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天降神童

龍騰世紀 第八十五章 鐵環的異變 文 / 剛豆Bean

    彎彎的皓月高掛空中,略顯冰涼的光芒從天空灑向大地,就像在天地間罩下了一層朦朧的白沙。

    瑩潤的月光透過微微閉合的窗簾,照射到冰熟睡的身體上。

    也就在這所有人都沉浸於夢境之中的時候,冰手腕處的黑色鐵環上卻悄然滑過一道乳白色的光芒,儘管在月光的照射下,這樣的光芒顯得並不明顯,但卻再次體現出了這小鐵環的不尋常之處。

    「嗡~」

    白光過後,那看似已經恢復平靜的鐵環,卻突然發出了一陣細微的嗡鳴聲,緊接著,冰的身體表面便緩緩泛起了一層乳白色的光華,頃刻間,便將他熟睡中的身軀嚴嚴實實的包裹在內,這樣的現象,換做以前,只有當冰在熟睡的過程中受到攻擊時,這一層牢不可破的混沌之氣才會自行出現護主,而現在,卻只是因為這個毫不起眼的黑色鐵環一聲嗡鳴,便是將冰體內的混沌之氣給驅動了出來,單是這一點,就不是尋常之物所能做到的。

    而當冰的身上開始湧現出混沌之氣的時候,那圈做一團趴在冰身旁睡覺的小白便緩緩的睜開了那雙如夜明珠般明亮的冰藍色大眼睛,抬眼看了看冰手腕上微微有些顫動的黑色鐵環,卻又像什麼都沒看到一樣,再次閉眼睡去。

    如果冰此時醒著的話,見到這樣的狀況,那麼,他先前對這個黑色鐵環的無奈之感,恐怕瞬間就會變成濃重的興趣之感。

    當冰的身體完全被混沌之氣包裹住的時候,一道道水波狀的紋路頓時便在他的混沌之氣中波動起來,而隨著這些波紋的波動,冰身上的混沌之氣也開始如潮水般向著他的右手湧去,最終竟是彙集到那看起來有些袑騑陷釭熄礎牄K環上,而那黑色的鐵環就彷彿是餓了多年的餓鬼一般,不斷的將周圍湧來的混沌之氣吞噬而盡。

    一刻鐘後,冰身體上湧出的混沌之氣便已經盡數被那黑色的鐵環所吸收,而吸取了大量的混沌之氣後,那原本袑騑陷釭熄礎牄K環頓時也變得光亮了幾分,所有的袑騄ㄓw經消失不見,看起來也不再是那麼的破舊不堪,如果仔細觀察的話,還依稀可以看到一些略顯黯淡的細小紋路悄然浮現在了這黑色鐵環的表面。

    當那黑色的鐵環再沒有了動靜之後,這一個有些詭秘的夜晚才再次恢復了平靜。

    ……

    橘紅的太陽半掩在潔白的雲彩之中,溫熱的陽光緩緩撫去大地上余留的冰涼,雖然還只是清晨,但在這中華學院中,此時卻已經是人頭攢動。

    「偶像,你昨天晚上不是夢遊了吧?」

    瞧著冰那一路走來,都一直在舒展著身體的樣子,炎無雙頓時偷笑道。

    「我也不知道,反正今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我就覺得渾身不舒服,以前可是從來都沒有過這樣的感覺呢。」

    並沒有在意炎無雙話語中的取笑之意,冰一手捏著肩膀,皺著眉頭說道。

    體內的混沌之氣被那黑色鐵環吸去十之一二,冰的身體自然會感到不舒服,這樣的消耗,可不是短時間內就能夠恢復過來的。

    看著冰這確實是很不舒服的樣子,炎無雙便有些擔心的道:「偶像,要不?我帶你去醫務室看看吧。」

    擺了擺手,冰開口道:「不用了,就是感覺有些累,你就不要擔心我的問題了,還是好好想想我教你的法陣吧。」

    在昨天晚上回到宿舍之後,冰便將兩個相對簡單的法陣教給了炎無雙,只不過,炎無雙股弄了一晚上,也沒能弄出一點門道,雖然冰一直在旁邊指導,但卻依舊是沒有什麼起色,畢竟,法陣這東西之所以會失傳,一個是因為學習方式的失傳,另一個,就是因為它的難度了,如果那麼容易就能學會的話,那麼,那些法陣書籍也就不會成為久無人問的古籍了。

    「呃,不急,不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而且,我又沒有偶像你那麼變態的天賦,那兩個法陣,我還是慢慢研究吧。」

    聽得冰提起法陣的事,炎無雙頓時就有些害怕的說道,經過昨天那一大晚上的琢磨,對於那些複雜到爆的圖紋,他現在光是想起來,都覺得有些頭昏眼花。

    「那隨便你吧。」無奈的看了炎無雙一眼,冰開口道。

    說完,兩人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麼,今天是魔法部的複賽,這一路上,來往的人流量比起初賽時要多了很多,畢竟,複賽是所有晉級學員的混合賽,各年級的高手都會出席比賽,因此,看頭也比初賽要多得多。

    當冰和炎無雙走到試練場前時,沒有任何意外,余雷早已是等在了那裡,欣喜的上前打了招呼,三人便相約著走進了試練場之中,當然,對於冰一臉疲憊的樣子,余雷又是免不了一陣詢問。

    ……

    「很高興各位同學能按時到場,今天,我們一年一度的排位賽就將正式進入激烈的角逐賽,希望各位參賽學員能在比賽中取得好成績。」

    在試練場嘈雜的議論聲中,一身華服的天月緩步走上了試練台,她的出現,頓時便讓試練場中變得異常安靜下來,畢竟,很多時候,美女的力量是很強大的。

    「好了,下面,我們就進入正題,經過學院的商議,此次的比賽,將以團戰的方式進行,由排位器隨機組合,每四人一組,依次進行比賽。」

    「團戰?」

    聽得天月這麼一說,看台上頓時就炸開了鍋,這樣的比賽方式,可是往年從來都沒有出現過的,而且,由排位器隨機抽取,這樣的安排也太不公平了,如果實力強的都安排在了一組,那樣的比賽簡直就是一邊倒啊,對於大部分低年級的學員來說,這樣的方式,無疑就是直接給他們的排位賽畫上了句號。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