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超級同居時代

第一卷 第二百九十二章 飛機亂 文 / 桃花老張

    第二百九十二章飛機亂

    真是枯燥的旅行,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無聊地從飛機的舷窗處,向下看風景。我不敢去和這些女人聊天,在飛機上,我可不想再添什麼亂子。

    茱迪很懂事,看我無聊,時不時地到我身邊和我聊起句。我身邊的座位是空的,她可以隨意過來。不過茱迪的年紀就注定,我和她實在沒有太多的共同語言。

    後來我發現在飛機的每個座位旁都有一些雜誌,雖然是英文的,總也好過沒有。這些雜誌都是那些很娛樂性的東西,幾乎全彩頁印刷,上面有很多美女,還有幾個是穿泳裝的。嘿嘿,這個好,我喜歡。

    天色暗下來的時候,飛機艙裡的燈卻仍然很亮,看著那本已經被我快翻爛的雜誌,我的眼睛就有點睜不開了。

    自從來紐約,我就沒有正兒八經睡過一個好覺。就算有時間睡足,也是揣著一肚子心思,睡覺比熬夜還痛苦。

    「趙飛謎先生,趙飛謎先生,請您聽到廣播後,到一等艙口的工作室來一下,謝謝您配合,麻煩您了!」就在我已經閉上眼睛,昏昏欲睡的時候,突然飛機裡的廣播中傳出了我的名字。

    嗯?我的眼睛立刻睜開,四處看看,發現那六個女人也正在用好奇的目光看著我。看來我沒聽錯,飛機找我幹什麼?

    「飛飛,什麼事?」方容就坐在我前座,回過頭來輕聲問我。

    「不知道,我去看看,你們不用動!」我搖搖頭,站起身來。

    「趙飛謎!」我剛走出去兩步,elva突然叫住我。

    「啊?」

    「你有沒有武器?」elva面無表情地問我。

    「沒有啊,我把傢伙都扔在紐約了。連你那把我不是也要來先放在紐約警察那裡了嗎?有時間我再弄回國給你!」我下意識地回答。

    「你小心些!」elva的聲音很靜,聽得我心裡一毛。

    「別那麼敏感!」我勉強笑了笑,我相信飛機上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我去去就回來,可能是登機證件的事!」

    說完,我轉過身就向一等艙方向走去。波音747的機艙很長,我從二等艙穿到一等艙的機組工作室,用了大概一分多鐘的時間。

    「咚咚!」我敲響了工作室的門。

    「請進!」應著我的敲門聲,裡面傳來空姐的甜美聲音。

    不過這個甜美聲音卻讓我的表情在一瞬間失去。因為我來時elva提醒過我,所以我的心裡就留了一點心眼,這個讓我請進的聲音雖然仍很甜美,但是我卻怎麼聽怎麼都覺得彆扭。

    我沒有進去,反而後退了兩步,眼睛向四處一斜,順手把飛機裡的一個小型滅火器拎了起來。

    「請進!趙飛謎先生!」空姐的聲音再次出現。

    這一次,我徹底知道事情不對勁了。雖然,我是聽到廣播才來的,但是這不應該是空姐說的話。在飛機上,工作組人員不少,她怎麼知道就一定是我,除非是猜的。不過,空姐不可能按自己猜到的事情說話,這不符合空姐的素質。

    並且,我還發現,我目光所及的地方,竟然沒有一個飛機上的工作人員。

    我反手將滅火器背在身後,伸手就要推門,突然身後伸過來一隻手,輕輕拍了我一下。

    女忍者微微彎著腰,雙眼就像一把勾子,盯著那扇即將會被打開的門。臉上雖然帶著微笑,但是這微笑怎麼看都像是毒蛇。

    讀書男坐在另一邊的桌子上,手裡還拿著那本永遠也看不完的書。他的面前地板上蹲滿了人,全是飛機上的工作人員,除了開飛機的那位同志之外,基本上都全了。密密麻麻蹲了一片,這些人本來是想反抗的,但自從剛才某個飛機上的保安警察,被讀書者頭都沒抬隨手就扭斷了脖子後,他們就徹底臣服了。

    「吱」門開了,女忍者瞳子裡閃過一道精光,人身如電,轉瞬間就撲到門口,手裡的一個小小的針管已經伸了出來。

    「啊!」隨著一聲輕呼,一個美女在女忍者的壓力下,驚呼倒地,臉色愴惶。

    聽到這個聲音,女忍者一愣,手中的針管也停在半空。

    「你是什麼人?」盯著那個美女,女忍者的聲音像玻璃劃鐵蛂C她說的是英文,汗,怎麼連壞蛋都會說英文。

    「不要傷害我,不要傷害我!」那個美女顯然被嚇壞了,嬌小的身體不停向後縮。

    「我問你是什麼人?」女忍者拿著針管的手又伸了出來。

    「我是,我是他老婆。」美女膽怯怯地伸出手,指了一下蹲在地上的人群中,一個穿著保安警察服裝的男人。

    「你是他老婆?」女忍者愣了一下。

    「老公,下次別讓我偷坐飛機了,雜物艙裡太悶了!我們是蜜月,不是快遞!」美女衝著那個保安警察,很難受地說。

    「滾那邊去。」女忍者皺起眉頭,伸出腳就踢了那個美女一腳。

    那個美女身體再一縮,在女忍者的淫威之下,連滾帶爬,來到了人質群中。也學著別人一樣,雙手捂頭,蹲在地上。

    這時,讀書男的眼神突然變了,他竟然把從來不離手的書揣進了懷裡。

    「你,過來!」讀書男盯著剛剛進來的美女,勾了兩下手指,他的聲音也好聽不到哪裡。

    「啊?我?」美女怔了怔,指指自己。

    「對,就是你,過來!」讀書男面色平和,點點頭。

    「籐島,不要玩了!現在是正事!」女忍者見狀,把臉拉長,冷冷地對讀書男說。

    「我的事,不用你管。」讀書男斜著女忍者翻一下白眼,然後一伸手就將那個剛站在起來的美女強行拉到了自己的懷裡,那張醜陋的馬臉上竟然還露出了笑容。

    「你要幹嘛?」美女感到自己受到侵犯,揮著兩隻粉拳,輪流擊向讀書男的胸口。

    讀書男抓住美女的一雙粉拳,接著另一隻手突然摟住美女的玉頸,大嘴就向人家的臉上吻去。

    就在讀書男的嘴即將碰到美女的粉面上時,一條人影斜斜從門口躥了進來,剛一進屋就暴撲女忍者。人還未到掌先到,一隻鐵掌已經掄向女忍者的脖子。

    女忍者暴驚,上半身猛向後仰,堪堪避過這一掌。不過來人好像更快一些,一掌剛落空,一條腿又出現了,悍然高舉,重重地砸向女忍者高高弓起的腰部。

    女忍者顯然也是身經百戰,纖腰力擰,雙膝曲起,想用鐵板橋的姿勢向後躥。

    然而就在這時候,女忍者突然發現自己的一雙腿彷彿生了根一樣,使盡力氣也未能動彈半寸。

    「通」,那隻鐵腳結結實實地砸在了女忍者的腰上,將她直接就跺扁在地上,一口鮮血壓口噴出。

    巨大的痛苦下,女忍者仍然沒忘低頭去看自己的雙腳,想找到自己不能動的原因。

    一個男人,不對,準確地說更像是一個男孩兒,此時就趴在她的腳下。「男孩」的雙手死死地抓住了女忍者的雙腳,一張臉正帶著一付天真純潔的微笑看著她,如同一個弟弟在和姐姐開玩笑,只是這個玩笑太大了。

    「日本女人,你好。我是一個偵探,香港人,我叫張桃花!」「男孩」笑嘻嘻地對女忍者說。

    其實就在女忍者剛剛遇襲的時候,讀書男就發現情況變了。他雙臂一伸,想把懷裡的美女推走,他的雙腳都已經指向了女忍者這邊,就差向這邊撲救了。

    只可惜,他的情況比女忍者好不了多少。他用力地推了兩下,居然沒推開懷裡的嬌美女人,這時他才發現原來這個美女已經反過來把他抱住了。

    雙目滿嗔,讀書男殺機盈懷,一隻手在暗中微揚,手指向內,正指著美女的後頸。

    美女的態度這時也變了,臉上驚慌的神情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很嬌媚的微笑。緊抱著讀書男,一張櫻唇貼上了讀書男的脖子,姿勢非常曖昧,如果不算她舌尖那個小小的鋒銳刀片的話。

    「你們就這兩下子?」我腳踩著滿臉痛苦,嘴角還在流血的女忍者,輕蔑地說道。

    「喂,老趙,你太不要臉了吧?你還趁能了?要不是我們兩個,看你今天怎麼辦?」張桃花拍拍身上的灰塵,從地上爬了起來。

    「卑鄙的中國人!」女忍者面如惡魔,咬牙切齒地對著我和張桃花說。

    「喂,日本女人,你怎麼比老趙還不要臉?兵者詭道也,兩軍相戰無所不用其極,你們不是也玩了一招引君入甕嘛!」張桃花不高興了,偷偷地用腳尖踢了一下女忍者的肋下。

    女忍者吃痛,氣息立刻分岔,干喘氣,說不出來話。

    「小桃花,你是不是和我混熟了?是,你又幫我一回,但是不用這麼邀功吧?」我的臉色臭臭的,和張桃花一樣,把氣撒在女忍者的身上。同樣的一腳,又踢在她另一側的肋下,這回女忍者連喘氣都不能了,乾瞪著眼睛,面皮發紫。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