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純愛耽美 > 寵婢

《》章 節目錄 第192章 番外 文 / 月非嬈

    亥縣袁家,袁伯鵬剛剛帶著隨從走到了門口,卻是聽得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ow。

    袁伯鵬臉上瞬間露出了垂頭喪氣的模樣,剛想要逃,卻聽得身後傳來袁大夫人的叫聲:「袁伯鵬,你又要到哪裡去?」

    袁伯鵬知曉今日恐怕是逃不出去了,只能夠露出了不耐煩的一張臉,轉頭看向了袁大夫人,開口怒聲道:「管那麼多做什麼!」

    「袁伯鵬,你羞不羞啊,連孫子都有了,還成日裡往那醃髒地方跑,你就不能夠多管管家裡的生意。」

    「管什麼,我這把年紀了,還管什麼生意,俊傑現在也該當家了,我自然是要好好歇歇。」

    袁伯鵬提到袁大夫人提及生意,臉上頓時便浮現了惱羞成怒的神色。

    當年他接手了袁家生意後,倒也是想要好好的張羅張羅,也自覺不會比袁叔萬差,誰知道,生意到了他的手上,到了年底一查帳,差點沒把老底給賠了進去。自此之後,袁伯鵬便灰心喪氣了,倒是袁俊傑,管理其生意來,倒有幾分天賦,好歹是將袁家的底給保住了。

    袁大夫人這會兒提及這個,當然不是真的想讓袁伯鵬插手管生意上的事情,其實只是不想讓袁伯鵬整日裡往青樓裡跑。

    「你還真是和你爹一副模樣,小心也別死在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上!」

    袁大夫人沒忍住開口罵了一句。

    而袁伯鵬卻是不以為然道:「你當我傻,什麼能碰,什麼不能碰,我是那麼沒分寸的人嗎?」

    「呵!」

    袁大夫人聞言,頓時譏笑起來,卻又開口道:「我也不求你像三弟那般厲害,你好歹看看你家老二,人家當年只分了那點東西,現在不是一樣經營的好好的。」

    「得了吧,你這個婦道人家,還真是頭髮長見識短。那袁仲程生意做得再大,也就賺點安家費,到了如今,也不過是一個小小商人,我們家,生意做得差,也沒關係,好歹還有三弟在。」

    「都分家了,就是三弟做著大官,也和你毫無干係。」

    袁大夫人聞言,嗤之以鼻。

    「說你頭髮長見識短,你還真別不信。分了家又如何,我和他是嫡親的兄弟,打斷了骨頭還連著筋呢,那老二,任他怎麼折騰,只怕也折騰不出個花樣來。」

    「就你們是親兄弟,人老二就和三弟沒干係了!」

    袁大夫人冷笑著反駁。

    而袁伯鵬聽了袁大夫人的話,卻是笑了起來,開口道:「我呢,現在也早就想通了,三弟過得越好,官做得越大,對我也就越好,可是老二,只怕是三弟官當得越大,他就越害怕,回頭哪天三弟真的頂了天了,老二估計恨不得將自己縮到縫裡去。你忘了當年的事情了,三弟再大度,能放過老二。」

    袁大夫人聞言,倒是若有所思,她點了點頭,卻又輕聲道:「說到三弟,三弟自被朝廷起復後,卻是沒了音訊,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你也不去打聽打聽。」

    亥縣是個小地方,離京城也遠著,很多的消息,雖然通過官府能夠傳過來,但袁大夫人自己一個婦道人家,倒也沒有消息渠道。而袁伯鵬,估計也就是在三教九流的地方,聽一些坊間的八卦。

    「不是說先前換了個皇帝嗎,三弟又是那個時候上的京,現在估計還做著他的宰相。」

    袁伯鵬倒是十分無所謂的說著,他晃晃悠悠又想往大門外邊走的時候,袁大夫人卻是一把拉扯住他,開口怒聲道:「不是不讓你去拿醃髒地方嗎,你怎麼就聽不進去呢!」

    「你管這麼多做什麼,煩不煩……」

    袁伯鵬沒反應過來,被袁大夫人拉扯了過去,頓時大聲的吵了起來。

    當然袁大夫人也是不甘示弱。

    二人就站在大門口吵著的時候,突然袁俊傑卻是從外邊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看到門口正推推搡搡的父母,他彷彿根本沒有看到,只是跑了過去,氣喘吁吁道:「爹、娘,出大事了!」

    「什麼大事?」

    袁伯鵬和袁大夫人二人停下了手,都轉頭看向了袁俊傑。

    袁俊傑臉上浮出了一個怪異的笑容,彷彿是因為情緒太過於激動,卻不知道怎麼表達才會如此。

    他深吸了一口氣,大聲道:「三叔做皇帝了!」

    「啥?」

    袁伯鵬和袁大夫人二人嚥了一下口水,睜大眼睛看向袁俊傑。

    「是真的,我還特地去官府裡問了,是真的,三叔做皇帝了!」

    「你別開玩笑,這事兒亂講是要砍頭的。」

    袁大夫人卻是直接摀住了袁俊傑的嘴巴,警告著說道。

    而袁俊傑一把扯下自己母親的手,有些氣急敗壞:「你們怎麼就不相信呢,我還能拿這事兒開玩笑,現在外邊都在傳,改朝換代了,皇帝就是姓袁,就是三叔!」

    「會不會是別人騙了你?」

    雖然袁俊傑的摸樣嚴肅,但是這事兒實在是太離奇,太難讓人相信了。

    袁俊傑一臉無奈,只能夠再三解釋了,好一番功夫,才讓袁伯鵬與袁大夫人相信了這個事實。

    在二人相信了這個事實後,臉上也都浮現了與袁俊傑方才一模一樣的怪異笑容,袁伯鵬更是嘴裡神神叨叨嘀咕著:「我是皇親國戚了,我弟弟是皇帝……」

    而袁大夫人則是一拍腦袋,突然用一陣火熱的目光看向了袁俊傑,連聲道:「咱們趕緊收拾行禮上京去。」

    「那還用你說,當然越快上京越好。」

    袁伯鵬也是幾乎將嘴巴笑的咧到了自己的耳根。

    袁大夫人沒忍住白了一眼袁伯鵬,出聲道:「誰和你說這個,你懂不懂三弟做皇帝意味著什麼?」

    「當然是我們都變成皇親國戚了,這不就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了。」

    「你才雞犬!」

    袁大夫人沒忍住啐了一口袁叔萬,而後拉過袁俊傑的手,輕聲道:「你三叔如今年齡也不小了,可膝下仍然空虛,恐怕日後也難有子嗣,俊傑,你要在你三叔面前好好表現,將來……」

    袁大夫人聲音激動的難以自控,也幾乎是說不出話來了。

    而袁伯鵬和袁俊傑二人也回味了過來,臉上頓時也是浮現了興奮的神色。

    袁伯鵬更是撐大他的嗓門大聲吩咐道:「趕緊,趕緊收拾了東西,咱們上京去!」

    袁家浩浩蕩蕩的一番動作,幾乎傳的亥縣都知曉了,而袁仲程卻是在這個時候病倒了,家中的生意全由林氏一個婦道人家撐著。

    袁伯鵬在臨去京城的時候,倒也不知道是出乎什麼樣的想法,還去袁仲程的家中走了一圈,在袁伯鵬前腳離開後,林氏轉頭打發人又去請了大夫過來。

    袁伯鵬一家行禮收拾的倒是極快,主要是急於進京,又想著到了京城,什麼好物件會沒有,故而倒是難得輕裝簡行上了路。

    而袁伯鵬一家離開了亥縣不久,宮裡派來的人卻是過來了,是袁叔萬派來整理袁家追封袁太夫人為太后一事。

    偏偏袁家祖宅這會兒正是人去宅空,宮裡的人只好尋了當地官府,一起將袁太夫人的墳重新修了,又找到了袁叔萬的大姐袁香芙一家宣了冊封的旨意。

    袁伯鵬一家到達京城後,卻已經是半個月後的事情。

    他們一到京城,卻是二話不說,直接朝著原先的定王府驅車前往。

    到了定王府後,袁伯鵬方才發現,如今的定王府,早就被封了起來,雖然府裡仍有人在打理著,但那些人,都不是早先呆在定王府裡的一批。

    袁伯鵬倒是想表明身份進去住,可是人家哪裡會來理會他們,早就亮出了刀劍驅趕。

    袁伯鵬和袁大夫人無奈,只能夠罵罵咧咧轉身離開。

    雖然二人無知,但也不會真的傻到直接闖到皇宮門口去硬闖,只是這會兒天兒也已經快黑了,落腳之處卻還沒有找到。

    而馬車上,還有他們年幼的孫子,自然經不起顛簸。

    最後,倒還是袁俊傑提醒了一句,讓袁伯鵬和袁大夫人想到了一個人,當年嫁給劉明山留在京裡的袁家三小姐袁香蓉。

    劉明山算是最早相隨袁叔萬的人,隨著袁叔萬如今坐了那位置,他的身價自然也是水漲船高,原本他在梁宣帝的時候,便身居高位,梁文帝之時,又曾為梁文帝的帝師之一,等到袁叔萬做了皇帝,劉明山則是官至兵部尚書。

    袁伯鵬使人打聽了,好不容易帶人驅車到了兵部尚書府,倒也順利的見到了如今的尚書夫人,也是新受封的端容公主。

    袁香蓉看到風塵僕僕的袁伯鵬一家,也是吃了一驚。但也沒有多問什麼,連忙讓人安排了院子讓他們一家子洗漱吃了飯後,方才開口問了:「大哥你們一家怎麼就這麼來京了。」

    「我們這不是聽說三弟做了皇帝,所以趕緊收拾了過來。」

    袁大夫人笑瞇瞇的開口說著。一旁的袁伯鵬也是連連點頭。

    袁香蓉看著袁伯鵬一家雖然這般說,可是哪裡會不知道自己大哥一家的性子,她倒也沒有明說,只是輕聲提點著:「既然大哥你們都來了,那明日我便進宮與皇嫂先說一聲,順便讓明山也和皇兄說一聲。」

    「皇后娘娘?」

    袁大夫人睜大了眼睛看向了袁香蓉,聲音忍不住拔尖,「三弟娶妻了?」

    「是啊,大嫂怕是還不知道吧,三哥早便娶妻了,而且皇嫂也替皇兄生了太子了,大嫂若是有機會見到皇嫂,可得尊敬點。皇嫂出身不凡,當年可是以公主身份下嫁的皇兄,皇兄可是分外愛重皇嫂。」

    袁香蓉不鹹不淡的說著,心裡其實也有看袁大夫人和袁伯鵬笑話的想法,雖然她當年在袁府裡並不怎麼出豐嵐園,但知道的事情可不少,這袁伯鵬一家,彷彿是得罪過吉祥。

    而且她也並沒有說謊,其實民間傳的更加過分呢。

    都說這個皇帝是個怕老婆的,不僅僅善待前朝皇室,也就是皇后的娘家,而且後宮裡僅有皇后一個女人,之前大臣提及後宮空虛採選宮妃之事,還被皇上罵了一頓,差點沒把那多事的大臣官職給捋了。

    自打那以後,所有的人都知道,千萬不能夠和皇后做對,之前拿著皇后前朝公主身份做文章的那些蠢蠢欲動的大臣,也瞬間安靜了下來。

    袁香蓉這邊話說完,袁伯鵬一家早就被袁香蓉提及的信息給驚住了。

    袁大夫人更是像受了什麼打擊似得,嘴裡唸唸叨叨開口道:「三弟怎麼會有孩子呢?三弟怎麼會有孩子了呢?我家俊傑怎麼辦啊!」

    袁大夫人的聲音並不輕,袁香蓉卻是聽的清清楚楚,她明白了袁大夫人的意思,臉上的神色瞬間陰了下來,也沒有了應付袁伯鵬一家的興趣,只是站起身,不冷不熱道:「大哥一家怕是辛苦了,我就不打攪了。」

    說罷,不等袁伯鵬阻攔還想再探聽一些消息,卻是徑直走出了這個院子。

    第二日袁香蓉原本打算進宮的時候,宮裡反倒是先來了旨意,讓袁香蓉帶著袁大夫人進宮,而袁伯鵬則是跟著劉明山進了宮。

    袁香蓉倒並沒有什麼驚奇,也是,這京裡的事情,有什麼能夠瞞得過宮裡那兩位主子。

    她不耐煩與袁大夫人坐在一處,令讓人備了馬車,帶著袁大夫人坐車到了宮門口後下了,又是帶著袁大夫人步行朝著如今皇后所居的啟明殿走去。

    因為啟明殿不僅僅是皇后的寢宮,也是皇上的寢宮所在地,故而啟明殿的位置離前朝很近,離宮門口也不算遠。

    但袁大夫人疏於鍛煉,又是中年發福,這段距離,卻是讓她走的氣喘吁吁。

    不過,袁大夫人這會兒被宮裡的排場給弄怯了,倒也不敢再抱怨了,只是低著頭小步跟在袁香蓉的身後。

    袁香蓉見袁大夫人跟的辛苦,卻也沒有慢下腳步,走到了啟明殿宮門口的時候,卻發現門內走出了一叢人,她定睛一看,認出了從裡邊走出來的人是賢貴太妃與淑寧公主,她微微挑了一下眉,卻在二人走進的時候,微微福身,開口道:「賢貴太妃、淑寧公主。」

    二人倒是不妨看到袁香蓉,連忙連忙露出了笑容,回了禮笑道:「端容公主。」

    雖然這邊賢貴太妃是長輩,但是袁香蓉是如今皇上的親妹子,她們那裡敢拿喬,只待袁香蓉走過之後,方才站直了身體。

    賢貴太妃看著一直低著頭沉默不語的淑寧,心裡輕輕歎了一口氣,開口道:「走吧,我早說過找皇后沒用,她不會管這件事情,你偏就不相信,非要試過才甘心。」

    「那有什麼辦法,表哥總不能夠成日無所事事呆在家裡吧,我看著他這樣子就心煩,我怎麼會嫁了這麼一個人。」

    「他是沒什麼大能力,但對你也算是一心一意,你盯著他,讓他多多用功唸書,指不定靠自己也能夠拼出一份前途來呢!」賢貴太妃也有幾分無奈,可是如今的天下,早已經不是趙家的天下,與長寧的那份情意,也早已經用盡,淑寧這會兒還想奢想通過長寧的路子給自己的夫君要個前途,這怎麼可能。

    「靠他自己,算了吧,他這輩子估計也就做個無用的駙馬了!」

    淑寧這會兒心裡悔的不行,早知曉當年並不打算接受和書,她怎麼會願意嫁給自己那個無用的表哥呢!

    可是,現在木已成舟,她還能夠怎麼辦呢。

    想到了這裡,淑寧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那巍峨的宮殿,她其實並不求有長寧那一份福氣,就是像方纔的端容公主一般,只要夫婿爭氣點,她也就心滿意足了。

    雖然她的母妃一直勸她要惜福,覺得自己的駙馬對她這般好,即使人沒什麼能力也該滿足了。可是一個成日裡只會圍著女人轉的男人,又有什麼用處。

    淑寧深深的歎了一口氣,身體疲累,心卻更累。

    袁香蓉一邊走著,一邊卻是在心裡猜測著賢貴太妃與淑寧的來意。

    不過她也沒有深思,倒也了然淑寧的來意,畢竟淑寧公主嫌棄自己駙馬無用之事,可是滿京城人都知曉的,恐怕這會兒來找她的皇嫂,是為她那個不爭氣的駙馬來求職位了。

    她心裡覺得好笑,淑寧公主這般下去,只怕早晚要把皇嫂對她的那點耐心消磨殆盡。前段時日她進宮無意間撞上淑寧公主也進了宮,便看到了皇嫂不耐煩的臉色了。

    偏偏這淑寧公主還真是半點都不懂得眼色。

    袁香蓉帶著袁大夫人慢慢的走到了宮殿門口,看著站在外邊的青玉,連忙揚起了笑容,輕聲道:「青玉姑娘,麻煩您進去與皇嫂通報一聲,我帶人過來了。」

    青玉看到袁香蓉,連忙笑著行了一禮後,開口道:「皇后娘娘早知曉端容公主您要來,讓奴婢直接帶您進去便是了。」

    「好,那麻煩姑娘了。」

    袁香蓉說的十分客氣,她隨著青玉走了幾步,走到了廳殿裡,果然看到了自己的皇嫂正坐在廳殿的正上方低頭飲著茶,看到她走了進來,笑著放下了手中的茶盞,抬起了頭。

    袁香蓉連忙低頭行了禮,在聽到吉祥叫起的視乎,她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就在她邊上的袁大夫人,卻看到袁大夫人這會兒與其說是跪,倒不如說是癱軟在地上更為合適。

    她那張不算好看的臉上,滿是震驚,顯得有些猙獰。

    晚間吉祥坐在榻上,與躺在榻上正努力翻著身的袁曜互動著。

    身穿朝服歸來的袁叔萬看到了吉祥這副好心情的樣子,臉上笑容加深,也是坐到了吉祥的邊上,伸手抓住了自己兒子的小手,笑道:「心情這麼好,可是嚇到了她了。」

    昨日裡,袁叔萬得到袁伯鵬一家到了京城的消息時,吉祥也在邊上,也是她出的餿主意,說將人帶進宮裡來嚇一嚇,當然袁叔萬對於自己皇后的提議,自然是十分縱容。

    「我出手,哪有不成功的。我只是對她說了一句,本宮倒不知道袁大夫人如此神通廣大,竟然還認識本宮的舅父舅母,就把她嚇了個夠嗆!」

    「促狹鬼。」

    袁叔萬笑著說了吉祥一句。

    而吉祥也是笑瞇瞇的回了一句:「還說我促狹,你可別說你沒嚇你大哥。這會兒,只怕他被你嚇的隨便你安排了吧!」

    說完這句,吉祥替躺在榻上跟個小烏龜一樣的兒子擦了擦嘴角流下的口水,又隨口問了一句:「你打算怎麼處置那一家。」

    「畢竟是親兄弟,倒也不好不近人情。」袁叔萬笑著說了。

    看著吉祥滿臉不信,他只是繼續淡淡道:「既然來了,倒也省去了我將人請到京裡來的功夫,王爺自然是要封的,不過封地就免了,畢竟我也在考慮削藩一事,就讓他們一家子在京城裡安安分分好好住著吧!」

    「你這是要將人圈起來?」

    吉祥聽出了袁叔萬的言下之意,開口問著。

    袁叔萬捏著袁曜肉嘟嘟的小手,笑的別有深意:「圈起來多不好聽,只要他們安安分分的,自然讓他做個閒散王爺。」

    說罷這話,袁叔萬的另一隻手,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放到了吉祥的手上,語氣略帶了幾分曖昧笑道:「提這些掃興的事情做什麼。咱們是不是該好好考慮一下給曜兒添個弟弟妹妹了。」

    「孩子還在呢,說什麼諢話。」

    吉祥沒好氣的回了袁叔萬一句,想要將自己的手從袁叔萬的手裡抽出來,卻發現,袁叔萬緊緊抓著她根本不讓她抽出來。

    她無奈,卻想到了什麼,嘴角浮起了一絲壞笑,她的另一隻未被袁叔萬抓著的手,抓著袁曜的肉嘟嘟的小手放到了袁叔萬的手背上,輕聲道:「你還是和曜兒一道兒玩吧,我小日子最近彷彿遲了幾日,又容易被驚醒,旁邊睡不得人。為了以防萬一,最近,你帶著曜兒一塊兒睡,就不要打擾我了。」

    「你的意思是……」

    袁叔萬眼睛微微睜大,急切的看向了吉祥。

    吉祥輕笑了一下,開口道:「太醫說月份尚淺,還看不出來,要再過些時日才能夠查出來,不過,應該是□□不離十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