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嫡女重生寶典

正文 二百零二 啞巴吃黃連 文 / 秦兮

    n來人踏著一地的碎石爛葉,卻像是踩在了七色雲朵上,整個人都泛著金光。

    顧清一見到來人就忍不住的顫抖起來,心中又喜又驚,臉上也情不自禁的染上了笑意。真是做夢也沒料到,明明是倒霉透了的事情,卻喚來了個極為難得又不可能出現的人——六皇子!再加上現在顧鑫也跟自己扔在了一起,卻獨獨不見了顧滿,說明顧滿這個丫頭肯定是不幸運的被顧鑫笑的更開心了,居然沒察覺到六皇子已經朝自己走了過來,哈哈,早就說過長成那副禍國殃民的模樣也不是什麼好事,瞧吧瞧吧,現在倒霉的可不也是她?這副好皮囊,土匪不看中她才怪。

    呸!活該!最好是被土匪蹂躪了再扔到山下去,也好叫盛京的人都看一遍。

    她正胡思亂想,六皇子卻已經走到她面前了,柔聲的問她:「沒事吧?」又柔聲解釋道:「今日本是因為帶著人出來狩獵的,誰知到了郊外卻聽人說清風觀出了事,許多山賊擄走了幾位姑娘,我就馬不停蹄的帶著人趕來了,可有受傷?」

    這樣溫柔顧清的腦子就跟生了蛌滬楊恕@般,已經轉不動了,只能愣愣的搖頭。

    「九妹妹!」顧清還沒反應過來,手卻忽然被一旁跑過來的顧鑫給握住了,又情真意切的跟六皇子道:「六皇子!多謝你前來搭救,否則否則」接下去的話卻怎麼也說不下去了,一副受盡了委屈的樣子。

    六皇子卻只朝她瞥了一眼,就笑意盈盈的搖了搖頭,道:「我送你們回去罷。」

    說罷就轉身問她們:「你們可會騎馬?」

    顧鑫看了一眼六皇子,心中猜測他是不是沒帶馬匹來,忙道:「我會!九妹她卻是不會。」

    六皇子笑的更歡了,看向顧鑫的眼神也不由自主的溫柔了許多。他還以為顧鑫是有眼色。卻不知顧鑫的本意是希望借由不會騎馬的由頭讓顧滿徒步回去。

    日頭已經要落了,山間因為密林把陽光都擋住了,更是已經黑壓壓的一片,都看不清路,顧清好幾次都快要摔倒了,又被六皇子給順手攙扶了起來。

    真好顧清心中欣喜不已。

    等下了山道,六皇子就先縱身上了馬,又伸手將顧清給拉了起來坐到自己身前,這才轉頭衝下屬吩咐:「把顧六姑娘扶上馬去!」

    卻原來是要帶著顧滿騎一匹,給自己的卻是另一匹。顧鑫恨得咬牙切齒,恨不得顧滿立即就從馬上摔死在自己面前,面上卻不敢表露出來,老老實實的上了馬。

    下了山,再拐上往清風觀去的路,下頭卻圍著黑壓壓的一堆人伸長了脖子往這裡看,還伸手指指點點的,不斷說著話兒,總也是些英雄救美人之類的話。

    忽有一人張口大叫:「呀!是六皇子呢!是六皇子救了顧家的九姑娘跟六姑娘回來了!」

    六皇子面帶微笑。對這些人的出現顯然很是滿意。

    顧清卻皺了皺眉頭,得救的可是自己,顧滿這個丫頭還在山上,不知道被哪個土匪騎在身下呢!她一把把帷帽給扯了下來。一雙美目盈盈的望向那群人。

    「四姐!」顧鑫先尖叫了一聲,頗有些驚慌失措:「四姐!怎麼是你啊?!」

    耶?不是說救的是顧家的九姑娘跟六姑娘嗎?怎麼又變成了四姑娘?道路兩旁的百姓都沸騰了起來,嘰嘰喳喳的不知在說些什麼——老百姓都是愛看熱鬧的,當時聽說有熱鬧可看也就來了。畢竟總歸是侯門的小道八卦,轟動著呢,怎麼也得來瞧一瞧。等現在又聽事情起了變化,更是津津樂道。

    六皇子面對著顧清的背,視線剛好能接觸到她頭上的赤金頭面,整個人都繃直了,有些僵硬的看了一眼周圍的人,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了。

    也不知道是誰叫了一聲:「六皇子威武!六皇子救了美嬌娘!」

    周圍的百姓們就排山倒海一般的跪倒在地,紛紛誇讚六皇子神勇。

    謝振軒卻已經控制不住想掐人了,啞著嗓子問前邊的人:「怎麼你帶著這頂帷帽?!」

    哪頂?顧清早就將帷帽扯下來扔在了地上,此刻也不知被多少馬蹄踩過了,哪裡還找的回來?

    顧清得意洋洋的笑了一聲,卻還是嬌滴滴的壓著自己的興奮跟滿意,笑道:「當時出門呢,帶著帷帽才是大家閨秀該做的事情呀。」

    清風觀早已經聽到了消息,此刻顧承宇跟歐陽燦也縱馬帶著家丁小廝們追了下來,正好看見了坐在六皇子身前的、衣衫不整的顧清,上頭居然還披著六皇子的外裳!相比之下,顧鑫倒是顯得完完整整的,頭髮也不太散亂。

    他們卻不知道顧清才是根本什麼事也沒發生的那一個,只是因為跟顧鑫在地上扭打才會衣衫不整,當時六皇子急於表明心意,又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把衣衫不整的顧九抱在了懷裡,才把自己的外裳披在了顧九身上——哦不,其實是顧清身上。

    顧承宇一愣,看著臉色僵硬,拳頭已經攥在了一起的六皇子,卻先前一步上前將顧清給扶了下來,壓著嗓子喚道:「四姐!」有朝顧鑫看了一眼,道:「四姐六妹,你們沒事吧?」

    沒事啊。當然沒事!顧清現在開心著呢,何況她本身也沒被任何男人碰過——除了六皇子,因此答應的極為輕快,六姑娘顧鑫卻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說有事,因此笑的比顧清還要高興,展顏道:「多虧了六皇子前來搭救,土匪半道上就因為害怕,把我們扔下了,什麼事也沒有。」

    顧承宇點點頭,歐陽燦揮了揮手,手下人就駕著一輛馬車前來。

    &

    據說給請網打滿分的還有意外驚喜!

    nbsp;顧清跟顧鑫都有些詫異,同時又有些感動跟欣喜,竟然還準備了馬車,真是太好了,否則被眾人圍觀也實在是讓人難受得很。

    等顧清跟顧鑫都安頓好了,歐陽燦就拱手邀請六皇子上山去。

    這個時候,顧清似乎才想起了還有什麼事似地,忽然呀了一聲,提高了音量,大聲道:「對了!咱們怎麼把九妹給忘了?!九妹還在土匪手裡呢!」

    六皇子猛地抬頭看著她。

    歐陽燦皺了皺眉,咳嗽了幾聲,笑道:「四姑娘多慮了,她好好的在道觀裡,如今正盼著您回去呢。」

    這怎麼可能?顧清跟顧鑫對視了一眼,臉上的疑惑跟震驚盡顯,顧滿居然沒被捉走?那群土匪是瞎了眼了麼,顧滿這麼顯眼的外貌也沒人去捉?!

    眾人各懷心思,卻都終究是上山去了。

    歐陽燦落在最後頭,轉過身朝身後跟著的李奇低聲吩咐了幾聲之後才縱馬追上前面的人。

    李奇見人都走了,就揮手找來幾個家丁模樣的小伙子,道:「快去,把看熱鬧的人都給趕走。順帶嘟囔抱怨幾句,譬如說六皇子真是好運啦,自己的外衣都披在顧家四姑娘的身上呢,顧家四姑娘神色曖昧啦,羞紅了臉啦,這些你們最擅長的,他們也願意聽。快去!」

    家丁們齊齊的應了一聲誒,就飛快的四散開來了——這種事他們果真最喜歡做,李奇真是太懂他們了。

    裡頭的女眷們也都得了消息,忙都雙手合十,先念了句阿彌陀佛,這才算放下了心。

    范氏這個時候再也顧不得扶著顧老太太了,飛奔著出去,正好碰上才踏進後院門檻的顧鑫跟顧清,忙哭著一把就把顧清抱在了懷裡,娘倆抱頭痛哭起來。

    顧清被范氏哭的也滿心委屈,忍不住也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等抬起頭,看見跟著王氏還有顧老太太出來的顧滿,就揚聲挑眉:「九妹!真是命好啊,明明咱們在一處,那些人卻只捉我們不捉你!」言語裡似乎對顧滿沒被捉走很是不滿意。

    顧老太太才剛得來的喜悅被沖淡了幾分,蹙眉看了看她!無論什麼道理,這話也不應該說。

    王氏更是蹙了眉,脾氣再好也忍不住了,清喝道:「四娘!你這是什麼道理?小九一直跟歐陽姑娘呆在房裡下棋呢,你們貪玩遇見了這種事也就罷了,怎麼能把妹妹也」拖下水。

    顧老太太喝了一聲,總算是止住了,就又吩咐范氏:「還不快帶她進去收拾收拾,換身衣裳?這外頭的衣裳又是誰的?誰許你披著件男子的衣裳了?」

    「是六皇子的!」這回還沒等顧老太太把話說完,顧清就突兀而尖銳的打斷了顧老太太的話,頗有些自豪與驕傲的補充:「是六皇子披在我身上的」

    呵,顧滿無聲的揚了揚嘴角,忽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謝振軒如今的嘴臉。

    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本打算英雄救美,救自己的,再讓眾人圍觀,利用輿論逼迫自己嫁給他,現在卻換了個對象,也不知道他現在的感覺是不是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

    據說給請網打滿分的還有意外驚喜!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