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嫡女重生寶典

正文 二百二十八 走投無路 文 / 秦兮

    周圍根本就沒有人敢來阻止顧博齊,邱玉玲被這一幕嚇壞了,但是她也是極為知道保護自己的人,自然不可能真的上前幫忙說什麼話,因此反倒是往後退了很多步之後,就想趁著沒人注意自己的時候往外溜——她是以玲瓏姐妹的身份混進來的,如今玲瓏不僅不受寵了,眼看著連命都沒了,她這個妹妹要是還呆在這裡不是太蠢了麼?

    可是她才出了門,還沒跑出幾步,就被兩邊忽然衝出來的幾個人兜頭罩了個麻袋,被一個精瘦男人扛起來就帶跑了。

    她一路上不停的踢打撕咬,心中惶恐無比。

    不知道這些人是自己父母派來的還是剛才的那些人,心裡嚇得不行,等想起自己被父母拋棄,連個安身之地都找不到,到了現在連性命都堪憂的這些事,更是哭的喘不過氣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她終於被人結結實實的扔在了地上,啪嗒一下被摔了個底朝天。

    周圍傳來男人們嬉笑的聲音,甚至還有許多聽著就讓人臉紅心跳的下流話傳來她耳朵裡,她更是心都卡在了嗓子眼裡,恨不得蹦起來就跑,好不容把頭上罩著的麻袋給扒拉下來扔了,她一抬頭就被刺眼的陽光晃花了眼睛,隔了半響才緩慢的放開手指,總算看見了眼前站著的人。

    眼前站著好幾個穿著破爛的男人,頭髮也都是一坨一坨的,看起來就知道很久沒有清理了。

    這些人絕對不可能是父母派來的了,邱世安雖然算不上什麼大官,但是也不可能認識這些亂七八糟,看起來跟乞丐一樣的人。

    那些男人看見女人就要流口水,何況是這麼白白嫩嫩又漂亮水靈的小妞兒,頓時就嚥了幾口口水,互相對視了一會兒就不懷好意的笑了笑。

    邱玉玲可不笨。她家裡的男人都是自命風流的,像是邱世安不用說,明面上雖然只有兩個妾,但是事實上家裡的歌姬們還少麼?何況還有個邱蒼梧在如今看見了這群男人的眼神她就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頓時欲哭無淚,往後一直縮,最後縮成一團躲在了牆角的稻草窩裡,帶著哭腔問他們:「你們是誰?!為什麼抓我?!」

    男人們哈哈大笑了一陣,其中一個穿的最髒的,看著就嚇人的。臉上還有幾顆麻子的男人湊了上前狠狠的在她身上摸了一把,才留著口水調笑:「我們是誰?哈哈哈哈哈,小姑娘,這你可就要去問你爹娘啦,哥哥們可不能告訴你!」

    爹娘?邱玉玲心中一頓,苦味頓時蔓延上了舌頭,連眼淚都流不出來了。

    她還以為父母總歸是父母,見自己跑了,總歸會放自己一馬的。可是現在看來,她簡直太天真了,也是啊,自己可是曾經跟自己哥哥luanlun的人呢。留在這世上不是就會叫人回想起邱家醜事的麼?在她們看來,自己肯定是死了才好的。

    她擦了一把眼淚,被眼前的環境給撞擊的回了神,再怎麼樣。現在脫離這裡才是正經。

    「大哥哥,你們一定是弄錯了,我如何會是你們要找的人我只是剛剛那府裡的一個小丫頭而已。不可能是你們要找的人啊,求你們了放過我吧!」邱玉玲雙手合十,可憐兮兮的真的頭磕在地上,眨巴著兩隻眼睛看著他們。

    男人們哈哈大笑,左邊一個第一個說話的男人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不懷好意的笑:「喲喲喲,還哭了!她哭了啊!」

    另一個男人就伸手往她臉上一摸,又伸進嘴裡舔了舔,笑的噁心不已:「確實啊,這娘兒們還真哭了呢!不過呢,小娘兒們,我們抓的就是你!」

    「跑不了!」那個麻子男也開始說話,眼裡的光幾乎都能曬傷人了:「那對夫妻給咱們看過畫像了,就是這小娘兒們沒錯!」

    邱玉玲被他們看的噁心不已,伸手把他們往後一推,就自己往後退了幾步,連滾帶爬的跑出了很遠,卻又被後面的男人踩住了裙擺。

    麻子臉先在她身上捏了一把之後才抬手揪住她的頭髮,冷笑道:「小娘兒們倒是挺能跑啊!脾氣可真大,你還當你自己是那員外府裡的千金大小姐呢?別做夢啦,你老子娘都不要你了,親自交代我們不論把你怎麼處置了都好,就是不能讓你再出現在這個世上呢!」

    不能再出現在這個世上!還故意要用這些噁心的人來處li自己!邱玉玲的眼淚大顆大顆的掉在地上,狂吼:「你們殺了我!殺了我吧!我也不想活了!」

    可是這些男人們才不可能就這麼簡單的放過到口的肥肉,麻子男連臉色都沒變,一把就把邱玉玲翻過身來扔在了稻草堆裡,將她的衣裳撕扯的七零八落,然後就欺身逼了上去。

    太陽曬的外頭的樹葉都蔫蔫的,沒精打采的掛在樹梢上,偶爾有幾聲蟬鳴響起。

    邱玉玲尖叫了一聲,以驚人的力氣一把把那男人給踹開了,幾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頭上拔下一根簪子來對準了自己的脖子,朝其他人吼道:「你們不要過來!別過來!」

    麻子臉被她踹倒,踹的不輕,頓時怒氣沖沖的站起來,拉著旁邊的穿的最髒的男人,吼道:「虎子!J他老子的,這小娘兒們踹的你哥兒們以後兒子都生不出來了,你說怎麼辦?」竟跟沒有看見邱玉玲脖子上的那根金簪似地。

    虎子瞧著邱玉玲冷哼了一聲,瞇著眼不假思索:「剁了!等她死了,咱們哥兒幾個就再過把癮,然後把她給剁碎了,餵狗去!」

    邱玉玲被這句話還有那個虎子的眼神看的一哆嗦,連簪子都差點拿不穩,心裡越發的絕望。

    這些男人看起來根本就不管自己的死活,還說什麼就連死了也要過把癮什麼叫過把癮她當然知道,一時連死也不敢了,而且她是真的不想死,很不想死。

    &nbsp

    據說給請網打滿分的還有意外驚喜!

    她還沒有報復自己那狠心的父母,還有那無良的哥哥,她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憑什麼要死呢?

    連邱蒼梧都能活的好好的,她憑什麼要死?!

    簪子匡噹一聲掉在了地上,邱玉玲軟軟的滑倒在了地上,連求饒都已經不再想了。

    虎子便不屑的瞟了她一眼就不停腳的往外走,一邊還不忘記回頭吩咐弟兄們:「亮子,二狗,你們倆快著點!」

    「誒!」那麻子臉亮子驚詫的看著虎子一直往外走,一把提溜起邱玉玲來,又回頭道:「虎子哥,這小娘兒們這麼嫩,你真的不來了?我讓你第一個!」

    「不了!」虎子冷著臉看了一眼一臉麻木的邱玉玲,冷笑道:「她若是真的刺死了自己我倒是還佩服她,可惜這娘兒們光說不做,半點膽子也沒用,叫我瞧著就噁心了。做婊子還要立牌坊?我呸!大街上那些流鶯都比她來的好些。你們給我快些!」

    邱玉玲被這句話給刺得蹦了起來,指著他的背影哭道:「你懂個屁!若不是因為想活著報仇,我當然也不怕死!死有什麼可怕的,能可怕過你們這群餓狼?我是不服!」

    虎子就停住了腳看她,眼裡仍舊看不出什麼情緒來,半日才忽然揚手阻止住了亮子跟二狗,盯著邱玉玲,道:「那你倒是跟我說說,你為什麼不服?」

    虎子他們雖然是乞丐,雖然也沒了什麼良心,卻知道大家閨秀向來看貞潔看的比死重要多了,那因為清白而自盡的女子還少麼?往哪一扒拉就是一個,因此如今看了邱玉玲寧願被男人們上也不敢去死,就瞧著不屑的很,如今聽了邱玉玲的這句話,倒是來了興趣。

    「我不服什麼?!」邱玉玲終於把心頭的委屈都一股腦兒的倒了出來,期間的眼淚怎麼擦也擦不乾淨:「我當然是不服我什麼都為了家裡,最後卻還要落得個被自己父親親自下手追殺的下場!自然是不服我本來是個千金大小姐,如今卻淪落成要被你們這群我不服,我當然不服!所以我才要留著這條命,留著這條命來報仇!」

    「你想怎麼報仇?」虎子瞧了她一眼,饒有興致的道:「你父親跟母親都是有身份的人,如今能派我們來,就算我們放過了你,日後她們也能派別的人來,你逃不過的!」

    邱玉玲腦子已經轉不動了,半天過後才反應過來,這個虎子倒是要放過自己的意思,忙一把擦乾了眼淚,想了想就道:「我有辦法!我有辦法!我知道誰還能救我!」

    她想了半天,若是要數還能救自己,並且需要救自己的,還能跟邱家對抗的人,真的只剩一個了!

    虎子點了點頭,看著她,阻止了不情願的,似乎還想動手動腳的亮子,問道:「那你先說說是誰,我雖然同情你,但是卻也不敢冒著得罪你父母的風險,除非你選的人比你的父母還厲害,不然我們可不敢放過你。」

    據說給請網打滿分的還有意外驚喜!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