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純愛耽美 > 藥香娘子:夫君,別動

《》正文 第644章 番外 四:英哥兒和狼哥兒 文 / 今年霜降時分

    府裡府外靜悄悄的,丫鬟婆子們在屋裡屋外的不停的穿梭著,卻沒有一個人發出不合適的聲音,腳步都輕輕的.訪問:ooo。

    英哥兒站在屋簷下,仰著頭看著父親。狼哥兒同樣也是仰著頭,和哥哥一模一樣的動作看著父親。

    朱鏗寒背著手走來走去的,清俊的臉上習慣性的淡淡的,只有從蹙緊的眉頭上能夠看出來,他很著急。

    英哥兒說了一聲:「我進去看看!」說著就想跑進內院。

    朱鏗寒一伸手就給拉住了,道:「不要進去,你帶著狼哥兒去玩吧。」

    英哥兒沮喪的答應了一聲,他有點不明白,父親這麼擔心娘,為什麼不進去看看?還有啊,他也很著急想要知道妹妹長得什麼樣子啊。也許……跟筱萌妹妹一樣?

    狼哥兒聽說可以去玩了,於是伸手扯了英哥兒一下:「哥哥,咱們去玩吧。」

    英哥兒點點頭,只好帶著他出了這個院子,往花園走。狼哥兒左右的看著:「這邊一點都沒有別院好玩,咱們什麼時候回別院呢?那裡才好玩,可以上山打兔子,聽狼叫!」

    英哥兒就道:「爹不是說了,娘生了妹妹之後,娘和妹妹都怕冷,要在城裡才行,住在山上太冷了。」

    「不冷啊,我覺著不冷。」狼哥兒說著,倒是也無所謂,反正住在哪裡都一樣,都可以玩的。他已經想到了玩什麼了:「咱們去挖坑抓魚吧?上一次咱們在荷花池挖的坑,游進來好幾條魚!」

    「好啊,不過先說好,那是錦鯉,抓了之後看看就好了,最後還是要放回去水裡。()」英哥兒說道。

    狼哥兒點點頭:「好啊!」答應的很痛快。

    英哥兒想了想又道:「玩一會兒就行了,我還有功課溫習呢,你也需要寫十個大字。」他低頭看著弟弟:「你答應嗎?」

    狼哥兒雖然調皮,但是並不反感讀書,反而很喜歡寫字畫畫,聞言便點頭道:「也好啊,這個我也答應了!」他很痛快。

    於是英哥兒帶著他兄弟兩個去荷花池挖了個大坑,一會兒坑裡就滲過來了水把坑填滿了,接著,一條傻乎乎的錦鯉就游了進來,搖頭擺尾的在水裡有了好一會兒,才發現這是個小坑,而自己游不出去了!

    狼哥兒笑的咯咯咯的,用一隻小棍子逗著那條傻乎乎的錦鯉,英哥兒聽見有腳步聲『咚咚咚』的往這邊跑,抬頭看過去。

    在他們岸邊不遠的地方,高高低低或站或坐的幾個侍衛也站了起來,看著跑過來的人。跑過來的是英哥兒的乳母,如今英哥兒不吃奶了,她自然也就成了英哥兒房裡的一個婆子,也不用做什麼事情,把她自己吃的胖胖地,英哥兒總覺著要生妹妹的娘都沒有奶娘肚子大。

    奶娘跑過來,胖胖的臉上帶著喜色,拍著手叫著:「英哥兒、狼哥兒,快,快!你們娘生了,生了!」

    英哥兒大叫一聲跳上了岸,叫道:「娘生了妹妹了!」

    狼哥兒也跟著跳上了岸,大聲叫著:「妹妹!生了妹妹了!」跟在英哥兒的後面,哥兒倆就往回跑著。

    胖胖的奶娘根本跟不上兩位少爺,急的在身後大聲的喊著:「生了……生了位小小少爺!」

    ……

    英哥兒站在屋簷下,小臉上全都是失望,狼哥兒倒是無所謂,踮著腳尖站在門口,等著爹把弟弟抱出來。丫鬟奶娘的都不叫他們哥兒倆進去。

    父親抱著弟弟出來了,平常冷冷的臉上現在全都是喜悅,英哥兒仰著頭看著,奇怪的道:「爹,你不是也想要妹妹嗎?為什麼還這麼高興?」

    朱鏗寒笑著,蹲下身道:「不管是你們的妹妹還是弟弟,爹都喜歡。」叫他們哥兒倆過來看。

    英哥兒和狼哥兒馬上湊過來,兩人幾乎也趴在了朱鏗寒的身上,看著他懷裡的小小的小孩兒,狼哥兒輕輕的叫了一聲:「弟弟。」

    英哥兒看到了弟弟的一瞬間,也忘了自己很想要個妹妹的,喜歡的伸出手去,想要碰碰弟弟的小臉,然後又看到了他的手,小小的握著拳頭,好小啊。英哥兒把他的小拳頭放在了自己的手裡,摸了摸,喜歡的也叫:「弟弟真乖。」

    朱鏗寒笑著,抬頭看他:「英哥兒不是很失望?你想要個妹妹的。」

    英哥兒想了想,眼睛一直看著小小的,扁著嘴的弟弟,笑瞇瞇地道:「沒關係的,娘下一回肯定生妹妹。」

    旁邊候著的丫鬟婆子全都低聲的笑。

    朱鏗寒笑著站了起來,道:「弟弟要去見見爺爺,請爺爺給起個名字,你們一起來吧?」

    兩個小孩兒馬上一起點頭:「好啊!」跟在了後面,狼哥兒就問道:「弟弟叫什麼名字?」

    「爺爺還沒起呢,等起了就知道了。」英哥兒道。

    狼哥兒就提聲道:「我知道啊!就是問哥哥,爺爺會起什麼名字!」

    朱鏗寒笑著,低頭看了兩個兒子一眼。

    英哥兒蹙眉冥思苦想,道:「你說呢?」

    狼哥兒馬上就道:「就叫虎哥兒唄!我是狼哥兒,他是虎哥兒,你是鷹哥兒。」

    英哥兒馬上笑著就道:「你錯啦,哥哥是那個英,不是這個鷹。」

    「什麼鷹?」狼哥兒好奇的問。

    英哥兒認真的給解釋著:「英雄的英,不是老鷹的鷹。」

    狼哥兒想了想道:「反正都是一個意思啊!」反正差不多,兩個字他都不會寫。

    英哥兒好笑:「差多了!意思差的很遠很遠很遠很遠……」為了表示真的差得很遠,他說了好多個很遠很遠,把父親都給逗笑了。

    ……

    父子三人……不,父子四人往回走的時候,狼哥兒得意的推著英哥兒:「哥哥,你要改名字了。」

    「為什麼?」英哥兒奇怪的問道,剛剛爺爺只是給弟弟起了名字,沒說自己要改名字啊。

    狼哥兒就得意的道:「爺爺誇我起的名字好,都答應弟弟就叫虎哥兒了,那你還不應該叫鷹哥兒?老鷹的鷹。」他記得倒是清楚。

    英哥兒好笑,抬頭看著朱鏗寒:「爹,我要改名字麼?」

    朱鏗寒低頭笑:「你想改就改,不想改就不用改。」

    英哥兒低下頭,手裡牽著狼哥兒的小手,跟著父親往回走,心裡頭著實的有些煩惱起來,改不改呢?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