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重生之二代富商

龍騰世紀 第七百五十五章 吳庸第的使命(大結局) 文 / 小小羽

    五分鐘後,吳庸才慢慢的清醒。睜開了眼看著自己手上散發著金黃色光芒的軒轅神劍吳庸臉上露出了驚訝,而在吳庸的腳下則是漂浮的軒轅鼎,吳庸身上的軒轅戰甲也顯現出原始盔甲的樣子,此時的吳庸就如同天神一般。

    心念一動,吳庸身體從大鼎上飄了下來,飄下來的時候吳庸脖子上露出一顆閃亮的寶石項鏈,那是魂,玉樣子的軒轅魂書。

    「參加人皇陛下!」

    吳庸一走下來,軒轅光帶頭跪拜了下來,或許,這個樣子的吳庸才是給人最震撼的。

    「你們都起來吧!」吳庸淡淡的笑了笑,軒轅神劍拿在手上的時候。吳庸有一種藐視天下的感覺。還有一種說不出的舒適感。

    「陛下,您看?」

    軒轅光慢慢起身,突然又說了一句。吳庸順著軒轅光手指的方向回頭一看,發現原本袑騑陷釭漱j鼎已經變成了嶄新的青銅色神鼎,而鼎的表面正漂浮著一條條金黃色的線條。這些線條則組成了四個古樸的經典文字,普通人很難看懂的文字。

    「軒轅寶藏!」

    吳庸脫口而出,看到這幅地圖之後吳庸的心裡馬上有一種明悟,驚訝的看著大鼎。

    「您說的沒錯,人皇陛下,軒轅寶藏就隱藏在軒轅鼎內,這點連我們門內的典籍都沒記載!」

    軒轅光微笑點了點頭,臉上也帶有一絲激動。那四個字普通人不認識。但他們軒轅門的弟子都認識,軒轅寶藏,這就是軒轅寶藏,誰也沒有想到吳庸就這樣找到了軒轅寶藏。

    關於軒轅寶藏,軒轅門內也只有簡單的記載,只說明集齊軒轅三寶就可以開啟寶藏,並沒有說寶藏的位置和具體方法。一直以來,無論是志明還是吳庸都以為三寶集齊之後可以得到一份藏寶圖之類的東西,然後尋找寶藏,然後在開啟寶藏。可誰也沒有想到寶藏就在集齊三寶之中最重要一件物品的道具上面,也難怪此鼎要五滴人皇之血才能激活,軒轅三寶都只是一滴就可以。

    軒轅鼎可以吸出軒轅神劍,而軒轅神劍只能在人皇的體內,也可以說。寶藏放在這裡是最合適的位置;至少不可能落入別人的手裡。

    「老闆,打開寶藏吧!」

    志明有些激動的說了一句,在這裡開啟寶藏的確很安全,這是吳庸的大本營。軒轅門當代三名弟子都在這裡,能給吳庸造成威脅的人真沒什麼人。

    「好」

    吳庸點了點頭,至於怎麼開啟寶藏,這一點不用志明提醒吳庸也能明白,鼎口有三個不同形狀的小口,一看就知道是放置軒轅三寶的地方。

    吳庸小心的把軒轅神刮插進鼎口最細長的那個位置,軒轅神劍一直放到劍柄頂端的位置才停了下來。位置網剛好。

    軒轅魂玉被吳庸拿了下來,放在另外一個小口上,魂玉進入之後金黃色的光芒稍微淡了一下,但依然散發著光芒。

    最後一個最大的口是軒轅戰甲的位置,說是最大的口是相比另外兩個,其實也不算大。

    吳庸心意一動,穿在身上的軒轅戰甲就自動離身,變成一件四四方方的折疊戰甲,沒有了軒轅戰甲吳庸的身上只穿著內衣,此時吳庸也顧不得這些,急忙把軒轅戰甲也放進了最後一個口子裡。

    軒轅戰甲落入之後,軒轅三寶一起散發出強烈的金黃色光芒,而鼎本身青色光芒也開始慢慢轉換,最後全都變成了金黃色的光芒。

    光芒穿透了吳庸的別墅,那半今天空都映成了金黃色,剛剛起身沒多久的比勒陀利亞非州居民再次跪拜在地上,而在遠處,總統府有一輛車子快速向吳庸別墅方向駛去,納爾遜和吳興民都在車上。

    剛才的光柱他們都看到了,也看出光柱是從吳庸別墅那個方向傳出來的!發現這一點之後兩人立即都和別墅進行聯繫,可隨後他們驚訝的發現,所有的通信系統都已經失效,不是他們的失效,而是別墅那邊失效了。

    這一發現讓兩人猛然間有種心臟跳出來的感覺,吳庸別墅一定走出了什麼事了,不然不會中斷通信。加上那道很是奇怪的光柱,兩人急忙匯合在一起立即驅車趕了過去,同時還命令首都警備司令部的僱傭軍開赴吳庸的別墅。

    兩人的心中現在都在祈禱,不管發生了什麼事,只要吳庸沒事就行。吳庸一旦出事,那真的是天塌下來了,特別是現在非洲還和那麼多國家在枰仗,吳庸一旦沒了,不僅非州有可能會戰敗,這個網統一的國家也有可能會重新變的四分五裂。

    車子正在緊急行駛著,從吳庸的別墅方向再次冒出了沖天的金黃色光芒,儘管此時的天還是白天,但放佛處在黑夜一般,那漫天的金黃色光芒顯得無比的耀眼和莊重。

    車子猛然停了下來,司機驚訝的看著天邊,握方向盤的手也微微有些顫抖,這股金黃色的光芒給他們很大的震撼。每個人都感覺這股光芒是神聖高貴不可攀,每個人忍不住都停下自己的腳步,呆呆的看著天邊。不敢在往前走。

    納爾遜和吳興民都從車上走了下來,驚訝的看著天邊,兩人又互相看了一眼,兩人都從這股神聖高貴的金黃色光芒中找到一種熟悉的感覺,那就是面對吳庸的感覺。

    眼下所發生的事情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像,有這股熟悉的氣息在。兩人的心都安穩了不少,不管發生了什麼事,他們都相信吳庸沒有事。##。首發##只要吳庸沒事就行。

    在別墅裡面,吳庸,軒轅光。志明。彩霞四人正呆呆的看著眼前的大鼎,大鼎突然又變大了不少,並且落在了地上。

    此時的大鼎已經有兩人多高。還好吳庸這件別墅的房子夠高不然恐怕房頂都鼎穿了。

    鼎身則突然活動了起來,逐漸變成了一扇大門,大門緩緩的打開,露出一個金黃色的通道,從外面看不到裡面。

    吳庸回頭看了軒轅光一眼,軒轅光點了點頭,吳庸回頭大步向裡走去。身子進入到大門之後就消失不見了。

    軒轅光跟在吳庸的身後,也開始向裡面走,不過只走到鼎前便被一股巨大的彈力給彈了出去,軒轅光這種已經修煉到三花聚頂的陸地神仙居然也被一下子頂飛了,被頂走的時候軒轅光甚至感覺到自己毫無還手

    力。

    「師傅!」

    志明和彩霞急忙跑步上前,把軒轅光扶了起來,志明還驚駭的回頭看了一眼那扇在慢慢關閉的大門,此門明顯只對一個人開放。

    「我沒事,守護神鼎,保護人皇!」

    軒轅光深深吸了口氣,剛才其實他已經受了輕傷,不過不想讓他們兩個看出來罷了。

    三個人,分別站在了大鼎的一邊,盤膝坐在那裡,在吳庸沒有出來之前他們絕對不會離開。

    在已經走進去的吳庸,猛然發口,來到了個有山有水辦有花鳥但是四周卻都是山崖的倔馴」在回頭時,後面已經空蕩蕩一片,別說門了,連個鼎的影子都沒有。

    孤零零的就吳庸一個,人,這裡不僅沒有任何的稀奇東西,連半個黃金都沒有,吳庸一下子有些慌了神。

    「你終於來到這裡了!」

    一道聲音突然響了起來,吳庸急忙四處觀望,卻沒有發現說話的人。

    「你是誰,這裡是哪裡?。吳庸忍不住大聲叫了一句,對寶藏的希望和現實的反差讓吳庸很不能接受,甚至吳庸心裡還有一種恐慌,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恐慌。

    「你不用緊張,我只是上古修士軒轅留下的一縷元神,並不是真人!」

    聲音再次響起,這次吳庸的聽的明白,聲音是從四面八方一起傳來的,想通過聲音找出說話的人根本不可能,因為四周都是山壁,就根本沒有人。

    「元神,元神是什麼?。

    吳庸再次大叫,雖然找不到人。但他還在努力,從骨子裡來說吳庸並不是一個輕易放棄的人,即使找不到他也要努力。

    「元神是上古修士所修煉的特殊本領,目前已經沒人擁有!」

    「上古修士,你到底說的是什麼。我怎麼什麼都聽不明白?。吳庸再次大叫,並且跑到了山壁邊,一點一點的撫摸著山壁,看能不能找出說話的人。

    「上古修士是生活在這片土地上人類,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原始人類。他們從遠古三億多年一直到六千五百萬年前都生活在這裡,上古修士數量不多,但卻創造了他們自己的輝煌!」

    聲音再次響起,不過聽起來卻有些低沉,吳庸嘴巴張的大大的,遠古三億年,這是一個什麼概念。按照地球目前的生命起源記載,人類大概在三百萬年前才開始出現,六千年前才出現文明,而這個不知名的聲音一說就是遠古三億年。

    「你在說神話嗎?」吳庸突然問了一句,問過之後吳庸就呆在了那裡,不在說話。

    吳庸是接受不了這個。聲音所告訴他的事實,三億年前地球上就已經有人了,一直到現在,地球人卻認為自己的文明只有六千年。

    不過,吳庸隨後卻想起來了軒轅三寶以及這件軒轅鼎,這才是他不在繼續說話的原因。神話,自己所經歷的這些其實已經可以算做是神話,無論是軒轅三寶還是軒轅鼎。都已經超出了科學的解釋。

    「這不是神話,這是一段真實存在的故事,六千五百萬年前,上古修士之間爆發了一場大戰,那是一場毀天滅地的大戰,這片土地也遭受到了巨大的破壞,天地也為之改變。而那一戰,也讓所有的上古修士隕落,這片土地上就再也沒有人類的存在!」

    那聲音歎了口氣,繼續說道:「上古最強修士軒轅,在最後關頭將自己的元神和肉身分離,並且隱藏了起來,只是軒轅自己也沒有想到,這一藏就是六千五百萬年,直到四千多年前這股元神才借助一個嬰孩的肉身復活,只可惜復活後的軒轅那一身通天徹地的本領基本上都消失!」

    吳庸已經不在搜尋聲音的來源。這股聲音告訴他的事讓他徹底的震撼也徹底的無語,吳庸沒有想到,在的球上還有這麼一段隱秘的辛故,幾千萬年前居然真的有這樣一批類似神話傳說的人存在。

    「軒轅雖然甦醒,但是也發現了當時的人類和上古修士的不同,上古修士壽命極長,沒有意外上億年都不會隕落,而現在的人類壽命極短。短暫到只有數十年,長點也就百年左右。不過現代人類壽命雖短。但繁殖力卻非常的強大,不像上古修士,壽命極長,但是很不容易繁衍下一代。整個上古時期,強大的上古修士人數就一直沒有超過一千!」

    那聲音慢慢的說著,就像說故事一樣說給吳庸聽。

    「這個發現讓軒轅很是驚喜。雖然後命短了,但是繁衍能力變強則意味著可以有無數的同類存在,於是軒轅便把自己從遠古記憶中擁有的一些東西和當時的人類相結合,慢慢創造了很多的東西,同時也教會了很多其他人新的本營,創造了一個最強大的部落!」

    聲音繼續說著,吳庸也不插話,就這樣靜靜的聽著。%%瀏覽器輸入-8.%%

    「很可惜,軒轅最討厭的**還是存在於現在人類之中,為了**數量比較多的人類也發起了戰爭。軒轅儘管不願意作戰,但為了自己的理想被迫拿起武器重新戰鬥,軒轅雖然沒有了以前的大神通,但還是找到了幾件當年很厲害的武器,其中就有軒轅曾經使用過的軒轅劍」。

    「有了這些,軒轅很輕易戰勝了所有的敵人,讓人類擁有了和平的生活,不過那個,時候軒轅也發現,他這具身體的壽命也快到了勁頭。最終,軒轅利用最後的幾年。以消耗自己元神為代價鑄造了軒轅神鼎。並且將自己的一絲元神封印在了這裡,而我,就是那絲封印的元神!」

    那聲音默默的說著,吳庸輕輕點了點頭。這個聲音剛才就自稱是一絲元神,又知道那麼多和軒轅有關的事情,肯定和軒轅有著莫大的關係。

    現在,吳庸已經知道這絲元神所說的就是軒轅黃帝,吳庸一直以為軒轅黃帝也是個穿越者,不然哪來的那麼多成就,只是沒想到軒轅黃帝是上古修士的元神,中間雖然相隔了六千多萬年,但也算不得穿越,至少不像吳庸這樣從過去回到未來。

    沉默了足足十幾分鐘,那股聲音才繼續說道:「軒轅擔心日後的人類會像當初他們那些上古修士一樣引發大戰最終滅亡,所以在鑄造軒轅神鼎之後,便將自己的元神一分為七。隱藏在大千世界裡面,希望以後還有機會再次復活,繼續保護人類!」

    「哎」。那聲音突然歎了口氣,繼續說道:「只可惜,軒轅的元神本就脆弱,又分了那麼多,分過之後這些元神便慢慢的進入到了沉睡之中。雖然最後也有復活,但已經沒有了原本的意識,這些元神,全都變成了新的意識,再也不記得軒轅當初為自己定下的使命!」

    聲音顯得很想哀,吳庸的心猛然一動,嘴巴微微張開。

    「沒錯,你就是復活的軒轅元神,但已經完全喪失了軒轅的記憶,你現在是一個獨立體,一個新的軒轅!」

    聲音似乎能聽到吳庸心中的想法,立即說出了一個讓吳庸目瞪口呆的事情來,吳庸從沒有想過,自己和軒轅黃帝還有關係。

    「我是軒轅的元神,和你一樣?」良久,吳庸才慢慢的問了一句,心臟也普通普通的跳了起來。

    「一樣,也不一樣!」聲音慢慢的回到道,接著說道:「你已經擁有自己獨立的思想,算不得在是軒轅,但你是軒轅的元神所化,理應背負軒轅的使命!」

    「拯救蒼生,延續人類的文明!

    「沒錯,這是你的責任,也是你的使命,軒轅為了自己的使命曾經特意在人類之中成立了一個軒轅門。保護軒轅上古時期留下的神器,並等待軒轅元神的復活,你現在已經來到了這裡,證明神器都已經到了你的手上,那軒轅門的人也應該在你的身邊吧?」

    「是」。吳庸再次點頭。他終於明白軒轅門是為什麼存在的了,原來軒轅所謂的等待新人皇就是等待自己,只是沒想到分出的元神太多,原有的意識已經不存在,而變成了新的獨立的意識。

    想到這裡吳庸猛然間有股警懼感,華夏古代神話中有不少可以侵佔他人**的行為,這軒轅不會為了自己復活專門等著自己到來,然後侵吞掉自己的意識,佔據了自己的**達到復活的目的。

    越想吳庸是越感覺很有可能。別說軒轅是生存了幾億年的上古最厲害的修士,就單單他布下的這些局就讓吳庸很是懷疑,更何況。吳庸本身就是軒轅的元神之一,侵佔吳庸的肉身更是容易。

    「你不用擔心,也不用害怕,你想的這些都不可能發生,元神祇可分,而不可合,你的擔憂完全是多餘!」

    聲音突然說道,吳庸猛然跳了起來,大聲的叫道:「你真的能知道我心裡所想?。

    「哈哈」。那聲音突然笑了:「你忘記了,你我本是一體,我當然能知道你心中所想!」

    聲音突然又變的有些低落:「可我也知道,你利用軒轅留下的力量做了很多的事,但都是和軒轅意願相背馳的事,你引發了多場戰爭,並且把人類推到了滅絕的邊緣,哎!」

    吳庸不在說話了,這聲音說的一點都沒錯,吳庸自己有核武器。還幾次差集去打核戰,的確讓整個人類限於了危險之中。

    「這裡是軒轅寶藏。我想知道,寶藏裡面前有什麼?」

    沉默了一會,吳庸才首先打破平靜。聽了這個聲音所說的話後,吳庸心裡也有一種很莫名的難受感。

    「你看看你的身後!」聲音回答道。

    吳庸猛然回頭,隨後張大了嘴巴。呆呆的看著後面。

    吳庸的身後,原本光禿禿的山壁上出現了一個大石洞,而石洞裡面擺放著各種各樣的武器和一些說不上名字來的東西。

    這就是寶藏右吳庸此時說不出自己心裡是什麼滋味,這些看起來很普通的東西,放在幾千年前可能真的是好東西,可現在,實在看不出他們還有什麼作用。

    「你別看這些東西,這都是軒轅後來收集到的當年上古修士的神兵利器,只要會使用方法,他們每個都可以成為排山到海的利器。不過真正最厲害的還是軒轅自己的那把軒轅神劍,當年軒轅最強大的時候這一把神劍可以讓整個大海倒流,甚至劈開時空讓時光到流!」

    「時光倒流」。

    吳庸再次張大了嘴巴,本來剛才聽這聲音一說這全是神器,立即變的很是激動,可現在才知道,他自己一直帶著的那個東西才是最厲害的。

    「是,這些你以後慢慢去體會。神劍本身具有這個功能,就像你來到這個世界一樣,你和軒轅神劍若不是湊巧遇到,恐怕你這股復活的元神還會再次陷入沉睡,重新等待。不過即使這樣你想要時光倒流也已經很難,現在的你比起軒轅最強大的時候連億萬分之一都不如,想要發揮神劍的全部威力根本就是不可能!」

    聲音慢慢的說道,吳庸激動的心漸漸平復了一些,自己最大的秘密。為什麼會穿越回來終於讓他弄明白了,這一切,還都是軒轅神劍的

    用。

    「現在,我問你,你願不願意接受軒轅最大的意願,並且承諾遵守他的使命?」聲音突然問了一句。語氣中聽不出什麼。「我願意!」吳庸想了一下。便答應了下來,打了這麼多年,吳庸也確實累了,他願意放棄戰爭,而以非浙目前的實力,維護世界和平並不算太難。

    「這是你自己答應的,既然你願意,我就把軒轅留下的軒轅神功傳給你,希望你能像軒轅一樣愛護所有的子民,不要讓人類再有災難和戰爭」。

    聲音先是歎了口氣,這才幽幽的說道,一個金黃色的光團從天空慢慢的飄了下來,隨後快速的鑽進了吳庸的腦子裡。

    吳庸的腦子猛然間有股刺痛的感覺。然後便感覺有很多東西鑽進了自己腦袋一般,隨後,吳庸慢慢發現,一個個他之前所沒有見過的特殊符號在腦海中不斷閃過,這些符號多代表的意義他完全明白了過來。

    「原來是這樣,多謝」、

    吳庸不知道自己過了多少時間才恢復清醒,恢復之後他的聲音也和之前有些不一樣,現在他明白了更多的東西。

    「你謝我等於謝你自己」。聲音似乎輕鬆了很多,放佛完成了一項使命。

    吳庸點點頭,不在說話,起身走到那山壁中巨大的山洞內,仔細看著那些塵封很久的神器。

    最終,吳庸一件也沒拿的走了出來,這些東西有些東西是很不錯,但是東西在不錯。也不如軒轅自己的東西,吳庸本身靈魂就是軒轅的一絲元神,使用軒轅神器才更得心應手。

    最關鍵的,吳庸已經掌握了使用神器的辦法,再也不是原來只能被動的被神器保護,有了這些使用方法,吳庸和之前已經是天壤之別。現在軒轅光師徒三人加在一起也不是吳庸的對手。

    吳庸看了一眼這四周,最後才說了一句:「我先告辭了!」

    「好,記住你的使命!」聲音最後說了一句,吳庸的面前又出現了一個金黃色的大門,吳庸回頭看了最後一眼,大步走進了這個大門。

    「陛下,您回來了!」

    吳庸網出來,就聽到了一聲驚呼。軒轅光已經湊了過來,吳庸看看熟悉的房間,默默點了點頭。

    人走出來了,可精神卻不一樣了,吳庸知道,現在的自己和以前的自己有了很大的改變。

    「我進去多久了?」

    「有半個多小時吧!」軒轅光小聲的回答了一聲,眼前的吳庸給他一種很特別的感覺,一種說不出的特別。

    「半個小時,好,我知道了。志明。你去把納爾遜,朱奇,還有我二哥都叫來!」吳庸看了看外面金黃色的天空,突然對志明說了一句,並且輕輕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插在鼎裡的軒轅神劍突然自動飛了出來,並且直接隱入到吳庸的胳膊裡,軒轅戰甲自動依附在吳庸的身上,之後又變成吳庸平時所穿的衣服,而軒轅魂玉則自動去掉了上面的鏈繩,飛到吳庸的胸前變成了一個,印記。

    軒轅三寶離開大鼎,鼎迅速恢復成原來的樣子,外面漫天的金黃色光芒也終於消失。

    大鼎恢復之後並沒有停下,繼續變最終變戲,人柴食大飛到了莫庸的手庸滿意的看了眼」疊摜幾」鼎丟在了口袋裡。

    做完這一切,吳庸直接走上樓去了書房,只留下一臉呆呆的軒轅光師徒三人。

    納爾遜,朱奇,吳興民都來了,金黃色光芒已經成為了比勒陀利亞一個祥瑞傳說,光芒裡面那股神聖高貴的氣息每個人都感覺到了。

    幾人還沒問清楚原因,吳庸就給了他們一個特殊的指令,結束印度戰爭,結束和反法西斯聯盟的戰爭。對印度的侵害表示道歉,並且表示非洲以後不會在主動發起戰爭。

    對吳庸的指令幾個人都敢到很不理解,但吳庸根本不給他們解釋,直接下了命令讓他們去執行,吳庸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核武器,是目前人類最大的威脅,以我現在的能力一次做完這些還有些吃力,罷了,先去做吧!」

    書房內,吳庸自言自語的說道,身子突然慢慢變成了透明,很快,書房裡再也沒有吳庸的身影。

    這是軒轅神甲的特殊功能,目前吳庸能夠使用,至於其他更高深的功能,目前的吳庸還用不了,他沒有那個實力。

    鼎自動飛了出來,吳庸踩著小鼎快速的飛出了別嬰,吳庸離開這裡,沒有一個人知道。

    兩天之後,吳庸疲憊的回到了別墅。澱後倒頭便睡,這兩天世界因為非州的聲明已經鬧翻了天,誰也沒想到正氣勢洶洶的非群居然主動要結束戰爭。

    儘管很多人還在懷疑,但非州軍已經撤兵了,印度這次成為了最大的倒霉蛋,雖然非洲撤兵了,但損失慘重的印度,即使全力發展三十年經濟,恐怕也達不到原來的程度。

    非州軍對所謂的反法西斯聯盟已經停止了武力進攻,納爾遜這兩天一直在和世界各國首腦談判,各國見到非洲真的從印度撤兵也暫時停止了進攻,不過並沒有宣佈結束戰爭。

    胡舊號。英,法,美,俄,華夏吧基斯坦等國都各自召開起了緊急會議,他們突然發現,他們國家裡的核武器全都丟失,核武器資料也全都丟失,那些核武專家倒沒有暴斃。但是所有和核武有聯繫的東西。卻通通都想不起來了。

    比勒陀利亞,吳庸在鼎內空間滿意的看著自己的成果,雖然兩天之內做這些事讓他非常的勞累,而且還有很大的冒險,但現在看到這些勞動成果吳庸感覺自己很值了。

    世界上所有的核武器都被他運到了這裡來,所有會製造核武器的人都被吳庸抹去了這方面的記憶,而抹去記憶這一塊,吳庸就是利用魂玉、的功能,若沒有軒轅三寶在身上,吳庸根本不可能做到這些。

    除了那些有核國家之外,吳庸還光顧了巴西和伊朗等國家,巴西已經有十五枚成品核彈頭,而世界居然沒人知道,不過以後也不需要有人知道了,他們的核彈頭已經到了吳庸的神鼎內。

    朗力號,吳庸親自召開了簡短的秘密發言會,是發給世界各國首腦的。吳庸宣佈,各國這次核武器丟失事件為吳庸親自所為。並且吳庸表示,非州所有的核武器他都會消除掉,非州也不會再存在會製造核武的專家,同時希望全世界能夠一同努力。為人類文明的延續,不要在開發這種能夠摧毀人類文明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若有哪個國家敢私自繼續研發,吳庸絕對不會客氣,為了全人類的文明,吳庸不惜滅國。

    吳庸的聲明引起了全世界高層的震盪。特別是比勒陀利亞之前又有那神秘的金光,很多人都已經知道那神秘金光就是從吳庸別墅那發出來的。加上吳庸網做了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事情,一時間吳庸不僅被帶上了神秘的光環,還擁有了各種神奇的傳聞。

    對這些,吳庸並沒有去在意,眼下的他已經比軒轅光三人還要厲害,就算是有現代化武器,地球上能殺死吳庸的人也幾乎沒有。

    英國,倫敦。

    海默先生靜靜的坐在窗戶邊。這幾天有關吳庸的傳聞他都知道。

    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他的身邊,房間裡面衝出兩個長的一樣的人,可他們的身體還沒到這個身影面前便倒飛了出去,再也爬不起來了。

    「是你,吳庸!」

    海默先生驚訝的叫了一聲,吳庸居然就這麼神奇的出現在他的身前,不驚訝那是不可能。

    「海默先生,您好!」

    吳庸微笑伸出了右手,伸出之前一個小劍柄消失在吳庸的胳膊縣,能夠突然出現在這裡,是軒轅神劍的功勞。

    「您好!」海默先生也笑了笑,但是有些不自然。

    「海默先生,您曾經對我的幫助我十分感謝,我希望您是我的朋友。能夠一直共存下去的朋友!」

    吳庸笑了笑,握著海默先生的手又繼續說道:「您收藏的那二百枚核彈我已經幫您保存了。另外,您在阿爾卑斯山和安第斯山秘密練的那些人還希望您能解散,這些人已經沒有了存在的意義,讓他們恢復普通人的生活吧!」

    「好!」

    略一沉默,海默先生便答應道。吳庸能悄無聲息的到他這裡並且直接讓他身邊最強大的兩名內家修行者昏迷,其實力已經超乎了他的想來

    「多謝!」

    吳庸笑了笑,鬆開了握著海默先生的手,再次消失。美國兩大家族已經滅亡,徹底的滅亡,吳庸去非州的時候就解決了他庸的使命是保護人類的傳承。不是個別家族的傳承。以他們當初差點沒毀掉地球的罪行,除掉他們也不為過。

    奶年3月號。反法西斯聯盟宣佈結束戰爭,並且各自退兵。隨後反法西斯聯盟宣佈解散,3月7號,世界各有核國家統一宣佈,他們已經拆掉了國內的所有核武器,世界上再沒有核武器,未來也不會在製造這種可以毀滅人類的武器。

    有核國家的這個聲明被世界各的人民廣為稱讚,不管是不是真的,各國有這個決心就好,世界再次恢復了和平。

    只有少數人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一個神奇而又偉大的人做了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地球目前來說處於安穩的階段,至少幾十年內不會有滅絕的危險,而和平最少也能持續上幾十年,只要有吳庸在,估計世界各國很難在發生戰爭。

    日子,慢慢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時間慢慢走過,並8月8號,非洲國慶日,在這一天華夏舉行了盛大的奧運會,在奧運會的開幕式上。有一個。年輕人摟著兩個女人正對著開幕式笑著指指點點,這今年輕人臉上笑的很是燦爛,,

    本書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