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升龍道

龍騰世紀 第一百一十二章 偷襲的人 文 / 血紅

    第一百一十二章偷襲的人

    斯克爾和亞瑟徹底的失望了,他們出動了所有人手,可是並沒有從古堡內找到任何有價值的東西,他們甚至沒發現那些鋼鐵人像是從哪裡跑出來的。地下的墓穴內,五個老鬼正咯咯直樂,庫克瘋狂的錘打著自己的棺材,樂滋滋的叫嚷著:「這群笨蛋,笨蛋啊……我們早幾百年就把通道全部封死了,你們這些有**的人,怎麼可能發現我們?傻瓜,傻瓜,傻瓜……哦,給你們一點點好玩的。」

    庫克的手彈了一下,一絲細微的綠色光焰閃過……

    特洛伊正無奈的帶領同伴們離開古堡,向亞瑟搖搖頭說:「找不到任何東西,古堡內沒有任何邪惡的氣息存。奇怪了,難道我們的感應是錯的?」

    特洛伊驚訝的看著亞瑟瞪大了眼睛,一劍朝著自己劈了過來。他本能的準備一掌劈出,可是曾經身為神聖騎士的他,依稀辨別出了亞瑟的劍勢並不是衝著自己來得,念頭一轉,他飛快的轉身,一道聖光擊出。

    一柄散落古堡地面上的,袑騑陷釭漸梴Y正帶著一道綠光,悄無聲息的刺向特洛伊的後心,亞瑟的一劍正和他碰了個正著,一劍把他劈成了兩片,而這兩片矛尖依然飛射向了特洛伊,恰好碰上了特洛伊發出的聖光。亞瑟等人驚訝的看著矛頭聖光中被消融,甚至還發出了蟲子死亡時的『吱吱』聲。

    斯克爾驚訝的問:「特洛伊先生,到底怎麼回事?這,這是什麼?」

    特洛伊的臉色沉重起來,搖搖頭說:「你們上當了,這裡有非常厲害的黑魔法師,難怪他們挑選這裡作為決鬥的場所。唔,一個我不能發現他們蹤跡的黑魔法師,他的實力起碼和我相當……究竟會是誰呢?小心一點吧,我們退出去。」

    墨菲和哈根召喚出了自己的聖器,小心的守了後,掩護著那群苦修士以及一眾神職人員退出了古堡。特洛伊沉聲說:「大家一定要小心……我的同伴們,你們和我不同,我曾經是一名神聖騎士,我可以抵抗突然的襲擊,可是你們沒有我的戰鬥力……為了安全,亞瑟,你的人,保護我的同伴吧。他們可以給你的人很大的支援的,至於我,給我一柄劍。」

    斯克爾和哈根飛快的交換了眼神,身為苦修士,一個放下了武器的苦修士,居然要重拿起武器,難道情況真的很嚴重麼?兩人偷偷的看了一眼那小小的古堡,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對吧?

    亞瑟恭敬的把自己的石中劍遞了過去,特洛伊露出了微笑:「不,親愛的亞瑟,我不需要強大的武器,一柄普通的雙手劍就可以了。」

    一名裁判所的執事遞過了一柄長劍,特洛伊握了手中,乾澀的舞動了一個劍花,低聲說:「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嗯……」一道彷彿流水般的白光劍體內往來遊走,不一時,這柄普通的精鋼雙手劍居然散發出了聖器所特有的白色光芒,雖然微弱了些,但是沒人會懷疑他的威力。

    亞瑟瞪大了眼睛:「聖器就是這樣來的麼?」

    特洛伊微笑:「不,聖器是經過了幾十年的聖力的鍛煉,苦修士長久的加持後,才成為了聖器,其中往往還擁有了那個苦修士本身的一點點能力。我手中的長劍麼,只能說,是一柄初級的聖劍而已……唔,和真正的聖器是不能相比的。」說完,也不管附近的那些執事灼熱的眼饞的目光,特洛伊徑直朝露宿的樹林走去。

    斯克爾低聲咒罵起來:「你們這群混蛋,你們想特洛伊先生面前丟臉麼?呸,這柄聖劍給了你們又怎麼樣?引起了黑暗議團的注意,你們死得快。」

    執事們不敢開口了,想來也是,除非特洛伊讓教廷的人人手一柄這種初級的聖劍,否則的話,誰拿著這樣的武器出了梵蒂岡,不就是等於說:「黑暗議團的傢伙們,來幹掉我吧……」真正的聖器人家都敢出來搶奪,何況這種品質不是很好的呢?

    特洛伊把同伴們安排了亞瑟身邊,自己跑到了樹林內,苦苦的回憶起自己的劍法來……那些劈、擋、攔、刺,那時候是多麼的熟練啊,可是苦修了這麼久,什麼都忘光了。特洛伊苦惱的抓著腦袋,這次可麻煩呢,本來他看到對方僅僅有十三個大公爵級別的吸血鬼,心裡都輕鬆了很多,就憑自己同伴的能力,就可以驅走他們的,可是,現居然有實力如此強大的黑魔法師存,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

    如果不能第一時間把那些黑魔法師幹掉,教廷的這些小輩們肯定會受到極大的損失的,可是亞瑟他們的能力可不足以瞬間擊傷和自己一般強大的人。如果自己用聖光攻擊,對方的魔法盾也不是吃素的吧?還是直接用劍撕裂他們的身體直接啊……可是,一劍突刺後到底還要幹什麼?

    苦修了這麼久,心靈已經變得一片空靈的特洛伊無奈的苦笑起來,自己居然把什麼都忘記了。輕歎了一聲,特洛伊小心的揮舞起了長劍,開始回想自己當初那斬殺了無數黑暗議團成員的,充滿了殺機的劍術。

    一陣微風輕輕的吹過,特洛伊的心神已經徹底的沉浸了漸漸熟練的劍術之中,雖然已經很久沒有摩挲劍柄了,可是這種武器給自己帶來的觸覺,依稀還是那樣的美妙。兩道細細的空氣的波紋,夾雜剛才的微風中溫柔的摩挲向了特洛伊的脖子。

    特洛伊根本沒有發現這詭異的波紋,他只是恰恰的單膝跪倒地,開始回憶當初自己向天使借力的祈禱皺紋,隨後,他驚訝的發現自己的頭頂一涼,一蓬亂糟糟的白髮隨著微風胡亂的飛舞起來。

    那兩個偷襲的特忍怒罵了一聲:「八嘎。」本來眼看就摘掉了這個死老頭子的腦袋,誰知道他卻突然跪倒?大白天的沒事你跪倒幹什麼?實是混蛋啊。

    特洛伊的反應倒也夠快的,知道揮劍反擊已經來不及了,而且自己根本就沒有看到敵人哪裡,於是,強烈的聖光從身體內激射了出來,沒有任何目標的朝著四面八方噴射了出去。兩個特忍早第一擊失敗後借勢遠遁,但是特洛伊的聖光速度實太快,追上了兩人,把兩人隱藏風中的身影照了個纖毫可見。

    特洛伊彷彿一顆流星,帶著長長的白色焰尾追向了兩個特忍,劇烈的破空聲驚動了樹林外已經返回營房的亞瑟他們。亞瑟等人連忙追了上來,手持兵器從樹梢上激射而至。

    兩個特忍微微心驚,他們可不怕死,但是,不就是襲殺一個老頭麼?何必來這麼多人追殺自己?

    兩人不敢朝自己的宿營地逃竄,那不是給對方說明了:「看啊,是我們沒有遵守決鬥的規則,我們就是要決鬥前幹掉你們。」櫻不處死他們才怪。

    特洛伊越追越近,眼看就靠近了峽谷。兩個特忍呼嘯一聲,從高高的懸崖上直接跳了下去,雙足急點,彷彿兩隻大鳥,又彷彿落葉一般輕盈的落地。特洛伊抱怨了一聲:「我都這麼一把年紀了,為什麼教廷還要我出來管這些麻煩事?唉……我的修行。」他也一頭跳了下去。事情不問清楚是不可以的,特洛伊想追問一下,這兩個傢伙是受了誰的指使來刺殺自己的,如果是對方的人,那麼就要按照決鬥的規矩,懲罰對方。

    兩個忍者逃進了峽谷,恰恰一頭巨大的岩羊衝了過來,隨風還飄來了一聲輕哼:「走。」接著細微的破空聲傳了過來。

    兩人急掃了一眼,德庫拉等一群打獵的人正不遠的地方看著這邊呢,槍口都對準了這頭可憐的岩羊。兩人急忙發動了五行遁法,『嗖』的一聲鑽進了泥裡。

    特洛伊畢竟是太老了點,**的反應速度不如以前了,也沒注意三十米開外的易塵他們,直接一拳轟向了地面,嘀咕著:「給我出來吧,沒有任何道義、禮節、尊嚴的暗殺者。」

    後面的懸崖上,亞瑟狂呼:「小心。」他們也急忙跳了下來,可是哪裡來得及?

    他的話音被劇烈的爆炸聲給掩蓋過去了,一顆榴彈恰恰擊中了那頭岩羊,巨大的爆炸把岩羊整個變成了肉片,特洛伊的耳朵『嗡嗡嗡嗡』的直響,也顧不上擊下那一拳了,急退不已。

    那邊,德庫拉獰笑了一聲,手中的加特林六管機槍發出了『噹噹噹噹』的掃射聲,易塵呵呵笑著,特意的大聲吼叫:「德庫拉先生性質不錯啊,打一頭山羊嘛,需要這樣麼?一起來吧。」他手中的班用機槍也毫不客氣的掃了起來。櫻加惡毒的連續扣動著扳機,手中的榴彈槍把剩餘的十七發榴彈全部打了出去。

    凱恩狂笑著:「我喜歡啊,打獵嘛,就是要這樣才過癮啊。」手一扣,他扛肩頭的單兵反坦克火箭呼嘯著衝了過去。

    峽谷被槍聲爆炸聲弄得一團糟,巨大的塵土煙霧遮蓋了視線。緊接著,一道龍捲風一般的強勁的聖力帶著呼嘯聲從特洛伊存身處席捲了出來,把那些子彈頭、彈片、塵埃、煙霧一掃而空,露出了特洛伊微微有點狼狽的身影。易塵裝模作樣的驚呼一聲:「上帝啊,那裡怎麼有人?停火,停火……」

    亞瑟等人趕到了現場,虎視眈眈的看著易塵等人。

    斯克爾沉聲問:「你們是故意的麼?派人刺殺特洛伊先生,然後這裡埋伏?」

    易塵拉了一下想要上前答話的櫻,自己迎了上去,一臉無辜的說:「哦,先生,尊貴的先生,實對不起……我們正狩獵,我們的目標本來是那只岩羊,可是,這位特洛伊先生,為什麼會突然出現我們的目標附近呢?這實是一件不幸的事情,他沒有受傷吧?要說我們故意的刺殺特洛伊先生,這怎麼可能呢?」

    不等斯克爾回答,易塵已經攤開手,誠懇的說:「您看,我知道你們都是一些擁有強大的古怪的力量的人,特洛伊先生就是沒有任何損傷嘛。如果我真的要刺殺你們,我肯定會安排一批重型火炮的,怎麼會用這種輕型的武器呢?」

    亞瑟氣憤的指著易塵手上的班用機槍:「上帝啊,你們打獵?嗯?你們用這種武器打獵?你們當我們是傻瓜麼?」說完,他又加氣惱的指點了一下德庫拉的加特林機槍、櫻的榴彈槍,以及凱恩那還冒著青煙的火箭筒。

    特洛伊苦笑著走了上來,搖搖頭沒吭聲。他本來已經古井一般的心也起了波紋,他招惹誰了呢?先是兩個古怪的人差點把自己的腦袋給砍了下來,然後追人的時候,莫名其妙的被現代的火器給教訓了一頓,雖然沒受傷,可是也真的是太冤枉了些。所以,由得亞瑟和他們理論吧。

    易塵眨巴了一下眼睛,指點著後面傑斯特以及七個不良的吸血鬼拎著的獵物,那些缺胳膊少腿的岩羊,渾身是窟窿的兔子,肚子被炸開的老鷹什麼的,無奈的說:「您看,我們打了這麼多獵物,當然是打獵呢……要說我們故意這樣想要刺殺特洛伊先生,那是絕對沒有的事情……當然了,也許我們的習慣有點怪異,你們不能接受我們這樣的打獵方式,不過,您不覺得用機槍掃射獵物比較有快感麼?」

    亞瑟愣了,他徹底的沒有了言語。不能抓住兩個特忍,他就根本沒有證據說就是易塵他們安排了這次的事情,何況,抓住了又怎麼樣?只要易塵輕飄飄的說一句:「這兩個傢伙不是我們的人。」他亞瑟還能怎麼樣?

    於是,教廷的人氣惱的退走了,只有特洛伊好玩的看了看易塵,輕輕的點點頭,對他露出了一個微笑。

    易塵雍容的微笑著,輕輕的對特洛伊鞠躬,臉上露出了極度抱歉以及不好意思的神色。可是,等到特洛伊他們遠去了,易塵馬上翻了臉,他惡狠狠的嘀咕說:「櫻,早知道你的人會把這個老傢伙引過來,凱恩的火箭筒就該換上穿甲彈的……菲爾,你注意聯繫那些傢伙,他們應該要進入狙殺位置了。」

    德庫拉嘿嘿了幾聲:「雖然沒有打死他,不過,能夠扛著武器對著一個教廷的高級人物狂掃,事後他們還不能追究什麼,實是非常的過癮呢。哈,尤其我的身份,可是他們的死敵呢,實是過癮啊。」

    一群人發出了陰笑聲。契科夫則是扛著霰彈槍走向了剛才岩羊粉身碎骨的地方,咕噥著:「浪費了這麼多子彈,多少要揀點東西回去,光光付出沒有回報,是蠢貨才作的事情……老闆,太好了,還有半條腿留下,可以做湯呢。」

    易塵沒理會契科夫,嘀咕著對櫻說:「您的下屬,好不要招惹那些太厲害的人物,我們慢慢的剷除他們的下級就是了,如果能夠一天幹掉他五六個下屬,等到決鬥的那天,我看他們還能否笑出來。」

    櫻輕輕的點頭,正要說什麼,德庫拉已經插嘴進來:「哈,我們要製造他們落單的機會,然後,我們集中優勢力量,一次就要徹底的幹掉他們。日本人,有兩百左右的人手隱藏了起來,我的下屬,有一百多高手隱藏了起來,嘿嘿,那些白癡,還以為我們就是表面的一百多人,我們決鬥前,可以幹掉他們大部分的人。」

    易塵點點頭,櫻又忘記了自己剛才想說什麼了,好奇的問德庫拉:「德庫拉老先生,您的下屬,都藏哪裡呢?」

    契科夫拎著半邊岩羊腿跑了回來,咯咯樂著說:「他們?有一些傢伙藏我的行軍床下面,我早上才丟了幾隻襪子進去給他們玩呢。」七個不良吸血鬼瘋狂的笑了起來,能夠看到和自己身份相當的同族吃苦頭,實是非常開心的事情啊。

    櫻飛快的瞥了一下契科夫腳上那發黑的襪子,臉色有點白了起來。

    易塵打量了一下各人手頭的戰利品,聳聳肩膀說:「差不多一個上午,我們的收穫還可以嘛,好的武器才有好的獵物,我們應該回去了……大家合計一下,如何才能讓他們準確的知道我們表面的人手的數目?而且還要讓他們時刻都清楚,我們的人都營房,這樣才好方便我們襲擊他們呢。」

    一行人一路上計劃著陰謀詭計的返回了營地,把那些殘缺不全的獵物交給了櫻的下屬去收拾後,櫻的那位老師突然的走了過來,低沉的說:「櫻,跟我過來。」轉身朝古堡的一側走去。

    櫻打了個歉意的手勢,匆匆的跟了過去。易塵微笑起來,坐大樹下的餐桌旁,和德庫拉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神念則已經偷偷的跟上了櫻。易塵心裡嘀咕著:「我可不是有意要偷聽的,可是這個老頭子似乎對我非常不滿呢,我可不想被他背後捅一刀子。」

    櫻和這個矮小枯瘦的老頭子走到了古堡城牆的一角,站立了下來。櫻恭敬的問他:「巖田老師,請問您有什麼吩咐?」易塵暗暗慶幸,如果不是近為了和山口組打交道而學了幾句日語,還真的聽不懂櫻說些什麼呢。

    巖田老頭子大模大樣的哼了一聲:「櫻,你從小就被送進了富士山,我知道你的本性。你是一個出色的武士,可是你並不適合充當一個出色的領導人,你有時候太糊塗了……你為什麼要和那個支那人這麼親近?」

    櫻茫然的看著巖田:「老師,我不乎您如何評價我,可是易是我的朋友。」

    巖田低聲呵斥他:「閉嘴,支那人是不可靠的,那個易塵,不過是利用你們山口組的勢力給他賺錢,你看看,他從你身上剝削了多少好處?八嘎,你是一個笨蛋麼?對,櫻,你這個小子就是一個笨蛋。你買了他一批軍火,然後居然又買了他一架客機,你真的是個笨蛋。」

    櫻皺眉:「巖田老師,易給我的東西,都是我們需要的。您的說法沒有任何道理,易雖然是支那人,可是他是我朋友。」

    重重的一個耳光抽了櫻的臉上,巖田低聲的咆哮起來:「閉嘴,你這個雜種。不要以為你現充當了山口組倫敦的領導人,就敢於頂撞我。菊花內部的事情,沒有我不知道的……山口木的私生子,哼……你認為你就能上天了麼?果然是個雜種,居然和支那人交朋友。」

    櫻重重的把頭低了下去,大聲喝到:「嘿咿,謝謝您的教誨。」

    巖田嘀咕著:「記住,櫻,不要信任那個傢伙,哼……不過嘛,雖然我知道你是巖田那小子不小心弄出來的孩子,畢竟你是我的徒弟,我會照顧你的。只要你一心一意的聽我的,我會支持你成為林家的家主的。自己好好考慮一下吧。」巖田摸摸兩撇鬍須,得意的走了回來。

    易塵冷笑,這老鬼看樣子是不甘寂寞,想要控制櫻呢。看到櫻死活要和自己結交,就乾脆暴櫻的**,打擊他的心理防線,果然是個混蛋。

    櫻站原地,渾身的衣襟翻舞,他緩緩的抬頭,一對閃動著黑色光華的漂亮的大眼睛內殺機畢露,長長的頭髮靈蛇一般的空中飛舞了起來。

    易塵『看』著這一幕,心裡一動:「咦,要不要趁機幹掉這個巖田老鬼呢?唔……可以適當的增加一點點日本人和教廷的仇恨啊。好,好把雙方的屍體放一起?唔,要不要問問櫻的意思呢?」

    櫻面色如常的走了回來,可是易塵還是敏銳的發現了他微微發抖的雙手。易塵笑嘻嘻的招呼他:「櫻,過來,過來,這裡準備了上好的美酒哦。」

    櫻帶著一絲僵硬的笑容走了過來,輕輕的坐下,老成精了的德庫拉給櫻倒了一杯酒,嘀咕著問:「小朋友有麻煩事了?嗯?我看到你的面色不是很好吧?唔,臉上的毛細血管有些淤塞,挨了耳光吧?」

    易塵笑嘻嘻的看著櫻,突然就單刀直入的問他:「要我的人,幹掉您的那位老師麼?」

    櫻愣了一下,渾身一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發現都是易塵和德庫拉的人手附近,連忙低聲說:「噓,您怎麼可以這樣說?現營地中的這些高手,都是巖田老師一手訓練出來的,除了對自己的家族以外,就對他忠誠了……小心……您為什麼要這麼問?」

    易塵笑呵呵的:「這個,我看您的神色不好,而那位老先生,似乎身上的氣焰非常的囂張呢。您給我一美金,我想德庫拉先生會樂於幫忙的吧?嗯?德庫拉先生,那位老先生的血,一定非常滋補呢。」

    德庫拉嘀咕著說:「我殺了他沒有好處,雖然一個人類不值錢,可是為了一美金就去襲擊一個人類的高手,不合算。」

    易塵蠱惑他到:「怎麼會沒有好處呢?如果殺掉了這個死老頭子,櫻的那些高手肯定以為是教廷的人做的呢,他們肯定會找教廷的人出氣。本來他們只有十分力量的,說不定就可以發揮出十二分……能夠幹掉教廷的人,難道不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麼?」

    櫻傻傻的看著易塵和德庫拉商議問題,易塵也太毒了一點,乾脆就把櫻拋開了,完全就當作他已經答應要幹掉巖田了。櫻結結巴巴的說:「易,這個問題,我們要……」

    易塵揮手趕蒼蠅一般打斷了櫻的話,笑嘻嘻的對德庫拉說:「還有,您看,幹掉了他,您可以美美的吸一頓血呢。如此強悍的人類的鮮血,肯定是您樂於嘗試的吧?難道不是麼?何況我們可以架禍給教廷的人呢?」

    德庫拉輕輕的點頭,他已經有點被說動了。

    櫻舔舔嘴唇,著急的說:「易,你不能就這樣動手……巖田老師非常的厲害,是個高手。」

    易塵輕巧的挑撥了一句:「哦,原來您是害怕德庫拉先生對付不了他?嗯,這也是個問題哦。」

    德庫拉的臉色變了,他陰沉的說:「您說什麼?我對付不了一個人類?易,您侮辱我,一定是的。」

    易塵輕鬆的說:「那麼,一美金,您去幹掉他讓我看看啊……看,他剛才欺負我們的小朋友呢,是不是,櫻?難道你不想幹掉他麼?嗯?幹掉了他,您就可以成為這些人真正的首領了吧?嗯?現這些人中,您的身份高,不是麼?或許,您等這次的決鬥完成後,可以找個借口讓屬於林家的那些超級高手留倫敦?您自己增加實力,難道是一件壞事麼?」

    櫻閉目沉思起來,德庫拉則是已經開始咬牙切齒了,他盤算著:「易居然說我沒辦法幹掉一個死老頭子麼?看我怎麼玩弄他……唔,架禍,架禍,架禍給教廷的人,那麼,要派人去搶兩個教廷的低級神職人員過來,然後讓他們三個死一起,唔,太完美的計劃了。」

    櫻的面色瞬息萬變,他重重的點點頭,說:「那麼,拜託了……我和他,並沒有任何的感情存。」他伸手摸向了自己的口袋,然後尷尬的發現自己身上居然一張鈔票都沒有。

    易塵輕鬆的招來了傑斯特,從他的身上掏出了幾個硬幣給了德庫拉,笑嘻嘻的說:「德庫拉先生,就拜託您了……傑斯特,您真丟臉,身上居然連大額一點的硬幣都沒有……」

    德庫拉目瞪口呆的看著手中的硬幣,惡狠狠的說:「易,您說是一美金,那麼你現這是什麼意思?侮辱我不懂得數數麼?」

    易塵理所當然的說:「我代理殺手業務的時候,向來抽25%的佣金的,難道有什麼錯誤麼?您看,我給您了80%的金額,我還少拿了5%。」

    傑斯特連連點頭:「是啊,德庫拉,這是道上的規矩,不知道麼?唉,你們這種養尊處優的殭屍貴族……」

    契科夫飛快的湊了過來,嬉皮笑臉的插嘴說:「怎麼可能知道我們這些混飯吃的人的難處啊。」

    易塵給了兩人一人一腳,把他們踢開了,笑嘻嘻的說:「您看,這樣就圓滿了,今天晚上,嗯?」

    櫻默默的點點頭,看向了德庫拉。德庫拉惱怒的把手一揉,把那些硬幣捏成了粉碎,揮手撒了出去。

    用過了午餐,櫻這邊開始執行易塵的計劃,讓所有的公開人手曝光的計劃。於是乎,櫻所有的下屬都興致勃勃的跳了出來,營房前,或者古堡的城牆上舞刀弄槍的,好不熱鬧。其他那些營房內的人,也不時的出來露個頭,不到一個小時,亞瑟他們就已經計算清楚了櫻他們的具體人數。

    哈根咯咯直樂:「這些白癡,就這樣被我們把底細摸清了。不過,他們那邊高手還真多……」他本能的皺起了眉頭。

    斯克爾也點頭:「是啊,我們這邊大部分不是裁判所體系的成員,肉搏戰的話,也許下屬們會吃虧呢。」

    特洛伊搖搖頭:「也許我們應該向教廷徵求支援?」

    斯克爾心裡一抖,連忙說:「沒有支援了,迦蘭蒂大人說,主力要放教廷,我們這邊,只有這麼些人手了。」他如何敢告訴特洛伊,迦蘭蒂乾脆就是假傳命令把人幫他調集來的呢?

    如是鬧了一個下午,夜晚靜悄悄的降臨了。

    雙方的營房內燈火通明,亞瑟他們老老實實的祈禱著什麼,大概是他們的晚間功課或者別的什麼東西。德庫拉他們的帳幕內,則是擺開了牌桌,又賭錢了,其中,就以契科夫等一群人的叫嚷聲大,無非就是輸錢了不甘心,或者偷牌被人發現了等等一堆狗屁事情。

    至於菲爾和戈爾,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了一根枯木樁,興致勃勃的削成了木鼓,那裡瘋狂的敲擊著,脫光了上身叫嚷著稀奇古怪的曲調,一批四大家族的特等高手旁邊湊熱鬧,拍著巴掌叫囂不已。而且他們都犯了日本人的老毛病,一高興就拚命的灌酒,而狗肚子又裝不下二兩白酒的,一個個醉醺醺的喊叫了起來。

    凱恩則是閒的無聊,一個人營房旁邊的樹林裡練起了拳頭,呼嘯有聲的拳頭擊碎了一顆顆大樹,大樹倒塌的聲音,以及宿鳥受驚亂騰騰飛開的聲音吵得人耳朵疼……

    鬧騰到了午夜,亞瑟這邊的人實無法忍受了,一個個氣憤的走出了移動房屋,氣惱的看著那邊亂成一團糟的營房。特洛伊苦笑到:「這些沉迷於罪惡的人啊……人世間,的確是太污穢了,太喧鬧了。」一批苦修士有致一同的點點頭,苦笑著沒有言語。

    亞瑟搖搖頭,低聲說:「他們這樣鬧也好,起碼白天那兩個襲擊者不可能偷偷的摸過來了……不過,我還是懷疑那些襲擊者和他們有關係。」

    墨菲沉默了一陣,搖搖頭:「不管有沒有關係,我們自己小心才對,按照那些日本人的風格,他們絕對不會等到日期了正大光明的和我們決鬥的。明天,我要詳細的勘測古堡的地形,我害怕他們佈置了魔法陷阱,我們要每個角落都用聖光檢查一次。」

    幾個人點點頭,特洛伊吩咐說:「看他們的興致還高,暫時不可能停下了,大家去休息吧,稍微封閉一點五官的功能,也就聽不到這些吵鬧了。唉……」

    這些高層人士都去休息了,只有那些守夜的人,一個個氣憤無比的看著前方喧鬧的人群。

    兩個裁判所的執事無聊的圍繞著營房轉悠了幾圈,低聲商談說:「他們也太不像話了,雖然我們不是所謂的騎士,可是起碼決鬥之前,你要保持一點點對對手和自己的尊重吧?哪裡有他們這樣胡鬧的呢?」

    「如果不是特洛伊先生吩咐我們,我還真的想找他們的人先交手一次試試呢。」

    一個幽靈般無力的聲音傳了過來:「沒機會了,白癡。」四隻強而有力的手臂從他們身後突然閃了出來,死死的摀住了兩個倒霉的執事的脖子,把他們從地上提了起來,隨後拉進了樹林。被逼著契科夫床下躲閃了一天功夫的沙畢亞和克魯,此刻正是滿肚子火氣呢,差點就直接掐死了這兩個倒霉的低級執事。

    而這邊,趁著喧鬧的時候,易塵偷偷摸摸的閃出了德庫拉的帳篷,德庫拉則是已經化形成了一隻白金色的小蝙蝠,躲進了易塵的長髮裡面,吱吱有聲的說:「該死的,為什麼要出這樣的主意?那個日本老頭,我正面也可以打敗他。」

    易塵沒理會德庫拉的抱怨,小心翼翼的彷彿幽靈一樣的靠近了巖田的帳篷。這個老傢伙有怪癖,帳篷附近都不許人停留的,而且他的帳篷靠近營地邊緣,孤零零的。易塵輕輕的帳篷出口處彈了一下手指,低聲叫喚了一聲:「巖田老先生,跟我來吧。」

    再外圍一點,十幾隻蝙蝠已經合力發出了黑暗系的魔法,屏蔽掉了附近的光和聲。那些潛伏著的特忍們沒有並沒有發現什麼動靜,易塵已經帶著滿臉冷笑的巖田掩進了樹林內。

    斯凱他們看到易塵帶著人走了,也就懶洋洋的空中飛舞了一陣,惡意的對著亞瑟那邊吱吱叫了幾聲,衝回了賭局正進行的帳篷。

    易塵步伐輕鬆的帶著巖田朝深山內走去,巖田冷笑連連的低聲說:「支那小子,不用走這麼遠吧?嗯?你找我有什麼事情?」易塵沒吭聲,繼續朝前走。

    巖田遲疑了一下,運功於耳,仔細的凝聽了一下,並沒有發現附近還有其他人等存,心裡又是一鬆,放心大膽的跟了上去。不過,雖然是放心了,可是他依然提起了全身的功力,隨時準備應變。

    德庫拉的小爪子死死的抓住了易塵的耳垂,嘀咕著說:「唔,我從哪裡下嘴比較好呢?這老頭子的氣血正旺盛啊,我喜歡呢,是一塊上好的食物。唔,脖子?不,這樣的吃法太庸俗了;手腕?唔唔,那裡的筋太多了,不好吃;挖出他的心臟,然後凌空吸?唔,這老頭子黑漆漆的,有沒有洗澡?」

    易塵緊緊的皺起了眉頭,你平日一副超級貴族的德行,現一看到『美食』當前,居然就比契科夫還要囉嗦,什麼玩意?

    易塵步伐輕鬆的走到了一處小山谷,然後終於停了下來。

    巖田打量了一下四周,大搖大擺的說:「唔,支那小子,你帶我過來幹什麼?難道就憑你的那點點功夫,想對付我麼?我可先告訴你,一般的火器對我是沒有用的。」

    易塵上前幾步,一臉諂笑的看著巖田,躬身說:「親愛的巖田先生,我今天聽櫻先生說了,您好像對我有點誤會,這個,其實我是很仰慕大日本帝國的文化的呢……您為什麼要仇視我呢?」

    巖田笑了起來:「八嘎,原來你是……唔,你非常的仰慕我們?那麼,你也可以算是大日本帝國的順民了……如果你願意服從我的領導,我當然會叫櫻好好的照顧你的。」巖田心裡大樂,原來易塵是害怕下屬面前向自己屈服而丟臉,所以才帶自己遠遠的過來啊……瞭解,瞭解,支那人,有時候總是要講究面子的。

    易塵湊前了幾步,笑嘻嘻的說:「當然呢,大日本帝國的色情文化,我和我的下屬都是非常仰慕的。」易塵的身體微微前傾,他已經發動了。

    巖田正吧嗒著嘴巴呢,易塵的話怎麼這麼古怪?八嘎,除了色情文化,難道大日本帝國就沒有好的東西了麼?這小子是戲弄我吧?

    巖田才剛剛回過味兒來,一陣疾風已經撲面襲來。巖田大駭,抬目看處,易塵長髮妖異的翻飛著,身體向四周散發著柔和的螢光,舉手投足之間,勁風四溢,劈面而來的一拳,勁氣收放之間,居然籠罩了自己全身,那含而不吐的勁道,隨時可能對著自己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發出一擊。

    巖田大駭:「八嘎亞路,我怎麼沒看出來你也是一個好手?」他抬拳就是一掌劈出,一道勁風帶著一股灼熱的氣浪劈向了易塵。

    易塵尖聲怪笑:「嘖嘖,從中國偷來的遁甲天書,練得不錯,居然都有了三味真火了?」易塵笑嘻嘻的把那一拳劈向了巖田的掌風。

    巖田偷笑,就憑你這麼年輕的小子,能有多少功力?敢和我對掌不成?就算你知道我們的功法是怎麼來的,那又如何?巖田吐氣開聲,百多年苦修的內力毫不保留的放了出去,頓時,一柱掌粗的紅光夾雜著霹靂聲,彷彿一條火龍一樣撲向了易塵。

    易塵輕飄飄的,拳風和火龍根本還沒有接觸,就已經一個觔斗翻了出去,隨後,一道白金色的光芒從他肩頭飛射向了巖田的面門,刺耳的怪嘯聲大作,強橫的黑暗力量籠罩了四周。

    巖田差點氣吐了血,易塵如此氣勢洶洶的一拳,居然是個虛招,這也太讓他氣憤了些。而迎面撲來的這個怪物,功力也太強了些吧?德庫拉是怪叫著,空中漸漸的由蝙蝠變成了人形,然後一個直拳轟了巖田老頭的心口處。要說巖田怎麼會成為四大家族的教頭,他本來是把所有的功力砸向了易塵的,此刻硬生生的吸了一口氣,真氣流轉間,體內頓時又是力量充沛,硬挨了德庫拉一拳,借勢狂退。

    德庫拉大聲詛咒起來:「該死的,如果不是害怕把你打死了血不鮮,我就直接幹掉你了……不許跑,你是我的消夜呢。」

    巖田驚恐的看著嘴裡探出了獠牙的德庫拉,琢磨著:「這就是那種所謂的吸血鬼不成?哼,敢小看我麼?居然敢把我當食物。」巖田揮手,也是一陣陰風從地面上冒起,一股黑煙衝著德庫拉撲面而去。

    易塵早就那邊落地了,看到巖田使用了密法對付德庫拉,頓時拍著巴掌的叫嚷起來:「德庫拉先生,可要小心啊,人吃豬肉,可是也有不少人被野豬撞傷呢。」

    德庫拉那個狂怒啊,你易塵旁邊亂叫嚷什麼?他也不準備吃消夜了,眼裡紅光四射,背後的衣物猛的被兩隻巨大的蝙蝠翅膀給撐破了,仰天一聲嚎叫,一拳轟出。一道黑色的電柱和巖田的黑煙對撞了一起,『辟里啪啦』一陣細微的響聲,可以看到黑煙中有無數亡靈四散奔逃,隨後被德庫拉的黑暗力量化為烏有……

    巖田已經得到了喘息了機會,猛一提氣,就要準備朝著德庫拉撲來。

    一道黑色的電光從天上劈了下來,一道淒厲的劍風彷彿要撕裂整個天地般瞬息間到達了巖田的後背,巖田大驚,怎麼有人從這麼高的地方下來襲擊自己?

    他也來不及想這麼多了,那道鋒銳至極的劍光已經從他後心透入,前心透出,然後順著脊柱狂劈了下來,再揮手向上一帶,巖田整個人被劈成了兩片。

    易塵聳聳肩膀,輕鬆的說:「k,搞定了……喂,你們……」

    櫻正收劍微笑,對面德庫拉的一拳已經沒有任何花俏的劈到了他的面前,看德庫拉那沉默的臉色,倒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還是無心的。

    櫻大駭,無緣無故的被一個高級吸血鬼劈一拳頭可不好受,『殺月』匆忙出鞘,發出一聲低吟,細細密密的布下了上千層劍網。『叮叮噹噹』的一陣亂響,拳劍交擊了大概五秒鐘後,德庫拉皺著眉頭收拳閃了回去,嘀咕著說:「好鋒利的寶劍,真是一個好東西……不過,你不該浪費我的食物啊,你把他劈開了,真是浪費,這麼好的血。」一滴滴血從他的拳頭上滴了下來,還空氣中就消散了。

    櫻的手腕也發麻了起來,喃喃的說:「好硬的拳頭,還好沒有被他擊中,真是可怕的生物啊。」

    而這邊,易塵已經開始審視巖田的屍體了,他微笑著,雙手上赫然冒出了淡淡的聖光,雖然微弱,可是的確是貨真價實的聖光,然後這些聖光匯聚成了聖光劍,慢慢的切割起巖田的兩片屍體,把它們割得就好像是被聖劍迎頭劈死了一般。

    德庫拉目瞪口呆的看著易塵:「撒旦上,您並不信奉上帝,為什麼可以使用聖力?」

    易塵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為什麼一定要信奉上帝呢?傑斯特先生他崇拜撒旦,如果願意,他的逆十字聖光依然可以轉化成聖力啊……我麼,和他一起鬼混了這麼久,多少也要學習點東西嘛。不要吃驚,我的聖力太弱了,大概只能殺死一隻雞,所以平時都懶得使用呢。」

    瀟灑的披散了一下頭髮,易塵站了起來,微笑著說:「不過呢,用來偽造屍體,還是足夠了,反正只要留下一點點聖力的痕跡就可以了……唔,還缺少什麼麼?」

    沙畢亞和克魯拎著兩個可憐的低級執事飛掠到了現場,嘎嘎笑著說:「德庫拉大人,我們得手了……啊,他們的血真好喝。」

    易塵愣了一下,驚叫起來:「你們吸了他們的血?那豈不是白癡都可以看出他們是被吸血鬼殺死的?那麼我們還架禍給屁啊……架禍這種東西,好就是要讓對方發現現場的。你們真是太笨了,這種手段都不知道用麼?」

    克魯嘀咕著:「我們不屑於使用這種手段的。」

    易塵尖酸的說:「所以中世紀你們被殺得滿世界逃亡……哼,屍體拿來,我來處理一下。」

    德庫拉也狠狠的橫了一眼沙畢亞和克魯,心裡非常不滿他們兩個居然敢自己沒有吃到消夜的情況下吸血,實是太不尊重自己了。

    易塵接過了兩具屍體,掏出一柄匕首就他們的脖子上切割起來,隨後抓起巖田的半邊身軀,用他的爪子對著兩具屍體的脖子就是一頓狂抓,差點就把腦袋給抓了下來。隨後,易塵又把揮拳把地上砸得坑坑窪窪的,看起來似乎大部分血液都已經隨風飄散了,這才滿意的停下手,把兩具屍體以及兩片屍體擺成了合適的位置。兩個執事的寶劍也沾染一點點巖田身上的血液後,吩咐德庫拉一手折斷後扔了旁邊。

    易塵考慮了一下,又撿起半邊斷劍,狠狠的巖田身上狂劈了幾劍,這才滿意的停了下來,揮手示意大家可以撤退了。

    德庫拉吩咐沙畢亞和克魯變成了蝙蝠,惡狠狠的把他們塞進了自己的衣服口袋,一路上瘋狂的磨壓著自己的口袋,朝營房那邊走去,嘴裡陰狠的說:「你們真的太大膽了,我德庫拉大公爵還沒有享受的時候,你們居然就敢……」

    櫻則是看著易塵詢問到:「易,我真的不知道,您居然也有一身好功夫,真的一點都看不出來呢。」

    易塵聳聳肩膀,奸猾的說:「沒辦法,您看,我的下屬的實力都還不錯吧?」

    櫻連連點頭:「我看,傑斯特先生他們的確都是高手了,也許比不上教廷的高級人士,可是比起我下屬的那些特忍,已經強上太多了。」

    易塵呵呵一笑:「所以啊,我的功夫都是他們教的,沒辦法呢,他們害怕我被人殺掉……其實嘛,今天也就是吸引了一下巖田的注意力而已,我可不敢和他硬碰哦,我自己的實力還是清楚的。倒是櫻今天一劍就幹掉了巖田,實是乾淨利啊。」

    櫻的臉色微微發紅:「您客氣了,如果不是借助『殺月』的力量,真正的我是打不過巖田老師的……何況,我是從兩千米的高空撲下偷襲的呢?真是對不起他老人家,可是,他也太不客氣了一些……他居然想要吞併我們林家,怎麼可能呢?」

    易塵微笑:「當然了,家族利益嘛,何況,櫻很有可能成為林家的家主吧?是不是?自然不能聽憑他胡來的。」

    易塵輕輕鬆鬆的,又櫻的心裡頭種上了一顆毒草。櫻輕聲嘀咕著:「林家的家主麼?那是要山口先生的直系親屬才能擔任的呢。」

    易塵嘿嘿了幾聲,沒說話。

    櫻微笑起來,也不說話了。

    德庫拉則是獰笑著把自己的口袋捏的『辟啪』作響,惡狠狠的踢開了路上的石子……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