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復秦

《》章 節目錄 第三十七章 各家事短 文 / 一笑一枯榮

    秦軍大營。

    贏子嬰朝左將軍白廷問道:「道路清理還要多久?劉邦的虛實都探聽清楚了嗎?」

    白廷答道:「只需明日即可將浮橋搭好,路上障礙也清理得差不多了。劉邦現在就依靠在霸水紮寨,不知道做何所想。」

    「背水紮寨?不管劉邦意欲如何!明日強攻劉邦大營,不得有誤。三軍上下,賜酒食犒勞!你將上將軍給我找來。就說我有事要問他。」

    「喏!」

    白廷出帳而去,不過片刻,老將軍李信走進了秦王大帳。

    二人對席而坐,贏子嬰朝李信問道:「劉邦兵少,如今已經並非我軍敵手。我欲分兵兩路,將嶢關拿下,好斷其後路。不知道上將軍以為如何?」

    李信想了一會,皺眉說道:「如今我軍連番大戰,傷亡也不少。三軍將士如今不過二萬。若分兵去打嶢關,那必須得派一得力大將才行。」

    贏子嬰想了想,朝李信問道:「不知左將軍白廷如何?」

    「白廷雖然頗懂軍略,但少謀好斷,不可去也!」李信搖頭說道。

    贏子嬰聽後又道:「前將軍周援老持穩重,可否擔當此任?」

    李信再歎道:「周援太過穩重,缺乏機智。就如前些日子,他領兵追擊劉邦,卻因約束不了部下而一事無成。此誠然免於遭敵反戈,但也說明他缺乏臨陣機智。因白廷之敗而駐足不前,更是缺乏魄力。」

    贏子嬰本想反駁兩句的,但想想老將軍的脾氣他還是算了。李信是以單純為將的角度是思考問題,這樣算起來周援確實太過死板了。聽李信把贏子嬰心中所想的兩個人選都否定了,贏子嬰也有些急了,他朝李信問道:「那依上將軍的意思,派誰去合適呢?」

    「我有兩人可推薦給秦王。一人王沖,第二人為公孫止。」

    贏子嬰聽了這到這兩人卻忍不住將眉毛高高皺起,他遲疑的說道:「王沖雖頗有勇力,但獨帥一軍還是過於勉強了吧?公孫止此人雖然有點能力,但觀其言行,頗有點誇誇其談的樣子。況且二人資歷也不如前將軍和左將軍,這樣安排合適嗎?」

    「秦王毋憂,王沖這人我早知之。其人雖不懂謀略,但從不專斷獨行,而且在軍中頗得軍心。公孫止之智也不僅僅是流露在表面那樣,這人貪生怕死,多舌好官,但觀察細緻入微,也是個可用之才。這二人相配,剛好是相得益彰。大戰在即,只憑能力用人,秦王何必操心於資歷問題?」

    「既然上將軍這麼推崇這二人,那就派他們去吧!」

    「嗯,其實李必將軍才是擔當此任的最好人選。可惜那晚夜襲,我竟然未將他救出。如此忠肝義膽之士,竟然遭陷賊手!唉!」

    「李必之事我也聽說了,確實可惜了。如今劉邦大將周紲亦在我們手中,如果戰後劉邦還不死,就與他交換俘虜吧!」

    「秦王不可!周紲首級可用於明日祭旗,好激勵我軍軍心。只要明日戰勝,又何愁劉邦不放人?」

    「那讓李將軍在劉邦大營裡委屈兩日,周紲人頭做明日祭旗所用!」

    ******************

    嶢關。

    大將周勃乃安武侯親封的虎賁令,一路西進也頗有戰績。是劉邦手下一個知兵事又勇猛善戰的人才,劉邦在攻打藍田的時候將嶢關交予周勃防守。

    周勃領著三千步卒留守堯關,身後曹參在商縣、丹鳳收集糧草。這幾日他派人運送糧草都被秦軍所截獲,爾後又得知沛公兩敗於秦軍,他心中很是焦急。

    他有心前去救援,但又害怕丟失嶢關導致後路被截。這西行一路上,眼看著的大好形勢,感覺此時又非常危急起來。

    三天前灌嬰、傅寬領著十幾個騎兵逃進了關內。他將灌嬰狠狠的數落了一頓,不過灌嬰肩上中箭,箭傷復發,他也不好再指責灌嬰了。曹參這次親自押送了五十車糧草進了嶢關,如今幾人都在關內。

    現逃往嶢關的敗軍越來越多,周勃早已遮掩不住劉邦大敗的消息。此時關內人心惶惶,軍心很不穩定。幾位將軍的情況也不好,灌嬰病重、傅寬自到關之後就經常飲酒,曹參屢次鞭打秦將李必,只有周勃看起來正常一點。

    周勃心中著急,同三人商議道:「沛公雖遭一時之敗,但尚有餘力,在打起來勝負也很難說。只是嶢關如今兵少,軍心又不穩定,秦軍如來攻擊,又該如何是好?諸位都是跟從沛公很久的老人了,心中必有韜略教我。」

    灌嬰躺在病床上說道:「給我三千騎兵,我立馬前去救援沛公!」

    傅寬將嘴一撇,朝地上吐了口口水,說:「我呸!還三千騎兵?你就做夢吧!這樣,周大哥,你把關裡的士兵分我一半,我去偷襲藍田。將藍田打下後,立馬打芷陽!打下芷陽再奔襲咸陽,說不定關中就是我們的了!」

    周勃一看這兩人,知道是問不出什麼了。他將目光看往曹參,曹參此時正在用匕首削著一塊豬蹄,他將肉片用匕首挑起,瞇著眼將肉往火盆裡烤,有些冷漠的說道:「這兩個笨蛋,遭點挫折就一蹶不振。你們擔心啥?擔心沛公的安危?擔心關中打不下來,你們的將位?我呸!你們有啥好擔心的?沛公的能耐你們是知道的!這一路過來,打過的勝仗敗仗無數。但他都能捲土重來,酈食其已經把漢中拿下了,縱然關中打不下來,憑著漢中我們也不是什麼無根的浮萍了。到時候項羽打進來了,還不是照樣要給沛公封王,你們擔心什麼啊!莫非你們認為,憑著項羽都打不下關中?」

    「項羽那麼厲害,怎麼會連關中都打不下。不過他來了我們就等滾得遠遠的,鼻子要捏著,裝啞巴裝聾子。人家現在可不是魯公了,是六國的上將軍,是聯軍的上將軍。」

    周勃拍案大怒,怒斥三人道:「項羽再是聯軍的上將軍,那也先是我大楚的上將軍。當初項梁死後,要不是沛公支持他,他說不定早就被楚王給廢了!如今他當了上將軍就了不起了?嗯.確實是了不起。不過我們怎麼又扯到項羽身上了呢?他現在說不定還在河北轉悠呢!如今你們要想的是,如果秦軍來打嶢關,我們該怎麼辦!」

    曹參冷哼一聲,狹長的雙眼瞥了周勃一眼,一邊燒著肉片,一邊漫不經心的說道:「勝則攻,敗則守。守不到,就燒掉!我們只需要日夜派偵騎注意沛公的下落,好在危急的時候能接應。另外讓蕭何準備將商縣、丹鳳、商南三縣的富戶全部遷往漢中,如果真的敗了,我們就一路燒著跑,先燒嶢關,再燒商縣、丹鳳,一直燒到武關去!看那秦王又能如何!」

    三人都忍不住打了寒顫,曹將軍果然不愧為獄掾出身的,心狠手辣得狠吶!不過三人也不得不佩服,曹參說得在理啊!守不了,就燒掉!他們還擔心受怕什麼?守不住嶢關燒了就是!燒了這些地方,以後說不定還能從南陽招兵繼續入關,到那時候,這些地方完全不用考慮防守的問題了。

    幾人謀劃得當,周勃立即收集柴木,在關裡堆積,下定決心如果沛公戰敗,就火燒嶢關!另外曹參給在丹陽的蕭何寫信,讓他先將三縣的富戶遷移。幾人將準備做好後,就派出偵騎,日夜監測秦軍動機。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