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諸天魔道

龍騰世紀 第三章槍口 文 / 周曉宇

    覆蓋有米色典雅牆紙的牆壁上,石英鐘正發出清晰規律的擺動。

    慕凡的身體有些僵硬,源於長久以來的鍛煉,他的耳力極好,此時門鎖與鑰匙正發出不規律的碰撞聲,按照經驗判斷,門外那人手中拿的一定是正牌鑰匙,換言之最多不過五秒鐘,房外的人就會打開門並走進房間。

    慕凡木訥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他有著十分豐富的從業經驗,站起身來,不慌不忙的檢查了一下自身,見一切正常之後,掃了一眼房間裡幾乎從未移動的陳設,緊走兩步,打開主臥室的房門,閃身進入其中,然後順勢把門輕輕關上。

    而就在臥室門被關上的同時,門口的塑鋼防盜門卡的一聲被人打了開來。

    一屋之隔,慕凡緊靠在房門一旁的牆壁上,面色平靜,目光低垂著,不知在想些什麼。在他的職業生涯中,有過許多次的意外,然而這次不同,撫摸著腰間的手槍,他的目光漸漸堅定起來。

    深吸口氣,慕凡蹲下身子,伸手摸向自己的右小腿。

    爪子這一職業注定是意外頻發的,一般人都會攜帶防身武器,何況他這種意外多發的職業。

    慕凡隨身攜帶至少有四把以上的刀具。一把刀刃一尺的黑色合金鋼匕首,這把匕首硬度極佳,間具較好的韌性,開刃一面,有血槽,缺點是質地略重,以他的身體素質而言,無法完美掌控。除此之外,還有一把不袗材料製成的蝴蝶刀,這把刀被他放在後腰的位置,留作後手。另外就是幾把刀片了,種類各有不同,用處也不盡相同。一般的爪子身上都會留幾把,牽羊的時候極為方便。

    牽羊是行話,在普通人眼裡就是割錢包。

    慕凡的右手成功觸摸在刀柄上,可他想了想,卻什麼也未做的站了起來。他還是感覺用槍比較合適,這樣威懾性無疑更強一些,雖然在接觸這把槍之前,他從未有過任何接觸槍支的經驗。

    把槍拿出來,取出彈夾,另一隻手拿出兩顆子彈,快速的推進去,之後安好彈夾,輕輕向後一拉槍身,子彈上膛。

    「呼。」

    慕凡輕舒口氣,停頓下來,細想一下究竟有什麼遺漏,果然讓他想起一個,接著他打開了槍身後方的保險。

    在某些影視劇中,出現許多烏龍,讓他記憶猶新,例如某些喜劇中就有豬腳拿著一把沒開保險的槍對準敵人,結果被人輕鬆揍趴下的場景。

    慕凡不想犯同樣的錯誤。

    手中有槍,心裡不慌。他自我催眠著,心下稍定,扣好挎包,默默的等待,同時也在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

    錘子的活,他從來沒有兼職過,以至於眼下有些緊張。錘子同樣是行話,指的是專門從事搶劫、綁架活動的高級同行,他們一般看不上爪子的小偷小摸,畢竟人家玩的都是心跳。

    若能不被察覺自然最好,不過慕凡低頭看了看手上的槍,感覺不太可能。如果被發現了該怎麼辦?若是此人不懼槍械執意叫喊怎麼辦?

    變數太多,以至於慕凡一時間有些頭大。

    *****************

    門外客廳的聲音再繼續。

    慕凡可以從聲音中聯想出一副場景:房屋的主人進來之後,好像拿著什麼東西,應該是公文包之類的小物件,因為有東西掉在地上的聲音,他沒有顧著地上的東西,而先是順手戴上了門,之後頹然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後背重重靠在了門上,從兩者相接處傳來的悶響來看,此人的體重不低,他的呼吸沉重且頻繁,似乎很累,也可能是緊張。從呼吸聲中不難判斷,此人是一名男性,而且年紀不小,至少三十歲以上,那種歲月沉澱而來的成熟的呼吸聲,年輕人可學不來。

    斷斷續續的聲響之後,是一陣自言自語,從他的話中,慕凡腦海中浮現出一個一身職場打扮的中年人形象。不過這種人怎麼會有槍這種東西?他百思不得其解。

    男子休息了近半分鐘之後,門外響起清晰的走路聲,慕凡的心緒徒然緊張起來,他的身體開始僵硬,漸漸握緊了手中的黑色手槍,唯有此時,他才會感覺到一陣安心。

    慕凡伸手把帽子上的機關打開,往下一拉,整個人就帶了一個黑色頭套,猶如劫匪標準配備那般,只露出一雙眼睛和嘴巴。不過他有些特別,額前還有一條鴨舌,看上去有些不倫不類。

    自從轉行之後,每次完成工作回家之後,他都會先總結一番得失與不足,多年下來,對眼下這種突發情況,他有了極其豐富的應對措施,這個小機關就是其中之一。

    緊貼在冰涼的牆面上,慕凡能夠感覺自己的心跳愈發急促和清晰,彷彿就要溢出胸腔似的,而就在這時,房間外忽然傳出了一陣水流的聲音。

    慕凡長舒口氣。

    房間中有水的地方只有廚房和洗手間,從聲音方向上判斷,此人應是去了洗手間。那麼也就是說,自己至少多了半分鐘的應對時間。

    慕凡迅速行動起來,三兩步就來到了窗前,一把撩開落地窗簾,低頭向下一瞧,然後立刻放下了窗簾。此時他身在八樓,而窗戶外平平整整,根本沒有阻隔結構或是陽台,想從窗戶走是不可能了。

    思來想去,貌似現在只剩下二個結果:攤牌,或是耐心等待時機。

    第二個結果無疑是最好的,然而從方才此人的自言自語中慕凡知道他非常有可能進入主臥室。不得已,慕凡輕輕一歎,轉身向門外走去……

    ******************

    微涼的冷水打在臉上,應天封感覺一陣舒爽,擦了把臉,他抬起頭,看著鏡子,裡面倒映出一張略顯憔悴的臉面,不過此刻,他心裡卻極為興奮。

    一群蠢豬!

    「陳家人如何?山王會又如何?還是被老子耍的團團轉。不過眼下這座城市是不能呆了,無論是陳家人還是山王會,都不會放過自己,還好老子預先想好了退路,否則真按照山王會的安排,哼哼……」

    應天封嘴角扯出一抹冷笑。

    他的死亡消息現在鬧得沸沸揚揚,隨便一份報紙就讓他知道替身已經死了,不過死了就死了,對他而言根本無所謂,有了這件東西,天大地大還不任他來去。

    一念及此,應天封不顧手上的水漬,輕輕按在了自己的胸前,那裡微微鼓起,似乎藏了一件東西,這東西平平整整,呈長方形的輪廓,似乎是一本書的樣子。

    他打定主意,既然東西已經到手,那麼一定要盡早離開這座城市,到時候天南地北,任他遨遊來去。

    長長吐出口氣,應天封拿起一旁的毛巾,然而就在這時,一個人形的陰影闖入了他的視線!

    應天封感覺自己的心臟狠狠跳動了一下,毛骨悚然,汗毛都炸立了起來,這人是誰?

    山王會的人?陳家的人?

    一時間,他感覺自己的腦子一片凌亂。

    「你是…誰?」應天封艱難的開口。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