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穿越重生 > 東宮之主

《》正文 第100章 【未央】 文 / 月攬香

    上官敏華醒來時殿內很靜也很冷那股冷意是從心底生起的讓人無從取暖。()。

    章潮生兄弟在床邊一坐一立等她睜開眼章潮生笑逐顏開向她恭喜不費一兵一力除卻對手獨居甘泉宮。上官敏華不語章潮生又說章春潮除去文公公後已接管北衙禁軍他留在宮裡也便於照應她。

    上官敏華微聲道:「小春師傅滯於宮中未必好還是留大師爺旁才有大作為。」

    章潮生皺起眉忽又展顏笑道:「敏華小姐畢竟還是年幼不知個中干係。這宮中之事瞬息萬變奪人命於朝夕之間尤以儲君為最。」

    儲君?略一思索才想到對方說的是周承熙繼位後的孩子。章潮生想得深又想得遠上官敏華本來覺得復仇之後心頭空蕩蕩的不知這日子該如何下去。此刻受章潮生提示她的手不自覺地撫上自己的肚皮。

    她想如果有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孩子這孤寂乏味的後宮或許還堪忍受。

    章潮生在旁絮叨告知佔據鳳位最要緊的事便是子嗣歷代多少皇后因無子而失勢都是深刻的教訓。他的語氣中無不透露出刻骨的冷意對上官敏華和章春潮兩人切切囑咐道:「日後繼承大統的嫡長子必是出自上官家的血脈!」

    章春潮心領神會上官敏華瞟了兩人一眼復又閉上眼她的心力從爾虞我詐的皇位鬥爭中轉到懷胎一事上。如何避開宮中耳目偷種懷上孕是一門很高深的功夫。想著、想著她便睡著了。

    接下去便是收拾政變後的殘局。周承熙很長一段時間都未出現在她眼前帶著柳子厚和他地黑騎軍在宮外大肆迫殺反抗者多以二皇子派人馬為數。

    到來年的二月。青色瓦楞上還結著粗大的冰柱大周第五代君主周承熙踩著兄弟手足地屍骨。榮登大寶號慶德;立後時民間雖有風言但在北衙禁軍的鎮壓下再無人有疑意。周承熙在三月底與上官敏華完成大婚。

    大婚前眾官員說要節約開支便把延慶宮修葺一番權充皇后地寢宮。周承熙沒有反對於是上官敏華婚後賜居延慶宮。章春潮聞信後陰冷冷地笑當夜便找了些人在甘泉宮附近堆起柴火酒油之類的東西說上官家後人不配住得。那這歷代皇后象徵的宮殿也沒有存在的必要。

    上官敏華攔下道:「小春師傅你的才能可不是用在這上頭。」

    章春潮語帶諷意。道:「像你這般忍氣吞聲地活著還不若我一劍殺了你。省得老頭子從墳頭爬出來戳我骨頭!」

    「等著吧。他們自然會來求著我搬入甘泉宮!」

    接連兩樁喜事也未褪去皇宮上空地血色陰影呼吸間。似乎還能嗅到那厚重的鐵蚳宮裡頭的侍從朝堂上的官員大都住的平民往來不敢高聲語皆懼以鐵血殘酷之勢奪得皇權的新帝。

    冷冷清清的皇宮裡宛若死寂的黑白圖畫能給它塗沫上鮮活顏色的只有秦關月。

    這位堪稱「忍辱負重」之最地帝國國師和他選中的帝君有共同的野心用鑄幣司裡藏著地精兵鐵甲去征服周圍的國家統一中原建起蓋世功業。

    要打戰糧草先行。

    為扭轉大周少糧地局面君臣二人在朝中風風火火地推行新政期望從根本上解決大周窘境。

    然而在新帝殘暴地陰影下仍然遭遇意料之外的陰奉陽違進效緩慢仍至於倒退;甚至在晉河下游州府常有義軍舉旗反對弒父殺兄地無德之人周承熙得繼大寶。雖然很快就被官府鎮壓下去這也反應了民心並沒有屈服在暴力之下。

    國師和他的學生任復秋等革新派很挫敗新帝非常憤怒頑固不化的老臣們接二連三地被推到午門朝堂上愈蕭索。人們知道必須阻止新帝無節制地殺人但是正德帝后沒有人攔得住再無所顧忌的新帝。

    秦關月攏著袖到延慶宮聽曲上官敏華很客氣地請秦關月喝茶琴聲曼曼也聽不出撫琴者的心聲。秦關月捧著一杯新茶苦笑道:「元殊與為師生份了。」

    上官敏華很平淡地笑了笑回道:「這是雨後的新茶國師大人請。」

    自朝陽殿外演變出的慘事後兩人便不再對話。上官敏華心中擱著一根刺輕輕一撥動便是陰雲籠罩怒氣騰飛;秦關月不再護她之因也好猜測。他算不出她心中事為防意外生便由著那些人將她禁錮於延慶宮。

    秦關月歎了一口氣放下微涼的茶碗斟酌再三才說他今日有事要拜託她。他請她去勸周承熙少些怒。也就是新帝周承熙殺大臣殺得興起停也停不下來。秦關月又歎息一聲說他也不怕新帝殺大臣那些只會推搡扯皮的大臣於新政百害而無一利。

    人可以殺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同時秦關月也擔心他一心輔佐的新帝從此後會養成難以改變的毛病殺戮絕不是治國之策。

    上官敏華只是笑並不搭腔。

    秦關月明白了她的意思起身告別。隔了一天大內總管來請示晚上安排何人侍寢。上官敏華冷眼一遞說隨意。這總管戰戰兢兢地回道昨夜那個美人承受不住皇帝的怒火已經去了。一時間宮中人人自危哪個也不願去侍寢。

    上官敏華還未話宮外跑進一大群鶯鶯燕燕向她哭訴逝者死狀的慘狀以及皇帝的怒火非她們所能承受懇求皇后娘娘解救眾人之苦。

    如意吉祥在旁嗤笑這個時候想起他們的主子是大周的皇后了平時怎麼不見她們按制來請安!兩人均勸上官敏華不要心軟去去那些人的威風。他們指的是近來最受寵的江氏和任氏厚重的妝相也掩不住兩人淒婉的面容那袍子拉得高了還能見到青黑紫的淤痕真正是畏懼狠虐的周承熙到了聞名即顫抖的地步。

    上官敏華拿扇子掩口輕輕咳嗽揮手把這群女人揮退她還是照常撫琴賞景不為他人所動。再過一天幾個年輕官員在御花園請見幽禁中的皇后。上官敏華一見除卻江一流、任復秋和洛生其他的都能與她扯上那麼一點子關係。

    他們借幼時同窗之名與她攀親帶故旁敲側擊問她要他們付出何等的報酬才願去安撫新帝暴躁的脾氣。

    沐浴在明媚的日光下御花園裡的百花看起來分外嬌艷迷人。上官敏華隨意折下一枝花微笑道:「我仍罪臣之女今列後位也是名不正言不順飽受非議;我也不求它苟且偷生已是佛祖保佑豈敢妄言。」

    話說得如此直白這些人心裡明明白白的。

    當天奏請當朝上官皇后搬回甘泉宮的折子堆砌於新帝案頭周承熙眉頭皺得直打結翌日上朝前還是批了準的朱批。

    三天後以國師為的文武百官請旨給前禮部尚書上官城翻案。

    周承熙當場就怒了怒氣沖沖地來到延慶宮想要治上官敏華的罪勾結重臣干涉朝政。他罵她居心叵測用意險惡今日若不殺了她他將難安於塌。

    上官敏華冷笑回罵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她半點情面不留怒罵道:「我勾結朝臣謀你什麼?真是說話不經大腦可笑之極!也是像你這樣除了砍人腦袋你腦子裡還能想到什麼?」

    「為官者不辦事難道不該殺嗎?」周承熙吼得比她還大聲他一心為民考慮努力向他理想中的國家奔去可是現實總是讓他出奇地憤怒。

    「你以為你是誰?官員犯事自然有律法管若下面官員人人都像你這般行事只憑一己之喜怒你還想推行新政還想建立軍事化強國征服他國做你的春秋大頭夢!」

    上官敏華這一刻已然忘卻站在她面前的是可以隨意取人性命的封建皇帝她罵得暢快淋漓周承熙拳頭捏得死緊死緊聽到最後他忍不下去時一拳揮出擦過上官敏華的頰骨背骨深深陷於木牆之內。

    「說完了?」

    上官敏華愣愣地點點頭周承熙很滿意他還有拳頭能讓人閉嘴他挑眉掃了自己的皇后兩眼糾結於他眉頭的陰鬱與狠意如春風撫過寒冬的冰瞬間消散。

    「擢國師秦關月親掌大理寺重審當日上官城私通南梁一案。」

    直至周承熙離去望著那個破碎的木牆,上官敏華還是不敢相信原來自己對那個傢伙真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噩夢,xx的,非把周承熙往死裡虐不可!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