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巡狩全球

龍騰世紀 第三章預作安排 文 / 巴渝一粟

    都說傷筋動骨一百天,但劉振華的身體恢復力著實驚人。醒來後不到一周的時間,他就已不再躺在床上要人伺候。

    其實,打劉振華醒來過後,身上的傷就不怎麼疼了。要不是劉義官與可欣堅持,醒後的第二天他就想取掉夾板,下地自由活動。

    族人中負責治傷的大夫說他是因為年青,身體恢復得快。可劉振華總覺得,自己身體的這個恢復狀況與變態的記憶,還有那腦中不明其意的文字圖像,怎麼也與穿越這個事有關係。

    宅院四周圍著的軍兵雖然已撤走,可這幾日卻被劉義官與可欣細心照看著,就連在院子裡鍛煉身體,也被禁止。

    無奈之下,劉振華只好將時間都耗費在書房裡,整日裡寫寫畫畫,還將寫出的東西裝訂成冊,又鄭重其事的吩咐可欣,未經少爺允許,誰都不給看。

    可欣這幾日很糾結,她擔心少爺是不是因腦部受到重擊而出了問題,成天窩在書房裡,寫著畫著,還會時不時的自個發出傻笑,看著是神經兮兮的。

    看他每日裡不是在寫字,就是用炭筆畫槍畫炮畫大船。還畫出一些讓她看不懂的圖案,彎彎曲曲的,少爺說是山,可在可欣眼中還不如說是蚯蚓,上面還標著一些奇怪的數字。

    說實話,在可欣小丫頭的眼裡,少爺畫的這些圖畫水平太臭,還沒有僕傭江大嫂家的那個六歲閨女妞妞,隨手塗抹出來的小雞仔生動好看。

    醒來十餘天後,經大夫仔細檢查後。終於點頭同意少爺可以做適當的運動。讓一直嚷嚷自己早就痊癒的劉振華大喜,用他的話來說,再不活動鍛煉,這身子骨都快生蚺F。

    「少爺的力量真不小,但你的傷勢剛好,不能太過勞累,咱們今天的拳腳練習就到這裡吧!」說話的是前幾日才被大管事叫來,做他貼身護衛的劉猛。

    看到少爺的身上汗出如漿,劉猛趕緊收手叫停。這個一看就是孔武有力、有一身橫練功夫在身的護衛,對少爺這小身板中爆發出足以與他抗衡的力量,也感到十分的驚訝。

    「好吧,今天咱們就練到這。」劉振華話音落下,對練中的兩人拳腳相碰,發出彭的一聲輕響,各自退開站定收式。

    站穩身形,劉振華指著劉猛胳膊上賁起的肱二頭肌,帶著艷羨的打趣道:「猛子,你這身肌肉疙瘩是怎麼練出來的?看你這身腱子肉,真跟那青蛙腿似的!啥時候少爺才能和你一樣練出這樣健美的肌肉啊!」

    皮膚黝黑,身材敦實,赤著上身的劉猛,憨直的笑笑沒有答話。瞇著虎眼,只自顧自的將盤在頸項上的粗大辮子解下甩到背後。

    不過,劉振華也只是口裡說說而已,他對自己現在的身體還是非常滿意。身材修長勻稱,沒了前世因久坐辦公室,缺少鍛煉而凸起的小肚腩。

    雖然論起身體的結實與強壯,比起眼前的護衛劉猛就差得太遠了。但他醒轉之後,就感覺身體素質每日都在緩緩增強。

    幾天前可以下地活動後,可欣給他梳頭,編那根劉振華從心底就厭惡萬分的辮子時。從梳妝的鏡中,才看清了自己現在的樣貌。

    與前世相比年齡小了十多歲,個頭也矮了一些,但如今才十六歲的年紀,以後肯定還會長個的。長相雖不算帥氣,五官端正、清爽,倒也挺耐看。雙眼深邃有神,微笑時,嘴角有一絲溫和的笑意,讓人見到會自心底產生一種莫名的親近與好感。

    從劉猛結實的肌肉上移開眼神。轉過頭就看見院子月門邊,目不轉睛瞅著他臉上看的可欣丫頭。忍不住就口花花的調笑道:「欣兒,你又看著少爺發什麼呆?難道少爺臉上長得有花?還是少爺無處不在的魅力讓你傾倒?」

    可欣的俏臉一下就紅透至耳根,嬌嗔道:「少爺真壞,誰在看你了!你昨天不是叫人通知雲峰大哥過來麼,他正在前院等你呢。」

    「哦,原來欣兒沒看我啊,那你一定是在偷窺猛子,原來咱們欣兒是喜歡猛男型的!唉,本少爺又自作多情了。」劉振華邊走邊說,搖頭晃腦的走向月門。

    「壞少爺瞎說,誰喜歡猛男型的了?」

    「哦?原來不喜歡猛男,那欣兒喜歡什麼類型的?」

    「哼!壞少爺就知道欺負欣兒!不理你了,我給你們泡茶去。」看到少爺戲謔的笑容越走越近,可欣只感覺心如鹿撞,紅著俏臉轉過身,飛快的跑了。

    「哈哈,這丫頭真可愛!」劉振華拿起放在旁邊石桌上的衣衫披上,禁不住大笑出聲,與可欣逗樂,也算是在這變相囚禁中的苦中作樂吧。

    劉振華率性而為,卻沒想過他如今表現出來的言談舉止,哪像個十六歲的文弱少年?如被外人知曉,肯定會把他當做妖孽對待。

    ……

    ……

    前院正屋的客廳門前,站著一個身穿大褂,個頭僅比劉猛稍矮,但身體卻是一樣壯實的男子,年齡在二十六、七歲,國字臉龐,濃眉大眼,古銅色的面容粗獷堅毅。正是蘭芳國劉家的私人護衛隊隊長雲峰。

    劉振華知道,劉家護衛隊的成員,全是從小就被劉家撫養長大的孤兒,忠誠度極高。這雲峰不但身手了得,槍法厲害。最關鍵的是做事機敏果敢,心思極為慎密。

    「少爺。」看到劉振華走過來,雲峰站直了身體,恭敬的叫了一聲。

    「雲峰大哥,來了也不自個進去坐。那麼客氣幹嘛?走,屋裡坐。」

    「是,少爺。」雲峰微微落後一步,等劉振華走過身邊,才跟著走進了屋。

    「雲峰大哥,快坐下,我告訴你多少遍了,咱們是一起經歷了戰火考驗,從婆羅洲彈雨炮火中逃出來的生死兄弟。我們之間不用分尊卑貴賤,怎麼你就那麼放不開呢?」

    「少爺,你叫我一聲大哥,也確實把我當兄弟對待,雲峰感激。但雲峰有自己做人的原則,還請少爺見諒。」雲峰洪亮的聲音一如既往,不驕不躁的回答。

    劉振華無奈的搖搖頭,端起可欣泡好的香片抿了一口。眼神示意可欣與劉猛先離開後,才開口道:「雲峰大哥,這次叫你過來,是有件大事相托。此事關係著我們蘭芳國的未來,本當我親力而為,但我卻身陷囫圇沒有自由。想來想去,只有你才能替我擔此大任。」

    雲峰猛的一下站起來,神情堅毅的說道:「少爺,有事你儘管交代我去辦,上刀山下火海,赴湯蹈火,雲峰絕不皺一下眉頭。」

    劉振華笑了:「呵呵,坐下,坐下說話,沒你想的那麼嚴重。對了,咱們來京城已經有好幾個月了,雲峰大哥一直在前門那邊陪著艾德烈。給我說說,那個猶太佬為人怎麼樣,值不值得咱們信任,付以重托?」

    雲峰略微沉吟道:「少爺,照我看,那個艾德烈人不錯,他非常感激咱們的救命之恩。最近他一直在利用他英吉利人的身份,遊說英吉利的公使,想讓他出面給大清國施壓,出兵幫助我們復國。」

    劉振華猛搖頭,說道:「此事做得不妥。他這樣做非但起不到什麼作用,還有可能影響今後我們與他合作的大事。」

    「可是……」雲峰有些不解,在他看來,有洋人幫著說話,雖然不一定能促使大清國出兵,但至少也不是什麼壞事。

    劉振華心念電轉,定下了主意。「雲峰大哥,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滿清政府是不會出兵幫助我們復國的。如今京城已非久留之地,你明天與艾德烈商量下,這幾日就帶著護衛隊的弟兄們,與艾德烈一起離開大清國,到澳洲去投奔我的舅舅宋孟亭。」

    「少爺要我們先走?這可不行!艾德烈昨天打聽到的消息,大清國總理衙門的人正在與荷蘭人接觸密議,他們還不准少爺擅離京城,我擔心會對少爺不利。」

    對於雲峰的擔憂,劉振華雖表現得不太在意。但二世為人的經歷,讓他更懂得生命的可貴,也更加珍惜自己的小命。

    微笑著,從衣衫口袋裡拿出兩本小冊子與兩封信擺到桌上,說道:「放心吧,現在京城裡,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都盯著清政府和我們蘭芳國這些人,他們應該不會明目張膽的下毒手。我也會小心注意的。」

    「少爺,要不,由我們護著你偷偷離開,……」

    搖頭揮手打斷雲峰的話,將信和小冊子從桌上推到他的面前,鄭重其事的交待道:「這是我的一些初步設想與計劃,全都寫了在信中,由你親手帶去給舅舅。然後,你就在澳洲那邊招人,開始練兵。」

    「少爺,換一個人帶隊去澳洲行嗎?讓我留下來保護你吧!」雲峰還在擔心少爺的安危,他沒有放棄留下來的想法。

    「呵呵,別磨嘰了,交待你去辦的事,關係到我們蘭芳國復國大業。而且,你們都走掉了,我才沒有後顧之憂。才能找機會輕鬆的脫身。放心吧,我會時刻都帶著大猛他們一起的。」

    雲峰看少爺心意已決,沒得商量。只能點頭道:「那,好吧,少爺一定要保重自己啊!」

    「這兩本小冊子是給你的,上面是我最近整理的練兵概要。不過,都不完整,只是我的一些不成熟的想法。你就召集族人依照方法開始訓練。將其中表現突出的挑出來,我有大用!記住,平時多流汗,戰時少流血,訓練時一定要嚴格要求。」

    厚臉皮的劉振華,將記憶中自網上看來的一些訓練特種兵戰士的方法,剽竊為己有。

    雲峰並沒有懷疑少爺給出的東西的來路,在他的心目中,大總長逝去,這劉家的家主自然就是劉振華,聽少爺的話做事,是天經地義的。將信與小冊子收好,鄭重的保證道:「少爺請放心,雲峰一定不負所托。」

    劉振華神情轉為嚴肅,低聲說道:「還有最後一件事,這一封信是我寫給艾德烈的,他到了澳洲後,舅舅會籌措資金讓他出面去購下我圈定的土地。之後,他就會去美利堅。我信中已婉轉的勸他將其妹妹安琪兒留在澳洲。你準備幾個機敏的人安插到艾德烈的身邊,一來是保護他,二來也是監視。」

    「嗯,少爺說的,雲峰都記下了。但雲峰有些不明白,少爺既然不放心艾德烈,那怎麼不用我們自己的人?」對劉振華的安排,雲峰雖然牢記在心,也會不折不扣的去做。但還是有些不理解。

    「沒辦法啊!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話雖然不完全正確,但我要交給他做的事情,其中蘊藏著巨大的財富,咱們不得不先做防範!如今這個世界被白種人把持,我們的膚色決定了要在西方做事是事倍功半。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啊!好了,事情交代完了。走吧,我送你!」

    劉振華站起身,準備送雲峰出門。剛到門口,就看見可欣氣吁吁的跑過來,神色焦急的說道:「少爺,步軍統領衙門的大人帶著兵丁來了,指明要找你。怎麼辦?」

    劉振華淡然的一笑道:「欣兒別慌張,沒事的。你去請義官叔過來,順便給我拿床薄被來。雲峰大哥,你從後門先走吧,那邊的事情就都拜託給你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