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飄渺神之旅

龍騰世紀 第九章 初到 冥界 文 / 百世經綸

    藐F虛雙手合十,五指向觸,手掌微微露空,用空靈的聲音道:「佛光普照!佛光之路,收!!」一時間白金色純潔無暇的佛氣大盛,向著四面方擴散開來,將冥魂煙都驅散到了一邊,純潔的佛光從手掌處開始射出,在幽靜的虛空中列出一條道路,頓時梵音高唱,鼓動著每個的耳膜,極遠處的神魂彷彿受到了某種召喚,化形成幾十個不同顏色的光球,順著佛光之路,按著順序乖乖的來到了他的手掌之中。

    

    禮麙j感受著宏大柔和的佛氣,看著長髮飄逸的靈虛,腦中突然冒出一個概念:「菩薩!」此時的靈虛就像自己在凡人時心目中的活菩薩一般,普渡眾生,救人於危難,不由自主脫口道:「大哥真是菩薩在世啊!」

    

    藐F虛將手中的神魂收好,扭頭看著李強,訝然道:「菩薩??呵呵,菩薩只是仙佛的一個境界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李強知道靈虛會錯了自己的意思,也不過多的解釋,笑著道:「大哥是我心中的菩薩啊!呵呵,我們趕緊走。」

    

    藐F虛好像明白了什麼,微笑著也不多說,領著眾人又飛速的前行,不二自始至終沒有說話也沒有表情,這類的事情他好像已經見慣了,依然酷酷的樣子。李強看見剛才的佛氣,想起佛宗的很多問題,又想起修真界的佛道相爭,一邊前行一邊有意思的問道:「大哥,你說到底是佛宗厲害還是修真的道家厲害。」

    

    藐F虛臉上出現異色,溫柔的答道:「你怎麼忽然想起這個問題?」李強笑呵呵的說道:「我知道後來兩家都是殊途同歸,但是看到剛才大哥所施展的佛光之路博大精深,心裡感到比較好奇而已。」靈虛摸了摸鼻子,思索著答道:「其實兩家都是對生命和自然追求,不存在誰厲害的問題,等你融會了記憶自然就能明白,所有的修行功法派別都是兩位天尊老人家創造的,道家追求人與自然的聯繫,感悟自然,天人合一;佛宗更追求自身境界的修養和突破,體諒蒼生,體悟生命。」

    

    藐F虛頓了頓,繼續道:「如果單從人與人的爭鬥上來說,佛宗的功法不如修真功法,修真功法運用自然之力,它的破壞性和毀滅性極強;而佛宗的自身追求比較高,在境界上要高於修真功法,功力修為卻差了許多,更趨向於自我突破,不過在輔助自身上強得多。其實說回來,佛宗更注重精神修煉,貼近於神的修煉功法,所以佛宗弟子突破仙佛之後,對於最後修神會提高得非常快,比古修神和由仙入神的人要快上數倍,古修神是個捷徑,但是它的後遺症也是很厲害的……」

    

    罈”鴠j修神,靈虛好像想到了什麼傷心的事情,語氣頓住了,臉上寫滿了憂鬱,眼神裡充滿了悲傷。李強猜想可能是靈虛的朋友古修神的時候出過問題,所以才這麼憂傷,打了自己一個嘴巴,也不再出聲。

    

    藐F虛立馬回復過來,繼續道:「古修神其實是個不完善的功法,有違天道循環,如果自身修煉成功的幾率幾乎是零,但是可以一步到位,有很多修行的人都經受不起這種誘惑鋌而走險,最後不得善終,有成功的人來到神域後修行也特別辛苦,比其他人慢很多,當然老弟屬於異數,不在此列。」

    

    禮麙j心裡清楚如果不是有元初的傳承,自己可能也和其他的古修神者一樣,在慶幸自己的運氣好的同時,也明白了佛道之間區別,難怪佛道相爭的時候,修真七大高手要強於佛宗許多,但是這種初期的優勢到了後期就成了劣勢了,佛宗在神域是非常有實力的,這也是以前犬神能整頓神域,排名四大古神之首的原因之一。

    

    藐F虛平攤出兩隻手,左手上方冒出紫瑞色的自然之氣,右手上方冒出金色的純淨佛氣,微笑道:「佛宗的修煉比修真要難上許多,而且是一路心煉歷程,佛劫也異常厲害,如果說修真的比例是百人中有三個的話,那佛宗百人中可能一個都沒有,除非資質極高,佛緣極深,才有可能突破。」

    靈虛頓了頓,繼續道:「如果單從人與人的爭鬥上來說,佛宗的功法不如修真功法,修真功法運用自然之力,它的破壞性和毀滅性極強;而佛宗的自身追求比較高,在境界上要高於修真功法,功力修為卻差了許多,更趨向於自我突破,不過在輔助自身上強得多。其實說回來,佛宗更注重精神修煉,貼近於神的修煉功法,所以佛宗弟子突破仙佛之後,對於最後修神會提高得非常快,比古修神和由仙入神的人要快上數倍,古修神是個捷徑,但是它的後遺症也是很厲害的……」

    

    罈”鴠j修神,靈虛好像想到了什麼傷心的事情,語氣頓住了,臉上寫滿了憂鬱,眼神裡充滿了悲傷。李強猜想可能是靈虛的朋友古修神的時候出過問題,所以才這麼憂傷,打了自己一個嘴巴,也不再出聲。

    

    藐F虛立馬回復過來,繼續道:「古修神其實是個不完善的功法,有違天道循環,如果自身修煉成功的幾率幾乎是零,但是可以一步到位,有很多修行的人都經受不起這種誘惑鋌而走險,最後不得善終,有成功的人來到神域後修行也特別辛苦,比其他人慢很多,當然老弟屬於異數,不在此列。」

    

    禮麙j心裡清楚如果不是有元初的傳承,自己可能也和其他的古修神者一樣,在慶幸自己的運氣好的同時,也明白了佛道之間區別,難怪佛道相爭的時候,修真七大高手要強於佛宗許多,但是這種初期的優勢到了後期就成了劣勢了,佛宗在神域是非常有實力的,這也是以前犬神能整頓神域,排名四大古神之首的原因之一。

    

    藐F虛平攤出兩隻手,左手上方冒出紫瑞色的自然之氣,右手上方冒出金色的純淨佛氣,微笑道:「佛宗的修煉比修真要難上許多,而且是一路心煉歷程,佛劫也異常厲害,如果說修真的比例是百人中有三個的話,那佛宗百人中可能一個都沒有,除非資質極高,佛緣極深,才有可能突破。」

    

    禮麙j在一旁看得出神,靈虛左道右佛,兩種不同的功法融於一體,收放自如,有些超乎自己想像了,感歎道:「我終於明白元始怎麼會選擇大哥,真是天縱之才,難怪能創造十滅魔手和《飄渺論》的修真功法。」

    

    瞻@直沒有說話的不二在後面冷哼了一聲,沉音道:「他在修佛時就已經佛道集於一身了,沒什麼好奇怪的。」李強原以為靈虛是天尊後才融合的,沒想到修佛時就已經達到了這個水平,難怪如此隨意,臉上顯出無比欽佩之色。

    

    藐F虛面色平靜道:「老弟別太過謙,你現在還沒融合,所以覺得奇怪,等融合了記憶功力以後我會的東西你都會,你也是佛道一身,只是道色比較重而已,最後大道歸一,都是一樣的。至於《縹緲論》並不是我創造的,我只是起了一個推廣的作用,是我從另幾個修真界學來的,老弟走的地方太少了,以後有時間可以到其他世界多走走,就能明白很多東西了。」

    

    禮麙j回頭一想,相比起來自己走的地方確實少了點,所以才有這麼多的疑問,等救回傅大哥以後確實要好好走走,多多歷練一下。靈虛飄然前行,繼續道:「老弟所處的那一個修真界發生了佛道相爭,其實我有責任,他們爭奪的那件神器是我留下的……」

    

    禮麙j睜大了眼睛望著靈虛,驚道:「那件神器是大哥留下的??我越來越糊塗了……」靈虛聳了一下肩膀,無奈道:「原本那件神器是留給佛宗的人飛昇西極佛界之用,因為那時候極佛界被強大的印咒所封印,使得下界的許多佛宗弟子無法飛昇仙佛,當時的我又沒有能力打開印咒,所以在走之前就做了許多渡空飛梭留給各個修真界,但是又沒有解釋清楚,所以弄得兩家相互爭奪,使得生靈塗炭。」

    

    禮麙j這才明白整個事情的原委,心中感歎一個領導統治者的決策是多麼重要,只要一個疏忽就可能引起鏈條效應,出聲道:「我心中對修煉和各界有許多想法,感覺現在很多地方都不完整和規範。」

    

    藐F虛扭頭微笑道:「所以這就是我一直等待老弟的原因,這些不規範和不合理的地方需要我們兩個人合力才能改變。」兩人正談得高興,前方出現一個赤色的小點,小點越來越大,形成了一個洞口的模樣。

    

    簡酗H都停了下來,靈虛走在前面提醒道:「大家都小心一些,我們都是第一次來到冥界,這一界很特殊,有許多東西都不明白,不知道的就不要輕舉妄動,不然會出現什麼後果都不知道。」李強在靈虛身後點頭表示明白,他現在的意識已經相當成熟,對於未知的東西肯定要小心行事。

    

    穡爬滫漸芒照射在眾人身上,自然將他們吸收了進去,眼前的情景讓大家都為之窒息,這是一個平面的世界,血紅的天空沒有一絲雲朵,漂浮著赤色的霧氣,顯得十分血腥和詭異;天空還密密麻麻的下著「小雨」,這些「小雨」不是普通的雨滴,全是人魂!!無數的人從血紅的天空中降下,發出各種各樣的嘶叫聲,淒厲無比,動人心魄。

    

    瞻介’酗@條崎嶇的浮空橋,十分狹窄,彎彎曲曲的向遠方延伸,而下面則是沸騰的血池,鮮紅色的血液像煮沸的開水一樣在翻滾,從天空中降下的人在裡面掙扎翻滾,面容表情扭曲到了極致……

    

    聶@重無比血腥味撲面而來,看到這地獄般場景,眾人都有些心驚膽戰,不過三人都不是一般的神人,只是稍微愣了一下又恢復了常態。五隻神獸似乎十分厭惡這樣血腥的環境,有些煩躁起來。

    

    藐F虛摸著鼻子,思忖了片刻,緩緩道:「原來這條通道是通向血池地獄的,這是冥界的一個邊角,專門懲罰一些生前做過大惡之人的場所。」李強看著腳下血池裡掙扎的人,心裡對傅山的安危更加擔心,立馬詢問道:「不會每個人死後都會這樣!!!」

    

    藐F虛神情也變得茫然起來,搖頭道:「我也不太清楚,應該不會,如果每個人死後都接受這種待遇,那世界也太不公平了,元初的記憶裡記載,血池是懲罰殘忍、血腥等殺戮太重之人的地方。」雖然有靈虛的解釋,不過李強依然不大放心,催促道:「大哥,我們趕快去找冥王。」

    

    穠鱄霂姻~有些異動,它居然伸手去抓這些掉下來的人,靈虛立即出聲道:「不能動!我們稍微一動,就能改變這些人魂的命運,他們是純魂體,十分脆弱,一碰就會什麼都沒了,連超生的機會都沒有!」

    

    瞻p白扭頭對金剛神獸叫了幾聲,金剛神獸退到了一邊,跟在後面。三人五獸急行在浮空橋上,不敢飛行和瞬移,因為擔心觸碰到這些可憐的人魂。走了一段時間後,發現血池上還有一座座赤紅色的高山,這些高山並不普通,山上插滿了赤色的長刀,這些長刀還能轉動,天上的人魂一掉下來就插在刀上,受長刀削攪之苦,場景看起來十分的血腥和噁心。

    

    禮麙j看著山上掙扎痛苦的人魂,感歎道:「想不到真有刀山火海一說,這些刀肯定是冥器,不然怎麼能割動人魂而不死。」靈虛的突然停了下來,看著刀山血池,眉頭緊緊的蹙在了一起,高聲道:「我實在不忍心看到這樣的場景,同是天下蒼生,就算生前大奸大惡,死後應該了斷了,我佛慈悲,讓他們輪迴!!」靈虛是佛宗出身,這樣血腥痛苦的場景觸動了他的佛心,決定冒險嘗試一下。

    

    禮麙j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叫道:「大哥有辦法讓他們輪迴?這樣確實殘忍了一點,早些讓他們脫離苦海也好!」靈虛盤膝而坐,右手手指輕輕拈動,結成一個特殊的佛印放在胸前,慢慢升在了空中,純淨無比的佛光在手指間閃動,佛光縈繞在全身上下,在坐下結成了一個白金色的蓮花狀,他手指向個不同的方位輕輕點出,朵金蓮分別出現在各個方位上。

    

    繙繸紫袸F虛手捏佛印,緩慢的在虛空中划動,划動的軌跡慢慢結實,竟然形成了一個輪迴神鏡的模樣,虛設的輪迴神鏡懸浮在空中,就像黑暗中的太陽閃耀出萬丈光芒。靈虛輕輕喝道:「普渡眾生,六道輪迴,輪迴之光,去往極世!!」頓時,輪迴神鏡就像一個大輪盤緩緩轉動起來,整個空間梵音高唱,佛光普照,洗滌著這血腥的世界。

    

    瞻悛禳B血池、刀山裡的人魂被這輪迴之光照射,紛紛停止了痛苦的喊叫,紛紛懸空,盤膝坐下,飛向了輪迴神鏡的中心消失不見了。

    

    禮麙j現在終於明白靈虛為什麼說到達天尊境界後已經不滯於物的道理,因為他本身就是萬物的締造者,已經到達不假於任何質介的狀態,剛才虛空設置輪迴神鏡的神通手法精妙之極,化平凡為神奇,實在是讓人歎為觀止。靈虛不愧為天尊,單單是這份以天下蒼生為念,不畏任何艱難困險的博愛胸懷,就將所有人都比下去了,這才是真正的神!!

    

    禮麙j想通這個道理後,腦袋中突然轟了一聲,忽然出現了許多莫名其妙的畫面,身上的暗芒暴射,他知道肯定是融合上有所突破,連忙坐下開始靜靜的消化起來。不二也懸浮在了高空,守護在靈虛身後,依然保持著一個姿勢冷酷的看著四周;五隻神獸則守護在李強身邊,在純淨的輪迴之光和暗芒兩種屬性的照射下,它們顯得十分享受,五種本源屬性也射出五顏六色的光彩,光彩自動集中在一起,似乎有合一之勢。

    

    竅藒M遠方傳來一聲暴喝:「什麼人如此大膽竟敢擅闖冥界,膽敢破壞冥界的正常循環!!!」幾團漆黑的影子飛了過來,懸停在虛空之中!!不二咦了一聲,飛速的來到最前面,冷冷的看著黑影,沒有說話。

    

    織X團黑影之中露出幾雙眼睛,打量了眾人良久,對對方的傲慢非常的不滿,大叫道:「跟你們說話沒聽見嗎??」其實幾個黑影從眾人進入冥界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開始沒有加以干涉是因為凡是能夠憑借實力進入冥界都不是一般人,沒有超級的實力是不可能來到這裡,不過靈虛後來輪迴人魂破壞了冥界的規矩,所以他們不得不站出來管理,靈虛所顯露出的實力也讓人心驚,能夠憑空製造輪迴之境的人,這種實力實在是太恐怖了,所以才站出來說兩句話,如果放在平時早就動手了。

    

    瞻ㄓG是久經沙場的神隱者,豈能不明白這是對方心虛的表現,眼中精光一現,還是沒有說話,只是握刀的手更緊了。幾團黑影這下被弄得下不來台,也不敢輕舉妄動,商量了一下以後,一團黑影飄向遠方,剩下的幾團留在原地對峙著。

    

    瞻ㄙ器D過了多久,遠處赤紅的天空飄來一片黑壓壓的雲朵,幾團黑影看見雲朵後,紛紛歡呼起來。漆黑的雲朵停在了輪迴之光的範圍外,四周立即增添了許多死亡的氣息,幾個人影顯露出來,帶頭的是一個長著四隻眼睛的人,頭上兩隻巨大的牛角,身材十分魁梧,大概有刀山那麼大,全身穿著漆黑的冥甲,長長的披風無風自動,手中握著三叉戟,氣勢非凡。

    

    瞼L的身後還跟了十位奇模怪樣的人,不二感覺帶頭的至少有古神的實力,而後面的十位至少是天神以上,臉上沒有畏懼的神色,反而更加興奮,握刀的手青筋凸起,眼睛閃過攝人精光。

    

    織X團黑影飛了過去,叫道:「參見地獄冥帥大人!!!」地獄冥帥已經從黑影的口中明白了情況,打量了幾人後,聲若洪鐘道:「幾位神君來到冥界不知道有何貴幹,擅自輪迴人魂是破壞了冥界的規矩,希望及時停止才好!」洪亮的聲音動人心魄,久久迴盪在虛空之中。

    

    瞻ㄓG還是傲然的看著對方,像個啞巴一樣,這下可讓地獄冥帥有些腦怒,自己可是在冥界鎮守一方的人物,這樣無視是第一次遇見,他輕輕一揮手,叫道:「冥兵,讓他們停止!!」數百團黑影一擁而上,不二身形不動,凌厲霸道的刀氣凝聚成線劃了過去,數百團黑影一下子被全部震了回來。

    

    瞻ㄓG終於出聲道:「不管什麼規矩,只要你們敢上前,我就不客氣!!」地獄冥帥還從未這麼窩囊過,張開大嘴大吼道:「地獄冥音!!!」地獄冥音是冥界的死亡召喚之音,音波不受任何物質阻擋,能夠有招魂之效,如果是天神神魂都會被冥音所招,不過在場修為最低的李強都是古神,古神已經沒有神魂,無魂可招。

    

    瞻ㄓG冷哼一聲,身影飄渺不定,虛空中一片華麗的刀罡閃現,將冥音中所蘊含的能量化解,至於音波卻充耳不聞。地獄冥帥也明白了來人的實力,手中三叉戟一揮,大喝道:「冥界軍團,一起給我上,地獄守護血殺陣!!!」

    

    瞻@片漆黑的雲朵開始有序的排列起來,似乎在組成什麼陣法,不二冷冷的看著黑雲,抱胸的雙手慢慢放開,握刀手的青筋已經凸漲到了極致,神刀已經到了拔出的邊緣……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