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鬼行三國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黑雲壓城 文 / 浮光淺如夢

    弘農城內,城西有一座可容納上萬人的校場,由厚厚的黃土壘實,踩在上面濺不起半點灰塵。校場東面有一個長寬數丈的高台,由白色的大條石搭成,看起來頗為壯觀。

    此時校場上,五百米士卒安靜肅立,身上穿著泛著幽光的黑鐵甲,頭上戴著同樣黝黑的鐵製頭盔,手持各式兵器,或鬼頭大刀,或丈二長槍,或鐵盾短刀。

    這些士卒雖然有高有矮,有白有黑,卻無一不是壯碩強壯的漢子,雙目亮而有神,表情肅穆靜默,讓人看一眼就膽戰心驚,不寒而慄。

    更為神奇的是,五百人不自覺揮灑的血氣,居然能夠匯聚在一起,濃厚粘稠比起華雄這個通玄高手,還猶勝一籌。

    而校場的另一邊,也站立著一支上千人的部隊,同樣的壯碩彪悍,同樣的肅穆靜默,不一樣的只有那那鬆鬆垮垮的陣行,士兵亂哄哄的圍成一團,陣行猶如虛設,根本豈不到協調部隊的作用。

    校場那個巨大的指揮台上,曹昂居中,華雄,段煨居右,管亥,阿癡居左,五人一起靜靜的看著這數千名士卒,表情各異。華雄滿臉動容,管亥暗暗叫好,段煨則是一臉的不可置信。

    「華雄,段將軍。你們看我這一營人馬比之西涼軍如何?」曹昂笑著轉頭問道。

    這隊人馬正是曹昂的親兵營,久經訓練,又服食龍骨,修為大多都在四五品的境界,配合玄妙的戰陣之術,表露的氣勢已讓人心驚,何況這兩個月又經歷了戰爭的洗禮,本還有些稚嫩的地方以完全消弭,散發的氣勢之中,更是帶著一股懾人的殺氣,直衝雲霄。

    「世間強兵,堪比飛熊軍。」華雄眼神凝重,簡短的回答道。他本來是個話嘮,平時一件小事都要嘀咕半天,很少這樣三言兩語的回答問題,想來此時他的心思已經全放在校場的士兵上。

    話語雖然簡短,聲音也不大,但是傳到段煨耳朵裡,卻不亞於晴天霹靂。

    如果說西涼軍是天下少有的精銳,那麼飛熊軍就是精銳中的精銳。即使再董卓實力最強的時候,西涼大軍不下二十萬,而飛熊軍卻只有五千人,無一不是精挑細選,以一當百的軍中悍卒。當年在虎牢關下,呂布就是憑借三千飛熊軍獨面數路諸侯,十餘萬大軍。斬將奪旗,闖下了偌大的威名。

    華雄居然將這種山賊出身的雜牌部隊,與讓天下諸侯膽寒的飛熊軍相提並論,怎能不讓同出西涼軍的段煨驚詫,駭然。

    「飛熊軍?這麼說在野戰中,我們很難打贏張濟他們了?」飛熊軍的大名曹昂自然也有耳聞,聽到華雄這樣說,心頭不由的一沉。

    「未必!」一旁的段煨突然插嘴道,雖然對於華雄將這支部隊比肩飛熊軍頗為驚詫,但他也相信華雄的眼光。「飛熊軍自從董卓死後,被呂布,徐榮,李傕等人瓜分一空,連年征戰下,早已所剩無幾,現在李傕手中的飛熊軍都不足千人,更別說張濟了。」

    「嗯……果真如此,那我軍倒還有一戰之力。」曹昂暗歎一聲,突然又注意到另一邊同樣在操練的弘農降卒。「華雄,這群西涼降卒如何,還聽話嗎?」

    「哼……那群兔崽子,都是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尤其那個叫胡車兒的小鬼,知道我華雄的大名,居然還敢不知死活的向我挑戰。被我狠狠修理一頓後,老實多了,老曹,你儘管放下,這群人在我手底下,出不了亂子。」華雄回過神來,笑著答道。

    曹昂點了點頭,西涼人出身蠻荒之地,向來以強者為尊,以華雄的能耐,懾服他們想來也不是什麼難事,雖然他們的陣行鬆散的讓人看不過去,不過既然已經交給了華雄全權處理,他也不好多插手,勉勵了幾句,就起身離開了校場,去處理其他的瑣碎事務了。

    弘農城大小也是個城池,有五萬多老百姓,可不同與臥牛山上的土匪窩。裴元紹,韋康這些人雖然粗通文墨,卻完全沒有管理一個城市的經驗,有時候曹昂還不得不去客串一下文官,處理一些政事。

    只是這些天曹昂心中不無遺憾,弘農城雖然城牆高大,城牆上一些鐵蒺藜,弩車等防禦器械卻都年久失修,木頭腐朽,鐵器生蛂A都已經用不了了。

    他腦中倒是知道許多精巧器械的製造方法,也有無數守城禦敵之法,只是弘農城內缺少工匠,在精巧的機關也沒人能造的出來。

    什麼時代,專業人才都是最重要的,有機會,一定要盡可能的拉攏一些能工巧匠,將那些雄關險城打造的如鐵桶一般,到時候即使得不到天下,割據一方,如同後來的蜀國,吳國那樣,也未嘗不可。

    只可惜,現在時間倉促,這些構思還太過遙遠了。

    接下數天時間裡,曹昂都在忙碌各種事宜,加固城牆,安撫百姓,還準備了許多的守城器械。

    時光飛逝而過,漸漸的,整個弘農城都感覺到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壓迫感。

    終於等到七月快過去的時候,城裡灑出去的斥候紛紛來報,說是一支五萬餘人的大軍,烏壓壓的一片,直撲弘農而來。這支大軍主要分為三部,有張,楊,董三種旗幟,拱衛著一片赤紅,金黃的皇家儀仗。

    像是天子的聖駕。

    並且,探馬來報,稍遠一點二十餘里的地方,還有一支兩萬餘人的西涼大軍出沒的痕跡,旗號是「郭」。

    郡守府的大廳內,曹昂將所有的文武官員都召了回來。

    雖然早就預料到會有這麼一場大戰,但是一聽到對方居然有四五萬人馬,段煨,紀靈等人臉上還是有一絲不自然的怯意。而另一旁的華雄,管亥,李儒像是早知道了一般,眼神沒有任何的震驚之色,有的只是一股亢奮。

    這三個傢伙都是不安分的人,任何危險在他們眼中都是一種挑戰,挑戰越大,樂趣也越大,自然也就更讓他們興奮。

    「張,楊,董三面旗幟?張是張濟,楊和董又是誰?西涼軍什麼時候又出了這麼兩個人,我聽都沒聽說過。還護著天子聖駕,這可真是稀奇了。」段煨拍了拍腦袋,一臉的疑惑。

    他以前在董卓手下時官任中郎將,西涼軍但凡有點名氣的人物,他都知道,卻怎麼也想不起這突然冒出來的楊,董二將。

    「那兩人一個是原白波帥楊奉,另一個是以前牛輔的部將董承。他們如今與李傕講和,和張濟護送天子,準備東歸洛陽。」曹昂眼皮都沒抬一下,淡淡的回道。

    「楊奉?董承?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段煨驚奇的問道,不只是他,管亥,華雄,李儒等人也齊齊看向了曹昂,也不明白他如何能對西涼軍的情況瞭如指掌。

    「我在長安有朋友,是他們告訴我的……。」曹昂抿了抿嘴,有些敷衍的答道,又見段煨還是一副想要發問的樣子,趕緊擺了擺手,打斷了他。

    「這事以後再說。當務之急,還是想想如何對付張濟這隻大軍吧。」

    說是想辦法,其實現在也真沒什麼好辦法可想,長安常年戰亂,田地荒蕪,無論張濟,還是李傕無不奇缺糧草。而弘農城牆高聳,己方也有上萬兵力,只要堅守城池,待對方糧草匱乏,自然會退兵。

    現在其實該想的,還是對方退兵之後,應該怎樣謀劃,才能取得最大的成果。

    曹昂知道,那二三十里那支打著郭字旗號的人馬應該就是郭汜了,這傢伙性情奸詐,反覆無常,肯定是後悔放天子東歸,才又領兵跟來,想趁機將天子劫持回長安。

    如果能好好利用郭汜,張濟,楊奉這些人的矛盾,另他們各自相攻,或許還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戰果。

    曹昂在心中計算了一下他現在的兵力,段煨有三千人馬,其中還有一千騎兵,算的上是一支精銳。廖化帶著三千人馬和兩千降卒留守函谷關,和弘農城互為犄角。還有在弘農的臥牛山人馬也有七千多人,加上華雄麾下三千降卒,整個弘農城東拼西湊的也有一萬三千人的大軍。再加上親兵營這支能以一當百的精銳,依托高大的城牆,的確可以和張濟那五萬大軍一決雌雄了。

    何況,弘農城中還有正在養傷的張繡,關鍵時刻,也絕對是可以扭轉戰局的一張好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