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將夜黑巖

《》午夜修靈 102 我來了(大結局) 文 / 墨客007

    睜開眼,我感覺頭好痛,覺得自己做了一個特別奇怪特別紛亂的夢,夢裡我變成了救世主,最後卻又成為了一個臭**絲,總之,這個夢古怪的很。

    這時,我看到自己躺在一個白白的房間,緊接著,我就看到我媽激動的抓著我的手說:「小白!你總算醒了!知不知道媽媽有多擔心你啊?」

    看著哭成淚人的媽媽,我的腦子有點糊塗,我咋整醫院來了?

    「小兔崽子!你總算醒了!你長本事了,竟然在學校跟人家學什麼打架!現在好了,你被學校開除了你知道麼?」我爸火氣沖天的衝過來,印象中,他從來都沒這麼凶過我,看來他真是被我氣大發了。

    我連忙往被子裡縮了縮,說我錯了,但是那些人也太欺負人了。

    我媽拉著我爸說:「行了,現在事已至此,我們應該好好想想,接下來要怎麼辦才行。」

    「還能怎麼辦?這小子反正學習成績也不好,就當早點步入社會吧,我去問問朋友,看看有沒有啥好工作能介紹給他。」我爸一臉無奈的說道,然後就轉身離開了病房。

    內疚的望著滿面愁苦的我媽,我小聲的說:「媽,對不起。」

    我媽溫柔的笑著說沒事兒,她已經知道我是為什麼跟人打架了,說不是我的錯,還說男孩子什麼都可以沒有,但絕對不能沒有尊嚴。我覺得我媽真是我的知音啊!這時,她說她要去幫我洗個蘋果去,然後就留我一個人在病房。

    躺在床上,我突然想起那個夢,我心說我得睡了多久才能做出這麼一個夢啊,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心裡怪怪的,好像,這一切真的發生過一樣。不過一想到在夢裡,爸爸媽媽都去世了,我就覺得這夢肯定忒扯淡了。

    一隻皮球突然滾進了房間,我轉過臉去,就看到一個長得跟洋娃娃一樣的小孩子站在那裡,他看起來有三歲左右,粉粉嫩嫩的,很可愛。

    「哥哥,我可以進來拿我的皮球麼?」他眨巴著眼睛,奶聲奶氣的說道。

    我說當然可以,如果不是因為我還掛著水,我肯定已經幫他拿了。當他走進房間,抱起皮球離開後,我徹底愣住了,因為我記得他!我有些緊張的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他眨巴眨巴眼睛,笑嘻嘻的說:「我叫小明。」

    「轟!」我感覺自己的腦子徹底的炸開了,小明,我的小鬼……那麼,那一切是真的了?

    「小明,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門又被打開了一些,我歪著腦袋一看,就看到一個穿著一身粉色護士服的女孩子溫柔的把小明抱了起來,看到她的那一刻,我感覺心跳都停止了,因為她長得實在是太漂亮了!儘管穿著護士服,可她渾身都透著一股子古典的氣質,讓人不禁想到了古代的那些貴妃。

    不,就是貴妃也沒有她身上的那種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和她比,估計楊貴妃就是個有狐臭的小村姑。

    她突然看向我,一雙好看的鳳眼微微瞇起,問:「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你?」

    哎喲?她這是在跟我搭訕呢?可是轉瞬間我就有種如墜冰窖的感覺,指著她,我不可置信的說:「琉……琉璃?」

    她訝異的望著我說:「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呢?這一刻,我想起了很多事情,我知道,這些事情並不是做夢,小明,琉璃,他們都回來了,那麼,大師和小騷呢?陳冠東呢?還有,琉璃究竟是人還是妖?

    當我問出這個問題時,她微微蹙眉,然後說:「我覺得你不應該來這個醫院。」

    我的心裡「咯登」一聲,問她咋啦?她淡淡的說:「你應該去神經病醫院去才是。」說完,她就抱著小明離開了。

    看著她的背影,我有些心酸,她不記得我了?我閉上眼睛,之前經歷就像電影回放一樣在我的腦海中一點點的重現,我躺在那裡,心裡有些想笑,所以,這才是最後的結局麼?

    此時此刻,我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遇到那群人,但是我知道,歷史已經被改寫了,因為之前打架的時候,我根本就沒有遇到琉璃。一想到她還在,我的心裡高興極了,咬了咬牙,我拔下針孔,衝出了病房,看到她窈窕的背影,我激動地大喊一聲:「琉璃,我喜歡你!」

    整棟樓裡都迴盪著我的聲音,所有人都探出腦袋來望著我,而琉璃緩緩轉過身來,臉色難看的瞪著我說:「神經病啊你!」說完就飛快的走了。

    呵呵,看來這小丫頭現在的性格也變了很多。不過確信無疑的是她已經忘了我了,但沒關係,我會重新把她追回來的。

    「臭小子,丟不丟人啊?」這時,我爸突然揪住我的耳朵說道。

    我疼得擠眉弄眼的,轉頭一看,發現我爸根本沒有生氣,反而有點期待,我就知道,他對這個兒媳婦還是很滿意的,所以我笑嘻嘻的說:「爸,你說我的眼光怎麼樣?」

    我爸故意板著一張臉,嘴唇卻忍不住上揚,摸著下巴說:「嗯,不錯。」

    「不錯你個頭!你不是說給兒子聯繫朋友,看看能做什麼麼?」拿著蘋果的我媽紅著臉走過來,一邊說一邊把我們往房間裡推,估計是因為我倆而感到丟臉。

    到了房間後,我爸忙說:「我本來是跟朋友說好讓小白去蘭亭苑做保安的,不過剛才在醫院遇到一個道士,他說小白二十歲之前有大劫,必須跟他走才能平安度過二十歲,我就準備帶著他去看看那位道長。」

    聽到這話,我徹底愣住了,腦海裡浮現大師那張猥瑣的笑臉,忙問我爸他人呢。

    我媽卻說那人胡扯,我一生下來就有一個很厲害的道長說我有福相,還送了我一塊玉保平安呢?我怎麼有什麼大劫?

    有福相?我的命格徹底改了?還有,玉……我下意識的摸向脖子,結果就看到只有白雲觀的觀主才能佩戴的這塊玉正掛在我的脖子上,這一刻,我忍不住想歡呼出聲,那個說我有福相的道長八成就是師祖了,既然他這麼說,就意味著我不會遭遇劫難,一切也都不會發生。既然如此,大師說我有大劫八成也是借口,我懷疑他和我一樣,並沒有忘記那些事,所以跑來找我了。

    這麼想著,我就衝出了病房,朝著醫院門口走去,身後,我爸媽焦急的喊我的名字,我回頭衝他們一笑,說去找我的好朋友,他們雖然困惑,但也沒再追上來。

    就這樣,我狂奔著來到了病房,然後我就看到一個穿著道袍的人翹著二郎腿,抽著煙,吊兒郎當的東張西望著,不是大師那土賊還能是誰?

    「師傅!」我激動的跑了過去,他看到我,把煙一丟,也很激動的站起來,朝我走了過來,我們兩個互相看了一眼,然後就抱在了一起,這一刻,我特別的想哭,因為如果大師也忘了我的話,我會覺得自己所記得的一切都是一場夢,也會感到分外的孤獨和無力,所以大師的出現讓我感到了無比的欣慰。

    我們抱了很久,直到四周傳來議論紛紛的聲音,我才忙鬆開大師,可讓我大跌眼鏡的是,他竟然「嘿嘿」一笑,問我:「小兄弟,你這麼抱著我是為什麼呀?」

    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如果不是因為我熟知這貨猥瑣的本性,我都要被他騙過去了,我直接說:「去你大爺的,再跟我裝我可就回去了。」

    他抬手就狠狠拍了我一巴掌,氣呼呼的說:「臭小子,敢這麼跟你師傅說話,找抽是吧?」

    哎喲我哩個大草,你特麼不裝我特麼會打你麼?收起玩笑之心,我跟他去醫院的花園裡找了個地方坐下來,一坐下來,我就迫不及待的問他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大師沉思片刻,掏出一根煙點上,淡淡的說:「花娘給我留了一封信,我也是從她的信裡知道一切的,她說崑崙鏡其實有兩個功能,一是單純的回到過去,這樣的話,我們這些人都會消失,故事會從她回到的那個地方開始,二是撕裂空間,回到過去,也就是說,他們有他們的世界,我們有我們的世界,兩者並不矛盾,可是代價完全不同。」

    我一愣,問他什麼代價。他說如果一個人有足夠的能力啟動崑崙鏡的話,她是不需要犧牲的,而是會隨著鏡子一起回到過去,可是若是撕裂空間,硬生生建立一個過去的空間的話,那麼,這個人本身就會化成空間裡的一部分,也就說,這世上再也沒有這個人了,以前沒有,以後也沒有,從此三界中再也尋覓不到她的影子。

    那溫雅呢?我問。

    大師歎了口氣說:「也沒了唄,在那種時候,只有她死,花娘才能啟動崑崙鏡,因為崑崙鏡需要有血祭,而且如果屍兄仍然背負罪孽的話,就算是回到過去,也許一切依然會重來。現在,屍兄已經再也無需背負罪孽了,在那個世界,他會變成一個普通人。」

    崑崙鏡還真是無所不能,只是可惜了溫雅,也可惜了花娘。

    「那陳冠東呢?小騷呢?還有,為什麼琉璃和小明都不記得我了呢?」

    大師皺了皺眉說:「這是因為陳冠東他們三人都死過一次,死了一次的人醒來之後是不會記得和我們一起發生的故事的,不過現在,他們都變成了正常人,你也是,所有變成屍體的人,除了那些生前作惡多端,還有陽壽已盡的,也都活了過來,我想溫雅早就知道這個結果,所以才敢殺那麼多人,那個丫頭……其實本性還是很善良的。」

    誰說不是呢?

    「至於小騷……」大師突然眉飛色舞起來,然後掏出手機,竟然是一部蘋果,我擦,這貨發財了?他美滋滋的打開手機,點開一個視頻說:「小騷也變成了人,她和琉璃都是有大功德的人,所以她們才能變成人,唔……伊琳也活了,現在她們兩個是全國著名的姐妹花,她們組了個組合叫twinkle。」大師一邊說一邊驕傲的點開了一個視頻,然後我就看到兩個人活力四射的跳著舞唱著歌。

    真是天雷滾滾啊!不過還別說,這倆長得那麼美,估計這次什麼國際張國際飯的都得靠邊站了。不過我還真沒想到狐伊琳也出現了,也許這是上天對小騷的補償吧,這時,我忍不住問大師,準備咋整狐伊琳啊?雙飛還是……

    大師狠狠打了我一巴掌說:「再扯淡老子捅了你菊花!」然後說了一件讓我很驚訝的事情,那就是羅夜現在是中國最當紅的國外明星,和狐伊琳打得火熱呢。

    哎喲我J!羅夜這貨不當修靈人了?不過既然他活了,那杜甫呢?老實說,我爸媽當時去世了,我是真想殺了那兩面三刀的傢伙的,可現在既然大家都相安無事了,我又忍不住擔心,因為我覺得他的家人應該也在等他回去。

    大師果然是我的小蘋果,一下子就知道我在想啥,說:「別擔心了,他們修靈人有再大的不是都抵不過他們的功,所以杜甫也好好活著呢,來的路上我還看到他了,他好像是在賣麻辣燙。」

    我汗……看來大家的命運都改變了。我說那陳冠東呢?說了這麼多,我最好的兄弟在哪我還不知道呢。

    大師搖搖頭,說:「我也不知道,沒看到他,他忘了我們,應該也不會來找我們。」

    我一愣,皺了皺眉,突然想到他當時給我看的自己的網頁,我忙讓大師把手機拿來給我用下,飛快的搜到那個頁面,結果我就看到一條名為「中國第一帥偵探」的帖子,點進去一看,好幾張陳冠東的特寫,然後下面還有他的崇拜者爆料,說他現在跟一位美女畫家交往中,還附贈一張照片。照片上的女人並不是很清楚,我卻欣喜的發現她和花娘有幾分相似之處,而她面前的畫板上畫的正是水蓮花。

    緣分天注定,這一世,也許花娘真的不會出現,但是能看到陳冠東找到一個和花娘差不多的女子相偎相依,我覺得這事兒也就圓滿了。回想起之前發生的事情,我突然有點落寞,雖然那種生活驚心動魄,讓人有時候有種抓狂的衝動,但是也很精彩。

    可是,事情是不是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我看著大師,說:「師傅,不是說我是救世主麼?怎麼到了最後,我啥也沒幹啊?」

    大師白了我一眼說:「救世主?我看你就是豬還差不多。現在想想,你的確是因為聖靈才被這麼誤解的,他一脫離你的身體,你就成了純**絲了。」說著,他突然笑了笑,萬分感慨的說:「不過做**絲也沒什麼不好,我們啊,還是不要奢求過什麼刀劍江湖蕩氣迴腸之類的生活了。」

    我想了想,說也是。**絲就是**絲,沒有什麼不好。而且,如果讓我以失去父母,失去所愛為代價,成為這個世界的救世主的話,我也不情願。當初是無論可退,現在,我卻可以真正的做我自己。

    這時,大師的手機響了,我瞄了一眼,發現上面的備註是「我的小蘋果」,我頓時就有種想一吐千里的衝動。大師接了電話,那邊傳來小騷的聲音,可把這老男人給樂瘋了,他聊完電話,就說要去接小騷下班了,我問他就不怕緋聞,他說現在人家都把他當成是專門給明星算命的大師,所以不會被誤會。

    我去!大師現在混成神棍了啊。不過看到他這麼幸福,我也懶得再損他,而是祝福他說:「結婚的時候記得請我。」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你也是,小明現在已經和自己的父母在一起了,琉璃變成了護士,你的追妻之路估計會很坎坷啊,不過你放心,我和小騷會幫你的。」說完他衝我神秘一笑就走了,還說讓我別去當保安,有好差事給我。

    等他走遠了,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心情突然變得很好。一切已成定局,該離開的,我們除了緬懷之外還能做什麼?至於留下來的,既然是上天的恩賜,那麼我們就好好享受吧。

    這麼想著,我轉身朝著醫院走去,開心的說:「小璃,我來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