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穿越異世做神王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大戰繼續進行 文 / 月裡風

    一夜無話,歐陽城和奧思丁城都沒有趁夜攻擊,因為雙方連夜召開了一場高層會議,會議上歐陽城出征軍威武將軍歐陽利華強烈譴責奧思丁城沒有趁投石機打亂風城整個防禦體系的關鍵時刻攻擊,而是選擇的立刻撤離,造成了重要戰機失去……

    這就是他的原話,歐陽利華聽完後,立刻七竅生煙,火冒三丈,可是他也不想和奧思丁人鬧的太僵,畢竟現在不是翻臉的時候,但是他的心裡早已經把奧瑪爾西格爾卡嚓了n次。

    歐陽想到這裡,嘴角不由得露出一絲陰笑。

    當天晚上的會議不歡而散,但是他們終於達成了一項共同協議,雙方各出一部分人馬,盡快拿下雁門關,因為他們國內君主們都在等著勝利的消息,他們沒多耗一天就多消耗一天的糧草,時間一久,國內必然會出亂子的。

    戰不宜久,必須加快推進速度。

    次日,當太陽在天邊露出溫柔的笑臉時,它不知道人間一場大戰即將來臨!

    歐陽城和奧思丁城的大批人馬已經彙集在一起。

    雁門關只有一條通道可以通行,高級的魔法師以及達到聖階的武者確實可以飛越懸崖迂迴到雁門關內,但是絕大數普通人絕對不可能攀越過雲深不知處的懸崖峭壁。

    光有幾個強者是不頂用的,恐怕一進入雁門關就會被圍攻而死。

    但是強者們沒那麼傻,那麼大搖大擺的當著別人的面飛進去不死才怪。

    他們根本不需要如此,風靜竹擔心的是,那些高手偷偷地飛越懸崖進入雁門關內後,立刻喬裝打扮隱藏起來,等到戰爭進入膠著狀態,再進行偷襲,特別是那些高級魔法師,破壞力非常驚人,當然,最糟糕的莫過於來了一位聖域法師,聖域法師的強大禁咒魔法如同地球上的核彈,破壞力超乎想像,恐怕一個魔法就毀滅整個雁門關都有可能。

    不過,聖域法師一般都很驕傲,不可能為王國服務,也不願意大開殺戒,對於這些人來說,追求更高的魔法是他們的畢生目標,而物質上的種種奢華打動不了他們的心。

    整個南方就知道的而言也只有四位聖域魔法師,他們年齡最小的也有五十多歲了,其中有兩位是南方魔法師聯盟的會長和副會長,另外兩位已經隱居起來,很久都沒有在大陸走動了。

    聖階武者的數量遠遠要高於聖階魔法師的數量,整個南方大陸大概至少有十幾位聖階武者,風城唯一的聖階武者,天才般的武者風無邊死在赤陽魔尊撒貝的手下,在大陸引起了軒然大波。

    強大的聖階武者都被人一招就滅了,真不知道這位新近崛起的撒貝真正的實力達到什麼程度了,有人說他已經接近神階了,至少也是個半神級的,還有人就是直接說撒貝一定是傳說中的神階。不管別人怎麼評價,撒貝的實力超過風無邊那是公認的。

    風靜竹突然想到了撒貝這個人,她從來都沒有見過他,但是他的名字卻被身邊的人屢屢提起,雖然他的軍隊佔了風家的南部門戶城市——歷陽。

    但很奇怪的是,風靜竹一點都不恨他,她派過使者前往歷陽,希望能夠得到他的幫助,可惜被他一口給拒絕了,雖然他承諾會給他們提供各種戰爭物資,但他們不同意直接出兵幫助她,就連提供的物品都是高價供給,但風靜竹沒有辦法,唯一去北方的路線已經被堵死了,自己軍隊的糧食只能通過撒貝才能夠購買,歐陽城和奧思丁城已經堵住了整個雁門關,風城的商隊不能去南邊做生意了。

    風城自身的土地很貧瘠,種出的糧食根本不夠自己食用,以往大批的糧食都是很多商隊從大陸北部運過來,現在所有南北貿易的生意大部分都被撒貝的莊碧軍完全壟斷,由此撒貝大大的狠發了一筆。

    這個能夠一招殺死風無邊的男子到底是什麼樣的英雄人物呢?

    風靜竹很期待能夠見到他,根據市井傳言,這位男人身高八丈,眼似燈籠,血盆大口,一說話就像霹靂雷動,一伸手就風氣雲湧。

    風靜竹知道民間傳說不可信,如果真的長成那樣就不像個人,而是類似大猩猩的怪獸了。

    風靜竹正自胡思亂想著,遠處戰鼓擂起,無數人的呼喝聲震得整個地面都在晃動,她知道,敵人新一輪的進攻已經開始了。

    依然如昨天一樣,等到敵人進入射程內時,雁門關的城樓上立刻萬箭齊發,這一次敵人再也不是傻愣愣著向前衝了,他們各自分散開來,每個人手裡都拿著一具盾牌,一邊前進一邊抵擋著來自空中的密密麻麻的箭矢。

    不時的有人中箭倒下,但是更多的人已經向城樓逼近,風靜竹連忙下令魔法炮開火。

    巨大的轟鳴聲響起,五顏六色的光炮在人群中轟炸著,但是今天敵人好像吃了大力丸似的,即使不斷有人死去,也阻擋不了他們前進的步伐。

    穿著黑色盔甲,手中拿著長槍和盾牌,一邊衝鋒一邊大喊:「烏拉。」的是奧思丁城的步兵,而身穿銀色盔甲,手中拿著大砍刀和盾牌,一邊衝鋒一邊喊:「歐爾啦」的則是歐陽城步兵,兩國的騎兵並沒有參與,在正面攻城中,步兵是主體,騎兵則派不上大用場。

    轉眼間,敵人已經靠近雁門關邊緣,躲藏在人群中的工程兵開始架起一具具雲梯,向城樓上攀援而上。

    站在城樓上的風靜竹那俏麗的容顏冷冷的面對一個個爭先恐後向上攀爬著的士兵,一連串的命令從口中傳出,通過身後的副官傳到每一位將士上,接著,大桶的沸水從城樓上面倒下,就像下餃子一般,伴隨著多聲慘叫,大批正在努力爬著的敵人從雲梯上掉了下去,但很快又有人接著向上爬。

    沸水結束後,輪到很多大塊的石頭被士兵們推下去,又是大量的慘叫聲響起,很快石頭也用完了,終於還是避免不了有人登上城樓。

    其中當先一人約有三十多歲,手持砍刀殺氣騰騰,面對著許多衝向他的風城士兵,他手中砍刀急速揮舞,士兵們剛衝到他身邊就被他砍成幾截,頓時血肉橫飛,他紅著雙眼,沾滿鮮血的臉上露出凌厲的一笑,他把砍刀拿到自己的嘴邊,伸出舌頭舔了舔還兀自滴血的刀刃,轉身又朝風城士兵們猛撲了過去。

    很多人都被這人的恐怖給嚇的不敢靠近他,在他身後的雲梯上開始陸續有大量的敵人爬上來,一旦讓他們站穩腳跟,結果就大大不妙了。

    風城這邊一位年輕的將領猛的拔出腰間長劍,那劍上立刻綻放出火紅色的劍芒,他大聲喊起來:「兄弟們,跟我衝啊,把敵人趕下陣地,生死存亡就在此刻!」他帶頭向敵人猛撲了過去,似乎他的話解除了一部分士兵的恐懼,他們也都鼓起勇氣衝過去,一陣短兵相接後,那手持大砍刀的敵人哈哈大笑,他一刀就把看似強大的年輕將領從頭到腳給劈成了兩半。

    各種內臟和大量鮮血濺的到處都是。

    剩下的風城士兵眼看此人如此威勢,都是心膽俱裂,不知道是誰發一聲喊,大家趕緊回頭逃命。

    那人哈哈大笑道:「風城的兵,都他媽的是廢物,老子還使了幾招,就個個膿包似的逃命去了,風靜竹那娘們真是不頂用啊,哦哈哈。」

    可是沒有等他高興多久,他的眼前一花,一截劍尖從他的胸口露了出來,他不可思議的回頭望去,只見一位已經斷了一隻胳膊全身血肉模糊地士兵用力把劍**他的胸口,那士兵大聲的喊道:「風城必勝!侮辱陛下者死!」說完他那筆挺的身軀慢慢的傾倒,遠處不敢上前的風城士兵們眼睛頓時紅了起來,他們大喊著:「隊長,我們也不是孬種,誓死保衛陛下,保衛風城!」

    手持大砍刀的敵人最後的思維就停留在那位殺他的隊長望他最後一眼的仇恨眼神,隨後他的頭被一位士兵一刀砍下,他的思想沉靜到黑暗當中,再也無法醒來。

    劇烈的城樓拉鋸戰一直進行到中午,終於所有已經攻上城樓的敵人被全部打了回去,風城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死傷無數。

    但這一切並不意味戰爭的勝利以及結束,敵人大批的魔法師終於出動了,新一批步兵們緊接著衝了過來。

    風靜竹望著呼嘯而來的大批敵人,秀眉緊緊地蹙了起來。

    (這幾章戰爭描寫是必不可少的,這只是鋪墊,而很快高迡織N要到來了,請朋友們耐心觀看,多謝支持!)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