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鬼行三國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奪取弘農 文 / 浮光淺如夢

    殘陽如血,山風呼嘯,此時弘農城頭,一開始建議張繡緊守城池的那名校尉,此時正心急如焚的趴在垛口上,不停地遠眺著被大風刮的有些塵土飛揚的遠山。

    張繡領兵追那一群流寇,已經過了三四個時辰,本來還自信滿滿的校尉,隨著時間的推移,卻開始擔心起來,一種強烈的不安感充塞著他的心間。

    雖然擔心,但是這位校尉卻又不敢妄動,弘農郡地處要衝,連接著關內與關外,是整個關中的大門,亦是整個西涼軍團的命脈,只要保住弘農,西涼軍可以說就立於不敗之地了。

    張繡身為如今西涼軍的三巨頭之一,甘心在這種偏僻之地鎮守。一是受了李傕和郭汜的排擠,二也是因為此地太過重要,必須要有個信得過的大將來鎮守。

    歷史上,後來張濟由於缺糧,離開弘農,遠走南陽。李傕,郭汜二人曾經威震天下的西涼軍,僅僅在兩年內就被各大勢力,蠶食殆盡。

    足可見此地的重要性,可以左右整個西涼軍十餘萬人的命運。

    可以說,如果張繡遭遇不測,依照張濟的個性,最多也就罰他幾十軍棍罷了,但若是失了弘農,依李傕,郭汜的惡行,關東群雄恐怕頃刻間就會殺進關內,十幾萬人馬瞬間就會消失在歷史長河裡。

    如今這位校尉能做得,只有一面祈禱,指望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張繡不過追的歡了,一時忘了歸程。二來也派遣了幾名哨探,朝張繡消失的山頭,沿路找尋。

    「白龍駒,是少將軍的白龍駒!」突然,守衛在城牆上的一個士卒,高呼一聲道。

    那士卒名叫胡車兒,十三四歲的年紀,只能算是個乳臭未乾的小鬼頭,但是身形卻長的極為壯碩,高有近七尺,比起一般的成年人也差不了多少。

    按理說這種年紀的小鬼,在滿是兵痞,悍卒的西涼軍裡,怎麼也是個備受欺凌和嘲笑的主。但是胡車兒卻完全是個意外,他年紀雖小,卻已經是西涼軍中有名的猛士。不僅長的壯實,力氣更是大的驚人。

    幾個月前,張繡曾經在崤山深處獵殺了一頭五六百斤的猛虎。五六個人生拉硬拽,將那虎屍拖行了幾百步就氣喘噓噓。被胡車兒這小鬼看見,一把推開眾人,將那虎屍扛在身上,逕直跑回軍營,速度居然不必奔馬慢上多少,一眾將官無不為之側目。

    這小鬼不止力氣大,眼力也特別好,隔著漫天的塵土,一眼就瞧到了顯眼的白龍駒。

    約過了一刻光景,一隊西涼打扮的隊伍,狼狽不堪,頗為蹣跚的護著一匹同樣沾滿灰塵的白色戰馬,從遠處的山巒閃現出來,離城池僅有兩三里的距離。

    馬上橫握著一名騎士,白盔銀甲上全是燒灼的痕跡,披風,帽穗也都不見了,看起來殘破不堪,經管如此,離得近了,城樓上不少將士還是一眼認出,這人正是離去追擊流寇的張繡。

    「這……這是怎麼回事?好像是被殺的大敗了,不過一隊流寇,怎麼可能?」正當眾人驚疑不定時,遠處的山巒,卻又揚起一陣更大的煙塵。

    漫山遍野的撲出了無數黑紅色的洪流,舉著幾面張揚跋扈的曹字大旗,有如山呼海嘯,鋪天蓋地的朝著前方「狼狽逃竄」的張繡和「西涼軍」席捲而來。

    常言道過萬不可數,這支大軍剛映入眼簾,城頭上的將校衛兵,無不有如驚濤駭浪那般驚駭不已,匆忙間只覺得山後似乎有著無窮無盡的人馬。

    「快!快開城門,把少將軍救進城來。」到底是在戰場上廝殺慣了的老將,那校尉緊緊愣了一瞬,就清醒過來,立刻朝著沿著城門大吼大叫起來。

    他能被張濟委以留守弘農的重任,無論膽略,資質必定也是弘農城中數一數二,而且作為守城將領,他有一個最大的優點,那就是謹慎,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其實,若是平常時候,張繡這樣趴在馬背上逃進成來,他肯定會警覺的盤問仔細。

    但是現在張繡眼看就要被後面的敵軍給追上,再遲疑片刻恐怕就會死在戰場上。出於一種護主的本能,一見到狼狽逃竄的穿著西涼兵服的隊伍,和躺在馬上奄奄一息的張繡,他很乾脆的就命令打開城門。

    弘農城池雄偉,城門也比一般的郡縣寬大厚實的多,而且由於年久失修,許多機扣,鉸鏈都有些生蛌熔疙鞢A移動起來相當的困難。

    十餘名精壯的士卒,齊心合力,運足了勁力,在響起一陣刺耳的吱呀聲後,才好不容易,將那寬大的數丈的城門給推了開來。

    北方苦寒之地,缺少水源,弘農城雖是天下雄城,以前倒也快過壕溝,修過護城河,只是自從漢室東遷,失去了戰略位置,無人打理,漸漸荒廢起來,變成了如今一馬平川的模樣。

    一靠近城門,白龍駒越發的躁動不安,猛蹬著蹄子,想要擺脫紀靈和廖化的拉扯。可惜這匹妖馬雖然勁力奇大,比之兩人的聯手卻多有不如,經管拚命掙扎,還是無可奈何的被兩人拽到向了城門。

    遠處,大軍前頭。

    穿著漆黑如墨的天狼甲,曹昂同樣疾馳向弘農城的城門,臉上帶著難以隱藏的激動笑容。一卻都如計劃中的一樣,紀靈他們輕易的就騙開了城門,很快,很快他就將擁有自己的第一座城池。一個安全,可靠,有存在感的基地。

    從陳留到洛陽,再從洛陽到臥牛山,一路上要麼寄人籬下,要麼顛沛流離。就是因為沒有可靠的領地,沒有勢力,沒有實力。如今,城池快有了。

    「喂,少將軍怎麼了,你們是不是遭到埋伏了?」在距城門還有兩三百步的時候,城門口傳來一聲帶有濃厚西北方言味道的文化。

    「別問那麼多了,我們被埋伏了,少將軍受了重傷,快讓我們進去!」紀靈生後,一名穿著破破爛爛的黑色皮甲的士兵,一臉焦急的對著城門口喊道,竟也是一口地道的西北方言,而且沒有絲毫的晦澀。

    這名士卒是段煨的手下,卻是地地道道的西涼人。

    「好。」城門口的將校聽見熟悉的西涼口音,稍稍湧起的一些懷疑,又被壓了下去。等紀靈和廖化進了城門,這支人馬瞬間剝去了偽裝,在西涼軍的愕然聲中,出刀如電,片刻功夫就殺死了數十人。

    等到那校尉帶著人馬來支援的時候,城門卻已經完全被紀靈等人控制住了。

    「呵呵,各位來晚了,這座城池現在要成我們白波軍的了。」廖化冷笑的對著目瞪口呆的守軍道。

    眼見大事已去,那校尉還想帶著士卒做些垂死的掙扎,可僅僅片刻功夫,曹昂,華雄,段煨又領著大軍如潮水一般湧入了城池。

    在上萬人馬面前,僅剩下不足兩千人的西涼守軍,宛如一個失去了武器的小孩,瞬間就崩潰了。

    一聲「降者免死」。這些守軍無奈的丟掉了手中的兵刃,乖乖的趴在地上,隨即湧入城池的大軍又趁勢,奪了跑上了城牆,奪下了城頭。

    就連那勇悍異常的胡車兒,在和華雄硬碰硬的對了十餘招後,在虎口崩裂,無力再戰的情況下,也沒有絲毫的猶豫,乖乖就範了。

    m.閱讀。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