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超級同居時代

第一卷 第二百六十一章 這一個女人(一) 文 / 桃花老張

    第二百六十一章這一個女人(一)

    「曉風,我前幾天給你哥打電話了!」有時候柳曉風的任性也是真夠嗆,和她好好談談吧,我的聲音很沉靜,「你哥和你爸現在把你交給我了,我就必需保證你的安全,我不可能讓你在這種地方保著,你現在應該呆在酒店裡!」

    「我不要!」柳曉風的臉上抽搐了一下,還是很固執。

    「曉風,你不要逼我用武力把你帶走!」我已經完全沒有耐心了,這個柳曉風看樣子對她不用暴力是不行了。

    「趙哥!」柳曉風很難過地喊了我一聲,然後又向一邊退了兩步,「我現在真得不能走!」

    「好,你不走可以,那你告訴我你不走的原因!」無奈,我只好讓步。

    「我不能說的!」

    「你又不說又不走你到底想怎麼樣?」我終於火了,走到柳曉風面前大吼了起來,脖子上的青筋都迸出來了,「這幾天我怕你出事怕得要死,一連幾天我就都在這個地方找你,你知道不知道?你都多大了,還來這套小孩子脾氣!」

    「反正我就是不走!」柳曉風沉著臉鐵了心和我作對。

    「不走?由不得你不走!」我猛地低下身,雙手用力就將柳曉風橫著抱了起來,轉過身就回走。

    「趙哥,你放我下來,放我下來,啊——」柳曉風在我的懷裡掙扎得像條活魚,又是撕又是咬的。

    我不再廢話,手一轉就將懷裡的柳曉風扛在了肩上,就像背麻袋一樣。

    「趙哥,我不能走,不然就死人了!」柳曉風也是發狠了,一抬頭竟然咬住了我的耳朵。

    「哇!」我抖手將柳曉風扔在了地上,她這一下真把我咬痛了,耳朵上已經見血了。

    「趙哥,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你有沒有事啊!」柳曉風見狀,也不顧自己摔得全身疼痛,先撲到我身前幫我揉耳朵。

    tina也貼了過來,她從手袋裡拿出了一些衛生紙,幫我壓在了耳朵上,傷口不大,一會兒就止血了。

    「你也太狠了,怎麼能咬人?」tina一直也沒有說過話,這次也是忍不住了。

    「好了,tina,我沒事!」我揮手打斷了tina的話,接著我靠著牆歎著氣望向了這個柳曉風,「你剛才說什麼?你不走為什麼會死人?」我現在已經冷靜了一些,看來有些事是暴力解決不了的。

    「我不能說,不然就真得死人了!」柳曉風太倔了,這時候了她還不說。

    「好。」我長歎了一聲,「既然這樣,那你自己在這裡小心,有事打我電話,記得早點回來!」

    無奈地搖搖頭,我最後看了一眼柳曉風,轉過頭拉起tina就向外走,走伐很堅定。

    我領著tina一直走出了這條隱密的小巷,剛一出巷子,我突然站住了。

    「tina,你就在這裡等我,我有點事要辦!」

    「啊?」tina愣了一下,回過頭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臉上變得神情冷漠,眼睛中卻有精光閃動。

    扔下了tina我轉身又回到了小巷裡,快走到頭的時候,身子突然伏下,擠在了一個鐵門邊的夾縫中,只露出一雙眼睛。

    我看到柳曉風在那個土樓的樓口,用一個很舊的盆裝了一些電飯鍋裡的開水回身進了那個樓;過不了五分鐘又出來裝了一些水,就這樣來來回回了兩三次。

    我算了一下時間,就在柳曉風最後一次裝完水向回走的時候,我從夾縫裡躥了出來,用最快的速度,雙手雙腳著地,撲到了那個土樓的樓口。

    放任柳曉風不管是不可能的,我一定要知道她在玩什麼花樣,搞什麼名堂。

    我背倚著土樓的牆面,偷偷地探出頭,發現一樓廳裡的面積很大,柳曉風正端著水穿過廳通過一個長滿鐵蛌獐荓銴W二樓。

    我又抬頭看了一眼,土樓一共就兩層,在土樓的四個角處有防水簷突出。我吐了口氣,眼睛看著那個防水簷,腳下開始助跑,跑到防水簷下面的時候,我猛地起身騰空,一把抓住了防水簷突出的那個角,然後手臂向上用力身體向上挺,整個人非常漂亮地做了一個連環動作,兩秒鐘的時間而已,我就上了二樓的樓頂上。

    我人趴在樓頂上,上半身卻小心地垂下來透過二樓窗子的一個上角悄悄向裡面看;發現窗子裡沒有人,就翻個身再看下一個。其實那土樓的二樓一共就三扇窗子,我看到最後一扇窗子的時候,才看到了柳曉風。

    這間房間裡有一個很簡陋很大的床,床上面有一個很大的黑紗蚊帳,柳曉風坐在大床的邊上,手裡有一個白手巾,她正在用那個手巾擦著床裡面的什麼東西,每擦幾下,就要將手巾放到開水盆裡洗一下。

    我留心看過了,那個手巾每次要洗的時候都是淡紅色的。我看得出來,那是血的顏色,我對這種顏色太熟悉了。

    這時候,柳曉風又用光髒了一盆水,她將那淡紅色的手巾放在一邊,站起身來端起了水盆。

    「你等著啊,水用光了,我得再燒一些!」柳曉風向著床裡面說。

    床裡面雖然沒有人答話,但是我透過那層黑紗,看到裡面好像真的有一個人,那個人是躺著的,隔著黑紗太朦朧了。

    柳曉風端起水盆就離開了房間,而床上那個人好像動了一下,然後就又不動了。

    我趴在二樓頂層平台上,垂著身體看著這一切,腦子裡面畫了一個大大的問號。床裡面的人是誰?為什麼柳曉風這麼緊張這個人?如果有什麼麻煩,柳曉風不應該連我都瞞著啊!我決定要去看看,床上倒底躺著何方神聖。

    我趁柳曉風再次出來燒水的時候,轉過身雙手抓著樓頂,整個人掛在了樓上,然後用一隻腳點了一下窗子。窗子竟然沒有鎖,在我的腳下打開了一條正好能讓一個人進去的縫,我想都沒想雙手一推樓牆,人就躍了進去。

    我落進那間房間的時候很小心,如狸貓落地,沒發出什麼響聲。

    「誰?」我剛落地,床裡面就響起了一個低沉而又沙啞的聲音,這個聲音顯得很緊張。

    我沒有回答,雙眼盯著那張床,腳下則向一側移動,我想先看看床裡的情況再說。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從窗子進我的房間?」床裡的人猛地坐了起來,不過剛一坐起來,身子就劇烈地搖晃了一下,又躺了下去。

    這回床裡人的聲音我聽清了,雖然低沉,不過卻是女聲,低沉的女聲,我突然覺得很耳熟。帶著疑惑,我終於轉到了床的正面,看到了床裡的人。

    「你--你是什麼人?不要--不要以為我--我受傷就不能殺人!」那個女人躺在床上,一隻胳膊強支著身體,無比虛弱地仰起一張蒼白的臉衝著我凶狠地說。

    我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反應,看著這床裡的人,我的思想都停滯了,雙眼呆直,全身化作了石像。這時我可以發誓,就算我此刻在這張床上看到了蝙蝠俠,都不會像現在這麼震驚。

    那個女人好像是感覺到我並沒有惡意,而且此時動作也停住了,她也呆了一下。

    「你到底是誰?為--為什麼不--不說話?」

    「喀,喀--」我也很想說話,但是我的嗓子裡只能發出這種聲音。

    「你--你不會說話嗎?」那個女人皺起了眉,一臉的茫然,她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一個不速之客會突然進她的房間。

    「為,為,為什麼,為什麼會這,這樣,elva?」我終於努力地讓自己說出了中國話,暫時克制住了自己受到的震憾。

    床上的女人竟然就是和我剛剛一個月左右未見的女殺手elva,此該她病弱地躺在那張床上,完全沒有了東仙時的精明和灑脫。而此時,最讓我不敢信的是她的那雙迷人性感的眼睛居然不見了,那個位置上只留下了兩個黑黑漆的洞。

    elva聽到我的話後,立即就愣了一下。只一秒鐘,她猛地翻過身,把頭鑽進了被子裡,還發出了恐怖的尖叫聲,那叫聲能把天花板穿透。

    聽著這尖叫聲,我覺得自己的靈魂一瞬間都上了天,這叫聲太可怕了,半夜裡的厲鬼也不過如此。

    我就傻傻地站在地上,elva就躲在被子裡瘋狂地尖叫,時間在這一刻似乎停止了。

    「怎麼回事?」柳曉風突然撞開了房間的門衝了進來,進來後看到elva的情況她也嚇了一跳,再接著她就發現房間多了一個人。

    「趙哥?你,你不是走了嗎?」柳曉風瞪著那雙大眼睛,身體也僵住了。

    「曉風,你騙我,曉風,你騙我,你說不會找這個人的!」elva停止了單純的尖叫,卻扯著嗓子喊罵起柳曉風。

    「不是,不是我,elva姐,真地不是我,趙哥不是我找來的!」柳曉風聽到elva的話,撲上了床,一邊去扯elva的被子,一邊淚流滿面向elva解釋。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