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超級同居時代

第一卷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不是燕輕眉一個人的戰爭 文 / 桃花老張

    第二百四十一章不是燕輕眉一個人的戰爭

    「對不起,老——老闆,我現在——現在就帶她去!」顫抖著聲音,和同樣顫抖的身體,洋妞從地上爬了起來,帶著被鮮血抹成的滿臉花,扭頭就向外走去。

    燕輕眉轉過頭看了我一眼,轉身也隨洋妞向外走。

    「小眉——」

    「飛謎,你放心,我不打沒把握的仗,記得我們的約定!」燕輕眉略微一頓,說完這句話後就走出了門口。

    看著燕輕眉的背影消失在門口,我的心裡七上八下。雖然燕輕眉非常有自信,但是她畢竟女人,打黑拳這種事,讓我怎麼能放心。

    「怎麼?很擔心她?」阿蟹斜著眼,冷冷地看著我問。

    「是啊,我是一個普通的人,我的心裡有感情,我會珍惜我的愛人,我的家人,我的朋友。你們黑社會的這一套,我永遠也學不會,我覺得那是牲畜過的生活。」我很強硬地回了阿蟹一句,我現在看他越來越不爽。

    阿蟹冷冷一曬,不再說話,拉了一張椅子在玻璃前,很悠閒似的望起了下面的人群。

    「哼!」我鼻子裡哼了一下,也拉了一張椅子坐在了離阿蟹大約兩三米遠的地方。這個距離已經足以讓我在一瞬間,撲到阿蟹的身邊。

    過了一會兒,下面的人群似乎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剛剛從巨型音箱裡傳出來的通知讓他們感到迷惑。

    又過了大約能有十幾分鐘,燈光亮了起來,一個非常精壯,也顯得十分剽悍的男人走上了拳台。一上台就揮動著拳頭向四周的人狂吼,而看到了這個人,人群就立刻重新開始沸騰。

    拳台上的這個人和阿蟹的身形很像,長著一身堅硬的肌肉,唯一不同的是,這個人目露凶光,不像阿蟹那樣鋒芒內斂。

    「這個人叫蠍子,是我手下最好的拳手,曾經連勝十場,給我贏了很多錢。」阿蟹看著拳台,悠悠地向我介紹了起來。

    「阿蟹,我實話告訴你,其實這場拳賽勝負已經沒有意義了!」我連看都沒看阿蟹一眼。

    「什麼意思?」阿蟹被我說得一愣。

    「如果小眉勝了,就無所謂。如果小眉出一點事,我一定會殺光你們所有的人,還有你,我會讓你們死得很難看,不要懷疑,我說得出就會做得到,你們在我的眼中和垃圾沒有什麼兩樣。」我的聲音越說越輕,也越說越飄忽,說到最後,我臉上已經沒有任何情感,這話說得就像是死神在向凡人做死亡通告。

    「你在嚇我?」阿蟹臉一橫,凶相頓生。

    「我不是嚇你,我是告訴你一個事實。不過我對小眉有信心,這個事實發生的機率很小,你不必擔心!」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的身上已經有殺氣外洩,房間裡的溫度好像也降低了很多。

    「你知道不知道我殺過多少人?」阿蟹咬著牙,雙腮處的咬合肌隆起。

    「你殺過多少人與我無關,我只知道如果我想殺你,你連這個房間都跑不出去。」我終於回頭望向了阿蟹,我的眼神有些類似於呆滯,但是是屬於對世間的一切都漠視的那種呆滯。

    阿蟹看著我,長吸了一口氣,猛地轉過臉來,不再看我。我注意到,他的左眼眼角處跳動過幾下。

    終於,我在下面的拳台上看到了燕輕眉。她就是穿著來時的衣服,沒有換,很輕鬆地走上了拳台,站在那個拳手的面前,渾身放鬆,比晨練還自如。

    看到拳台上竟然出現了一個女人,連我這坐在隔音間裡的人都聽到了下面人海發出的暴笑聲。那個阿蟹的拳手可能是事先不知道自己的對手是一個女人,站在拳台上愣了半天,突然轉過身跑到拳台的邊上,向拳台下的工作人員大聲地吼叫起來。

    拳台下的人沒有什麼表示,只是伸手指了一下阿蟹的房間,那個拳手回頭望了過來,再沒有說什麼,鼻子裡噴著粗氣又回到了台中央。

    「光!」一聲鑼響,拳賽終於開始了。

    阿蟹的眼睛緊盯著拳台,就像恨不得自己能上去打一樣。

    我因為已經完全投入到了死神的角色,心裡反而波瀾不驚。我和黑豹曾經有一次給a戰新人講過課,我們在課後有一句話是完全相同的。那就是作戰前你可以感情豐富,甚至暴躁,但是一旦戰鬥開始,情感波動將是a戰的第一大敵,誰夠冷靜,誰就能活到最後。

    開戰鑼響過之後,燕輕眉仍大刺刺地戰在原地,就像是沒有聽到。

    那個拳手看了看燕輕眉,心裡想著這個美麗的娘們肯定是傻瓜,在拳台上不如在床上。

    拳手揮舞了兩下拳頭,走到了燕輕眉身前象徵性地試探了兩下,可能是想把燕輕眉嚇跑。他倒不是憐香惜玉,主要是懶得使力氣。

    燕輕眉應著拳手的拳勢向後退了兩步,仍然負著手,如同觀風景。

    拳手沒想到燕輕眉會是這個反應,稍稍有些怒了,又上前兩步,右拳向下一揮,這一拳有了些力量,直擊燕輕眉的小腹。

    「混蛋,裝什麼高手?」看著拳台上自己拳手的表現,阿蟹忍不住罵了一聲。

    阿蟹的話的最後一個字還在嘴裡,燕輕眉就動了。燕輕眉的動作非常瀟灑,雙手仍然後負,身體向後微微退一步。同時,一條腿飛快地抬起點在了拳手的拳頭上,以這一腿之力,整個人騰在空中,還做了一個後空翻,空翻的過程中,另一隻腿重重地勾在了拳手的下巴上。

    「噗通」,那個拳手被燕輕眉這一拳踢到在了拳台上,雖然立刻就再次翻身站起,不過看他雙手捂著頭的樣子,應該是有點暈了。

    燕輕眉還是老樣子,悠閒地站在拳手的面前,就好像從來也沒有動過。

    「她是什麼?女俠嗎?」阿蟹的下巴差點掉在了房間的地面上。

    場上所有的人都同時屏住了呼吸,一下子,場子裡變得特別安靜,就連針掉地上的聲音都能聽得到。那些老外一個個睜大了眼睛,每個人都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這裡好像不是電影院,怎麼會有電影裡的鏡頭?

    我也很意外,燕輕眉能打我知道,但是這麼能打我還真是頭一次感覺到。

    拳手被燕輕眉這一下踢得徹底暴走了,清醒過來後,大吼一聲,躥到燕輕眉面前,鐵腿猛揚,一個大踏腳從上到下踢向了燕輕眉的頭。

    燕輕眉的面容終於顯得正式起來,身子一偏先讓過這一腳,然後負在身後的雙手一揮,兩隻玉拳夾著風分別擊向拳手的左右太陽穴。

    這個拳手反應也很快,一招擊空,立即閃身,大手揮出就去抓燕輕眉的秀髮。這招有點賴皮,男人和女人打架哪有抓頭髮的。

    燕輕眉的靈巧功夫真是讓人歎為觀止,在拳手的爪下,向後一仰身,整個身體就彎成了一張弓,接著雙手撐地,又來了一次後翻。歷史重演,燕輕眉後翻時抬起的腳再次踢中了拳手的下巴,上次是一腳,這次是連環兩腳。

    不過燕輕眉似乎是玩夠了,也知道我在和阿蟹在房間裡暗戰,速戰速決的決定下讓她臉色頓冷。剛剛踢完拳手這兩腳,立即整個人就低空躥了過去,在拳手還沒有來得及倒在地面上之前,雙腳從下到上踢在了拳手的腰間。

    人在半空中是無法使力的,那個拳手在跌倒時被燕輕眉這第二次攻擊斜斜地踢上了半空,燕輕眉這一次的力量很大,把拳手踢起來了能有兩米多高,飛過了拳台的護欄,重重地跌到了旁邊的大理石地面上。

    「咕呼」一下,就連我都好像聽到了那個拳手的腦袋和大理石地面密切接觸的聲音。

    「遊戲結束,我想也許我們可以談一談了!」我眼角的餘光在燕輕眉勝利的時候,飄向了阿蟹。

    「對不起,遊戲規則改變,我要加賽一場。」阿蟹搖了搖頭,強橫地對我說道。

    「我拒絕加賽。」我連想都沒想。

    「已經來不及了,你看!」阿蟹冷笑一聲,嘴向拳台上努了一下。

    我立刻一愣,這才發現燕輕眉剛剛勝利沒到半分鐘,就從四面八方湧上拳台了能有二十多人。這二十多人把燕輕眉團團圍在中央,就像二十多根木頭。

    「無恥!」我的牙縫中擠出了這兩個字。

    話音一落,我突然站了起來,手一揚,剛剛我屁股底下的椅子就猛地飛向阿蟹,這椅子是不袗的,砸一下也夠嗆。

    阿蟹好像沒有看到旁邊飛來的椅子,只在椅子眼看著就砸到他的時候,一隻左手暴起,拳頭閃電般地擊在了椅子上。在阿蟹的拳力下,那張可憐的椅子比去時還快地飛向了一旁,「通」地砸在牆上掉落地面,這時那張椅子已經嚴重變形。

    「打架,我喜歡!」阿蟹那清脆的聲音完全變了調,比夜半的鬼哭還難聽。

    說完,他拍拍袖子站了起來,冷森森地面對著我。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