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科幻小說 > 星河巫妖

正文 第1088章 一起過 文 / 情終流水

    本章有一點關於同|姓感情的描述,不喜請跳章.(只是配角的回憶,塑造角色,不會噁心。)

    ……

    張啟帆和伍茲那邊正在幹著活,不懂技術的加工廠老闆已經躲到一邊悠閒的抽起煙,不時往場中看幾眼,目光落到伍茲身的時候,顯得特別溫柔。

    李莉馨也不懂技術,早早就退到一邊,時不時偷偷的打量旁邊的加工廠老闆一下。她以為自己的打量很隱蔽,卻不知對方這個群體的人都是特別細心和敏感的。

    最後一下打量時,加工廠的老闆突然轉過頭來,和李莉馨四目相對,盯個結實,只見加工廠的老闆微微一笑,落落大方的問到:「沒見過我們這種關係?」

    「呃…呃…。」原本被逮到,有些慌張的李莉馨,反倒被老闆這種坦然的態度感染到了:「不是,只是沒有見過這麼雄壯的而已。」

    「艾克,我叫艾克。」老闆吸了口煙,緩緩的吐出來,笑著說到:「那你覺得我們這種關係怎樣才算比較……『正常』?」

    「至少…至少……」。說實話,李莉馨並不怎麼瞭解這個群體,按道理說,軍隊和監獄是這種群體比較多的地方,但鐵血營裡還真的沒有這種關係:「至少有一方會比較…,娘?」

    「娘?」艾克笑了:「如果只是娘,有什麼男人能比女人更娘?為什麼不找個女人?」

    「對哦!」李莉馨的臉上現出恍然的神色。這個道理雖然淺顯,可是沒有提醒的話,她根本不會想到這方面去,現在看來,她以前對這個群體的印象似乎是錯誤的。

    艾克可能也不希望別人對他們這個群體有誤解,主動繼續這個話題:「如果有這樣的一對,一個娘,一個不娘,那不娘的那個不一定只喜歡男人,所以娘不娘並不是主因。」

    「嗯嗯,我明白了。不意思,我應該是女姓向的作品看多了,所以有所誤會了。對了,你們是怎麼走到一起的?」李莉馨八卦之魂熊熊燃燒。

    「怎麼在一起的?說起來話就長羅。」艾克悠悠的長吁了一句,眼中閃過一絲緬懷的神色。

    「我們讀書時候就認識了,那天我和一批人起了衝突,對方五個我一個。我干趴了二個,就被剩下的按在地上,一頓狂揍。當時他正好路過,看不過眼,上來把我救了。就這樣我們認識了,一路中素高素職定,基本沒分開過。」

    「一起讀書,一起打架,一起喝酒,一起泡妞。他這個比較內向,死認理,說話容易得罪人。我這人比較圓滑,愛交朋友。他愛乾淨,房間收拾得整整齊齊,我就比較邋遢,房間像狗窩似的。只要我們在一起,就能起到互補的作用。」

    「讀書到工作,我們都在一起,習慣了彼此,工作之後,他找了個女朋友,我們就分開了,那段時間真是我的惡夢啊。」艾克似乎回憶起什麼不堪回首的事情,痛苦的抓抓腦袋:「我廚房裡連罐頭都長霉了。」

    「有一天我喝的爛醉,在廁所裡睡著了,早上醒來發現自己在床上,房間收拾好了,廚房也乾淨了。出房間一看,他正在曬衣服,那個時候,我就突然有一種想法,如果他一輩子在自己的身邊,那應該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好浪漫哦~」李莉馨眼睛冒起了小星星,全然被感動了。

    艾克聳聳言,挺灑脫的笑了,繼續說到:「後來,那個女的嫌他沒錢,背著他和一有錢人勾搭到一塊了,對方是一開酒吧的,手底下有不少人。那一知道消息,他氣瘋了,拎根棍子就要去找對方麻煩,我開車跟過去的時候,他已經衝進對方的酒吧裡,被十幾個傢伙圍起來。」

    「我二話不說就開車撞了進去,嘿,對方那酒吧當場毀了一大半。我抄起扳手就下車,兩個人一起干對方十幾個,全身骨頭都斷了,雙雙被送進醫院。還好有醫保,不然我們就死定了。後來開酒吧那傢伙還想要賠償,美得他,要錢沒有,要命兩條。他又不敢真殺我們,最後就不了了之了。」

    「從那以後,他就變得不怎麼信任女人,我看著也心痛,有一天我們喝酒,趁著酒意,我就說:『以後我們一起過吧』,然後就一直到今天了。」

    沒有什麼驚心動魄,沒有什麼曲折離奇,卻聽得李莉馨淚眼盈盈,就是這種平平淡淡,攜手與共的感情,才是最真摯的。

    ……

    這邊知心話題呢,那邊已經膽戰心驚了,當然,驚的只是伍茲,張啟帆無論是心還是手,都非常穩當。

    一開始焊彎曲管單那一段的時候,因為用了截斷這種取巧的方法,伍茲還不覺得什麼,等張啟帆開始拼接長管的時候,他才忍不住開始手心出汗了。

    只有他這種老技術員,才會明白,這種手藝的難度有多高。

    張啟帆把電磁桿伸出了四米多長,夾住了焊槍,往管道裡伸。

    光是那搖搖晃晃的電磁桿,就看得伍茲一陣心驚膽戰的,通過這把四五米長的電磁桿,控制著焊槍在看不見的管道內壁,憑手感焊出一條能『過水』的焊縫,這有可能嗎?

    如果張啟帆只是胡鬧,伍茲根本不會緊張,可是看之前他焊彎曲管道的時候,手法很熟練,不像是胡鬧,難道他是真的有把握?

    估計伍茲怎麼猜都猜不透,張啟帆根本不是憑手感,憑的是精神感應。

    精神強度達到二百多之後,他就已經可以釋放出精神力,去感應身邊的細微變化,精神力越強,這種感應能力也就越清晰。甚至已經能透過較薄的障礙,感應到障礙後面的情況。

    焊接這種管道,並不需要很清晰的的反饋,只要感知到哪條縫在哪裡就行了。所以對於別人來說屬於盲J的內部走焊,對張啟帆只是『開卷測驗』而已。

    整個J作最大的難點還是在控制那四米長的電磁桿。可是他駕駛裝甲的時候,都能把軟的電磁觸手玩得出神入法,現在難道會玩不轉這種硬的電磁夾桿?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