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科幻小說 > 驚怖之城

龍騰世紀 第三十二章 手舞足蹈夫唱婦隨 文 / 兵臨橙下

    翌日。

    驚怖城一行人與聶人王父子碰頭後便返回聶家所在的小村。

    性急的斷帥已經在昨日就前往江邊的村子租用本就不多的渡船。此地窮鄉僻壤,不比樂山斷家莊中有二十餘匹的駿馬,一行人要想盡快返回樂山,還是先坐船去臨近稍大一些的鎮子再換馬來得更快。

    才離開小鎮沒多久,走在最前的聶人王放慢了腳步。並不是他怕吵醒了背上的兒子,以他的輕功修為,即便奔馳快如烈馬,熟睡中的聶風也感覺不到任何的顛簸。

    「有人。」聶風微動嘴唇。

    蘇無造揮手示意幾人停下,也放下背著的空桑。因為天氣酷熱,把帽子脫下放回儲物空間的百里錯閉上眼,如同唸經的小沙彌一般,「四個人,就在兩側草叢中,離開不到30米。」

    百里錯是蘇無造以「轉世聖僧」的身份被介紹給聶人王的,而血菩提和聶家的秘密也是問自他口中。蘇無造說是為了自己重要的親友四處尋訪才找到聖僧,見他意志堅定,才告訴他救人所需以及找到神兵的方法。

    雖然蘇無造的話半真半假,但是他想要取得血菩提讓自己和隊友都能完成任務卻是本意。這種強烈的意願充斥言談舉止間,闖蕩江湖多年的聶人王也知是做不得假的。

    「聶兄是否有仇人?」蘇無造問道。

    「笑話,老子殺過的人已不勝數,更何況想要找我報仇的。」聶人王桀驁道,「不過自從我隱姓埋名歸隱後,幾乎沒有人再來找我。」

    百里錯撓了撓光頭,「幾乎,也就是有咯?」

    即便這個小傢伙儘管說話常不給人迴旋的餘地,聶人王也不放在心上,只道他心直無曲。涉世未深的先知,理應就是這般模樣。

    「沒錯,這些時日來,是有一些宵小之輩來偷雞摸狗。奈何我就是坐在那裡不動,他們也不敢來取雪飲。」聶人王腰間的長刀隨著他停下腳步,拴在刀柄上的同心結來回晃動,那是顏盈親手為他戴上的,「雪飲刀,莫說佩,他們連取的氣量都沒!論用刀的資格,遠不如才六歲的風兒。」

    「不知道這幾個有沒有聶大俠使刀的氣量,這奪刀的膽子,他們是有定了。」蘇無造木劍懸起,他已經感覺到了4個急速靠近的人。

    「聶人王,快將雪飲寶刀交出來,我兄弟就留你一個全屍!」話音未落,一名男子最先從路邊躍出,一雙腿法快如暴風,掃蕩而來。

    緊隨其後的,是一個看上去和出腿男子樣貌均相仿、年齡則稍大一些的男子。他雙手呈爪狀,也風風撓來。

    蘇無造只覺得兩人內力一般,可聶人王面容肅穆,嚴正以待。他背著幼年聶風,騰不出手,被此二人驟然逼來,直接攻襲自己的上下二路,以聶人王的剛烈,竟也無法反擊,而是連連後退。

    兩人的腿爪未及聶人王身體,僅是輕觸地面,便如一陣旋風襲過,頓時間飛沙走石。

    原來此二人內力外放的本事一般,一身外加拳腳功夫卻相當厲害。他們的招式看似平淡無奇,腿法與爪功實則都很有門道。也難怪聶人王不選擇硬撼,凡夫庸手又怎麼會讓他因為背上的兒子而顧慮。

    見聶人王輕功高過自己一籌,兩人並未氣餒,而是緊追不捨。聶人王近日操勞、又背著一個小孩,必不能持久。

    可兩男才近一步,卻又連退三步。

    「你是誰,敢管我兄弟的閒事?難道你沒聽過天池十二煞的名頭?」腿法男子驚出一身冷汗,他差一些就被激射而來的木劍刺中腿部。

    他根本沒把與聶人王同行幾個人放在眼裡。江湖中,除了有數的幾個絕頂高手,又有誰能夠從他兄弟二人的圍攻下全身而退。可誰想到一日前連尋聶人王的這個腳程還算不錯的少年,竟然連武功都如此了得。

    ——這是什麼邪門功夫?

    另一男子心中更為訝異,他原本以為自己的雙手練到金石難破,天下間除了鐵布衫外,沒有任何外家功夫可以與他相抗。可他連對手一絲外露的真氣都沒發覺,但自己和對手對了一拳後,自己的皮肉隱隱發出一股焦臭味。

    「呵,原來又是雄霸的狗,連叫聲都和那條叫做食為仙的狗一樣。」蘇無造背手而立,木劍靜靜懸浮在他的身後。

    聽到蘇無造說出食為仙的名字,這對男子又往後退了兩步。

    與此同時,又有兩人一步一定地慢慢走過來。

    兩人時一對中年男女。男子手拄一根和壽星公相似的長生拐,看起來腿腳不便的樣子,女子則跟隨在旁攙扶著他。

    見到此二人趕上,腿法男子語氣足了些,「你曾見過食為仙?」

    「不錯,我和他有過正面交手。至於他的人頭,我已經餵狗了。」蘇無造在剛才就已經進入力量復甦狀態,才以雷霆手段給了無視自己的兩人一個教訓。

    此刻他眼中藍、青兩色光彩交替浮現,幽能平時蟄伏在他的腦內,這是他將其活性激發到最巔峰的徵兆。

    「不可能!」爪功男子大聲道。

    比武功,特別是比正面對攻,在天池十二煞中,除了首領之外,其餘人皆不是吃飽喝足的食為仙的對手。如果真如這青年所說,那麼自己四人還想要從聶人王手中奪刀,豈不是癡心妄想。

    「報上名來,我不殺無名小輩。」蘇無造一副高人風範,其實是想通過對方的名字,來更好的判斷對方的手段和實力。

    二人被蘇無造不可一世的樣子激怒了,剛張嘴,腳下也不約而同的動了。

    「手舞」

    「足蹈」

    ——果然,天池十二煞裡以兄弟相稱的,就只有使用《撕骨爪》和《殘疾腿》的手舞足蹈兩兄弟了。

    蘇無造雙拳相觸,發出茲茲亂響,從容應對來敵。

    ……

    手舞足蹈二人已上,可他們所等的夫婦兩人,卻被另外兩人擋住了去路。

    「哇唔!羅雲,我來對付這個瘸子。」戴齊樂低沉身體,此時他的瞳孔已呈豎立的棗核狀。

    第二次使用資深者的力量,也是第一次真正完全使用這股力量,這種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覺,讓這頭胖老虎興奮不已。

    羅雲亦提起鐵槍,直指拄拐男子身旁的女子。

    ——————分割線——————

    這兩天家中有事,少更了。前幾章也是上個禮拜硬碼下來湊著發的,實在抱歉。接下來本集就要進入高迡癒A我會努力。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