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期待冒險

龍騰世紀 第二章 屠殺火龍(2) 文 / 七夜茶

    這也算是咒語嗎?

    我雙手撐著沉重的額頭,徹底失望了。

    但在默丘裡顛三倒四的念了一段冗長的咒文之後,召喚陣竟然迸發出了璀璨的光芒。

    聖潔的靈光與陰寒的氣息相輔相生,縈繞在大教堂內。

    水晶球裡流動著神秘的色彩。

    默丘裡將法力貫注於水晶球之上,球內翻滾著的色彩逐漸平靜了下來。

    「定下血的契約吧!」

    默丘裡說這句話的時候,水晶球中真的出現了一隻染著鮮血的爪子貼在了球內壁上。

    太好了!從爪子的形狀上看不像是老鼠或蒼蠅。

    我趕緊咬破自己的拇指,將血向著那只幻獸的爪子貼了上去。

    可就在我與水晶球壁似觸非觸的一瞬間,突然一道莫名其妙的雷光貫穿了教堂的穹隆,直接劈入水晶球中。

    接著擁有幾百年歷史的火龍鎮大教堂的樓頂斷裂了,一個黑色的不明物體伴隨著瓦礫一起墜落下來。

    同一時刻,水晶球炸裂,彩光也幻滅了。

    而那個黑色的物體卻正好砸在了默丘裡的身上。

    「神父,召喚儀式好像失敗了。」我歎了一口氣說道。

    「不會的,我可是天才的召喚師,怎麼可能失敗呢?」

    默丘裡的筋骨還真不是一般的好,年過古稀的他竟然在遭受滅頂之災後,又從桌子底下爬了出來,並且雙手將一樣黑色的東西擺上了法台。

    「你的召喚獸來了,非常的輕盈,可能是飛行類的幻獸吧!」

    「真的嗎?」

    借助破碎穹隆上漏下來的點點月光,我的確看到桌子上躺著一隻纖細修長的生物。

    但我的喜悅只延續到蠟燭燃起的一瞬間。

    搖曳的燭光下,一名美麗輕盈的年輕少女昏睡在桌子上。

    愣了一刻鐘,我的脖子猶如生蛌滬楊恕@般,「咯吱吱」響著扭向了默丘裡。

    默丘裡發愣的時間,在我的基礎上又追加了一刻鐘。

    「好了!召喚完成,我果然是天才的召喚師。」

    「你那裡天才啊?這是幻獸嗎?我能騎嗎?」

    默丘裡仔細端詳了一番,好像是在目測「幻獸」的大小。

    「如果你想騎的話,當然可以。趁她還在昏迷的時候,你騎上去吧!我迴避一下。」

    默丘裡說著,抱著酒桶轉身便想逃走,卻被我反手揪住了法袍的衣領。

    「喂!你胡說什麼?這個女孩看起來不過十四五歲,你這種說法是犯罪啊!」

    「不,不,不。你不能憑借外表來推斷幻獸的年齡。」

    默丘裡擺出做禮拜詠經頌文的表情,我趕緊阻住了他背誦廢話。

    「難道到了這步田地,你還不承認召喚失敗嗎?這分明是一個從屋頂上掉下來的小女孩嘛!」

    「我的召喚術是最好的……」

    默丘裡喝了一口酒,頑固的口氣加上混濁的酒氣,完全讓我無可奈何了。

    就在我們的爭吵聲中,女孩彷彿幽靈一般的悄無聲息的坐了起來。

    「先不要吵了,我們來仔細的看一看你的幻獸吧!」默丘裡提議道。

    接著他輕搓雙手,一片白光在他掌心間亮了起來。

    「好漂亮啊!」

    老頭發出色狼一般的驚歎,我甚至聽到了低低的口哨聲。

    不過,我也得承認眼前端坐著的這位小小姐的確很漂亮,美麗程度甚至在老姐之上。

    紅潤白皙的皮膚,長到可以拖出陰影的睫毛,小巧精緻的鼻子,紅潤柔嫩的雙唇,兩縷柔順的長髮自鬢角飄散在微微隆起的胸前,腦後的長髮更如微風吹過黑鬱金香花叢一般的美麗飄逸。

    咦!……黑鬱金香!為什麼我要說是黑鬱金香?

    「黑色的頭髮!她不是本地種族啊!」

    說到這裡,女孩緩緩的睜開了明亮的雙眼,水汪汪的雙瞳猶如浸在海水中的黑珍珠一般的閃亮奪目。

    「啊!眼瞳,眼瞳也是黑色的,她是什麼族啊?」

    身處酒館之中,不同種族的奇人異士我見過很多,但這還是第一次見到黑髮黑瞳的人種。

    「這可真是難得一見的人型幻獸啊!」默丘裡自言自語道,面前這個古怪的女孩,好像就是他天才召喚師的佐證。

    女孩突然開口了,清麗的聲音響起。

    「請問這是哪裡啊?」

    終於說話了,而且還是通用語言。

    「你還有什麼話說?」我翻著白眼看向默丘裡。

    幻獸雖然具有魔力和智慧,但神卻並沒有賦予它語言能力。

    默丘裡神父愣了一會兒,紅豬樣的臉色憋成了青紫色,好久才說道:「好聰明的幻獸啊!這是我第一次召喚到有語言能力幻獸。」

    「夠了,你就不能面對一下現實嗎?這是一個人類的女孩,是被你那古怪混亂的召喚咒語強行帶來的。」

    「不會的。相信我,她絕對可以成為你有用的戰鬥助手。讓我想想她既然有語言能力,那就可能會吟唱魔法,讓我教她使用魔法吧!」

    「你不要亂來啊!」

    正當我緊張的提出警告的時候,默丘裡已經在教女孩吟唱咒語了。

    「遵從古老的契約,我以神之名,向天地間雷的精靈請求,……」

    默丘裡這頭倔強的豬,絲毫不聽我的勸誡,一直讓女孩跟他念完了咒語。

    默丘裡笑著將手輕輕向前一推,說了一聲「白雷。」

    一絲白色的閃電自他的掌心中閃現,倏然一閃,便消失在了空氣中。

    坐在桌子上的女孩也照著樣子做了,向著默丘裡的胸口一推手,低喝了一聲:「白雷。」

    ……

    什麼也沒發生。

    「哈哈!……不要灰心,開始都是這樣的,你還要繼續磨練啊!」

    默丘裡不知是出於掩飾,還是得意的笑了起來,但很快他的笑聲被另一聲巨響掩蓋了。

    深藍色的天空突然像布帛一般的被撕裂開來,幾記微光過後,一道粗壯的閃電突然從教堂屋頂的大洞處直貫而下。

    白色的閃電猶如絞殺籐一般,從頭到腳纏繞著默丘裡,直到完全散入地下。

    我也學過白雷的法術,但卻從未召喚出如此強大的雷柱。如此強大的雷術,我想只有聖堂法師們大約才可以隨意的召喚,但他們都是修行多年的怪物。

    面前的這個小女孩,不管怎樣看,也不會在年齡上超過我。

    默丘裡精疲力竭的再一次爬了起來,白色的長鬍子已經被燒的焦黃卷屈了。

    「我果然是最優秀的召喚師。」

    說完,他便撲通一聲倒回了地上。

    如果他願意,我會將這句話作為他的遺言,將之鐫刻在他的墓碑上。

    但我不能這麼做,因為這個老傢伙太難死了。

    我將默丘裡攙扶到床上,心裡數落了他一頓便離開了。

    心中那一絲對幻獸渴望的火苗現在完全熄滅了,但我心裡竟然感覺很平靜。

    我穿過幾條漆黑的小巷,眼前便是姐姐的酒館了,但我突然從背後的燈光裡看到了一個緊隨的身影。

    是夜盜嗎?好高明的潛行術,竟然可以瞞過一個魔劍士的耳朵。

    我以最快的速度轉身,並做出了攻擊的準備。

    但讓我吃驚的是跟蹤我的人,並不是盜賊,也不是刺客之類的潛行者。

    而是剛才那個黑髮黑瞳的女孩。

    「你怎麼跟過來了?」

    我想我對這個女孩沒理由也沒義務負責,說到底這一切的錯誤全都應歸咎為默丘裡那老頭喝酒誤事。

    所以關於這個女孩的善後工作,自然也應該由他來負責。

    「我餓了。」女孩好像沒有聽到我的話,自顧自的說道。她大睜著黑色的眼睛,就像兩個黑洞洞的窟窿,一點精神也沒有。

    也對哦!默丘裡是一種可以靠酒精生存的生物,他的家裡全是酒。女孩跟著她,恐怕會被活活餓死的。

    罷了!我好人做到底吧!

    「姐,還有吃的嗎?」

    我推開酒館的彈簧門,隨口問道。

    可迎來的卻是老姐準備行兇的目光,「你怎麼才回來,難道路上被色狼襲擊了嗎?」

    呃!……我的額頭垂下了一大滴汗水。

    「我餓了!」一隻柔嫩的小手緊抓住了我的後背,輕輕的訴說著自己的飢餓,真是惹人憐愛啊!

    老姐歪頭看向我的身後,黑影之中,她大概只能看到一個小女孩。

    「喂喂!小姑娘,這裡可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這裡可是色色大叔們的天堂,等你成年之後再來吧!」

    「喂!姐姐,你不要瞎說話。她是我的朋友,我想請她吃點東西。」

    「哇!女朋友!」

    老姐毫不顧忌形象的將嘴一張,下巴垂到了胸前。旁邊的瑪麗嘴巴也是一鬆,「匡啷」一聲,叼在嘴裡的盤子全摔碎了。

    「不,不,不是……我是說……」

    但我的解釋還未說出口,老姐便肉眼難以識別的移動速度將女孩拉倒了自己身邊,我甚至懷疑她用了空間轉換的法術。

    「咦!」老姐發出一聲驚訝,然後便是長長的吸氣聲。

    而瑪麗則禮數周道的給女孩端上了飯菜。

    「蘭斯,你是從那裡結交的這麼一個女朋友的?」

    「我說過了不是,不是啊!這是默丘裡神父召喚出來的。」

    「哦!」姐姐重重的拍了拍額頭,「那個老頭一定又是在醉酒的情況下,將咒語念混了。」

    「那姐姐你知道她是哪裡的人嗎?她有著黑色的頭髮和瞳孔。」

    「什麼?」老姐吃驚的扳起女孩的臉,仔細的看了看她的眼睛。

    「這的確是傳說中惡魔一族的外貌特徵。」

    呃!老姐,你在嚇我嗎?難道默丘裡老頭使用的是黑魔法,召喚來的真的是惡魔?

    「呀呀!算了,算了。」老姐臉上又露出嬉笑的表情,她將臉貼在了女孩的臉上,不斷的揉搓著。

    「那都是古老荒誕的傳說了,而且這個女孩如此的可愛,根本就不像是惡魔嘛!」

    我可不認為這個能作為證據,因為老姐本身就是個可愛型的惡魔。

    「何況這個外貌特徵的人,我曾經遇到過一位。」

    「哦!什麼時候,對方是什麼人?」

    「十年前,我的魔法老師。」

    呃!就是那個使老姐走上冒險道路的神秘魔法使,難道老姐真的是被惡魔教導出來了?

    「你叫什麼?」老姐貼著少女紅潤的臉頰,溫柔的問道。

    「不記得了。」女孩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過食物,只是透過喘氣的間隙回答一下問題。

    「你住在那裡?」

    「也不記得了。」

    「那你父母是做什麼的?」,「家裡還有兄弟姐妹嗎?」,「你喜歡什麼食物?」,「將來打算生幾個孩子?」

    「老姐!……你都問些什麼問題啊?你那是在替孩子相親嗎?」

    算了,算了!我不管了。

    我垂頭喪氣的回到了二樓的臥室,突然聽到老姐發出一聲大喊。

    「好!看來我們兩個人很有緣啊!為了記念我的魔法老師,從今天起,你的名字就叫做剎那?夜。」

    接著樓下大廳裡表姐的歡笑聲,瑪麗的哼哼聲,還有少女不斷要求添飯的聲音交織成了一曲鬧心的交響樂。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