍側目輕輕的掃了身後的雪兒一眼,「對了,你剛剛與雪兒上哪去了?」

    薛靈芸輕輕一笑,小手輕拈起凌希妍披散在腰間的青絲。

    手指輕輕穿過密密絲滑的青絲,微微的往凌希妍耳旁靠近,「希兒,想不想看渣男狂跳脫衣舞,這一次的試驗品就勉強的先讓那個渣男先試試了,若效果不錯的話,到時候在大量製作。」……。

    薛靈芸說完嘴角勾起一抹斜逆的弧度…。

    薛靈芸的聲音很低,低的只有她們兩人才能聽得到。

    凌希妍先是一愣,隨即便揚開了一抹輕笑,淺淺的點了點頭,繼續的玩弄著酒蹲…。

    而凌希妍與薛靈芸的互動,在某些人眼裡看來,就變成了兩人郎情妾意的打趣交流…。

    冷昊辰目光陰霾的看著若無旁人打趣的兩人,原本慵懶妖嬈的利眸,漸漸的轉換成一層層的冰霜,握著酒蹲的大掌,猛然用力的收緊……。

    瞬間,完好精緻的酒蹲,頓時化成了粉末,一點一點的從指縫間輕輕的滑落,落在了花紋繁複的玉台上……。

    鳳炎華淡若清風中帶著點點憂鬱的眸光,正直直的看著她們,握著酒蹲的手指,緊了緊,眉宇間若有似無的輕輕皺起……。

    東方煜唇角的笑容愈加的深刻,修長的手指輕輕敲擊著玉台,墨玉瞳眸,更是深不見底,清貴嫻的神情,更讓人無從知曉他此刻所想。……

    坐在鳳羽皇下首的鳳炎傑眸子微微的閃過一抹驚詫,望著角落旁裝作研究酒蹲的女子,一顆心不由得加快跳動的頻率,一抹不可壓抑的悸動,緩緩的湧上了喉嚨中,讓他想要控制,卻怎麼都控制不住的悸動。

    在看到他那雙清澈如泉水般的眸子裡的光芒時,苦澀的感覺,頓時從心中湧上了喉嚨中,他藏在袖中的手不斷的握著緊緊的,似乎感覺心中某個地方缺了一塊什麼似的。

    鳳炎彬的目光不著痕跡的落在了凌希妍的身上,在看到薛靈芸與凌希妍的互動時,眸子危險的一瞇,憤怒與嫉妒的火焰蹭蹭的燃燒了起來,燒的他心裡十分的不舒服,幾乎要將他的五臟六腑燃燒成煙。

    如若不是得顧及此刻的場合與身份,她一定會衝上前質問凌希妍這個女人怎麼刻意的那麼不要臉的勾引一個又一個的男人。

    但是他似乎已經忘記了,在他認為不要臉的女人,已經在三年前被他休了,已與他毫無一分一毫的關係。

    凌希妍忽然抬起了頭,對上鳳炎彬那眸子中不斷升騰的怒火時,眉頭輕輕淺淺一凝,眼神瞬間變得十分的冰冷,沒有絲毫掩飾美眸其中的厭惡與憤怒……

    不再去看鳳炎彬那般自以為是的樣子,移開美眸,轉頭卻對上了,冷昊辰那正充滿寒霜與點點哀怨的利眸,好似她做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情一般,讓她不禁納悶,這男人又在生什麼悶氣…。

    貌似這男人已不是第一次用這種哀怨的眼神看著她了,微微垂下眸子,美眸裡瞬間湧上了點點淡淡的不解……

    突然,一個畫面瞬間迅速的從腦海中掠過,頓時讓凌希妍的心中暗暗一驚,迅速抬眸望去,在對上他那深邃慵懶的利眸的那一瞬間。

    在他的那雙眸子中,似乎再次感覺到那一抹記憶中的熟悉……

    冷昊辰在看到凌希妍美眸中的那一抹疑惑後,微微一驚,迅速不著痕跡的將目光移開,深怕她看出一絲絲的破綻……

    就在冷昊辰將視線移開的那一瞬間,凌希妍的眉頭不可一見緊緊的皺了皺……

    「泱泱鳳羽,國泰民安,朕心甚悅,今日朕與臣共慶,君臣同飲一堂,不必拘禮,朕與爾等不醉不歸。」

    鳳羽皇的黑眸微微的掃了掃在御花園內的眾人,最後將目光停留在冷昊辰身上,但那眸光卻有意的指了指角落處的凌希妍,沉聲道……

    鳳羽皇的嘴角輕扯開一抹很淡,很淡的輕笑,只是那雙掃向角落旁的黑眸中帶著點點的笑意與不可看清滿滿的算計。

    冷昊辰輕輕淺淺的端起放在眼前的酒樽,淺淺淡淡的抿了抿,似乎沒有看到鳳羽皇黑眸中所指的方向的……。

    只是,在沒有人看到的時候,眸光迅速的閃了閃,劃過了一抹冰霜,緊握著酒樽的大掌漸漸緊緊的收緊……

    「臣等,謝主隆恩。」

    眾大臣們雖然不知鳳羽皇這唱的是哪出戲,但還是恭敬地應了一聲……

    這邊,劉公公已經將排好隊舞抽完簽的大臣之女,一個個安排好分別出場……

    因為參加表演的大臣之女實在是太多了,所以鳳羽皇讓劉公公安排,在抽籤的時候分別將寫有表演才藝的紙上與白紙放在了一起。……

    讓所有參加表演的大臣之女,分別抽籤,而抽到寫有表演才藝的大臣之女就在一旁等待一會劉公公的安排…。

    而那些抽到白紙的大臣之女們,只好乖乖地坐回了之前的位置,一個個分別就像是打了霜的茄子一般,哀怨無力的靠在了椅子上……

    凌希妍美眸微微的掃了掃,那些正無力坐著的大臣之女,心下不禁暗暗地冷笑,她們又是何必呢?。

    「下面,即將要登台表演的是吏部尚書的洛佳涵小姐。」

    劉公公尖細的聲音在御花園裡顯得分外的嘹亮。

    緊接著,便是一道道揭開珠簾的嘩嘩聲,與淡淡清脆的音色單調的聲悠悠響起……

    只見,一名身著紫色衣裙女子緩緩地的從臨時搭建在的假山裡的珠簾處,緩緩地走向了御花園中央的舞台上。

    瞬間,讓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名女子的身上,紫色衣裙的女子微微的轉身,淺淺的向鳳羽皇拂了拂身,微微的抬了抬頭,臉上帶著笑容,恭敬道,「佳涵為大家表演的才藝是劍舞。」……。

    洛佳涵說完,便從腰間抽出了木劍,足尖輕點在地,輕盈歡快的跳躍了起來……。

    隨意的在空中擺出各種各樣的姿勢,手中的木劍也不斷的翻轉著……。

    漸漸將手中的木劍迅速揮出,在迅速的收回,如此反覆的翻轉著,讓木劍在空中舞動出各式各樣不同的花樣來。

    洛佳涵的精彩表演讓眾人眼睛看的都直了,御花園內的大臣們一個個都目光緊緊的盯著舞台看著精彩的表演…。

    凌希妍卻對這樣的表演提不起勁來,淡淡點點的抿了抿茶盞中的清茶。

    粗略的掃了眼,舞台中央的洛佳涵一眼,便垂下了眸子…。

    「希兒,你也覺得無聊吧……。」

    薛靈芸轉頭望向凌希妍,她手撐下巴,靠在玉台上,纖細的小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敲打著玉台…。

    「什麼?」

    凌希妍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沒有注意到薛靈芸的話,轉過頭,一臉疑惑的望著薛靈芸。

    相對於一臉疑惑的凌希妍,薛靈芸倒是無奈的搖頭一笑……。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