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我的23歲美女老師

《》第一卷 廢柴逆襲 第143章 詭異的飯局 文 / 宅到底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錢天澤的生活平靜而充實。

    每天按部就班的學習、鍛煉,每一分每一秒都不願意浪費。

    距離下一次月考已經不遠了,他計劃在這一次的月考中,成績還要再提升二三十分左右。

    這天下午放學之後,錢天澤走出教室,正準備去吃飯,不料迎面走過來一個男生把他給攔住了。

    攔路的人是陸展,王歲闖的軍師。

    「麻煩你讓一讓,我要去吃飯。」錢天澤沒好氣的瞪著他,腳步一動就要繞過去。

    陸展伸手一攔,微笑著說道:「我知道,所以我就是來請你去吃飯的。」

    聽到這話,錢天澤便站住了,「什麼?我沒聽錯吧,你要請我吃飯?你這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吧?」

    陸展神色不變的答道:「確切的說,是王少請你吃飯。錢天澤同學,不可否認,以往我們之間多有誤會,所以今天王少打算設宴給你陪罪,還請你給個面子。」

    「面子?面子值幾個錢一斤啊?」錢天澤冷哼了一聲,他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什麼這樣做,但是絲毫沒有打算給好臉色。

    陸展愣了一下,苦笑道:「錢天澤同學,我知道你對我們的成見比較深,但是這一次王少是真心實意想要跟你和解,不然的話我用得著公然露面來請你麼?真要是想算計你的話,出了學校再動手不是更方便?」

    聽他這麼一說,錢天澤便沉吟了一聲,「行吧,既然是這樣,那你就帶路吧。」

    所謂藝高人膽大,他現在才不怕對方搞什麼鬼名堂呢,哪怕對方真的設下鴻門宴,憑著他後天境界的武者實力也足以自保無虞。

    見他同意,陸展明顯的鬆了一口氣,誠懇的說道:「放心吧,這次就是一頓普通的宴請,沒有什麼別的意思,請跟我來。」

    二人一前一後的走出了學校,陸展指了指校門外停著一輛車說道:「上車吧,王少在獅子樓訂了包廂,現在過去大概要十多分鐘。」

    錢天澤掃了一眼,那輛車他見過,貌似正是王歲闖自己的座駕,一輛黑色的豐田凱美瑞。

    他微微點了點頭,昂然邁步走了過去,拉開車門便坐到了後排座上。

    陸展也坐進了副駕駛座,對司機說了一聲,車子便緩緩開動。

    一路無話,錢天澤上車就閉上了眼睛,擺出一副不想說話的架勢,陸展也很知趣的沒有打擾。

    很快車子便在獅子樓前停住,陸展和錢天澤下車後,便走進了店裡。

    txt全文下載75txt

    「王少訂的包廂在樓上,請跟我上來吧。」陸展繼續充當著引路者的角色,當先向一側的樓梯走去。

    錢天澤目光閃動了幾下,他想不明白王歲闖的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藥,不過既來之,則安之,走一步看一步吧。

    反正水來土掩,兵來將擋,大不了就是一戰,有何懼之?

    來到樓上的包廂裡,錢天澤的目光忍不住一凝。

    包廂裡除了陸展和王歲闖之外,竟然還有一個神色冷淡的女孩子。

    這個女孩子是誰?

    錢天澤飛快的在腦海中搜索了一番,沒有任何相關的記憶,這意味著他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女孩子。

    王歲闖帶一個陌生的女孩子來請自己吃飯,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看到他踏進包廂,王歲闖抬手扶了扶眼鏡站了起來,露出一臉誠摯的笑容說道:「錢天澤同學,歡迎你的到來,快請坐。」

    錢天澤走到桌邊,目光在桌面上一掃,已經上了四道涼菜,桌上還擺著幾瓶酒,紅酒啤酒白酒黃酒都有。

    他不動聲色的拉開一把椅子坐了下來,正好和王歲闖坐了個正對面。

    按理說這種坐法挺不合禮儀的,不過他並不在乎,反正大家以前不是朋友,以後也很難有什麼交情。

    王歲闖對此也視若未見,轉頭對陸展說道:「去吩咐一下,可以上菜了。」

    陸展應了一聲,轉身走了出去,片刻後又重新折返身回來,身後還跟了一名身穿紅色旗袍的服務員。

    錢天澤瞄了服務員一眼,沒有吭聲,他知道有些地方就是這樣的,包廂有專門的服務員進行伺候,只是沒想到自己竟然也有一天能在這樣的地方吃飯。

    而且是和一個跟自己有仇的人一起共進晚餐。

    服務員進來之後,先是向眾人躬身問好,然後走到桌邊笑盈盈的問道:「請問諸位貴客想先喝哪種酒呢?」

    王歲闖將目光投向錢天澤,「你是客,你來決定吧。」

    錢天澤淡淡的說道:「我無所謂,只不過晚上還有自習,喝了酒只怕不太好吧。」

    王歲闖聞言便笑了起來,「沒事,我已經讓人幫你請了假了,今天不用去上晚自習,所以你可以盡情的喝酒。要不這樣吧,咱們先喝點啤的漱漱口,吃點菜之後再喝白的如何?」

    說著他看了看身邊的冷漠女子,笑著介紹道:「瞧我這記性,忘記介紹了,這位是我的未婚妻童夢竹,今天剛到南山。夢竹,這位是錢天澤,和我一個學校的同學。」

    錢天澤看向童夢竹,微微有些驚奇,既然是未婚妻的關係,怎麼這姑娘臉上的表情好像有些不太情願?

    不過這是別人的家事,他也懶得管那麼多,王歲闖的未婚妻來了,那是不是意味著他以後就不會再打林語夢的主意了呢?

    出於禮貌,他向童夢竹點了點頭,「你好,童小姐。」

    童夢竹瞥了他一眼,「要麼叫我的名字,要麼不要叫我,我討厭『小姐』這個稱呼。」

    「呃……」錢天澤被噎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現在『小姐』這個詞已經不是用來指身份尊貴的年輕女性,而是專門代指從事男女負距離運動工作的那一類女性,也難怪對方會這樣說。

    於是他歉意的笑笑,「對不起,是我的疏忽。」

    童夢竹淡淡的『嗯』了一聲,沒有說話。

    這時王歲闖微笑著說道:「不好意思啊,錢天澤同學,夢竹的性子就是這樣,對誰都是冷冰冰的,可不是對你有什麼意見。」

    錢天澤心說你的未婚妻對我有沒有意見,我都不可能和她建立起什麼交情來啊,那麼她冷不冷有什麼關係呢?

    就在他們說話的當口,服務員已經將桌上的幾瓶啤酒打開,然後倒進了四人面前的高腳酒杯裡。

    「來,咱們先乾一杯,今天這頓飯,算是我向錢天澤同學賠禮道歉,感謝你能出席!」王歲闖端起酒杯在空中向錢天澤遙遙一敬,隨即仰頭將酒倒入了口中。

    錢天澤微微一笑,沒有接他的話茬,端起酒杯輕輕嗅了嗅,然後有樣學樣的一口喝乾。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