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超級同居時代

第一卷 第一百五十章 柳盈池的偉大復興(一) 文 / 桃花老張

    第一百五十章柳盈池的偉大復興(一)

    「柳伯伯,無用的話我也不說了。其實這次來幫助您,也同樣是在幫我自己,不除了羅家,估計我也是永無寧日。這樣吧,柳伯伯您什麼時候想開始做,就通知我,我可以彌補您計劃中那些有關暴力的漏洞。」我說這番話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給柳盈池打一劑強心針,如果這樣他還不相信的話,那我就沒辦法了。

    「下午就開始你有問題嗎?」柳盈池的眼睛裡有精光閃過。

    「沒有,我現在回去準備。另外,柳伯伯,有一件事我得先說明,因為這件事需要你來幫忙。」

    「什麼?」柳盈池一怔。

    「犯法的事我不會做,但是,難免會有一些和法律擦邊的情況,我想我的意思您應該明白。」

    「哈哈,放心吧,在東仙,我還有這點力量。只要你不殺人,不無故傷人,我就能包你沒事。」柳盈池非常有自信。

    「好,那我先告辭。」我這個人就事情就是爽快,話音一落,扭頭就走。

    我來的時候是燕輕眉送我來的,所以我只有攔了一輛出租車回俱樂部。這出租車哪點都好,就是速度太慢,坐著讓人著急。

    好不容易算是熬到了俱樂部,我幾乎是把錢直接砸在了司機的臉上。

    我進了俱樂部後,連辦公室也沒回,直接就衝上了三樓的靶房。在三樓,我找到了靶房的負責人。

    「趙總,您找我有事?」這個負責人是一個中年男子。

    「給我準備一把m98,十發子彈;一把沙漠之鷹,五個彈夾,十分鐘之內給我搞定。」我的要求下得即快又簡單。

    「等等,等等,趙總,您要這些東西做什麼?」負責人的嘴巴一下子就張得大大的。

    「你管我幹什麼?讓你準備你就準備。」我聞言白了他一眼。

    「趙總,哦,當然我不該問你要做什麼?但是因為職責原因,我想知道您是不是想把這些武器帶出俱樂部?」

    「如果我要帶出去呢?」我的臉色頓時就冷了下來。

    「趙總,那樣的話我拒絕接受您安排的工作。」這個負責人咬咬牙,漲紅著臉說,「因為我這個職責是有法律約束的,如果我讓您帶出俱樂部,我會坐牢的。」

    「哦。」這回輪到我愣了,真是的,這事我還忽略了。

    「咳,要不這樣吧,你把東西拿給我,如果有什麼事,就說是我硬搶的好不好?」我的語氣緩和了下來。

    「不行。」這個死人,這麼頑固,分毫不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應該立刻打電話報警。」

    「報你個頭,你快點把東西給我,再慢一步我炒你的魷魚。」我的臉上裝出很凶的樣子。

    「趙總,你辭掉我我也不能給你,我一家老小都等著我吃飯,我不能坐牢的。」這個負責人的腰還挺直了,一付威武不能屈的德性。

    「哥們。」我脫去了凶狠的偽裝,苦笑了起來,「我不會辭掉你的,你是一個非常盡職的員工,就任你剛才的態度,我還得給你漲工資。」

    「趙總,就算你給我漲工資,這些武器我也不會讓你拿走,我林山河不是那種貪圖小恩小惠的人。」

    上帝啊,真主啊,大姐趙飛幽啊,你從哪給我找來這麼一個員工,我都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是該高興還是該惱火。

    「好好,林大哥,你工作吧,我不打擾你了!」我華麗地敗退,沒辦法了,找大姐幫忙吧!

    大姐還在辦公室裡工作著,小旗也在這裡算著賬目,看到我像一隻鬥敗的公雞一樣進來了,都不明白出了什麼問題。

    「小謎,你怎麼了?」大姐下意識地站起身,皺著眉頭問我。

    「大姐,別的廢話我不說了,你想辦法在靶房給我弄出兩套槍來。」對著大姐,我就直說了。

    「槍?小謎,你要幹什麼?」大姐的臉色立刻就變了。

    趙飛旗聞言也停下了手裡的工作,愕然地望著我。

    「我不能總是被動挨打,我得反抗一次。今天我要陪柳盈池出門做點事,沒有傢伙防身,我怕不穩當。我倒是沒事,主要還得保護那個柳盈池。」

    大姐不說話了,盯著我看了半天,這才出了一口氣,沉著臉又坐回到了座位上。

    「哥,會不會很危險啊?」趙飛旗從座位走到我身邊,很緊張地問我。

    「小旗,多危險的事我都經歷過,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嘛。」我有點搞笑地原地轉了個身。

    「小謎。」顯然我的無厘頭在大姐眼中一點幽默感都沒有,她的臉色反而越來越不好,「槍我可以給你,但是,我希望你能永遠記住一點。」

    「什麼?」我愣了一下。

    「你是有家人的,有爸爸,有媽媽,有大姐,有小弟,還有——還有幾個女性的朋友,你懂嗎?」大姐的表情無比嚴肅,但是在這嚴肅中又讓我感到了溫暖。

    「大姐,你放心,我懂你的意思,不管出現什麼情況,我都會活蹦亂跳地回來,呵呵。」我盡可能輕鬆地笑了一下。

    「嗯,小謎,你來看看。」大姐點點頭,然後又向我招了招手。

    我依言走到了大姐的身邊,看到大姐從身後的一個櫃子裡吃力地抬一個很新的大紙箱,我急忙上前幫忙,他娘的,還真沉。

    大姐順手拿了一把剪刀,順著紙箱的包裝膠帶劃開。紙箱打開後,裡面竟然還是一個箱子,手感有點像金屬,黑漆八烏的。

    大姐很小心地從保險櫃中拿出了一把小鑰匙,輕輕地撥弄了兩下,抬手一翻,箱蓋應手而啟。

    「看看吧,昨天新到的一批貨,我還沒來得及裝備靶房呢,你先用吧,回頭再裝備。要不然,老的那批不能如數回繳就麻煩了。」

    大姐的話我一句也沒聽進去,我的目光已經完全被箱子裡的傢伙給吸引去了,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箱子裡黑幽幽的發著金屬魅力光芒的都是一些嶄新的槍械,那些槍身的表面還有著一層厚厚的防袟j油。

    我雙眼發光地蹲下身體,也不顧滿手的槍油,就像撫摸情人一樣把玩著這些新槍,看看這個,又玩玩那個,一時間,竟然把正事都忘了。

    「小謎,你別玩了,正事要緊,快去快回,另外一定要注意安全。」大姐在一邊提醒我了一句。

    「哦,對對。」我這才如夢初醒。

    這批新槍裡沒有我最中意的m98,甚至沒有任何一款狙擊用的槍型,沒辦法之下,只好撿了一支沙漠之鷹,又摸了五個彈夾。小心地用面巾紙擦拭乾淨,一撩衣服,別在了後腰裡。

    「大姐,我走了。」我看了看大姐,又看了看趙飛旗,帶著他們的目光,扭身走出了辦公室。

    開著自己的那輛悍馬,這次我破天荒地沒有飛速,我一邊開著車,一邊想著要如何幫助柳盈池,如何完美地保證他的安全,讓他能施開拳腳。

    世事就是這樣奇怪,我平常開車開得那麼快,卻還老覺得自己慢;這次我開得這麼慢,感覺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車就到了柳家。

    柳家的下人將大門打開,我直接把車開進了柳家大院,停在了別墅後面的一個防雨天台的下面。

    我匆匆地下了車,消失在了柳家的別墅大門內。

    大概十分鐘後,我獨自駕車又駛出了柳家大院,繞過了盤山路向海角區駛去。

    在海角區的一間小酒吧門口,我停下了車。我在這間酒吧裡喝酒看mm一直呆到了下午將近三點,這才大搖大擺地走了出來。

    上車,車子繼續行駛,這次我的車速驟然提高,不斷地在車流中瘋狂穿行,惹得一路汽車喇叭長鳴。

    我的車在環城路的交叉口處打了一個小彎,沒上高速,直接擦著環城路的邊又繞回了海角區。穿過海角,直駛濱口,最後終於停在了濱口區唯一的一片臨海別墅的其中一間前面。

    我貌似有些慵懶地下了車,然後走到車後,打開了車子後面的車門。

    我的車子是越野,在後門和最後一排座之間有一段空隙,這段空隙現在正橫躺著一個人,他就是柳氏的前當家人柳盈池。

    「柳伯伯,不好意思,委屈你了。」我笑著對柳盈池說。

    柳盈池也同樣笑著搖了搖頭。

    「這不算什麼委屈,我老了,不怕出醜,只要這次能達成目的,再委屈也不怕啊。」

    「您真是老當益壯啊!」

    「不過下次能不能把後排座拆下去,真的很擠啊!」柳盈池的心態就是好,這時候還知道開玩笑。

    我一臉的笑容,既然人家都能這麼樂觀,我沒道理緊張啊!柳盈池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率先走到了這間別墅的門前,想都沒想就按下了門鈴。

    門被從裡面打開,一個保姆打扮的老年婦女探出頭來。

    「您好,我要找王承志,我叫柳盈池,希望您去通傳一下。」即使對著的是一個下人,但是柳盈池仍然那麼有禮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