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美文名著 > 死神之獨行

龍騰世紀 第六十七章 侵入靜靈庭 文 / 止若初見

    第六十七章侵入靜靈庭

    屍魂界,流魂街

    臨近傍晚時分,織姬、茶渡和石田雨龍三人的訓練都已經有了成果,唯有一護依然是唯有寸功。

    「很好!大家!天色已經黑了,大家也已經訓練一整天了。那麼,現在就看看大家這一天的成果吧!」金彥看著眾人道。

    銀彥接口道:「首先,是織姬小姐!」

    「嗯!」織姬乖巧的點頭應了一聲,隨即抱著靈珠核調動靈壓,一瞬間的,從靈珠核的裡面出現了一層圓形的透明防護罩。

    「哦!技術相當的不錯哦!織姬小姐。」金彥點頭讚許道。

    「嗯嗯!說的是啊!」

    銀彥也點了點頭,看向石田道:「那麼接下來,是石田閣下。」

    石田也抱著靈珠核,然後一個細長猶如梭子形狀的防護罩出現。

    「哦!也不錯呢!靈力雖然是少了一點,但是,至少外形是已經有了,但是,這麼細長的,如同繡花針一般的形狀……應該是性格的原因吧。」

    最後的一句話,其實只是金彥的輕聲嘀咕罷了。

    但是,他低估了石田雨龍的耳力!

    石田雨龍嘴角狠狠地抽搐著,不滿的道:「性格什麼的……喂!你剛剛的那句話我可不會當做是沒有聽到!你的意思是說我的心眼如同繡花針一般……」

    「好!接下來是茶渡閣下!」

    還沒等石田雨龍說完,金彥就大聲的開口,直接打斷了他的話,讓石田雨龍只覺得一陣陣的糾結不已。

    茶渡右手直接變成黑底紅紋的獨特手臂,然後單手握著靈珠核,靈壓湧出,一瞬間一個巨大的圓形防禦罩成型。

    「嗯……雖然還不穩定,但是這種規模還真是龐大呢!」金彥讚歎道。

    銀彥接著說道:「好!大家都已經掌握著這個能力了,接下來就是各自的鞏固訓練了。當然了,織姬小姐已經不需要了,石田閣下需要改變形狀,而茶渡閣下則是需要想辦法穩定住形狀。至於說黑崎先生嘛……」

    銀彥扭頭看了看直到現在,對靈珠核還是無從入手的一護,眼角不由的挑了挑。

    「繼續努力吧!」

    「喂!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一護聞言不滿的叫道。

    「真是笨蛋!」

    愛倚靠在門口上,看著一護那張憋得通紅的臉,心中暗歎了一聲。「是因為學會卍解之後,自身的靈壓突然暴漲了許多,導致了現在沒辦法控制了嗎?」

    愛瞄了一眼剛剛間接的嘲諷了一護的銀彥,眼中閃過了一道寒光。

    「只是區區一個跑龍套的小角色,居然敢這麼不知死活啊!要不是因為你的主人是志波空鶴,你現在已經躺下了!」

    「你這樣不對,不需要刻意的調動靈壓,靜下心,慢慢感覺下自己的靈壓。它們其實就像是水一樣,是可以流動的,然後,試著先慢慢的控制一點,再緩緩的加強,最後,讓它形成你想要的樣子了。」

    愛看到一護在那裡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就是搞不定,終於出言提示道。

    估計是太投入了,一護聽到了愛的話,沒有感覺到什麼異樣,而是聽從修兵的話,竟然平靜下來,閉上眼,深呼吸,平靜下來,細細感覺身體內的靈壓。

    不一會,愛就看見一護手中握著的靈核珠,慢慢形成了一個一人高的圓形防護罩。

    波動很小,完全沒有原著中那樣,憑藉著自身那超高的靈壓硬撐起的防護罩那麼大的聲勢,不過,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可以初步的調動自己那一身的龐大的靈壓,一護的天賦也確實是好的可怕。

    也許是感覺差不多了,一護張開眼就看見自己周圍一層淡藍色的防護罩。

    「哈哈哈……終於成功了!」

    開心不已的一護一時之間手舞足蹈,不料,手剛剛放開靈核珠,頓時防護罩就不見了。

    「謝謝啊!你的方法真好用,比他們兩個……」

    這時一護才想起剛才有人出言幫助自己,轉頭看向來人,不過,話說到一半就停住了。「小愛?!」

    一護愕然了,嘴巴張了張,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以自家這個無良老弟的性子,他現在不是應該站在一邊看自己的好戲,一邊出言嘲諷自己的嗎?那現在這幫助自己的情況是腫麼一回事啊?!

    「看什麼看?!」愛對著一護冷喝道:「趁著現在還有最後的一點時間,趕緊練習!」

    說完,愛轉身就走了。

    「……嘿嘿!」

    一護拋了拋手中的靈珠核,略是安慰的笑了。「真是彆扭的性子啊!小愛。」

    ————————————

    黎明時分。

    「你們應該都搞定了吧?」

    志波空鶴站在花鶴大炮的旁邊,開口問道。

    「嗯!」*4「那就好!」志波空鶴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那麼,我們就是用第二號花鶴射法,你都掌握了嗎?」

    志波空鶴扭頭看向了自己的弟弟——志波巖鷲。

    「算是吧!」巖鷲一副無所謂的語氣,開口道。

    「好了,你們都準備好了嗎?小鬼們。我可不想再等下去了。金彥將炮彈給他們。然後進去吧!」

    志波空鶴在超長的炮管上的某個地方微微的一按,一瞬間,炮管上就出現了一個圓形的洞。

    從金彥手中接過靈珠核,一護等人進入了那個洞中,這裡是一個並不空曠的空間,一行人進入之後,立刻圍成了一個圈,靈珠核就放在圓圈的最中間。

    「天快亮了!」志波空鶴開口道:「在天亮的時候,我就會發動。做好準備吧!還有什麼問題嗎?」

    「對了!最後提醒你們一下,有幾個地方是你們需要注意的!如果碰見一個長著長長的白鬍子,拄著枴杖的老頭,你們就痛痛快快的自殺吧!不要掙扎了。碰見一個戴眼鏡的斯文大叔你們記得,立刻閉上自己的眼睛,然後自求多福吧!還有,露琪亞會在十四天之後行刑,現在應該是被關在了靜靈庭最高的懺罪宮中。」愛冷不丁的在旁邊開口道。

    「嗯?」

    一護等人對於愛的人開口驚愕不已。

    「為什麼啊?小愛。這兩個人很強嗎?」一護不滿的道。

    對於已經學會了斬月的卍解的一護而言,除了少數的那幾個人以外,還真是沒有人會是他的對手。

    「…不是很強!」愛冷冷的掃視了一護一眼,隨即追加補充道:「是非常之強!就算是我,也沒有把握能夠從他們兩人的手中全身而退!」

    「……明白了!」

    一護等人點了點頭。

    雖然還會不清楚那兩個人究竟是有多強,但是,能夠讓自己束手無策的愛這般慎重的對待的人,再怎麼說也不會差到哪裡去,自己等人還是聽小愛的話,小心一點比較好。

    志波空鶴和夜一深深的看了愛一眼。

    「那麼……就這樣吧!」

    說完,志波空鶴伸手一拍,原本的空洞瞬間合攏。

    看的一護他們一愣一愣的,夜一開口道:「好了,別發呆了,所有人將手掌放在靈珠核上,然後輸入靈壓。」

    「是!」

    所有人應了一聲,隨著靈壓的輸入,一個圓形的防護罩出現,將一行人全部都包裹了進去……

    ————————————

    而與此同時,靜靈庭一番隊隊長會議室。

    靜靈庭所有的隊長都集中在這間隊長會議室,除了請病假的浮竹十四郎之外。

    就在山本元柳齋重國想要繼續詢問市丸銀關於旅禍的事情的時候,突然之間,整個靜靈庭再一次警鈴大作!

    「緊急警報!緊急警報!靜靈庭內發現入侵者!請各隊做好守備工作!緊急警報!緊急警報!靜靈庭內發現入侵者!請各隊做好守備工作!」

    「……隊長會議就此解散,各隊至庭內守備位置就位。」

    隨後隊長們皆是各自散去,唯有落在後面的藍染漸k介忽然停在了市丸銀的身邊。

    「這鈴響的……可真是及時啊!不過,你不要以為這樣就沒事了。他去哪裡了,為什麼沒有來參加會議。」藍染說道。

    「藍染隊長,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啊!」市丸銀笑瞇瞇的道。

    「你最好不要小看了我!」

    藍染說完,頭也不回的就走了,可剛才的對話都被路過的日番谷冬獅郎「恰巧」的聽見了。

    ————————————

    空中。

    由靈珠核形成的圓球之內。

    「大家!快看!」茶渡突然開口道。

    「是靜靈庭!」站在愛的肩膀上的夜一立刻大聲的道:「那層防護罩是由殺氣石形成的遮魂膜,普通的靈魂接觸到就會消失,就算是死神也不能輕易接觸那層遮魂膜。所以我們才需要借助靈珠核這種高濃度的靈子集合體才能夠完全的接觸遮魂膜。但是……算了,不管了,大家全力將靈力輸入靈珠核之中,一旦在遮魂膜上,靈珠核的防護罩消失的話,那麼我們可能就沒命進入靜靈庭了。」

    「……」眾人沒有回應,但是,每個人卻都是在同時全部加強了對靈珠核的靈力的輸入。

    「要撞上了!大家小心!」夜一大聲的提醒道。

    「轟隆」的一聲巨響!

    由靈珠核形成的圓球直接撞上了遮魂膜,遮魂膜直接擋住了這個由靈珠核形成的圓球,彷彿是知道眾人是侵入者一般,想要將眾人擋住。

    見狀,一護大聲的喊道:「大家!加大靈力的輸出!絕對不要停下靈力。不然的話,我們都會死的!」

    「啵~~~」的一聲!

    如同從塞緊的瓶子裡面拔出瓶塞之時發出的聲音一般,眾人終於成功的通過了遮魂膜。

    只是還不等眾人高興,剛剛通過遮魂膜,這個由靈珠核形成的圓球就消失了,眾人直接被固定在了空中。

    「不要慌!」夜一立刻開口安撫道:「剛剛遮魂膜炮彈撞上了遮魂膜,被融化了,所以我們暫時被纏住了,但是很快,遮魂膜就會自動修復,在修復的時候,它會自動聚集強大的靈力,強大的靈力又會帶動強大的衝擊,如果我們現在分散了的話,就會因為衝擊力而四處飛散的!」

    夜一話音剛落,眾人立刻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靈力湧來。

    「可惡!已經開始了!」夜一急切的對著其他人道:「大家快點抓住自己身邊的同伴,絕對不要放手。」

    說著夜一猛然一縱身,跳到了一護的肩膀上。

    巖鷲因為距離一護最近,所以立刻抓住了一護的肩膀。

    而愛也抓住了靠自己最近的茶渡。而石田雨龍則是猛然衝了過去,抓住了織姬。

    站在靜靈庭內部看去,靜靈庭上空一個藍色的圓球撞上了由殺氣石形成的遮魂幕,僵持了一下,隨後遮魂幕就被高密度的靈子球體衝破,然後藍色的圓球破裂,產生小範圍的靈子風暴,緊接著就看著幾道光滑向著靜靈庭四處落去。

    ————————————

    「可惡!」

    一護不甘心的低聲喊道,雖然說,因為夜一的事先提醒,他早就有所準備了,但是,他低估了這一股巨大的力量。以至於在衝擊力剛剛出現的時候,眾人就各自被拉開了一段的距離,結果,現在自己和織姬、茶渡,石田他們三個還是完全分開了。

    夜一站在一護的肩膀上,開口道:「不要擔心。茶渡和你弟弟黑崎愛在一起,是不會有什麼事情的。織姬有石田雨龍那個精明的傢伙在,也沒什麼。反倒是你!現在要考慮的是我們自己!到了地面上之後,我們要想辦法活下去,只有這樣才能夠去救露琪亞。」

    「切!」

    一護不服氣的啐了一口。

    夜一剛剛說完,突然一股巨力傳來,只是站在一護身上的夜一瞬間也被拉了出去,一瞬間,四道光芒分別朝著靜靈庭的四個方向而去。

    「咻~~」

    愛右手抓著茶渡的肩膀,毫不猶豫的利用瞬步,帶著茶渡直接安全著陸了。

    織姬和石田兩個人一起,在臨近地面的時候,織姬伸手搭在了自己的兩個髮夾之上,道:「火無菊,梅嚴,莉莉。三天結盾!我拒絕!」

    一道明黃色的三角形光膜承載著兩人向著地面落去。

    夜一則是一個人維持著貓的形態,伴隨著光芒直接衝了過去。

    而一護卻是和巖鷲兩個人在一起,巖鷲在臨近地面的時候微微推開了一護,然後伸出手掌,對著地面憑空畫了一個圈道:「變成沙子吧!石波!」

    「咻~~」

    一護在臨近地面的時候,雙眼一凝,一瞬間,一護的身影消失了,出現在另一邊距離沙坑大約五米的地方,單膝跪在地上。

    「轟隆!」的一聲!

    巖鷲直接撞在了變成了沙坑的地面上。

    「哇!」

    巖鷲從沙子之中鑽出來,然後直接張開嘴,吐出了滿滿一嘴的沙子,對著旁邊的一護的時候憤怒的喊道:「你這傢伙,既然有辦法為什麼不幫我一下?!」

    「會變成這樣,還不是你的錯嗎?!你個白癡,活該讓你吃點沙子!」一護不爽的看著巖鷲道。

    「這個這個」巖鷲被一護的話堵住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卻見一護的神色突然一凝!

    「呦呼!lucky!」

    一護的身後突然傳來了這樣的聲音。

    然後兩道人影應聲而出,縱身來到一護和巖鷲的面前。

    首先印入眼底的就是一顆大光頭,眼角描有紅色的眼影,而另一個則是一個長相俊美的有些過分的男子,右眼角上戴著彩色的的羽飾,脖子上還戴著白色的護頸,嘴角掛著一絲戲謔的笑容,彷彿是小孩子看到了有趣的玩具一樣,眼神灼灼的盯著一護。

    編輯聯名推薦網熱書大全震撼上線點擊收藏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