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骷髏冥主

龍騰世紀 第四十五章 終篇 文 / 向楚

    本書已完本,請大家把轉移目標,向三點鐘方向開炮……目標:《重生之商界為皇》,座標:156943,任務:猛烈轟炸,毫不留情!向他開炮!!推薦票砸死他!(極品好書,一般人我不告訴他……)

    新書沖榜期間,使勁砸,用力砸,砸死了我負責!謝謝大家啊!!

    /?bl_id=156943

    第四十五章終篇——毀滅的一切,開始的一切!

    而迪拜只是靜靜的看著懷中原本紅潤的嬌顏在慢慢變的蒼白,更是代表著生命的慢慢流逝。米琪兒有些擔憂的站在迪拜身旁,看著低頭不語的迪拜更是守護在迪拜的四周。

    「迪……迪拜,不管你是亡靈也好,人類也罷,我都是一樣的愛著你。愛你那傻傻的樣子,愛你那可以為了我而付出一切的樣子。哪怕你變成了亡靈也是因為我才導致的,不管你怎麼樣,我相信你都是一如既往的愛著我。對嗎?」

    有些顫抖的,艾蓮嘴唇蒼白的看著迪拜說道。

    這也是她一直的一個遺憾,自從得知迪拜死後,這就成了她的一個心病,從幾年前迪拜的神秘失蹤,到父王對自己說迪拜是一個亡靈並戰死了。一共兩次的遺憾,她不想再有第三次了,她只想向對自己一直付出的迪拜說出自己的心裡話。

    「不要再說了,我一定會治好你的。你不會離開我的,傻瓜。」

    抱著艾蓮,迪拜瘋狂的使用著自己腦海中所有的治療魔法,水系的,光系的,自然魔法,暗之魔法……可是任何一種都無法治癒艾蓮的傷口,那道由『暗』之力量所造成的傷口吞噬了一切的魔法治療,更是讓迪拜的希望一點點磨滅。

    第一次,迪拜有一種無力感。第一次,迪拜痛恨自己的無能。

    沒有什麼事情比看著心愛的人從自己懷中離去更加痛苦的,沒有什麼事情比這種無力感更讓人覺得沒用。

    「我知道我不行了,可是在我走之前我希望能將我的心裡話說出來,我不希望我的生命中留有遺憾。我一直……」

    似是還想說些什麼的艾蓮卻沒有再說下去了,她的話停在了半空之中,更是停在迪拜永恆的記憶之中。

    望著漸漸失去神彩的雙眼,迪拜的心彷彿在這一刻碎了一般,彷彿徹底沉淪在這無邊的痛苦之中。

    世間所有的一切都不復存在,有的只是眼前的人兒,有的只是那永遠離開自己的嬌顏。

    「難道這就是預言嗎?這就是那已經預知的未來嗎?」

    感覺到眼中陣陣酸澀,眼淚終於滑落下來落在艾蓮那雪白的嬌顏之上。

    宛若一朵紅梅映在艾蓮那絕美的臉龐,蒼白與血紅兩種極致的顏色交織出一幅嬌艷卻又略帶淒涼的畫面。

    血淚為你而落,濺落的血淚就像愛你的心在這一刻碎裂一般。

    吾愛,睡於此,止於此,逝於此。

    此生,愛於此,恨於此,怨於此。

    心中那無邊的愛意,化做漫天的恨與怒,我的世界只有怨。

    輕輕撫過艾蓮的那絕美而又淒涼的臉龐,將那朵血梅毫無痕跡的拭去。迪拜輕輕的將懷中的艾蓮放在地上,彷彿是怕驚醒沉睡中的美人一般。

    在那一刻,迪拜落下了一滴血淚,落下了男人不輕易滑下的淚水。

    看著身旁的米琪兒和那周圍的天崩地裂,迪拜笑了。

    「毀滅嗎?光與暗的毀滅?我要這一切的一切都毀滅於此,一切的一切都將完結與此!」

    到最後迪拜的大笑已變成一種淒厲的哀鳴,那是一種發自心底的怨恨!

    一黑一白瘋狂旋轉的白點彷彿將世間的一切都吞噬一般,無數的一切都在慢慢消逝,在被慢慢吞噬,由遠至近。

    可是這一黑一白瘋狂旋轉的下方,也就是那些瘋狂戰鬥的人類和亡靈的戰場所在卻同樣發生著一場巨變。

    本是被鮮血浸透的土地變的血紅一片,而站在中間的迪拜全身上下的黑芒也在悄然四散。慢慢的一片淡紅取代了迪拜的全身上下,由黑慢慢向著血紅轉變著。

    迪拜的神色也在慢慢變化著,由哀傷變為憤怒,由憤怒變為平靜,由平靜變為死寂。

    無論是瘋狂中的人類部隊或是亡靈軍隊都停了下來,並不是他們想停下來,而只是他們都意識到自己竟然動彈不得。

    他們的靈識,他們的力量都在瘋狂的從體內消逝著。整個天空由原來的混亂不堪慢慢變成血紅一片,整個世界都變成了妖異的紅色。

    唯有站在迪拜身旁的米琪兒和暗黑魔龍加上『楓飛』被一片白光所覆蓋,顯然是迪拜不想傷到他們而有意為之的。

    「消逝,離去,空靈之境,安然之境,時空隨之轉變,空間的變化,萬物的主宰,逝!」

    看著站在一處的米琪兒和暗黑魔龍加上『楓飛』,迪拜緩緩說道的同時將自己纏在腰間的『瑩蛟』送進那片白光之中。

    「迪拜,你要做什麼?!要把我們送到什麼地方?」

    看著迪拜的動作,米琪兒有些不安的急問道。

    而雙眼已經變成血紅的迪拜眼中閃過一絲柔情輕聲說道。

    「早在拜勒兄妹家我就已經設下了禁制,這些力量暫時還還不會吞噬那裡的。我會把你們都送回去的,以後好好生活。」

    隨著迪拜聲音的落下,空間魔法隨之發動,米琪兒和暗黑魔龍等一眾魔獸消失在迪拜的眼前。

    空間魔法本不是迪拜所擅長的,可是迪拜在這一刻卻用了出來。

    迪拜沒有想自己是如何使用出這種力量的,他只知道在這一刻自己可以使用所有的一切,只要自己能夠達到自己的目的。

    「光與暗的力量是世界的極致嗎?你們這些愚蠢的傢伙。」

    靜靜的向那一白一黑兩個瘋狂旋轉的巨大光球漂浮而上,迪拜輕聲說道。而下邊所有的一切都已消失不見,只留下一地袑騑陷釭漣L器。

    整個天地都變成了血紅一片,**著上身的迪拜身上赫然有著一頭仰天長嘯的狼頭,似是在向命運發出不甘的吼叫一般。

    剎那間,本是瘋狂旋轉的兩人卻同時停了下來。因為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讓他們不得不停下來,這種力量甚至是能他們造成巨大傷害的力量。

    而兩人也化做一黑一白兩個直徑三米左右的巨大光球,靜靜的漂浮在迪拜的對面與之互相對峙著。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這個原本不堪一擊的低等生物會產生這麼大的力量,竟能威脅到他們的存在。

    「去死吧!」

    兩人同時喝道向著迪拜衝了過來,一黑一白兩道攻擊向著停留在半空中的迪拜狂衝而至,而迪拜卻是沒有躲閃的迎上了兩人的攻擊。

    「轟!」

    一聲巨響,兩人的攻擊全部落在了迪拜的身上。可是讓兩人有些不安的是,他們的這個對手竟是沒有絲毫躲閃的硬撼了他們的一擊。

    更讓他們感到驚訝的是他們這可以毀滅一個星球的力量,竟沒有對這個人造成一點傷害。最起碼表面上看來如此,沒有毀去他的身體,而只是讓這個低等的生物口中流出些許鮮血。

    「世間最為強大的力量不是光於暗,而是愛與恨,這才是極致的力量。」

    輕輕拭去嘴角的鮮血,感受著身體上傳來巨大的傷害,一陣快感傳遍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只有這樣才能沖淡心中的那股傷痛,才能夠稍忘艾蓮的離去。

    靜靜的思索著,迪拜右手朝著那道黑色光球虛空抓去。那黑色光球正是剛才擊向艾蓮的兇手,那名黑衣男子。

    「卑微的生物!想抵抗這世間最為強大的暗之力量嗎?」

    感受到對方傳來的巨大吸力,黑色光球發出一陣廝吼向著迪拜疾衝而至。

    可是讓他失望的是,這一次強勢的攻擊卻並沒有讓他的對手倒下。

    「暗的力量就是恨的力量,你,去死!」

    毫無花巧的,迪拜一拳對擊而上卻讓那黑色光球瞬間黯淡下去。

    「光明的力量就是愛的力量,滾!」

    迎著向自己擊來的白色光球,迪拜猛喝道。

    幾乎是瞬間的,兩種力量先後向迪拜攻擊而至,可又先後受挫於迪拜的手中,兩個光球更是黯淡了許多,似乎是受到了創傷一般。

    「毀滅!徹底毀滅這些低等的生物,毀滅這個星球!」

    隨著一聲廝吼,兩個光球向著天空互相纏繞著疾馳而去,宛如一黑一白兩條巨龍瘋狂纏繞在一起一樣。

    片刻,兩種互相纏繞的力量就從天空上朝著迪拜直衝而下,似要將這整個星球擊穿一般。

    輕抬起頭來,迪拜看著那一黑一白互相纏繞宛如一個錐尖向著自己猛擊而下,臉上不禁現出一絲解脫般的笑容。

    看著平躺在地上宛若熟睡般的艾蓮,迪拜眼中閃過一絲寂瘳,更有著些許哀傷。

    「光與暗的力量,愛與恨的力量卻都不是這世間最強的力量。最強的,只有,怨!怨的力量,毀滅!」

    同樣兩種極致力量,光與暗的組合,愛與恨的糾纏,怨的出現。

    光與暗的纏繞,混沌的出現,代表著毀滅的一切。

    愛與恨的糾葛,怨恨的出現,同樣代表著毀滅。

    同是毀滅,兩種毀滅互相撞擊著。

    黑與白組成的光柱與那一道血紅妖異的光柱互相撞擊著,光與暗,愛與恨,怨念的衝擊,世間所有的一切都消與此,逝與此。

    光與暗,愛與恨,怨,這五種力量互相撞擊著,演繹出世間最為絕美的畫面,也是毀滅的來臨。

    幾種力量互相撞擊著,互相碰撞著,四散開來的力量向四方激射而去。

    無數的房屋,無數的山峰、湖泊、海洋瞬間被毀滅,更有著無數的生靈徹底消逝於世間。

    一切的一切都慢慢平靜下來,白、黑、紅三種顏色交替在整個世界的上空演替交換著,宛如世界末日又正是世界末日一般,整個奧林星球經歷了一場絕大的災難。

    一切的一切都又回歸於最原始,一切的歷史與文明都消逝不見。

    人類、魔族、冥族……整個星球所有種族空前的團結在一起,互相重建著家園。

    世間再也沒有種族之分,也沒有貴賤之分,每一個人每一個種族都在為重建自己的家園而努力著。

    在一個依山傍水又有些偏僻的小山谷四座茅屋靜靜佇立在那裡,彷彿存在了數年一般。

    每日這裡都洋溢著歡聲笑語,冬去秋天,ri復一ri,年復一年。

    憑著強壯的身體和各種技藝,迪拜和一家人生活在這個小山谷裡倒也愜意。

    老漢剋夫婦在這裡安然享老,而山希納和黛納斯日久生情之下結為夫婦和迪拜一家做了鄰居。

    山希納和迪拜兩人每日出去打獵,或是打理著自己小小的田地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

    當那日大戰之後,被幾種力量互相衝擊著的迪拜也是全身血泊的倒在了地昏迷過去。

    就連迪拜也不知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他只記得當自己快要醒來的時候聽到了一絲熟悉的聲音。

    「米琪兒,你說迪拜什麼時候會醒來呀?都這麼久了。」

    「應該快要醒來了吧?經過光明神王的治療,這世間還有什麼不可能醫治好的?」

    伴著兩個嬌脆的聲音,仿若天簌之音一般傳入迪拜的耳,讓迪拜疑為自己是在天堂。

    「這……這個聲音是艾蓮嗎?!」

    當聽到那熟悉的聲音,迪拜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迫不及待的想睜開雙眼,可是那種無力的感覺讓他幾欲又昏迷過去。

    只見迪拜睫毛微動,細心的艾蓮忙拉著身旁的米琪兒。

    「快看,迪拜,迪拜他醒了。快告訴兩位老位老人家!」

    艾蓮那興奮的聲音似是一股動力一般,讓迪拜艱難的睜開了雙眼。

    一陣刺眼的陽光讓迪拜幾乎睜不開雙眼,看著艾蓮那模糊而又熟悉的身影,迪拜剎那間分不清是現實或是夢境。

    「我……這是哪裡?艾蓮,真的是你嗎?」

    逐漸適應那刺眼的光線,迪拜看著座在床前的艾蓮嘶啞的問道。

    「當然是我了,傻瓜!你不知道大家擔心死你了!」

    看著迪拜醒了過來,艾蓮懸在半空的心終於放下了。而隨著米琪兒將這個消息告訴眾人,老漢剋夫婦和拜勒兄妹,山希納等人都趕了進來。

    眾人七嘴八舌之間,迪拜也明白了那日的事情。

    那天本是將要毀滅一切的力量充徹在整個星球之間,而迪拜不知何時所設下的禁界則將拜勒兄妹家周圍保護起來。

    當幾人都擔心不已的時候,整個星球都在瘋狂的變化著,那宛若世界末日般的情形讓幾人回想起來仍感到陣陣寒意。

    最終,當一切都過去的時候。陽光也照在大地之上,一切都好像恢復平靜一般。

    米琪兒等人乘著楓飛與暗黑魔龍去迪拜那日的戰場,卻看到一身血漬的迪拜昏迷在地上。

    而迪拜的身旁卻站著一男一女,男的俊秀非常,稜角分明的臉上似是永遠掛著溫和的笑容一般,讓人感到陽光般的溫暖。

    而那女的非常嫵媚動人,魔鬼般的身材與天使的容貌散發出致命的吸引力。

    一男一女,一白一黑兩個身影靜靜站在迪拜身旁。

    最後,當米琪兒和山希納帶著迪拜和艾蓮向回走的時候才知道兩人的真實身份,正是光明神王和黑暗神王。

    而艾蓮在光明神王使用出終極生命魔法之後,也活了過來。而昏迷不醒的迪拜卻在光明神王和黑暗神王合力之下放才將侵入他身內的幾種力量驅除乾淨,雖是這樣但是迪拜也在昏迷九天之後才悠悠醒來。

    受到重創的奧林星球短時間內難以復原,而整個星球之上的人口也驟減十分之七。餘下的時間各個種族都在盡力恢復著,而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兩種極致的力量和信仰也迅速回到世間,讓本是惶惶不已的各個種族慢慢恢復平靜。

    就這樣,各個種族似乎又回到了這個星球初始的樣子。

    而迪拜一家也在那小山谷中平靜的生活著,對於迪拜來說少了世間醜惡百態,這小山村無疑就像一個世外桃源一樣。

    吃喝不愁,依山傍水,又有美女相伴。閒來打打獵,在山中四處逛逛,陪著兩位美女老婆聊聊天,打發打發日子也挺不錯。

    而有山希納和黛納斯這對鄰居做伴倒也不嫌太過寂寞,黛納斯的哥哥拜勒則被黑暗神王接去做為黑暗神殿的使者了。

    慢慢的,迪拜倒也習慣了這種日子,很平靜也很愜意。家人生活的都挺好,沒有什麼煩心事。這就夠了,雖然平淡但是很幸福。

    「平平安安就是福,平平淡淡才是真呀。」

    迪拜仰靠在自己製作的躺椅上曬著太陽,喃喃的說道卻沒有注意到身後兩個身影已經站立良久。

    「迪拜,米琪兒妹妹都懷上小孩了,為什麼我沒有?」

    看著米琪兒有些鼓起的小腹,艾蓮看著迪拜疑聲問道。

    「啊?這個啊,你想不想要小孩?」

    被驚醒的迪拜轉頭看著艾蓮輕聲問道,嘴角更是揚起一絲怪笑。

    「懷小孩很辛苦的哦。」

    米琪兒在一旁神色怪異的看著艾蓮說道。

    「老婆,咱們到屋裡邊說。」

    驀然聽到艾蓮這樣問自己,迪拜已是顧不得曬太陽了,拉著艾蓮就向屋內走去。

    「說什麼呀?你……你幹什麼?」

    屋內傳來艾蓮的聲音,過了一會卻沒了聲息,聽到幾聲悶響一切就趨於平靜。

    「你這個壞蛋!色狼!」

    「不是要小孩嘛?我來啦!……」

    迪拜怪叫一聲就向艾蓮撲去。

    ●●●●●●●●●●●●●●●●●●●●●●●●●●●●●●●●●●●●●●●●●●●●●●●●●

    就這樣,迪拜真正嚮往的美好生活就此展開。在小山谷裡邊呆的悶了就帶著家人四處遊逛,看看整個大陸的風景。畢竟一家人生活的開開心心的比什麼都重要,什麼?你說金錢、美女呢?美好生活在哪裡?

    在眼前,在身邊。

    要錢做什麼?買車買房,娶老婆生孩子,有好生活。確實如此,錢不是萬能,無錢萬萬不能。錢永遠沒有賺夠的時候,生活也永遠沒有滿足的時候。

    美女呢?男人當然少不了美女相陪,真正愛一個人就要給她真正的幸福。全心全意好好的去珍惜彼此才是最真實的,能與你同甘共苦,一起患難的才是真正的伴侶。就算有無數的超級美女花瓶在你身邊也不如一個知心愛人,哪怕相貌平常卻溫柔體貼,善解人意。些許美女相陪或能滿足些許虛榮,可這又如何呢?真正的愛人,並不是外表而是內心,而是真實。

    幸福是什麼?人生到底為了什麼而活?

    很簡單,幸福就是人生,人生就是為了幸福而活。

    不要感歎幸福的虛無,也不必感歎人生的艱難困阻。

    當我因為些許意外被拘留五天加上在警局呆了一天一夜的時候,我就頓悟出些許幸福的定義。

    其實,能ziyou自在的做著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是一種幸福。ziyou也可算一種幸福,雖然貧窮,雖然潦倒但是ziyou自在,家人安康生活中暫時沒有什麼煩心之處這或可算是一種幸福吧?

    座在這裡悠然自得的敲擊著鍵盤,字裡行間輕輕抒發出心中些許想法,偶爾剝開心愛之人放在桌前的桔子輕輕放入口中,品味著其中苦樂酸甜,心中些許沉悶但也算開心,或許這也可算一種幸福。

    星期一的上午心情或有些煩悶,要上班,要上學……新的一周開始,一切就像重新來過,又像週而復始般的輪迴著,煩惱一如既往的湧入心間。希望也隨之而來,一切的一切又是新的開始。

    煩惱雖有許多,換一個角度,幸福自也不少。

    當一個人靜下來時,靜靜的向自己內心深處探尋著。

    我,幸福嗎?

    我生活貧苦潦倒嗎?我現在衣不裹體,食不飽饑嗎?我的家人可曾有誰即將要離開我嗎?我的家人朋友有誰受到疾病、生活等等等等的不幸嗎?

    有嗎?沒有嗎?

    幸福嗎?不幸福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大家有什麼建議或是想法的話請在書評區置頂裡邊留言,會逐一加jing,並會詳細回復。

    感謝那些一直支持本書的兄弟,有發言的,沒有發言的,潛水的。如果沒有你們,我也不會走到現在,抱歉的同時也說一聲謝謝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