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極品冒牌駙馬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史上最裝逼時刻 (四) 文 / 木內

    萬家燈火,歌舞昇平.

    李三皇帝下旨,長安城解除宵禁三天,大赦天下,與民同樂。

    但凡這個時候,京城裡總會有些不安分的人,秦縣令最有體會,前年壽宴時,京城的治安十分鬆懈,這就給了那些江洋大盜機會可乘,壽宴結束時前來報官被盜的百姓足有幾十家,雖然沒出什麼大問題,這也讓秦縣令很沒面子。

    秦縣令名號上雖為京畿縣令,但也只統轄萬年縣,雖然王公貴族,有地位的官員,有名氣的文人都住在這裡,但也的確沒什麼大作為,因為京兆尹是那楊國忠。

    楊國忠似乎不怎麼喜歡秦縣令,五六年的時間也沒給他陞官,死做縣令,油水雖撈的不少,權勢上很難得到滿足,京兆尹這個官楊國忠當然不捨得給他做的。

    京兆尹統轄長安縣與萬年縣的官兵,而且楊國忠已經牢牢的掌控了大理寺,刑部御史台,這對於楊國忠來說十分必要的,想抓誰就抓誰,想審誰就審誰,想誣陷誰就誣陷誰,為所欲為,這是他最直接的政治手段。

    若是看誰不爽,讓下面的官員隨便參上一本,或是給皇帝打個小報告,不管皇帝同不同意,抓過來便是一頓狂揍,屈打成招。

    秦縣令當然也明白其中的厲害關係,但跟著楊國忠好幾年起碼也得弄個別的官做做,官職大小令當別論,只要離皇帝近一點就成。

    果斷就有了牢搔,此時的京城裡卻又出現了一位風雲人物,小駙馬的崛起讓秦縣令有了別的想法,所以在許駙馬讓他抓人時毫不猶豫的就抓了,不怕得罪楊材,即便楊國忠問起他也很有一套說辭。

    讓他意外的是抓了京城第一布行的掌櫃,竟是過於平靜,楊材也沒找茬,楊國忠也沒質問,這便讓秦大縣令下定了決心,這駙馬果然厲害,以後就跟著他混了!……

    大明宮,含元殿。

    龍尾道這會兒已經是人山人海,交通嚴重阻斷,因為許辰堵在中間出不來了。

    眼看就要黃昏時候,壽宴即將開始,外國使臣們正在往裡進,場面瞬間混亂不堪,御林軍衛士也奈何不住人多,毫無辦法。

    許辰心說真尼瑪J蛋,這哪是當官的,自己雖然說有點小帥,但也不至於這樣吧。便忙道「我有事先走了」便要往外擠,奈何人太多,炎黃子孫們大多都有一個愛圍觀的毛病,上一會兒還是幾個人,這一小會兒已經全圍過來了,有的只是看看這駙馬到底長什麼樣。

    使臣們倒也不急,走得緩慢,邊走邊領略著大唐皇宮金碧琉璃的氣派,指指點點,咋咋呼呼的,跟土包子進城似得。

    這些使臣基本上都是第一次來,小國家們對於大唐的嚮往過於強烈,每逢這個時候都是擠破了頭皮爭使者的位子,每年來的人也不一樣,但大都是皇族一脈,有的甚至皇**來,像太子公主之類的就太常見了。

    這會兒前面的使臣卻是停住了腳步,這個隊伍便也就停了下來,因為前面堵車了。

    「﹟$%#?﹤﹌*﹡?」

    「﹪﹠﹩﹩﹫」

    以上便是天竺太子和一個隨從官的對話。

    大致意思是太子問印度阿三,前面人群中間那個人是誰,宰相嗎?印度阿三的回答是,我去問問。

    阿三當即跑過去,因為是個隨從官,當然要會中文,沒點功底哪能出來丟臉。阿三隻是過去聽了一會兒,問了幾句便也大概知道了那人是誰。

    以下便是翻譯。

    天竺太子問:這人是宰相?

    阿三答:「不是,是個駙馬。」

    太子又問:「一個駙馬怎會讓百官如此吹捧?唐朝的駙馬都這般厲害?」

    阿三答:「不是,就這一個駙馬厲害,宰相都讓他三分。」

    這印度阿三偵查能力確實厲害,那天竺太子「哦」了一聲點了下頭。不光是天竺一家對那人群中的年輕人好奇,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傢伙地位指定不低,外國使臣們來大唐一趟,也沒見著大官,卻把許辰誤認為不是宰相就是太子之類的大人物了。

    於是,待朝中官員因為堵住交通退去的時候,許辰剛要回殿裡去沒什麼心情逛一逛,便被人給攔住了。

    是那個印度阿三,許辰有些驚奇,突然冒出個黑臉很不舒服,回頭一看,便是嚇了一跳,萬國使臣們這會兒卻是對著自己滿臉堆笑,許辰分明覺得那就是對著自己笑的,想像一下,兩百多號不同膚色不同樣貌突兀的外國人在這黃昏時候,大步流星的走向一個人,甚至是跑,會聯想到《行屍走肉》的情節,太tmd嚇人了。

    一群殭屍正在襲來的氛圍……

    看到攔在前面不停堆笑臉口中歉疚道:「駙馬請等一下」的印度阿三,許辰便能猜出這些外國友人看到那些官員們阿諛奉承還以為自己是個什麼大官,無非是出於一個心理罷了。

    又走不開了,那天竺太子便是率先跑了過來道:「我叫甘地,是天竺的太子,久仰駙馬大名,此次來天朝,還請駙馬多多關照,多多關照。」

    這位天竺太子剛說完,便又擠過來一個翻譯,「我乃茨實國使臣……」

    此刻,丹鳳門的樓頂上,站著兩隊御林軍衛士,威風凜凜,甚有氣勢,這兩對衛士是統帥陳玄禮的親信,這會兒放在城樓上監視著含元殿外的眾人,剛巧陳玄禮將軍來到城樓巡視,便是看見龍尾道的狀況,有些驚異,便忙問道:「下面那些人是怎麼回事?」

    「是那許駙馬,外國使臣們似是和他交談,屬下已經派人過去了。」

    回話的這位是陳玄禮的隨身副官。

    陳玄禮聽完,皺了皺眉頭,表情顯得有些不可思議,突然想到早些年陛下壽宴時,李亨殿下也曾被人擁簇了起來,陛下知道後卻是勃然大怒,陛下認為太子這是在**。

    倒是有些好奇這小駙馬到底是何許人物,連楊國忠都敢得罪,若是他真的如傳言一般加入東宮,到底對太子還是有利一些的……

    這樣的荒誕場面後來真的被記入了野史,標題是:萬國使臣齊乎駙馬萬歲。這應該是後人的杜撰了。

    言歸正傳,在外國使臣進入龍尾道之後,大宴即將開始了,最後來的一般是些皇親國戚,架子比較大的那種,像長公主府,齊王府之類的是要壓軸的。

    這個時候,人來的也差不多了,龍尾道內的外國使臣們正拿著請柬由太監們依次指揮入座,由殿裡到殿外入座,排在最底下的是些品階小的官員。

    含元殿大殿十分寬闊,擺了將近二十張桌子最上層的自然是老皇帝的御座,這會兒老皇帝還沒出來,桌子上已經坐了十個人。

    是的,不出你所料,許辰是坐在那張御席上的,同做的還有太子李亨,安祿山,楊國忠,田駙馬,李卿長公主,玉真公主,齊王,李霜兒還有兩位王親,而這樣的大場合,一個小小駙馬竟然和皇帝同座,卻已經是很難引起別人的詫異了,奇怪是見多了,就是平常事。

    李霜兒和許辰自然是坐在最下面,於李霜兒來說,現在的心情既激動又興奮,這的確是一種無上的光榮,有些小驕傲,還故意用餘光尋找著她那幾位經常找茬的姐姐,若是撞見了,便嘴角上揚,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李霜兒今天穿的很莊重,自從嫁了人,也不會再像一個丫頭一樣打扮,再楊玉環沒出來之前,她無疑是最耀眼的明星。

    即便是楊玉環在場,兩位美人兒卻也是平分秋色的,楊玉環代表的是成熟,李霜兒襯托的是青春。

    再往下幾桌就是一些小王爺,朝中重臣,虢國夫人與秦國夫人也是來此,外國使臣們像天竺,吐蕃,東瀛是坐在殿中的。

    安排這場晚宴座次的自然是禮部,不過許辰坐在御席上,很明顯是老皇帝的意思,楊玉環的旨意。

    桌子上擺的是些果盤,皇帝沒來,眾人也只能聊聊天,御席很大,許辰挨著一個王爺卻不認識,說不上什麼話,倒是那王爺主動找話題,打發時間。

    黃昏落幕,天色有些黑影,便聽見含元殿外,一陣搔動,殿裡人也紛紛起座,出殿迎接,李三皇帝和楊玉環終於來了。

    內謁者宣呼儀仗隊入宮立杖,衙內杖便由側門依次進入大明宮,從含元殿階前到丹鳳門,在龍尾道兩旁依次排開。儀仗隊分為五隊,供奉杖,親杖,勳杖,散手杖,持杖者或手持繡有龍蛇圖案的升旗,或手扶長槍大戟,散手杖下面是對立的八匹立杖馬,金鞍繡革薦黃幛。

    鼓樓長擊長鳴,通鼓聲停,待楊玉環與李隆基走上含元殿,殿內人紛紛下殿,金吾將軍趨上殿階,奏稱左右廂內平安,萬民同賀。

    所有人在階下跪拜,然後隨著李隆基進入那含元元殿……(。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