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紅塵傳說

龍騰世紀 第十四十八章 野營 文 / 幻狐

-    華燈初上,浪漫時刻-

    蔣塵挽著蔣琪和rachel,在街上開始徜徉,柳盈本來也打算出來的,可看見蔣琪和rachel的架勢,便借口照顧爺爺留在家裡了,因為已經考完試,肖靜也已經回去,說是要準備這幾天的旅行包-

    蔣琪和rachel一邊一個挽著蔣塵的胳膊,說起話來偏要把頭探到蔣塵的面前,倆丫頭咭咭咯咯的,完全把蔣塵當成了空氣,卻又都不鬆手-

    蔣塵既甜蜜又痛苦,這麼漂亮的兩個絕世妖嬈挽著自己,淡淡的香味兒始終縈繞在鼻端,直沁脾腑,要說是最為浪漫的時刻了,可他偏偏就覺得不自在,倒不是因為蔣琪是自己親妹妹的緣故,實在是……這倆丫頭不把他當人了-

    三個人從左到右,剛好呈階梯狀,rachel的身量最高,蔣琪的最矮,夾在中間的蔣塵不高不低,正好是三等殘廢與二等殘廢的臨界點,街上看見這一組合的人,無不面露微笑,眼含揶揄-

    看見一家旅遊用品專營店,蔣塵迫不及待的停住腳步:「嗨,咱們就這家吧?」-

    rachel道:「什麼是『就這家吧』丫?又不是投店的!」-

    蔣琪抿嘴一笑:「哥說的是這家商店。」-

    rachel道:「我眼睛又沒有長在後腦勺。」-

    蔣塵鬱悶的問道:「誰說你眼睛長到後腦勺了?」-

    rachel道:「當然是你了,」頓了頓接道:「只要眼睛正常,都能看見這家店。」-

    蔣塵那個氣丫,簡直就別提了-

    rachel輕哼了一聲:「誰讓你打斷人家聊天的?」她還有理了-

    蔣琪指著店照牌上的一頭驢道:「喂,哥,他們怎麼在門牌上畫了一頭……一頭驢丫?看著怪怪的,是不是丫?」-

    rachel聞言「哧」的一笑:「那是徒步旅行的別稱,叫『驢行』的,還有老驢、驢友俱樂部什麼的,見了就知道了。」-

    「驢品」店裡面的商品琳琅滿目,一個女孩子見一個非常俊美秀氣、卻又很吸引人的男孩子,挽著倆風格迥異的美女站在門口,就走了過去客氣的問道:「你好,先生,我是這裡的員工,請問有什麼能為你效勞嗎?」-

    蔣塵看這女孩子也挺清秀的,笑了笑說:「我們是想徒步旅行野營的,是第一次,也不知道該買什麼好?」-

    那女孩子說道:「是這樣子啊,先生貴姓,我姓林,」蔣塵說道:「哦,免貴姓蔣,林小姐,你能給我介紹一下嗎?質量一定要好,錢不是問題。」-

    林小姐笑著說:「太客氣了,我問一句,你們想到哪裡去呢?」-

    蔣塵道:「山裡,嗯,就蒼龍山,想在裡面野營,然後想去大草原,走走,還想去xizang,別的嘛,現在也不知道。」-

    那位林小姐認真的問道:「,你是第一次吧,我想第一次還是先到近一點的地方,對了,你有跟別人去嗎?」蔣塵搖了搖頭,帶一群女孩子還不如一個人呢,所以他乾脆就晃腦袋了-

    林小姐認真的說:「一個人去徒步走,本來就很危險了,何況,還是第一次,我勸最好跟別人一起走,我們這裡就有一個驢行俱樂部,有專人的領路,這對新人都有好處的。」-蔣塵笑笑說:「沒有關係的,你就給我介紹要買哪些東西就行了,不過,還是謝謝你的好心啦。」-

    林小姐見蔣塵這麼說了,也不好多說什麼,反正自己的職責已經盡了,聽不聽是他的事,自己也管不著-

    林小姐把蔣塵和rachel、蔣琪三人帶到背包區,說:「要到這樣遠的地方去,那背包一定要大一點,我看蔣先生身體也很棒的,80l大的背包一定是要的,這個背包十分的重要,吃,穿,用,都要裝在裡面,而且還要長時間的背在肩上,所以我建議,蔣先生背包買好一點的。」-

    蔣塵說到:「當然要買好一點的,我也不清楚,都拜託給你了,要你多費心了。」-

    rachel在旁邊撅了撅嘴:「這麼客氣幹什麼?又不是相親。」不過聲音很低,恰好能讓蔣塵聽見,別的人最多看到她的嘴唇動了動-

    蔣塵知道這個姑奶奶的脾氣,只好裝耳背,全當沒聽見-

    林小姐說道:「我們這裡有世界上最有名的背包,我建議的是這款德國產的xinking,它的材料都經過防水處理,而且十分耐磨,背帶也十分的寬厚,這樣子背在身上就十分的舒服,走起路來也很舒暢。設計算是十分先進的了,蔣先生你看,這個背包裡面是雙層的,這樣子能多裝很多東西,而且這個背包還是直式背包,背起來的話,能保持較長時間比較舒服的走路。」-

    蔣塵在一邊說道:「好,你是專業的,講得總不會錯,就這個了。」-

    林小姐說道:「蔣先生,這個價格是2500,是有點貴了,不過質量你就絕對放心好啦,還有,這個背包還有防滲水的功能,自帶了防滲水套,這樣子,無論下多大的雨,背包裡面的東西也不會濕的。」-

    蔣塵在一旁點著頭,rachel和蔣琪也好奇的翻來看去-

    接下來,林小姐把蔣塵帶到了帳蓬區,說:「好的帳蓬對野營的人來說,也是十分重要的,因為晚上就要睡在這裡面,這樣的話,就要求帳蓬非常結實,按蔣先生的說法,要去那麼遠的地方,山裡和草原的天氣都很會變的……呃,蔣先生,請原諒我再說一下,你一個人去那麼遠的地方,實在很危險的。」-

    林小姐看到這位蔣先生待人挺客氣,人有這麼俊美好看,不自覺的又勸了起來,唯恐這個漂亮的男孩子吃了虧-

    蔣塵笑了笑說:「謝謝你啦,不要擔心了,我不會有事的,你給我選幾個好的帳蓬,以後說不定會用得著,也不用說那些專業用語了,我也聽不懂的,我相信你,只要耐用,質量好,搭起來方便,而且重量輕,價格沒有關係的。」-

    林小姐見蔣塵這麼說,沒有辦法,只能給蔣塵選了一個好的帳蓬,現場就讓蔣塵搭一下,蔣塵試著搭了起來,果然很方便,等搭好,林小姐說到:「因為蔣先生是一個人,所以這個帳蓬是一個人型,不過裡面相當寬敞,蔣先生,你進入裡面看看好了,可以站起來的哦。」-

    蔣塵鑽了進去,裡面最高的地方有1米7左右的高度,蔣塵正好可以直身子,帳篷頂上有一個拉鏈,蔣塵拉開來後,原來最外層是一層透明的材料,這樣可以躺在裡面看外面的星星了。蔣塵又發現帳蓬的兩邊也有拉鏈,拉上來後,外層是做成紗布一般,這樣子,沒有風雨的時候,就可以拉開,透風了,而有風雨的時候,就可以拉上的-

    蔣塵對這些小設計很滿意,鑽了出來後,對林小姐說:「這個很好,能不能再弄個雙人或者三、四個人的那種?」他想到幾個女生在一起,最好兩三個人用一個帳篷,豈不是省很多事?至於其他人有沒有想到帶帳篷,他就不管了,反正是有備無患嘛,即使用不上,日後也不會浪費的-

    林小姐看了看蔣塵身邊的rachel和蔣琪,登時會錯了意,一位蔣塵要帶兩個女孩子一起出去,晚上住在一起,禁不住臉上微微一紅:「沒問題,我給蔣先生拿個三人式的看看。」-

    蔣塵搖搖手:「不用看了,等會兒一起打包就成,嗯,再拿兩套雙人的吧。」-

    林小姐高興的點了點頭:「好的,蔣先生。」-

    蔣塵道:「那接下去買什麼了呢?是睡袋吧!」-

    林小姐說:「蔣先生,你還不知道我個帳蓬的價格呢?因為是進口貨,也有點貴的,這個帳篷的價格是4200元。」-

    蔣塵笑著說:「我不是說過嗎,價格沒有關係的,你們這個店這麼大,名氣這麼好,我相信你們。」-

    這話讓林小姐聽得十分舒服,心想:「這個人態度這麼好,錢也很多的樣子,保佑他千萬不要出意外才好,我把東西都給他買全了才好呢。」-

    蔣塵想不到,去野營竟然需要這麼多東西,睡袋自不要講,專用的鞋子,連襪子也有特製的,燈具,衣服,炊具,醫藥,工具刀,一圈下來,在蔣塵面前堆了一大堆東西-

    林小姐說:「蔣先生,現在我來教你如何打包吧。」-

    蔣塵說道:「林小姐,真是謝謝你,原來野營還要這麼多東西呢,對了,這裡能刷卡嗎?我可沒有帶這麼多的現金。」-

    林小姐說道:「有的,蔣先生,這些東西一共是十五萬兩千六百華元。」-

    蔣塵心想:「還好,多虧狸貓jing才換掉了不少黃金,不然還真還玩不起這個」-

    抽出才辦的信用卡,蔣塵遞給林小姐道:「對了,這兒附近哪兒有調料店?要那種比較大點兒的,最好調料比較全的。」因為還要野炊,蔣塵想到要多帶點兒調料,反正儲物空間大得很,裡面東西也放不壞,乾脆多弄些,以後隨時隨地都可以造飯了,最近一直琢磨做菜,已經很有心得了-

    林小姐笑道:「有丫,這樣吧,等會兒我帶你去看看。」——

    刷完卡,林小姐果然帶蔣塵到附近一家名叫「十里香」的調料店武裝了一翻,幾乎把調料店的主要調料都洗劫一空,還有許多缺貨,調料店老闆道:「蔣先生,其實這些貨我們庫房裡面還有不少,因為店裡地方有限,有的貨平時銷量也沒這麼大,你看,要不要你先等會兒,我幫你去取?」-

    蔣塵無所謂的道:「沒關係,你這兒缺的貨,也可以在別的店周轉一下,不過,質量一定要保證,錢貴點兒沒關係。」-

    調料店老闆連忙道:「沒問題沒問題,嗯,蔣先生,你住的地方遠嗎?這麼多的貨,要不要我給你送過去?」-

    蔣塵一想也是,總不能當著這些人的面,「嘩啦」一下全把東西收進儲物空間吧?遂道:「好丫,你等會兒把東西送到這個地方,到了以後就打這個電話。」當下把別墅地址和自己的電話留給調料店老闆,回過頭對林小姐說道:「林小姐,索性我在你哪兒再多選點兒東西,然後一塊兒送過去,怎麼樣?」-

    林小姐喜道:「沒問題,方纔我還在考慮你怎麼帶那些東西呢,有許多該準備都還沒準備。」-

    因為蔣塵買了很多以後備用的東西,所以空間便有點兒緊張,林小姐怕蔣塵沒辦法帶走,這會兒見他採購這麼多的調料,方才知道是用來備用的,因此便鬆了口氣:「其實備用沒必要買這麼多的,尤其是食品、調料和水,時間久了會放壞的,還是多準備點兒常用和必用的,其餘的東西每次出門的時候採購就可以。」-

    蔣塵微微一笑,也沒有辯解,自己從前跟滌塵子可沒少在山野之中過夜,誰知道什麼時候就得流落荒野了?有備無患嘛,再說了,今晚難得有空閒,倆小公主又這麼配合,乾脆多買點兒得了-

    調料店旁邊的小巷子裡不時傳來幾聲牛吼,剛從調料店出來的幾人甚是好奇,蔣琪便問林小姐:「林姐姐,這兒怎麼會有牛吼?」她是農村來的,自然一聽就知道是牛在叫了-

    林小姐怔了怔道:「可能是殺房在宰牛吧?」-

    蔣塵聞言說道:「你們等會兒,我去看看就來。」-

    從調料店又回到野營裝備店,林小姐把稍微能用上的東西都替蔣塵準備了一份,連儲水袋、淨水藥都沒遺漏,甚至為了預防冰雹,還準備了兩個超級大氣墊,而且還是自備打氣筒的那種-

    付完錢出來,蔣琪道:「哥,你哪來這麼多的錢?光是這家野營裝備店,就賺了咱們近三十萬乜!」頓了頓又道:「上次你給我的那張卡,上面的錢還沒動呢。」-

    蔣塵笑道:「賺錢的事情,你就不用擔心啦,以後就幫哥想想看怎麼花,哥現在錢已經多得不知道該怎麼花了。」-

    rachel撇嘴道:「大哥,你又開始吹牛。」-

    蔣塵一本正經的說道:「我哪裡吹牛了?」-

    rachel道:「朱老師讓你去騰沖幹什麼?肯定是為了錢吧,雨姐呢?更不用說了,本來就是想出去瘋狂捲錢的,都是發愁沒錢花的,哪有你說的那麼闊綽!」-

    蔣塵乾笑了一聲:「那個……也不在乎這點兒小錢吧?琪琪充其量,一年也用不了今天花的這麼多。」-

    rachel詭異的一笑:「是麼?到時候可別後悔喲。」-

    蔣塵一看見rachel那惡魔似的笑容,身上打了個寒磣:「姑奶奶,我服了!」-

    三人在街上溜躂了一會兒,又轉進了大商場,有了前車之鑒,這次蔣塵和兩女只是在商場裡面亂轉,然後記下需要的貨物名稱,隨便填上數量,等逛完商場的時候,已經記了滿滿的三頁紙,rachel更是搞怪,連小米、豆子、芝麻、皮鞋、衛生紙、太陽鏡這些亂七八糟不可能聯繫到一塊兒的東西都記在了一張之上,然後和蔣琪咭咭咯咯的商量半天,在物品後面填上數量,三人這才來到商場的批發櫃檯,把單子遞過來道:「這些貨物準備好需要多久?」-

    櫃檯裡面的小姑娘接過單子一看,差點兒暈倒,都是些什麼嘛,五花八門的,而且數量不小,嚥了口唾沫,小姑娘說:「這個……。有了貨物清單,應該很快的。」-

    rachel道:「我們就在市內,這些貨能不能幫我們送貨上門?我們可以另外付費,但要求質量一定要最好的,而且時間嘛,最好一會兒就送過去。」-

    小姑娘道:「這個沒問題,付費就不用了,本來大宗貨物在市內都是要免費送貨上門的,麻煩你們留下地址和聯繫電話……先付一部分貨款。」-

    rachel道:「什麼叫先付一部分?我們一次付清,不用那麼麻煩。」-

    從商場出來,蔣塵道:「沒想到買起東西來,你倆興趣這麼好!」-

    rachel道:「這你就不知道了,女生嘛,天生就有購物癖。」-

    蔣塵聞言一哆嗦:「什麼癖好不好,非要得這個?」-

    rachel道:「這個才能滿足虛榮心嘛。」-

    蔣塵道:「難道你就這麼虛榮?」-

    rachel「哧」的一笑:「你看我可像虛榮的女孩子?」-

    蔣塵連忙搖頭:「不像,簡直太不像了。」-

    rachel道:「你這人,說話有毛病丫,不像就不像,什麼叫『太不像了』?」-

    蔣琪笑道:「太不像就是不怎麼像或者非常不像的意思。」-

    rachel聞言也是咯咯笑了幾聲,「我這是在教琪琪怎麼花錢呢。」-

    蔣琪道:「算了吧,你,這樣的花法,我可學不來,反正想要什麼東西了有哥呢,我才懶得自己去買。」-

    蔣塵「呃」了一下,心中暗道:「那還不如讓她自己買。」-

    rachel道:「大哥,你買那麼多的酒幹什麼?白酒也就算了,怎麼還弄了許多的紅酒、獼猴桃酒什麼的?」-

    蔣塵笑道:「紅酒是給德庫拉·喬尼準備的,那小子只喜歡法國的莊園紅酒,不準備點兒,少不了要掃興。」-

    蔣琪這才說:「哥,最近怎麼沒看見雪晴姐和德庫拉·喬尼?」-

    蔣塵隨口道:「我有點兒事情交代他們辦去了,明天雪晴姐應該會回來吧。」-

    rachel道:「德庫拉·喬尼呢?」-

    蔣塵道:「他丫,最近是沒時間了,估計得等段時間才成,說不定去國外他都趕不上了。」-

    rachel忽然撅嘴道:「朱老師把駱海蓉也叫上了,不知道明天還會多出什麼人來,本來還想去你們家花山上看看的,這下全泡湯了。」-

    蔣塵苦笑道:「怕什麼?只要想去,以後有的是機會,再說了,即使朱老師有心多聯絡幾個人,也未必有人願意去丫,畢竟是荒山野嶺嘛。」-

    rachel撇嘴道:「那可倒未必。」——

    回到家的時候,旅行裝備和調料店的貨物正好送到,蔣塵讓送貨的幫忙分門別類的把貨物卸在院子裡就成了,剛打發走司機,商場送貨的又來了,這次更牛叉,來了六輛大卡車,光是卸貨就用了兩個多小時-

    等到人去夜靜了,蔣塵用了個障眼法,一股腦兒的把院子裡堆積如山的東西全收進了儲物表鏈,只剩下一個大背包,這才提著回了屋-

    柳盈早就入睡了,根本不知道三個人在外面折騰什麼,自然也無法發現蔣塵的秘密,至於rachel和蔣琪,倆人本來就知道-

    回到房間不到十分鐘,黎雪晴就出現了:「公子,明天的準備都做好了?」-

    蔣塵道:「不光明天的,連準備去大草原玩的東西都準備了。」-

    黎雪晴詫異的問道:「公子準備去草原玩玩?」-

    蔣塵「嗯」道:「是丫,等這段時間忙完了,就去大草原轉轉,順便去xizang看看,據說那裡是保存佛宗文化比較完整的地方,我想去看看。」-

    黎雪晴「唔」了一聲,道:「公子,櫻濤軒的事情只怕有些後遺症,到時候得請公子親自動手,我學的**術可能有點兒不夠看。」-

    蔣塵沉吟了一下:「你對宮本善用了**術?」-

    黎雪晴「嗯」道:「只有這樣才能最快的控制櫻濤軒,讓他完全聽命於德庫拉·喬尼,但櫻濤軒既然是東溟宗所開,恐怕會被對方的高手發現並破解掉。」-

    蔣塵道:「這倒也是,不過,暫時應該沒什麼事兒,先這麼對付吧,萬一不成的話,讓德庫拉·喬尼幫宮本善洗腦便成,那個可是血族的拿手絕技。」-

    黎雪晴「唔」了一下,便沒有再說什麼了,過了一會兒才道:「公子,我什麼時候去瑞士?」-

    蔣塵道:「許韻華和韓薇才去長青谷沒多久,估計出來還需要一段時間,不若你先去瑞士好了,我可能要先去雲州一趟,在騰沖有點兒事情,然後才能跟雨姐去澳門,至於去摩洛哥,就不知道啥時間了,但到瑞士,絕對用不了半個月。」-

    黎雪晴沉吟道:「這樣吧,等這次野營回來,我便去瑞士,對了,需要給你另外弄個假身份,然後在瑞士入籍,這樣,就算是雙國籍啦。」-

    蔣塵微微一笑:「算是兩個身份吧。」-

    黎雪晴道:「唔,既然這樣,我就去安排德庫拉·喬尼,讓他盡快控制櫻濤軒,唉可惜德庫拉·喬尼,若是有幻化的本事,變成宮本善豈不省事兒?」-

    蔣塵心裡一動:「這個,還是以後再說吧。」-

    等黎雪晴出去之後,蔣塵想起陳雨的吩咐,摸出那個微型電腦兼電話,發了一封信給陳雨,說了大概去臨海的時間,順便把隨後幾天的行程安排大概跟她說了說,這才開始每天的例行功課,洗澡、打坐入定-

    上午蔣塵和rachel、蔣琪、柳盈一起,收拾好行囊,坐著黎雪晴開的那輛陳雨留下的轎車,先到學校匯合,待到交了志願表之後,才發現旅行的隊伍龐大了很多,不光朱婷和駱海蓉,還有朱輝、蒙方、何康、肖靜以及班上另外七八個男女學生,最讓蔣塵預料不到的是,文娟居然也從京都趕來了-

    朱婷還要了一輛大轎子車,把所有的人和行禮全拉上了,她和駱海蓉卻擠上黎雪晴開的小轎車,把蔣塵扔到大轎子車上來了-

    車一發動,何康就湊過來道:「誰走漏了消息,居然讓朱老師知道我和朱輝要去賭石?愣把我倆從珠寶店給扯出來了,這不,還把蒙方也給陰了,弄得文娟還以為出了啥事兒,連夜坐飛機就過來了。」-

    蔣塵一愕:「朱老師也知道文娟的事兒咯?」-

    何康一咧嘴,偷偷瞥了蒙方和文娟一眼,笑道:「這不廢話麼,要不怎麼能把文娟騙過來?」-

    蔣塵「哧」的一笑:「是朱老師的主意?」-

    何康左右盯了盯才低聲說:「聽說是那個駱海蓉出的損主意。」-

    說到駱海蓉,蔣塵便哭笑不得,早上一來她就氣沖沖的扔給蔣塵幾張照片,是昨天下午照的,蔣塵莫名其妙的一看,原來是rachel搗蛋,把他和駱海蓉的合影照了半拉,只有下半shen,就四條腿兒,而三人的合影,一律只有他和柳盈,駱海蓉最多的只剩一跳胳膊,你說她能不生氣麼?-

    蔣塵低聲道:「嘿嘿,等她碰上rachel的時候,就知道馬王爺長了三隻眼了。」-

    何康「哧」的一聲笑了出來:「那個小魔女,誰見誰怕。」-

    朱輝愁眉苦臉的坐在最後面,見蔣塵與何康談的興高采烈的,忍不住湊過來道:「老大,害兄弟也不是這樣害丫,你已經把墨蘭圖送給大姐了,幹嗎還要出兄弟的醜?這下徹底沒有翻本的機會了。」-

    蔣塵嘻嘻笑道:「你別賴錯了好人,那件事兒與我無關。」-

    朱輝不信道:「難道還有別人在背後放兄弟的暗箭?」-

    何康在旁邊轉了轉眼珠:「我說朱輝,最近誰和朱老師走得特近?」-

    朱輝隨口道:「當然是駱……」怔了怔才道:「你說是她?」-

    何康道:「你想丫,蒙方與她無冤無仇吧,怎麼就那麼損的,把文娟從京都騙來了呢?害得蒙方被文娟一頓胖揍丫,屁股都青了。」-

    朱輝剛想點頭,忽然問了一句:「你怎麼知道?難道你看蒙方屁股了?」-

    何康一翻白眼:「你白癡丫,你去看看蒙方屁股,看他給你看不?」-

    朱輝道:「那你怎麼知道?莫非是神仙?」-

    何康一撇嘴:「看看他坐的姿勢不就明白了嘛。」-

    這時正好趕上車下繞城高速,在減速帶上狠狠的顛了兩下,蔣塵和朱輝都把目光朝蒙方看過去,只見蒙方果然有些齜牙裂嘴,還趁機往文娟身上靠-

    朱輝「哧」的一聲笑道:「這小子真會趁機沾光吶。」-

    蔣塵也是嘻嘻一笑,對蒙方揶揄道:「蒙方,這麼熱的天,你跟文娟那麼親熱的,就不怕身上長痱子?」——

    前後不過數月的功夫,蔣家坳經歷的風雨卻要比之前上百年還要多、還要大-

    黃金儲量遽減到絲毫勘察不到,等於是沒有了,一場風雨改變了這兒的一切,往日繁華的集鎮也忽而安靜下來,短短不到一月的功夫,人口流量也降低到了歷史最低水平,許許多多的礦主、民工成群結隊的離開蔣家坳,無數的勞資糾紛鬧騰得當地的司法辦幾乎上升成小法院-

    這些其實都不是最大的變化,就在蔣塵瘋狂施法,將蔣家坳方圓百里的金屬洗劫一空的時候,這裡的木屬性靈氣忽然空前的旺盛起來,被壓迫了上千年的植物,開始瘋狂的佔據空間,河汊溝渠,房前屋後,坡上林中,希奇古怪的植株隨處可見,植被竟然毫無徵兆的繁衍開來,一下子湧出無數莫名其妙的物種-

    三大宗派的人還未曾撤完,馬上又縮了回來,而且還引來了五行宗、遁甲門、藥王堂,連甚少露面的幻月門也派出代表,在蔣家坳方圓百里之內進行圈地運動-

    醫門四大宗派,除了素心門,幾乎都把這兒當成了俗世的山門,雖然沒有大興土木,但雷厲風行的手段,卻遠遠勝過前腳才走的淘金者,當然,最大的贏家,依然還是早就在這裡根深蒂固的三大宗派-

    蔣塵還不知道,他老家所在的鳳凰咀,已經成為各大宗派垂涎欲滴的風水寶地,原本就沒有藏金的鳳凰咀,在這場風雲變幻當中,成了最大的受益者,木屬性的靈氣幾乎濃郁到連塵俗的人都可以感覺到,花山更成了藥門的寶山-

    由於是有主之地,因此,這些方外之人倒是沒有胡來,前後有不少宗派的人都來找蔣方羽,商量承包、購買、轉讓等等各種法門,yu圖把鳳凰咀收入囊中-

    可鳳凰咀是蔣家傳了數百年的祖產,哪有什麼商量的餘地?尤其是蔣塵往回派了個熊暉,這傢伙又招來了妖族的一幫兄弟姐妹,好傢伙,鳳凰咀一下子成了妖族的聖地了,不為別的,只是因為小公主湖月婷住進了蔣家-

    這下道門各派全都乾瞪眼了,雖然千百年來,道門和妖族就是對頭,尤其是不少道門中人採集妖族的內丹和成精的仙草靈根來煉丹,更讓兩家成了死仇,可最近幾百年來,妖族和道門都開始融入現代社會,逐步接受了俗世中人的潛規則,相互之間已經絕少發生衝突,甚至有的門派還與妖族相互交往,都已經成了習慣了,因此,對於妖族能駐紮在鳳凰咀,其他各大宗派是急在心上,卻毫無辦法-

    也不怪這些道門中人如此看重靈氣匯聚的好地方,近千年來,地球上的靈氣幾乎喪失殆盡,越來越不適合修道者生存,否則,這些人也不必逐步融入俗世-

    蔣塵回到蔣家坳的時候,正是各派在蔣家坳附近圈地最火熱的時候,這些門派各顯神通,動用各種關係,很快就將方圓百里的山區瓜分得一乾二淨-

    轎車最多走到蔣家坳的鎮上,便不能再繼續進山了,蔣琪坐在第一輛車裡帶路,一大一小兩輛車很快就駛進一個大院,這裡是蔣塵家在鎮上設的診所,也是這兒唯一的一家診所-

    剛跳下車,蔣琪就撲入媽媽的懷裡咭咭咯咯的笑個不停,忙著介紹父母與朱婷、rachel、柳盈等人相識,原來還沒進山,她就打電話給家裡,說要帶老師同學來玩,當然,黎雪晴也偷偷撥了個電話給湖月婷,否則的話,可要鬧笑話了-

    湖月婷是以蔣塵的朋友身份來的,說是蔣塵治好了她的病,因此要來跟蔣父蔣母學習醫術,好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好嘛,有蔣塵先一步派回來的熊暉幫忙,湖月婷很快就取得蔣家父母的信任,加上人又美麗聰靈,慧黠無方,讓蔣家父母都把她當成了半年多沒見過的女兒看待了,儼然成了蔣家的另一個當家-

    雖然沒見過面,但蔣琪和蔣塵都已經知道家裡有這麼一個人-

    蔣琪自從經歷過蒼龍山絕谷的脫胎換骨之後,已經具備了一雙能夠看穿部分妖族真身的眼睛,尤其是仙草之類植被成精的妖族,更有一種天生的克制能力,就像當初第一次看見烏幻草一般,嚇得烏幻草從那之後,再也不敢現身-

    因此,對於妖族,她已經從心裡接受了,也知道黎雪晴就是妖族,雖然不知道黎雪晴是什麼妖怪成精,但只要知道對她好就成-

    喧嚷的院子忽然一下子安靜下來,無論男女都似乎窒息了一般,眾人目光都集中在從屋內剛出來的一位少女身上-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蔣塵暗暗吁了口氣,天姿國色也罷,國色天香也好,沒有一個字能形容出眼前女子的一分美麗,便是彩虹仙子當面,月影月眉齊至,恐怕也要遜上三分,偏偏狐媚中沒有半分妖冶,柔媚中不失一毫純真,讓人一見,便如空谷幽蘭,香而彌遠,儘管心裡說不出的喜愛,卻不捨得哪怕走近一點兒,唯恐驚散了眼前的精緻,再也看不到如此的勝景-

    黎雪晴故意輕咳一聲,打破了院中的寂靜,也消除了眼前女子的幾分尷尬,蔣塵的母親愛憐的攬住女孩兒,對蔣琪道:「怎麼,還不過來見過你姐姐?」-

    蔣琪咯咯笑了兩聲:「月婷姐,我可要吃醋了,媽都被你給搶去啦。」-

    湖月婷臉上露出清純感激的微笑:「謝謝琪琪,大哥呢?」-

    蔣琪這麼幫她圓場子,湖月婷自然是感激莫名,自然而然的,就問到了自己的救命恩人,蔣塵,因為她還沒見過蔣塵呢-

    蔣塵自然知道這個時候該怎麼做了,裝作才從車裡鑽出來,笑嘻嘻的道:「月婷,幾天不見,怎麼越來越漂亮啦,你看我這幫同學,一個個都被你的絕世姿容給鎮住咯,來,大哥給你介紹幾個朋友。」-

    rachel、柳盈、肖靜、朱婷甚至文娟、駱海蓉等女孩都圍了過來,搶著自我介紹,蔣塵也把朱輝、蒙方、何康等七八個男生叫過來,一一給家裡人介紹,不大功夫,眾人便開始熟絡了起來——

    從父親口中得知有人要鳳凰咀,蔣塵開始還莫名其妙,聽了湖月婷的解釋之後才明白,敢情自己遽然抽走了這兒的金屬元素之後,五行的平衡再次打破,反而成就了木元素的聚集,終究還成為修道者爭奪的仙山福地,較之從前,更勝一籌,不知道這算是因禍成福還是引火燒身,蔣塵都有點兒哭笑不得了-

    把車停在診所之後,一家人連同朱婷、眾位同學,一起浩浩蕩蕩的往鳳凰咀步行,因為那兒只住著蔣塵一家,自然也不可能通車,三十多公里的山道,可夠這些人受了-

    剛開始的時候還不覺得,走上山道之後不到十分鐘,朱婷的背包就跑到蔣塵肩膀上了,緊接著,眾人的行禮開始陸續集中到蔣塵的一家子,包括蔣琪和湖月婷、黎雪晴等人身上,朱輝和何康等男生連自己的背包都拿不動,更不要說幫那些女孩子了-

    等到朱輝等人發現蔣琪和湖月婷倆人都輕鬆的背著好幾個背包時,幾乎都快要哭出來了:「天吶,這下把男子漢的臉都丟光啦!」-

    蒙方和文娟合著背了一個包,走著走著就拉在了後面,蔣塵只好過去從蒙方身上拿走姓李,說道:「哥們兒,能幫你的就這麼多了,要是等會兒文娟需要人背的話,哥們兒恐怕就騰不出肩膀了,有力氣也用不上丫。」-

    何康喘著氣道:「人家怎麼說也是大男人了,不會比咱們這些小屁孩差得。」-

    蔣塵和朱輝等人又笑了起來,把文娟臊得俏臉通紅,急匆匆的跑到前面去了,說什麼都不跟蒙方一起爬了-

    湖月婷的小侍女也跟著眾人,不聲不響的背著兩三個背包,不時還幫著幾個沒爬過山的女生,扶扶這個,拉拉那個,小臉上滿是興奮的神色,看來是跟著湖月婷給憋壞了,今天有這麼多人在一起爬山,自然興奮莫名-

    走走停停的,從診所出發的時候還不到十一點,等到了鳳凰咀,已經晚上七點多了,蔣塵家裡挺大,尤其是熊暉暫住這兒之後,因為經常有不少妖族的人過來,所以臨時把老屋都收拾出來了,專門給十幾個女生騰空了兩間房子,男生在蔣塵的帶領下,直接在院子裡撐起了帳篷-

    家裡用的水是鳳凰咀後山的山泉,清冽異常,便是這等盛夏天氣,也冰冷的刺骨,蔣塵和蔣琪、湖月婷三人在廚房架起大鍋燒水,幾十個人要洗澡嘛,自然得有熱水了,幸好家裡有裝好的淋浴設備,只要有熱水,馬上就能用-

    這些還是當初蔣塵為蔣琪弄的,至於他,從來不用熱水的-

    有了焱陽神功的幫助,燒起水來比鍋爐還快,湖月婷的小侍女詩詩和蔣琪倆人來回跑著運水,不用倆時辰,眾人便已經沖洗乾淨-

    看到大家都東倒西歪的,蔣塵暗笑不已。當下吩咐熊暉去抓些野味兒,他便在院子裡架起了燒烤爐子-

    這玩意兒也是昨晚才弄的,順帶著還稍了不少的木炭,才架起火不到十分鐘,熊暉便拖著兩條黃羊回來了,黎雪晴還提著幾隻肥碩的野兔,這下登時把大家的熱情給調動了起來,圍著火爐天南地北的海侃開了,蔣塵還非常的會湊趣,提了幾捆啤酒放在桌子上,這下越發熱鬧起來-

    將肉洗淨穿好,用刷子塗上調料和羊油,蔣塵招呼同學們自己動手烤肉,他則抓了幾把釬子在火上隨便烤了幾下,撒上調料就拿過來給父母、朱婷、蔣琪以及湖月婷等人分了,當然,他是暗中用焱陽真火烤的,神識到了他這個地步,控制火候自然不在話下,烤來的肉疏鬆多汁,嫩滑爽口,當真是天下一等一的美食,黎雪晴和熊暉也各自嘗了一把蔣塵烤的肉-

    眾人不大功夫就都發現了異處,蔣塵烤肉又快又好吃,其他人的開始還行,等嘗了蔣塵烤的後,自己弄來的就沒辦法下口了,這下倒好,都停下手,在旁邊等著蔣塵烤好了再吃-

    蔣塵有些目瞪口呆,兩條黃羊,六隻兔子,不到二十多分鐘就幹完了,不禁苦笑道:「等我混不下去了,就在西京城裡支個攤子賣烤肉,大家到時候可要來捧場丫!」-

    朱輝舔著手指道:「老大,沒想到你還有這個絕技,便是現在就回去,這次旅遊也值得啦,呃,怎麼不烤了?」-

    何康道:「沒長眼睛丫,早被你吃完了,可憐我還沒嘗出啥滋味兒呢?」-

    黎雪晴在旁邊好笑的道:「要不,再去打點兒別的?」-

    她和熊暉都是妖族,弄點兒飛禽走獸自然不在話下,只是修道久了,人性便長了,都不大願意對同類下手,雖然還只是些沒有智慧的動物-

    蔣塵搖搖頭:「行了,吃太多的話,下回就不想吃了,還是弄點兒別的吧。」-

    駱海蓉道:「怎麼會不想吃?有多少今晚只怕都不夠,你是怕以後被大家拴在烤爐上吧?嗯,要不這樣,只要再烤方纔那麼多,我就答應你三個要求。」-

    半天沒說話,只顧著舔嘴唇的蒙方聞言,冷不丁說道:「讓你給蔣塵做女朋友行不行?還三個呢,一個就夠你受的。」-

    何康立時道:「哎喲,還沒看出來,蒙方原來這麼憐香惜玉丫,是不是在替駱大美女著急吶?不行你也可以上丫。」-

    看到文娟不善的目光,蒙方快要哭出來了:「何大胖子,我沒得罪你丫,你怎麼處處跟我作對?非要兄弟灰飛煙滅了,你才高興是不?」-

    朱輝哈哈一笑:「蒙方丫蒙方,總算你小子開竅了,何胖子就等你們有了裂痕,他好趁虛而入丫,你沒發現他看見文娟時,口水都下來了麼?」-

    文娟聞言登時面紅耳赤,羞得只想鑽地縫裡去,何康卻是惱怒非常:「大se豬,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再胡噴的話,小心嘴裡長瘡丫,」頓了頓接道:「是不是想讓兄弟給你也抖抖料?」-

    眾人早笑得前仰後合了,聽了何康的話,登時起哄:「說丫,有啥好料多爆點兒……」-

    朱輝見不是事,忙站起來做了個羅圈揖:「大哥大姐們只要今天饒了小弟這一次,小弟現在就去給大家弄野味兒去,如何?」——

    眾人聞言,轟然叫好,朱輝得意洋洋的看了何康一眼:「哥們兒,看兄弟我今天耀武揚威,去給大家打獵去也!」說罷當真便要進山打獵-

    蔣塵可不敢啊,別說這個時候弄不到什麼好吃的野味兒,便是弄到了,也是得不償失,要是把朱輝嚇出了什麼毛病來,可就不划算了,當下道:「算啦,本來我準備明天進山了才拿出來的,現在先給大家填肚子得了。」-

    說罷轉身回屋,出來的時候提溜了半扇牛肉,已經剝洗的乾乾淨淨了,卻原來是昨天晚上在調料店背巷子的殺房弄來的牛肉,這麼牛肉在殺房已經處理了一遍,洗剝得乾乾淨淨,蔣塵昨晚把那家殺房內的貨物也洗劫淨盡-

    一群女生登時圍上來爭先恐後的穿肉,男生們則開始端起酒瓶吹起了喇叭-

    黎雪晴臨時充當幫廚,用刀子將牛肉劃成均勻的肉條,然後拌上配好的調料,這才交給眾女生用釬子穿起來,人多力量大,十幾個女孩子也真不是蓋的,不到一個多小時就把半個牛穿到鐵釬子上,在蔣塵支的烤架旁邊碼好-

    蔣塵趁著眾人穿牛肉的功夫,用一個特製的半人高的不袗圓桶,熬了一鍋骨頭湯,把才纔那兩隻黃羊的骨頭全給煮了,有神功暗助,雖然時間不長,卻已經把骨飧都給熬出來了,骨頭也都變得稀巴爛,和湯溶成了白糊糊的一鍋-

    手裡的肉釬子像流水般的流到同學們的人堆裡,然後變成光燦燦的不袗釬子被送回來,蔣塵不但不覺得麻煩、累,反而心裡充滿了愉悅,說不出的舒暢和高興,不知不覺中,牛肉和骨頭湯便都見了底,搬出來的幾捆啤酒也被喝了個精光,看著意猶未盡的饞貓們,蔣塵聳了聳肩:「山上夜涼,吃多了小心明天爬不了山,呵呵,明天可有更好的野味兒在等大家呢。」-

    一個叫凌若英的女生忽然站出來道:「蔣塵,能不能現在回答我一個問題?」-

    蔣塵一愕,道:「什麼問題?若英。」已經同班幾年,蔣塵自然和凌若英十分捻熟,平時也經常開玩笑,只是不似肖靜那麼言笑無忌罷了-

    凌若英道:「大家都說你跟柳盈在談戀愛,今天是不是當著同學們的面,公開一下你們的戀情丫?」-

    一陣哄笑中,柳盈的粉臉變得彤紅,眼睛水汪汪的都可以滴出水來,悶著頭不敢出聲,唯恐被同學們笑話-

    朱婷冷不丁接道:「凌若英,你怎麼忽然想起問這個?是不是吃了烤肉還想人肉吶?嘻嘻,也不知道柳盈原不願意鬆口勒。」-

    眾人這才意會到凌若英的言外之意,男生嬉笑喧鬧,女生則一個個神情怪異的瞅著朱婷發愣,因為這個主意,就是那些跟蔣塵不似肖靜般熟悉的女生私底下商量出來的,自然,也少不了肖靜的份,但從來不和學生開玩笑的朱婷忽然插上這麼一句,輕易點破謎底,可就讓眾女生不明所以了-

    蔣塵愣了愣,他可沒那些女生心裡的彎彎繞繞,若非朱婷方才冷不丁一口說破的話,他說不定便要照著從前的習慣,推托的一乾二淨了,那樣的話,不光柳盈尷尬,眾女生只怕會立刻宣佈要當他的女朋友了,最起碼,可以享享口福嘛-

    rachel見蔣塵發愣,不滿的站起來道:「你們不用想了,即使姐姐不做蔣大哥的女朋友,我也不會放棄的,哼,從現在開始,我就是蔣大哥的女朋友了!」-

    眾人先是面面相覷,隨即轟然而笑,凌若英道:「既然這樣也可以……」-

    rachel連忙道:「不是誰宣佈是就是了,當然,本小姐除外,咯咯……」-

    何康忽然冒出來朝凌若英喊道:「若英吶,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這麼多優秀的光棍漢都在這兒等待著你的垂青呢。」-

    凌若英抓起個盤子就仍了過去:「何胖子,給姑奶奶閉嘴!」-

    何康一把接住盤子:「要練手,咱們回去偷偷練,別當著這麼多同學的面丫,何況朱老師也在吶。」看來他沒少被女生仍東西,接盤子接得順手得很-

    另一名女生忽然道:「你倆這麼默契的,乾脆就湊一對兒吧,也給大家空個名額出來,這競爭,也太強烈了嘛。」-

    肖靜笑道:「你們競爭當女朋友,我不爭,無論誰贏了本小姐都舉雙手贊成,不過,以後陪蔣塵吃烤肉,得算我一份兒。」-

    熙熙攘攘的鬧了半天,蔣塵也逃過了「被逼」的命運,連忙收拾東西跑了-

    撇開如狼似虎的女同學,蔣塵來到鳳凰咀的後山上,這裡也就是他跟眾人說的「花山」,因為氣候迥異,從山腳到山頂,分佈著不同種類的花草樹木,蔣家出售的藥材,絕大部分出自這兒,不過都是一些普通的藥材,比較珍稀的天材地寶,是不可能拿出去賣的-

    蔣塵也曾經從師傅的藥圃裡面往這兒移植了幾株仙草,或許正因為這個原因,花山上的靈蘊之氣極濃,出產的藥草自然非同一般-

    選了一塊潔淨的大青石,蔣塵盤膝跌坐在上面,頭也不回的道:「最近可有人來滋擾家裡?都有那些門派yu圖染指鳳凰咀?」-

    熊暉從蔣塵身後冒了出來,同時,黎雪晴也出現在蔣塵的身邊,大青石上,還多了一個搖曳生姿的絕世妖嬈,卻是妖族的小公主,不知道是龍女還是狐女的湖月婷,湖月婷笑吟吟的望著蔣塵道:「月婷見過大哥,多謝大哥救命之恩。」-

    蔣塵心神一陣搖晃,連忙吸口氣穩住元神:「既然都叫大哥了,還提什麼救命不救命的,哦,你會幻化之術?」湖月婷這時已經不是白天見面時的那副容貌了,只有三、四分的相似,現在的樣子,便是蔣塵也要元神搖晃,何況凡俗之人?難怪她要幻化,要戴面罩-

    湖月婷道:「神狐千幻,原本就是狐門的不傳之秘,小妹的母親是白狐,小妹有得自血脈的傳承,自然懂了,大哥也聽說過神狐千幻?」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