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升龍道

龍騰世紀 第二百二十三章 計議 文 / 血紅

    第二百二十三章計議

    易塵拍著胸脯發誓自己可以管理好那頭惹是生非的麒麟,天心子也沒多想,就把對這頭麒麟的監護權給了易塵。天心子歎息著說:「當年我們和西方的那些修士對陣的時候,這頭麒麟倒也出了大力。而且如果不是他的血液救了我一命,我早就魂飛魄散了。說來也不應該這樣對他,可是他剛剛跟隨我飛昇仙界,就把十幾個靈仙、五十多個散仙打成了重傷,唉……只好把他鎖大門口了。」

    契科夫聞言,低聲對著麒麟嘀咕起來:「大塊頭,你挺厲害的麼?以後跟著我契科夫大爺,我保證你天天可以打架,每天都可以揍人,還沒有人能夠抓住你的痛腳來懲罰你,怎麼樣?」

    幻化成人形的麒麟晃動了一下大海碗口大小的拳頭,嘿嘿笑起來:「那感情好,我悶了十幾年了,渾身骨頭都發癢了,再不活動活動,就要生蚺F。嘿嘿,先找幾個不開眼的倒霉鬼開刀,狠狠的揍他們一頓,然後呢……嘿嘿,這裡的美女不少啊,我對於美女,也是很有興趣的。」

    契科夫眼睛都發光了,低低的陰聲說:「好像她們都喜歡天然的溫泉洗澡啊,我們是不是……」

    一人一獸兩個惡棍淫笑,天心子搖搖頭,呵呵了幾聲,純粹的當作沒聽到他們的話語,拉著易塵去見客去了。仙界除了權力大的三部仙人之外,還有其他的很多**的部門,例如管理『化仙池』的呀、管理『萬法歸宗閣』的呀等等,這些仙人有的是小角色,有的可是實力超強的大仙,這次天星老人擺酒,無數仙人都過來湊熱鬧了,剛好讓易塵認識一下這些人,日後也好相互行個方便。

    至於天星老人,則是『星游宮』的大門口,攔住了怒氣沖沖的炎陀仙人。

    炎陀根本不理會身邊經過的仙人,一手就抓住了天星老人的袖子,詐唬起來:「好你個天星老兒啊,虧我平日還把你當朋友啊,你是這樣禍害我的麼?你,你,你,你門下有個叫做一塵子的是不是剛剛飛昇上來,他,你知道他做了什麼好事麼?金仙一品、二品、三品、靈仙以下,所有的法訣被他幾個人掃光了呀。」

    炎陀喘了口氣,努力的伸直駝背,抹抹嘴角吼叫起來:「啊,還好那個和他們一起去的小丫頭下手輕一點,就拿了幾分法訣走,你,你知道不知道,抄錄一份法訣,為了保證上面的字跡只有達到了一定法力的仙人才能看到,我們『萬法歸宗閣』需要耗費多少法力麼?你當一天到晚手掐法訣的抄錄那些東西,不辛苦麼?你看,你看,這是我好容易清點出來的損失,他們下手可真狠啊,一共是二十五萬七千九百八十八種不同法訣,其中有一十九萬三千四百一十九種是各位仙人的心得。」

    天星老人笑起來:「駝子,你到底想說什麼?」

    炎陀仙人哼了一聲:「是不是你叫他去故意整治我的?」

    天星老人手一攤:「我們千多年的老朋友了,我會這樣害你麼?如果我要害你,早就自己溜進去把你所有法訣一掃空了,至於叫一個晚輩去麼?不過呢,我承認一塵的做法有點過分,但是也可以諒解嘛,他也是想多多的見識仙界的仙法是不是?一缸『醉仙乳』。」

    炎陀仙人抬起了頭:「一缸?抄寫二十多萬部法訣,我起碼要半年時間,哼哼,一缸?」

    天星老人袖子一甩,掙開了他的手:「兩缸,要不然我叫他把所有法訣退你就是。」

    炎陀仙人一拍巴掌:「是你說的,兩缸,還有,今天晚上我喝了多少,可不能計算進去。」

    天星老人呵呵大笑起來:「你這個駝子,純粹一個酒鬼……我是這麼小氣的人麼?不過呢,一塵掃空了『萬法歸宗閣』的事情,你可別傳出去了。聽天心說啊,那小子是個無法無天的搗蛋鬼,小心他知道風聲了,去故意的和你搗亂。他學了華光那怪物的『裂天劍氣』,一劍就可以掃平你的閣樓。」

    炎陀仙人愣了,天星老人嘿嘿笑了幾聲,走去招呼那些絡繹而來的仙人去了。良久,炎陀仙人才恨恨的一跺腳:「這算什麼事情呢?我被賊偷了,還要幫賊保存面子不成?這,這,這,好你個天星老兒,這就是你掌律仙使的做法啊……真……唉,不過,有酒喝就好。」他急匆匆的衝進了牌坊,朝著『星游宮』大門飄了過去。

    易塵把一切都看了眼裡,心裡偷笑不已,跟著天心子去一個個拜見那些前輩仙人去了。

    深夜,不知道從何而來的青光把整個仙界照得纖毫可見,並且額外的增添了一份空靈。一個個醉醺醺的仙人,搖搖晃晃的從『星游宮』走了出來,架起雲朵晃悠悠的返回自己的居所去了。炎陀仙人是大搖大擺的,身後飄著兩個巨大的酒缸離開的,這就是他從天星老人手裡敲詐過來的極品好酒了。

    易塵看著那些仙人的雲頭東倒西歪的天上亂飄,突然陰笑起來:「師伯啊,他們是不是都喝醉了?仙人難道酒量這麼不好麼?「

    天心子的臉也有點發紅,搖搖頭說:「這可不是,今天喝的酒,都是用仙界的奇花異果釀造的,哪怕就是仙人,喝多了也會醉呢。不過這些酒有一個好處,你只要運足真元,慢慢的化解,其中的靈氣會極大的增加真元的純度,所以才這麼寶貴啊。」

    易塵笑起來:「他們醉酒,不知道是不是和凡人一樣醉得不能動彈呢?」

    天心子點點頭:「倒是差不多,尤其那幾個喝得多的仙人,恐怕要大睡好幾天才可以了。」

    易塵笑,不斷的笑,給天心子施禮後輕聲說:「那麼,弟子去休息去了,師伯也早點安歇吧。」

    天心子點頭:「唔,你去吧,我手裡還有一些公文,等把那些公文處理好了,才能去休息呢。一塵啊,小心的看著那條麒麟,那傢伙可是個惹是生非的禍首,小心他給你帶來麻煩。」

    易塵連聲說:「不會的,不會的。我的手下都是一些惡棍呢,加上他一個也不嫌多。師伯,弟子告辭了。」

    天心子點點頭,易塵縱起一溜細細的金光,衝出了『星游宮』。他的輩分是『天星宗』所有飛昇的仙人中低的,所以,他的住所也被安排了山腳下的第一層道觀內。天心子還安排了二十幾個小仙童伺候著他們,同時這些人也是負責打掃的僕役了。

    剛剛走進道觀大門,就聽到了契科夫的吵嚷聲:「怎麼回事?怎麼都安培一些男人來伺候我們?啊?雖然一個個小毛孩子長得挺水靈的,我對男人沒興趣啊。我看到上面不是有很多美女麼?怎麼不派幾個來和我們進行一下**和精神的雙向交流呢?」

    易塵咳嗽了一聲,走進了契科夫他們聚集的大殿內,逕直坐了中間的大椅上,笑起來:「大姐,還沒有休息麼?」

    楚紅葉歎息說:「怎麼敢休息呢?你的這幾個兄弟,正吵著要去漂亮的女仙的家裡偷窺呢,我可不敢放鬆了他們。萬一剛到仙界就鬧出什麼醜聞來,你們大概會被直接罰入輪迴的。」

    易塵哼起來:「怕什麼呢?只要不偷窺三大帝君的情人,誰能說什麼?反正掌律仙使一個是我祖師,一個是我朋友,就算犯事了,他們也會照應著的。到時候我還要怪那些女仙衣著暴露,勾引我的下屬呢。不過,這些傢伙的確不像話,這裡是仙界,不是人間的夜總會,居然要這裡找女人?實是太不像話了,我會教訓他們的,大姐就不要熬夜了,還是趕快去休息去吧。」

    楚紅葉古怪的看了易塵一眼,嘴角掛起了一絲笑容:「聽起來你很是正義凜然呢,我倒是看你怎麼管教他們。算了,反正我不參合進你們的事情裡面。」她站起來,去自己的房間休息去了。

    易塵詭笑著,良久,傑斯特才有點心虛的問:「老闆,你不要笑得這麼陰險好不好?難道您喝醉了麼?」

    易塵搖搖頭,突然拍出一掌,一股巨大的潛力把門外的一個小仙童整個人打飛了出去,重重的撞了院牆上。隨後,易塵手指一彈,幾絲金光射進了這個小仙童的腦袋,徹底的封住了他的記憶。易塵冷笑起來:「誰說仙人與世無爭呢?剛剛想商量一點點事情,就有一些不開眼的雜碎想要來探聽風聲了。不過,比較起來,這種用人力來偷聽的手段,也太落後了吧?」

    易塵陰狠的抬起頭,獰聲說:「這幾位,難道不知道我也擁有金仙的實力麼?你們的『虛光化影**』,可瞞不過我,滾出去,不要傷了我們的和氣,小心老子找到你們的山門,整個的滅了你們,滾。」

    空氣中,幾道細細的光華閃過,一陣波動之後,平息了下來。易塵看著傑斯特他們冷笑:「你們可真行呀,別人的注視下商量那些見不得人的事情,要是傳出去,整個仙界都會說,一群色棍來了……那時候,我們的名聲可就太好聽了。」

    菲爾皺起了眉頭,低聲問到:「老闆,到底怎麼回事?」

    易塵冷漠的說:「我剛才用神念追蹤了一下,西邊兩千多里,一座浮空的小島上,有幾個傢伙再用類似西方魔法的魔鏡一般的法術偷窺你們,只不過,他們沒想到我會發現就是了……我只是奇怪,掌律一部不會有人這樣無聊,掌法一部不會冒著危險來觸怒我,掌禮一部麼,他們應該知道我的實力,知道我達到了金仙一流,就算要偷窺,也要選幾個好手,偏偏那幾個傢伙,厲害的不過金仙三品的水準……稀奇,到底是誰?」

    契科夫有點囁嚅的說:「老闆,會不會是一些窮極無聊的仙人?」

    易塵冷笑起來:「管他的,反正那個島上的仙人法力都不怎麼高強,找個機會,老子滅了他們就是。哼……麒麟呢?」

    傑斯特聳聳肩膀:「麒麟?那傢伙喝醉了,躺後面的池塘裡面睡著了。」

    易塵點頭,雙手拚命的搓動了幾下,一縷金色的火焰從手中冒了起來,周圍還有一絲絲的雷光閃動,發出了『辟啪』聲。過了一陣子,易塵手一揮,那團火焰就化為九重光幕飛了出去,籠罩住了整個大殿。緊接著,空氣中一陣光華閃動,隱約可見上百金甲天兵閃了一下,消失了。

    契科夫有點羨慕的看著,問到:「老闆,您幹什麼?」

    易塵笑罵了一句:「你們偷了這麼多的法訣,也不仔細參悟一下。我剛才酒宴的時候偷空子看的一種道法,招那種類似天魔的存布下法陣,可以防止他人窺探我們的行止,不過是比較高深的一種而已。你們有空,也要好好的修煉一下才是……好了,你們說說看,現我們要如何做?」

    凱恩甕聲甕氣的說:「什麼怎麼做?老闆,那個天星老頭不是說慢慢的看情況麼?我們每天喝酒練功打架就是了,還要作甚麼?」

    易塵皺起了眉頭:「凱恩,你近修煉太厲害,腦袋都糊塗了麼?祖師是說,慢慢的看掌法、掌禮二部的爭鬥情況而定後支持誰,可是我沒有耐心等下去。你們想想看,如果不是為了快的拿到那些仙品救活菲麗,我還不如人間界逍遙,等待一千年後的『凝神晶液』就是了,何必跑來仙界呢?」

    「尤其你們清楚我的個性,我喜歡一切都自己掌握中的那種感覺,現的人間界,斯凱他們正逐漸發展,而我的實力也足以橫行一方,人間界可比仙界要舒服多了。我至於跑到這裡,跑到一個擁有無數變態的高手,自己根本算不上一個人物的地方來自找苦吃麼?」

    傑斯特點頭:「那麼,老闆您的意思是什麼呢?」

    易塵臉上露出了陰狠的笑容:「既然掌律一部現是保持中立,他們不肯傾向掌法一部的話,那麼,我就讓掌禮一部徹底的和掌律一部決裂,讓掌律一部不得不和掌法一部聯手。只要掌律、掌法二部合力,就可以壓制掌禮一部答應掌法他們的條件,而我們也就可以拿到那些可以救治菲麗的物品了。哼哼,到時候麼,我們溜下仙界,繼續去人間逍遙快活,何必仙界充當打手呢?」

    契科夫連連點頭:「這話倒是不錯,我們現的職位,說是什麼執法者,實際上不就是人間的劊子手麼?純粹就是打雜的貨色。唉,雖然老闆你的師門的人都是大佬級別的人物,可是我們還是覺得不舒服呢……就是不知道,您要如何才能讓兩邊的人起衝突呢?」

    易塵陰笑起來:「我今天觀察了很久,那些仙人,可能仙界的逍遙日子過太久了,根本就五賊突起,道心不穩。他們的道行是精進了,可是道德的修養上,也許還不如他們人間界的時候……要挑起他們的火氣還不簡單麼?不外乎就是栽贓陷害,然後混水摸魚而已。」

    戈爾和菲爾互相看了看,搖頭說:「不懂。」

    易塵笑著:「很簡單啊,從明天開始,你們外面要表現得稍微好一點,不要露出那些黑道氣息,偶爾就算忍不住了,你們寧願滅口,也不要讓別人萬一有事,第一個就懷疑是我們做的,明白麼?然後呢……」易塵古怪的扯了一下嘴角:「仙界的寶物眾多,很多都是那些仙人的心愛之物啊,萬一失蹤了幾件,這事情就可大可小了。」

    契科夫陰笑起來:「老闆,就是不知道那些東西能賣多少錢啊。」

    易塵搖搖頭,告誡契科夫說:「錯了,我可不想把那些東西留手裡。到現為止,我還不知道具體三部仙人分別負責什麼事情,但是想來萬一發生了什麼案子一類的事情,應該是掌律一部去調查吧?我們倒是剛好可以趁機行事嫁禍呢。仙人雖然手段高明,但是我們也不弱多少,成事的機會很大的。」

    傑斯特陰笑起來:「老闆,說白了就是我們要拚命的搗亂,不是麼?所以你才把麒麟也要了過來吧?」

    易塵露出了淡淡的笑意:「當然呢,只要仙界一亂,我們就可以製造形勢,逼得掌律、掌法二部聯手。同時麼,仙界的秘密似乎還有很多啊,我也想增長一點點見識呢。例如說,兩邊到底為什麼爭鬥?總不至於是為了女人爭風吃醋吧?說不定還是什麼好事呢,到時候……」

    傑斯特他們連連點頭,臉上都掛起了笑容。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