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升龍道

龍騰世紀 第九十五章 文 / 血紅

    第九十五章

    易塵一手拎著契科夫,一手拎著凱恩這兩個速度不是很快的傢伙急飛,契科夫不停的叫嚷著:「老闆,太丟臉了,我可以自己行動的。我可以瞬移,我的速度是快的。」

    易塵無情的打擊他:「只要你的精神稍微一鬆懈,你就會成為死人,明白麼?你根本不明白,那些中國的修士,他們排下的三個陣勢,隨便一個都可以毀掉紐約,你稍微出錯,你就死定了。」

    抓著不斷的叫罵的蜜雪兒逃竄的德庫拉回頭,大聲問到:「他們到底幹什麼?」

    易塵乾脆的說:「拚命。」

    這邊易塵話音剛落,高空處攻勢已出。天雷子是所有主陣人士中功力弱的一個,也是第一個無法控制陣勢中激盪的能量的人,他的雙手散發出了刺目的銀光,彷彿栲栳大小的一團銀光正他手中上下振蕩,隨時準備脫手飛出。而後面,腦袋渾渾噩噩的七獸靈還把強大的北斗七星之力傳送給天雷子。

    天雷子只覺雙手巨震,體內的真元都劇烈的震盪起來,他怪叫一聲:「個老子的,道爺讓你們這群蠻子見識監視……天星無極,七星皈依,去。」

    大喝一聲後,天雷子的囟門處衝出了一道銀光,一個高不到十厘米的小人,恍然就是天雷子的樣子,身上披了一件飄逸的,散發著點點銀光的道袍,手持一柄小小的銀劍,渾身籠罩著一層濃厚的銀霞,破空直刺教皇的心臟。而天雷子手中的銀光也隨之飛射了出去,七團斗大的銀光漂浮小人身周,載波載浮,彷彿沒有任何力量一般。

    教廷的人何時見過這樣的攻擊?軟綿綿的根本沒有一點力道嘛,尤其那個小人兒,居然是一路踏罡舞劍過來的,而那七團銀光,看上去簡直就像七條小狗圍著主人轉悠呢。

    教皇急令:「不用管這個了,小心他們那個大陣的變化……『神之裁決』發動。」

    伴隨著幾百名神職人員加嘹亮的祈禱聲,天空射下的聖光越來越強烈了,隨後,那些這些神職人員身邊漂浮的白色光球緩緩的朝著遁甲、五行兩宗弟子射了過去,射出了百多米後,速度突然加快,用一種無法形容的高速一閃即過。

    這邊,空天老道突然止步,手中的寶劍一揮,一道五彩毫光從劍尖激射,直刺『神之裁決』的主導,教皇的心臟。五行真人則是雙目一睜,雙手連連揮動,大陣內那些五彩雷球轟鳴著激射了出去。

    逍遙宗主看到雙方都發動了,也微微歎息一口,羽扇連揮,滿天金龍、飛天、繽紛的天花陣陣妙音中緩慢的朝著教廷人士飄了過去,這些異象之中,那些金色的旗門一閃一閃的,散發著柔和的清光,看上去美麗之至。而逍遙宗的其他幾個門人則是手一揮,無數道橫貫天際的五彩霞光從身後射了過來,瑰麗絕倫,映襯得整個紐約市彷彿仙境一般。

    『七星皈依』以及『飛天絕舞』的速度稍微慢了些,教廷發出的聖光球和五行、遁甲宗的雷球第一個撞了個正著。

    一團團五彩的光芒雙方立足之間的空間炸裂了開來,所有的人都沒有聽到響聲,只覺得渾身震動不已,一道道震波橫掃了過去,隨後遠遠的傳來了回音。尤其可怖的是,凡是那些聖光球湮滅的地方,從他們的正上方,一道粗大的聖光柱馬上激射了下來,重重的轟擊了地面上。而五彩雷球爆裂的地方,空氣中也隱隱約約有了些微妙的變化。

    紐約市,地面上到處都是劇烈的爆炸,聖光球和雷球一旦對撞,他們強大的力量馬上就影響到了地面,它們的正下方,一柱柱沖天的灰石泥土轟鳴中爆起,然後留下了深深的、直徑十幾米的巨大的窟窿,而那些紐約居民,則無辜的被轟上了天空,慘叫著倒了地上,有些出於爆炸中心的,則根本屍骨無存了。

    天空,空天老道呼嘯了一聲:「變。」

    遁甲、五行兩宗的兩百弟子聞聲急轉,一圈圈的五彩波紋以空天老道以及五行真人為核心向四周無邊無際的蔓延了出去。

    異象突起,空氣中傳來了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從東邊的海裡面,無數的浪頭橫衝到了萬米高空,夾雜著萬丈雷光直衝教廷眾人;空氣裡,到處都是巨大的龍捲風,夾雜著一團團雷火肆虐的衝向了教廷人士;一根根巨大的青色的木樁,互相壓搾著,發出了『嘎吱嘎吱』的巨響,互相撞擊的地方往往迸發出了刺目的閃電光,『轟隆隆』的撞向了教廷諸人;無窮無的火焰平地而起,『呼啦拉』的燒向了教廷的人;加可怖的是,不可計量的金色鋒刃發出了陣陣劍嘯,以常人不可思議的速度圍著教廷的人輾轉飛刺。

    教廷的人一下子就被打蒙了,巨大的壓力從四面八方壓了過來,他們那個護身的聖光罩馬上發出了呻吟的『咯吱』聲。教皇緊緊的抓住了手中的權杖,不顧體面的吼叫了一聲,權杖上面光華大盛,天空中『神之淨化』的無窮聖光驟然間合聚成了小小的一柱兒,把所有的教廷人士籠罩了裡面,彷彿一根玉石巨柱一般的聖光柱,死死的抵抗住了這天地的莫大神威。

    而教廷的人還來不及喘息一下,空中就傳來了巨大的轟鳴聲,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中渾厚的土力降臨了,天空中,無數巨大的隕石夾雜著外空的九天雷火轟鳴著撞擊了下來,空天老道以及五行真人的遙控下,『辟里啪啦』的帶著長長的焰尾撞擊向了教廷的那根巨大的聖光柱。

    一時之間,整個紐約上空到處都是肆虐的五行之力,天空風雲變幻,強大的振蕩波讓地面產生了無數裂縫,一棟棟高樓轟然之間崩塌了,紅色的五行真火直接的從裂縫中衝了上去,燒向了教廷的人。

    第一顆隕石撞擊到了聖光柱,轟的一聲爆裂了開來,就好像又是一顆小型的核彈頭爆炸一般,聖光柱馬上黯淡了幾分。上百顆隕石轟鳴著連續不斷的撞擊了上去,教皇身形急抖,聖光柱從無比的輝煌已經變得黯淡無光了。無論他怎麼強大,這畢竟是遁甲五行兩宗弟子兩百許人合力,調集的天地神威啊,他身為一個人,要想抵擋被『大五行滅絕陣』抽掉來的,方圓萬里之內的所有的五行原力,那也是極度艱難的事情。

    教皇眼看著外圍的下屬已經被震得七竅流血,眼看就要堅持不住的摔下去了,而下方,萬丈火焰正熊熊燃燒,摔落下去的唯一後果就是屍骨無存。

    心一橫,教皇念動了他接掌職位的時候,秘傳下來的,不到萬不得已不能使用的密咒。一圈溫柔的白光籠罩住了他,隨後,他的腦後出現了一圈神光。不知道從何而來,強大無匹的聖力源源不斷的衝進了教皇的體內。

    教皇的身軀頓時膨脹了許多,這股力量太強大了,強大到了一個人無法承受的地步,教皇不吐不快,手一揮,很簡單的射出了一圈聖光。這圈聖光帶著雷鳴聲朝著空天老道他們的方向橫掃,周圍的五行之力刺耳的『嘎吱』聲中被轟退了千多米。

    身上壓力一輕,其他的神職人員也拚命發出了自己強的攻擊,同時,『神之裁決』也開始了那種無目標的全面轟擊。

    那些巨大的青色木樁、無數的金色鋒刃、萬丈雷火、無邊波濤、巨大的隕石對撞上了那股粗大無比的聖光,聖光微微的停滯了一下,稍微黯淡了一些,隨後用加強盛的勢頭狂衝了過去。而凝聚的五行原力則被徹底的擊潰了。

    受到巨大反震之力的遁甲五行兩宗弟子,齊齊的吐出了一口血,十幾個功力稍弱的弟子是徹底的爆體而亡。同樣吐出了鮮血的空天老道、五行真人、楊老等人,眼看門下弟子危險,拚命的放出了全身法寶,衝向了那道粗大的聖光。

    楊老第一個被擊飛了,他渾身的皮膚都全部炸裂了開來,幸好他並不是人類修士,怪叫了幾聲,體內馬上又重生長出了一層的皮膚,可是也已經元氣大傷,無力再戰了。

    空天老道他們的飛劍法寶稍微和那道聖光柱接觸,則已經發出了呻吟聲,一聲巨震後被彈了回來。

    眼看空天老道他們也要倒大霉了,天雷子以及逍遙宗主的攻勢已經到了教廷諸人的頭頂,逼得教廷的人收回了攻勢,轉為防守。

    剛剛吃的苦頭,已經讓教廷的人不敢小看這些看起來彷彿幻境的攻擊了,也就是因為這樣,才救了他們中不少人的性命。

    天雷子他們的七顆銀球第一個靠近了前方的教廷人士,那人冒失的一道聖光劍刺了出去,正中一顆銀球,隨後,這個執事被一股浩然巨力反擊,手臂、胸骨裂的摔了下去。

    周圍的神職人員愣了一下,一時間不敢攻擊這七顆銀球,傻傻的看著它們自己人群中擺佈成了七星方位,而那個飄逸的小人兒則佔據了北極之位。

    只有教皇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從天空傳來,這才發現不妙的,一拳轟了過去,可是已經來不及阻攔了,小人兒以及七個銀球上面刺目的銀光急閃,隨後天空中傳來了細碎的微妙的聲響,天幕上,北斗七星以及北極星突然散發出了極其強烈的銀光。

    遠處正帶人逃命的易塵看到了天空的異變,差點嚇得魂飛魄散,吼叫了一聲:「快走,快走,該死的老傢伙,他真的用出來了,不怕多一次天劫麼?」

    七星以及北極星上,加強烈的銀光閃了一下,隨後滿天銀光從八顆星星上射了下來,溫柔的籠罩住了方圓百里之地,溫和的銀光帶著淡淡的倦意,讓一小半心力不堅的神職人員甚至開始打起了呵欠。

    教皇臉色狂變,吼叫起來:「全力防守,所有人向我靠近。」他體內無窮的聖力瘋狂的奔湧了出來,加上裁判長、五個紅衣大主教、四個副裁判長、九個神聖騎士以及幾百個神職人員的聖力,一個巨大的聖光球出現了空中。

    小人兒微微的動了一下,手中的銀劍沖天一舉,然後斷然揮下,隨後帶著一溜銀光激射回了天雷子的囟門。天雷子微微睜開雙目,渾身大汗淋漓的向下方摔了下去,同樣渾身癱軟的七獸靈連忙扶住了他,刮起一陣陰風逃到了遁甲、五行宗的陣內。

    那滿天的銀光開始了緩慢而又堅定的斂縮,漸漸的向那顆聖光球集中,銀光收縮的速度越來越快,後,銀光一閃,八道不過米許粗的銀光激射到了聖光球上。聖光球一陣抖動,無窮量的電光閃過,頓時崩潰,一百多個神職人員被強大的星力撞擊個正著,馬上被化為虛無。

    八道銀光直衝到了地面,一朵巨大的蘑菇雲拔地而起,半個紐約市的建築馬上巨大的煙火中被摧毀了,曼哈頓是爆炸的正中心,整個地面就此削平,被湮沒到了海水之中。

    教廷的人被幹掉了一百多個,其他的人,除了那些高級人士,其他的人近乎都無力再戰了。

    教皇傻傻的看著下方的慘樣,渾身火燒火燎一般的疼痛,他呆呆的抬頭看看對面的修士隊伍,心裡狂怒……你們可以跑路,根本就沒人知道你們的來歷,可是自己的下屬肯定脫不了關係,事後教廷要如何向美國解釋這次的事情?尤其是已經有了這麼多目擊者的情況下,看到了『神之淨化』的模樣,白癡才不會知道,教廷有人捲了進來。

    教皇真的發怒了,他不顧自己身體已經不堪承受那來自虛無飄渺之間的強大的聖力,連續上百道的『聖光十字劍』劈了過去。

    他的攻勢剛剛出手,『飛天絕舞』到了。

    滿天的天花爛漫,異香撲鼻,妙音悅耳,那些翻飛的金龍,甚至都帶著懶洋洋的微笑,其中偶有身材絕妙,偏偏穿著極少衣服的飛天往來飛舞,手中的琵琶彈奏除了片片霏霏之音。同時有酸甜苦痛等等五賊所感襲來。

    低級的神職人員第一個抵擋不住,流露出了一絲絲恬淡的微笑,心頭五賊一起,再也按捺不住心頭慾火,一個個咯咯咯咯的傻笑起來。那些金色旗門中的先天元磁之力馬上聞風跟進,凡是心頭起了旖念的,一股子魂魄飄飄蕩蕩的就這麼去了。

    眼看著這次的攻勢絲毫聲勢全無,可是自己的下屬卻雨點一樣的摔了下去,明顯都是不活了,教皇以及裁判長心頭狂震,也顧不上什麼後果了,帶著那些高級神職人員,發動了『神威如獄』。

    見過黑色的聖光麼?此刻教皇他們發出來的就是了,一道道黑色的聖光彷彿劍鋒一樣,呼嘯著摧毀了十幾個金色旗門,逍遙宗主渾身大震之間,一口血噴了出來。教皇渾身籠罩一層濃厚的黑色光芒之內,朝著這邊破空襲來,手中一道劍氣綿延千米,對著修士隊伍就是一擊。

    天雷子驚叫起來:「個老子的,入他先人板板,我們可不是這個怪物的對手。」

    空天老道和五行真人對視一眼,重重的點點頭,的確,場沒人是教皇的對手,何況他已經發動了密咒,得來了無窮的聖力支持,加何況,他此刻發動了教廷威力大的,專門為了殺伐而做的魔法。

    一個字,逃。

    逍遙宗主可不是一個乎自己面子的人,他向來是打不過就逃,誰又能說他什麼?招呼了一聲,逍遙宗主帶著幾個門人化成五彩霞光朝西邊去了,空天老道他們看到這個情景,也紛紛化虹而去。後面,教皇一劍剛剛劈掉了二十多個五行宗弟子,眼看這些敵人逃走了,不依不饒的化成一道精芒追了上去。

    裁判長他們也急了,您老人家何必親自追人啊?這能行麼?

    於是乎,凡是能夠長途飛行的神職人員,全部化成了一溜溜的聖光追了上去。

    教皇一邊追,心裡頭一邊那個氣啊,明明這些人都不是自己的對手,為什麼他們一旦組織成了一個奇怪的排列後,發動的能量就能打得自己慘兮兮?他可真的不明白,東方的法術本來就是注重引動天地原力來對付敵人的,何況是很多高手同時發動?而西方呢?就連一個魔法陣,很多時候都是一個人發動,根本就沒有這個傳統嘛。

    也可以說,東方法術,似乎就是喜歡群毆了一點,而西方的呢,也許就連魔法師,也有點那種莫名其妙的騎士精神吧。

    且不說教皇追著百多個逃敵朝著西邊,也就是中國的東部海域過去了,再看看紐約成了什麼樣子。

    紐約的百姓,本來是很崇敬的看著天空的十字架,看著天空的神跡祈禱不休的,誰知道神跡之後就是災難呢?就因為天雷子的一個掌心雷,教廷和修士們紛紛出手,整個紐約已經被徹底的毀掉了,倖存的人不過四百來萬而已,他們到底招惹誰了?

    而易塵他們,『七星皈依』的重擊時,恰恰的逃到了郊區附近,只是感受到了那轟然的重擊而已,幸運的躲過了爆炸的鋒頭。

    德庫拉回首看著地獄火海一般的紐約,驚恐的微微有點發抖,低聲說:「這是人力可以造成的麼?」

    易塵呆呆的說:「一個人不行,一群人就可以了……可是,天雷子那個老不死的混蛋,他不怕四九天劫提前臨頭麼?別說他了,其他的人都好不到哪裡去,遲早看他們怎麼倒霉的。媽的,西方的教廷的人,就不怕天劫?他們好像沒有這個說法,那也太不公平了一點。這次的事情,教廷要承擔大部分的責任哩。」

    易塵是很乾脆的把黑鍋扣到了教廷的頭上,可惜的就是,老天爺絕對不會聽他的就是了。

    傑斯特他們把手上拎著的凱恩的幾個下屬放下,菲麗把莎莉從肩頭放了下來,都傻傻的看著紐約上空的滿天幻景出神,那正是『飛天絕舞』絢爛的時候。

    德庫拉拚命的搖頭,他感受到了『飛天絕舞』那古怪的力量,心裡也沒有把握自己能夠撐多久,正讚歎呢,旁邊一個神經絕對大條的聲音響了起來:「哇,好漂亮的花,還有那些抱著樂器的美女耶……哇,好好聽的音樂……哇,那些長長的有四個爪子的是什麼生物?四腳蛇麼?」

    德庫拉的喉嚨裡面發出了幾聲『咯咯』聲,無力回答了。

    易塵歎息說:「這次的事情,可真的麻煩了……我要安排偷渡的途徑返回倫敦,我這輩子,再也不來美國了,省得惹上一身麻煩。我是一個正經商人,我可不想沾上麻煩……哦,可憐的老約翰,剛剛得到的地盤,這次就徹底完蛋了,曼哈頓完蛋了,希望他老人家沒有總部,否則他死定了……該死的,教皇居然追了上去?還有那些神職人員,他們不要命了?」

    易塵的話可是很有道理的,他知道,教皇哪怕真的天下無敵呢,碰到了中國的那些修士,怎麼樣也要灰頭土臉的回來,正派的也許好說,說不定還能和他老人家單打獨鬥的,可是那些邪門的修士,說不定就把他當作大補丸了……惡毒的北邙山鬼王,說不定還很樂意自己的傀儡武士裡面增加一個收藏品來著。

    一個冷漠的聲音旁邊響起:「先生,來自英國的易先生,哦,親愛的大英帝國的爵士,親愛的易塵先生,您先考慮自己的生命問題吧……也許,您等下就沒有空閒時間擔憂別人了?」

    易塵和德庫拉他們猛的動了起來,站成了一個環形,把蜜雪兒以及莎莉等人護了裡面。雖然自己剛才是全神貫注的看那邊的拚殺,心神也的確沒有集中,可是能夠不知不覺中接近自己的人,絕對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人。

    百多名黑衣人靜悄悄的從四周出現了,他們的組長輕輕的上前幾步,低沉的說:「我是維力,嗯,我的職位很古怪,你們可以隨意的稱呼我們是什麼。當然了,我的任務是調查以及處理一切不合情理的事情,並且讓他化為虛有。」

    易塵看了看天上的密密麻麻的黑影,不解的問:「先生,我們似乎並沒有招惹你們。從您的介紹看來,您是一個維持美國運轉秩序的衛士,而不應該是一個攔路打劫的匪徒,不是麼?可是看您的樣子,似乎不懷好意呢。」

    維力笑了幾聲,輕輕的搖搖頭說:「對不起,我要你們當替罪的羔羊。」

    德庫拉的臉色陰沉無比,冷冰冰的說:「哦?讓我們當替罪的羔羊?就憑你麼?」

    維力輕輕的點點頭:「沒錯,是這樣。你們也看到了,紐約……基本上等於被摧毀了,您看,國防部要我們過來調查那批所謂的精英的死,而我們來了以後,卻出現了大的亂子,您叫我怎麼辦呢?我對現的職位很滿意,強大的權力、無的金錢,我實捨不得。」

    易塵接口說:「可是,如果您不能向上面交代一下,您的職位就不保了,不是麼?」

    維力連連點頭:「您太聰明了。您看,我們是從小就被特別培育的天才,努力了很久才有現的地位,我實不願就此放棄掉。我必須有替罪羊,證明我不是無能的,您同意麼?」

    德庫拉陰笑起來:「替罪羊?這麼大的一位教皇大人就天上呢,不,現也許他已經飛到了美國中部了吧?嗯?您為什麼不去找他?」

    維力坦白的說:「我得罪不起他,如果我向上面報告說,是教皇造成了這次的事故,恐怕我會被馬上銷毀掉……嗯,教廷的人手太多了,我得罪不起他們。可是呢,你們就這麼一點點人,我還是有把握幹掉你們,然後把你們當作罪犯交上去的。」

    易塵偷笑起來:「親愛的維力,您認為,我們好欺負?」

    維力連忙點頭:「是的,易先生,我已經調查了您的底細,您不過是一個黑幫頭目。而您身邊的這些人呢,雖然是一種奇妙的生物,可是我們也有辦法對付的。」

    易塵突然問了一句:「您聽說過黑暗議團麼?」

    維力愣了一下:「黑暗議團?是什麼東西?」

    德庫拉張大了嘴巴,獰笑起來:「哦,親愛的小鬼頭,您真可憐,您得罪不起教廷,可是您居然敢得罪和教廷一樣強大的黑暗議團,真是一個聰明的小寶貝……」德庫拉的臉突然就冷了下來:「幹掉他們。」

    那些變成蝙蝠,一直偷偷摸摸的藏附近的,隸屬菲利普家族的高級吸血鬼們馬上恢復了人形,沙比亞以及克魯的帶領下,帶著漫天的殘影衝殺了過去。德庫拉自己退後一步,死死的抓住了蜜雪兒的肩頭,不許她動彈,而十二個大公爵也衝了出去。

    易塵低聲喝到:「他們解決黑衣人,我們幹掉那些天空的人。」手一樣,兩條銀色劍光、七道碧色光華破空而起,激射了出去,瞬間就穿破了五十多名天空中士兵的心臟。

    傑斯特笑起來,他的身形彷彿一隻大鳥一樣飄蕩了起來,鬼影一樣的衝上了天空,鐵條一般的手爪殘忍的撕裂了那些士兵的喉嚨。

    契科夫高興得亂跳,連忙從口袋裡面掏出自己的刀片,雙目一閉,淡淡的藍色光華中,上百片刀片呼嘯著刺了出去。

    菲爾、戈爾手中也出現了自己的大劍,兩條火龍脫手而出,他們第一次御使飛劍殺向了那些可憐的小兵兵。

    只有菲麗沒有動,她放出了晶珠,小心翼翼的照看著這樣的戰鬥中沒有任何反抗力的莎莉,以及凱恩的那些下屬。

    天空的特別作戰旅的士兵倒霉了,黑衣人和吸血鬼們混雜了一起,而且他們的速度都快到了極點,他們根本不敢開火,可是嚴謹的紀律讓他們又不能臨陣逃脫,於是只好操縱自己的單兵飛行器狼狽的逃竄著。這些輕盈的飛行器,此刻顯得那樣的笨拙,根本就不可能逃出易塵他們的攻勢,一個個士兵不斷的慘叫著摔了下來,然後背後的單兵飛行器地上炸成了一團火焰。

    維力有點心驚,他已經被一名大公爵重擊了十幾拳了,可是自己一拳都沒有擊中對方。他越來越懼怕的看著那個大公爵飄忽的身影,看著他臉上怪異的笑容。

    維力終於反應了過來,這個傢伙逗自己玩,純粹就是玩自己,這個傢伙根本就沒有出全力。維力剛剛想到這點,他的屁股上馬上又被踢了重重的一腳。維力驚呼了一聲:「走,他們太強大了。」親身領教了吸血鬼恐怖實力的維力第一個帶起了一溜殘影,就要逃竄。

    後面的那個大公爵獰笑了一聲,微微一動,已經追上了維力的身影,一爪朝著他的後心抓了過去。

    德庫拉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留下一個報信的,其他的都幹掉。」

    聽到德庫拉的吩咐,那個大公爵的手急收了回來,隨後右手成刀形,一掌劈了下去。維力只覺得兩臂一亮,隨後身體內的熱量瘋狂的瀉了出去,他連忙左右看了一下,才發現自己的雙手已經被齊肩劈下。維力驚恐的慘叫起來,卻也知道此刻正是生死存亡的關頭,也不顧劇痛,瘋狂的奔逃了出去。

    那個大公爵不屑的站原地,狠狠的幾腳把維力的雙臂踏成了肉醬,低聲嘲笑到:「沒有實力的人,卻說出了無敵的人才能說的大話,這樣的不知道好歹的混蛋,就是該死的。」

    但是慘叫聲傳來,已經逃出了老遠的維力,被一隻巨大的拳頭洞穿了胸膛,慘死當場。凱恩高大的身形慢慢的走了回來,低聲說:「老闆說過的,絕對不留下可能危害到自己的人。我們的實力,無法和美國對抗,所以,我們必須滅口。」

    德庫拉站原地不滿的哼哼了一聲,他發令放走的人居然被凱恩幹掉了,心頭實是不滿,可是看易塵的面子上,德庫拉忍下了這口悶氣。

    易塵眼看著黑衣人連連慘叫,眼看就要被殺戮一空了,而自己這邊對付的那些普通的士兵居然還有幾百人存活,並且已經開始四散逃竄了,不由得冷哼了起來。要是德庫拉面前丟了面子,對於這個高傲的吸血鬼貴族來說,日後肯定又會看不起自己吧?何況,老傢伙正旁邊生氣呢,還是把他心頭的怪念頭打消點的好。

    一口先天元氣噴出,易塵手一指,低聲呵斥了一聲:「呔。」

    正滿臉僵硬的德庫拉,一雙眼睛差點就瞪了出來。空中易塵的兩道銀光,七縷碧光被那口白濛濛的先天元氣一噴,居然蛟龍一般靈動起來,然後一變十,十變百,一時間滿天都是穿刺飛射的銀、碧兩色光華。那些逃竄的特戰旅士兵根本來不及慘呼,就已經被滿天激射的劍光絞成了粉碎。

    德庫拉張大了嘴巴,匆忙的詢問易塵:「怎麼可能,你的那些劍怎麼可能越變越多?這完全不符合基本的物理原理。」

    易塵露出了怪怪的笑容,突然漂浮了兩尺高,笑著說:「這不也不符合物理原理麼?親愛的德庫拉大公爵先生……還有,您變身為蝙蝠的時候,您的內臟到底是蝙蝠還是人類呢?」

    德庫拉愣了,抓著腦門苦苦的思起來……易塵也愣了,他被自己的問題弄糊塗了,是啊,這些吸血鬼變化的時候,到底內臟是什麼樣子的?

    旁邊的慘叫連連,僅存的幾個黑衣人被德庫拉的下屬幹掉了。

    易塵看了看天色,點頭說:「鬧了一個晚上呢,天快亮了。我想,我們好早點想辦法離開紐約附近,我想,不用兩個小時,大批軍警就會開到了。」

    德庫拉奇怪的看著他:「軍警來幹什麼?」

    易塵笑起來:「唔,滅口而已。紐約不會全死光了吧?為了種種錯綜複雜的利益問題,那些生存下來的人,必須讓他們閉嘴的。不管用什麼手段,對外的解釋肯定就是地震、海嘯等借口,真正的原因一定會被消滅掉的。」

    德庫拉轉悠了一下眼珠:「所有的倖存的人都要被幹掉不成?」

    易塵搖搖頭:「也許是催眠,或者乾脆用藥物讓他們忘記幾天內的事情,反正,他們不會說出他們到底看到了什麼……當然了,紐約被摧毀了,這樣重大的事情是肯定會震動世界的……天啊……菲爾,菲爾先生。」

    易塵緊張的一手抓住了菲爾:「趕快打電話回倫敦,不管怎樣,我們手頭那幾億美金的股票,趁早給我拋出去,不管用什麼手段,全部給我清盤,然後斷絕所有的商業活動……紐約被摧毀了,我想整個西方的股票體系,也許都會地震,我可不想我們的錢打了水漂。」

    德庫拉有一種幹掉易塵的衝動,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怪物?這種情況下,居然第一個反應就是錢……

    德庫拉正鬱悶著呢,蜜雪兒已經尖叫起來:「啊,你們趕快把股票賣掉,要是你們破產了,答應給我的禮物就沒有了……錢啊,錢啊……」

    德庫拉一向蒼白的臉上,終於控制不住的湧上了一層紅霞……幸好吸血鬼似乎沒有高血壓這種毛病,否則德庫拉將會是第一個死於腦溢血的吸血鬼。

    菲麗連忙安撫蜜雪兒:「乖乖,不要緊,那些股票不過幾億美金而已,一點點而已了。」

    手中揮動著上千米長一道黑色劍光的教皇,死死的追逐著前方的修士隊伍,不時的一道聖光劈了出去。

    而前方的修士大隊,則是由逍遙宗主、空天老道、五行真人斷後,一道道雷火、霞光不時的向後劈去,每次都和聖光對消,空中爆出了大團的光焰。每次,教皇都要稍微停滯一下,躲避自己劈出的聖光爆炸後產生的震波,畢竟炸自己的身上也不好受啊。於是,每次剛剛拉近的距離,一下子又拉遠了。

    百多條光虹前方飛射,而一道黑色的激芒後面瘋狂的追擊,黑色劍光所至,雲彩被強大的壓力劈開,一條清晰的雲路出現教皇所經之地,而劍氣停滯空中,讓雲彩久久不能重合併。海面上的船舶上,船員們可以透過這一條通道看到天上的星星。

    再後面,則是五十多道白色的光芒,彷彿流星一樣追逐著那道黑色的光芒。

    天雷子已經是渾身脫力,無法再動彈了,他正騎恢復了原形的鷹靈身上,抓著他的翎毛喘氣呢,看到後面的黑色激芒追擊太急,不由得氣惱萬分,手法寶囊中摸了一陣,掏出了幾顆銀色的,帶刺的小小顆粒,偷偷摸摸的扔了出去。

    空天老道注意到了天雷子的動作,不由得心裡一顫,低聲驚呼:「道友,你怎麼把自己練來抵禦四九天劫的『渡劫神雷』給打出去了?」

    天雷子嘀咕了幾句:「個老子的,要是不丟出去,今天老道我就要歸位了。算了,算了,到時候求師兄幫忙,再煉製幾顆就行了。」天雷子知道自己也是胡說八道,就算天心子出力幫他煉製,可是沒有自己的元神附著上面,日後使用的時候效果也打了個折扣。

    空天老道歎息了一聲,已經開始琢磨要如何找東西給天雷子作為替代品了,四九天劫畢竟不是好玩的東西……想著想著,他又是一道雷光劈了出去。

    教皇正追得焦急,眼看每次接近對方的時候,總是被幾人合力的雷霆劈了回來。教皇那個氣惱啊,畢竟是紅衣大主教出身,自己的**的強度可不如宗教裁判所的那些下屬,萬一受傷可頂不住,無論如何都要小心才是。

    五顆小小的銀彈子一樣的東西飄了過來,教皇皺起了眉頭,這是什麼東西?不耐煩的一掌劈了出去,一道強勁的聖光正中目標。

    而那邊,天雷子正運用元神,狂吼了幾聲:「爆,爆,爆,爆,爆。」

    五顆『渡劫神雷』應聲而爆,五團巨大的銀色光團橫跨天際,巨大的衝擊力讓下方萬米處的海面硬生生的陷下了一個巨大的漩渦,隨後一道百餘米粗的水柱沖天而起。

    教皇的樂子大了,他怎麼知道這是天雷子用了兩百多年的功夫,每天用體內真火磨煉的寶貝?其中積蘊的九天雷火瞬間爆發的威力,硬把他炸得頭昏目眩,渾身華袍破碎,身形飄飄蕩蕩的向後飛墜了百多里地,嘴角也掛上了一絲血漬。

    但是教廷秘傳的咒法的力量太強大了,教皇受此重擊,也就是體內稍微振蕩了一下,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傷害,磅礡的聖力流轉之下,他那點點振蕩所引起的不適也迅速消失了。裁判長他們也恰恰追了上來,看到教皇受襲,心頭的火氣大了幾分,死死的跟著教皇瘋狂的追了上去。

    遁光的速度瞬息千里,東邊的日頭剛剛從海平面上出來的時候,追逃的兩方人已經到達了日本上空,隨後極快的到了中國東海海域。

    天雷子已經是氣都喘不過來了,大聲叫嚷起來:「入他先人板板,他非要追到我們山門去不成?這也太欺人太甚了些。」

    空天老大他們也是有氣無力了,連續的劈出雷火和教皇的聖光對撞,他們的真元也是有窮的啊,哪裡像教皇那樣,有無窮的強大的聖力補充進來?此刻他們的遁光都黯淡了不少,眼看就要氣竭墮入海中了。

    逍遙宗主猛的咬了咬牙,大吼了一聲:「諸位道友,你們先退,貧道和他拼了,倒是看看他到底有什麼驚天動地的絕學。」不等空天老道他們反應過來,還有些許餘力的逍遙宗主已經渾身冒出了細絲一般的五彩光華,帶著一溜縹緲的霞光,飛身朝著後方的教皇迎了上去。

    空天老道他們剛剛驚叫出聲,遁光迅速,已經隔開了十餘里,眼看救援不及了。

    逍遙宗主手一揮,手上佩戴的那枚龍形玉戒脫手飛出,逍遙宗主一口本命元氣噴上面,龍頭處兩顆細細的紅色寶石鑲嵌而成的眼珠,突然就射出了萬丈光芒,整個玉戒就這樣活了過來,瞬息間變成了一條百餘米長的玉色巨龍,發出了一聲震耳欲聾的長嘯,眼裡凶光閃動間,這條巨龍大嘴一張,一團五彩霞光包圍著一顆小小的金色圓球轟了出去。

    教皇一驚,這是什麼東西?他運足了全力,一劍刺了出去,裂帛聲大起,滿天金光閃動中,金色圓球,也就是這條擬形成一枚玉戒的蛟龍的本命元丹被粉碎,就連自己的本體也被一劍之威震成了粉碎。震天的長嘶中,玉龍魂飛魄散,逍遙宗主和它魂魄相系,頓時也是一口鮮血狂噴了出來,石頭一樣墜了下去。

    而元丹破裂時爆出了萬丈金光,蘊藏著極大的能量,轟然聲中撞擊了所有的神職人員的身上,十幾個聖堂執事彷彿被重炮轟擊一般,一口血噴出,胸口骨骼裂的摔了下去,眼看是不活了。

    裁判長那個火氣啊,吼叫著追向了下墜的逍遙宗主,一拳劈了下去。

    已經掉轉遁光趕來的空天老道、五行真人以及逍遙宗下屬幾個弟子目眙裂,大吼一聲,雙手連揮,那一點先天的本命真元彷彿都不要錢一樣的,化成了無數道雷火轟鳴著劈了出去,威力所及,四周風雲變色,下方也刮起了彷彿十二級颱風一樣的風浪。

    裁判長一驚,他們是拚命了?眼看自己無法抵抗數人合力的攻擊,他一個大翻身就要飛起。而上面,教皇也正不滿呢,人家拚死掩護自己的朋友,這種精神分明就是崇高的道義所,你裁判長又何必一定要去殺死一個眼看不行的重傷之人呢?

    電光石火之間,所有人的腦筋都還沒轉過神來呢,一道彌天蓋地的銀霞從西南方向橫衝而至,一條銀光閃動的人影一手抓住了裁判長的脖子,隨手就扔了出去,然後急轉之間,抱住了下墜的逍遙宗主,手指一彈,翹開了逍遙宗主的牙關,一顆龍眼大小的銀色丸子射進了他的嘴裡。

    裁判長只覺一道鐵箍死死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然後一股龐然巨力嘩啦啦的粉碎了自己體內的聖力的抵抗,自己彷彿沙袋一樣被毫不留情的丟了上去。這個速度真叫快啊,裁判長就彷彿子彈一樣帶著破空聲直向上空飛射了兩萬多米,眼看不知道要被丟到哪裡去了。

    教皇心裡大震,來的人是誰?可是暫時也無暇考慮這個問題了,再不出手,裁判長可能都要被砸出大氣層了,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他身形急停,激射向了裁判長,瞬息間抓住了他的身體,體內至強的聖力奔湧過去,和那人留裁判長體內的能量瞬間對撞了上千次,整治得裁判長連續噴出了十幾口血,這才穩下了他的身體,然後帶著裁判長飛射了下去。

    騎著鷹靈,帶著一批五行、遁甲宗弟子飛射回來的天雷子連連扶胸稽首:「無量佛,師兄來了,這下好了……追我麼幾萬里地,這次看你這個王八蛋是怎麼死的。」

    後方,一道道強烈到了極點的銀光急閃,天星宗自天心子以下,除了天閒子以外所有長老高手全部到齊。隨後,滿天清光浮現,道德宗的法天老道氣沖沖的帶著大批門人衝了過來。緊接著,是滿天的梵唱聲,十幾個肥頭大耳的和尚笑嘻嘻的,手持紫金禪杖,不動聲色的護了天雷子等人的身前,笑呵呵的看著教皇等一批人。

    緊接著,東邊一波,西邊一波的,各色光華閃動,足足五六千人從各個方向趕到了現場,不懷好意的目光死死的盯住了教皇以及身後的一批神職人員。

    天心子一邊給懷中的逍遙宗主灌輸真氣,一邊緩緩的升了上來,和教皇面對面,相隔不到百米的,低聲說:「這位施主,貧道有禮了,不知這些道友何處冒犯了施主,惹得施主大動雷霆,萬里追殺到此?」

    天心子說是說了,可是他忘記了一件事情,人家教皇可不懂你中文啊……兩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教皇手中的裁判長突然一個動彈,一掌劈向了天心子,一道強勁的『聖光十字劍』激射向了天心子的前心。

    這下子可好,裁判長一個本能的動作,惹怒了被天心子飛柬邀來的所有修士,他們震怒的吼叫起來:「西方蠻人,居然來我中土動武……」也不知道誰第一個出手,上萬道各色光華夾雜著無窮力道,從修士隊列中飛射而出,對著教廷的一批人轟了過來。

    教皇那個火氣啊,你裁判長是腦袋壞掉了麼?人家幾千人這裡,而且看他們來時的聲勢,分明就不是好惹的,你居然還去觸動他們的首領?我們現不過才三四十個人啊,就算要動手,也要等日後招集教廷所有人馬後再來大舉進襲啊……

    可是已經來不及多說什麼了,分明自己身後的下屬是不可能抵擋這一波攻擊的,教皇苦笑連連,體內的聖力急速的湧動,一**刺目的白色光暈橫掃四周,護住了自己所有的下屬,於是,那上萬道劍光直接命中了教皇散發出的光罩。

    天心子剛剛彈指間破掉了裁判長的聖光,眼看自己這方的道友已經火辣辣的動手了,自己也不能看著吧?可是已經有幾千人出手了,自己再動手,似乎,似乎從情理上有點說不過去不是?算了,給你們這些蠻子一點點厲害看看好了。於是,天心子的手一揮,一道銀光沖天而起。

    教皇的一圈圈的光罩和萬許劍光對撞了一記,他的光罩當場粉碎,教皇饒是有無窮的聖力支撐著,一口鮮血依然狂噴了出來,嗓子裡頭那個難受啊,甜甜的,帶著一點點鐵蚳道,心裡頭那個翻騰啊,渾身都好像被開水潑澆一般,眼前金星閃爍,耳朵裡面是嗡嗡嗡嗡的直響啊。

    教皇知道,這種事情不能再來一次了,否則自己今天就算是交代這裡了,幾千人和一個人打,除非自己真是耶穌基督,否則根本不可能有勝算的,尤其很多火氣大的修士除了劍光又飛出了威力大的法寶,那各色光彩讓整個天空都變了顏色,自己能贏麼?

    退,撤退,教皇一邊噴著血,一邊摟著裁判長飛射了回去,嘴裡含糊的吼叫了一聲:「快退,退……他們人太多了。」教皇可不承認自己不是對手,反正是對方人太多了,自己不可能抵擋得住,否則,他們隨便出一個人來,自己肯定贏定了。

    教廷的人剛剛出溜,就看到天上所有的星辰都散發出了耀目的銀光。迦蘭蒂慘叫起來:「上帝啊,他們要這裡使用那一招麼?」『七星皈依』不過是北斗七星而已,就已經毀掉了半個紐約,而眼看漫天的星辰都散發出了刺目的銀光,徵兆就和『七星皈依』完全一樣啊。

    出乎他們意料的,天上的星辰撒下的,不是那種致命的銀光,而是一縷縷溫潤的,祥和的,充滿了生機的光輝,甚至自己身上的傷勢,都已經好了不少。再看看銀光所籠罩的範圍,那近乎是整個東海海域啊,海面上,那些魚蝦、豚鰻等海洋生物正因為這純粹的星辰原力而歡呼雀躍,整個海面光滑如鏡,映襯著滿天繁星,一時間分不清上下四處,哪裡是天,哪裡是海。

    一道道祥雲清光海天之中流轉不休,那些海洋生物加歡躍起來,紛紛從平靜的水面跳了起來,發出了大聲的聲響。

    後面,一個肥頭大耳的老和尚呵呵了幾聲,揮手撒出了一把金色的種籽,於是乎,整個東海海面上,先是浮現了無數的金色光點,緊接著就是一條條瑩白如玉的莖桿生長了出來,隨後金光閃動,一朵朵金蓮,一片片碧葉浮現海面之上,空氣中充滿了檀香味道。

    教皇那個氣惱啊,他知道對方示威,警告自己不許再來,可是,就算對方示威,自己現也不能說什麼,後面那萬多道,不,現加上了無數法寶,近乎兩萬道各色霞光追得正急呢,還不逃命,此刻還想做什麼?

    天心子面帶微笑的看著教皇他們逃竄,回頭狠狠的瞪了一眼天雷子,差點就嚇得天雷子身體一歪摔下了鷹靈的後背。

    逍遙宗主已經恢復了一點元氣,苦笑著說:「多謝道兄襄助,否則貧道今天就魂歸地府,也不用等四九天劫降臨了。」

    天心子正想客氣幾句,變故出現了。

    教廷的人逃竄的方向,本來一波如鏡的海面下,一道沖天的水柱突然飛起,一道金色的人影帶著一溜寒光猛擊了過去,天心子驚呼:「老鬼前輩。」

    嘎嘎怪笑聲中,北邙山鬼王狂吼一聲:「看爺爺我『獨破千軍』,留下一個。」

    一個神聖騎士狂吼一聲,一道突刺猛的向下劈了下去。他想來,自己剛才祈禱所得到的強大聖力還,加上強悍的招式居高臨下的猛劈,這個趁火打劫的傢伙還有不死的道理?

    可是他怎麼知道,北邙山鬼王才是真正的中土正邪修士第一人呢。那道寒光和這位神聖騎士的突刺劍光一碰,騎士的聖劍玻璃一樣被粉碎,隨後整條手臂被粉碎,胸甲粉碎,緊接著,自己的身體也呼嘯的劍風中被粉碎了。

    教皇此刻是肝膽俱裂,敵人可以打敗自己的神聖騎士,這是可能的。可是,一劍之威,能夠粉碎騎士本身以及他的威力無窮的聖器,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怪物啊?

    還好鬼王並沒有追擊,而是大模大樣的懸浮空中,大聲怪叫:「西方的蠻子,以後不許你們進入我們東土,否則爺爺我看到一個劈你們一個。嘎嘎……前途小心啊。」

    教皇他們沒有聽到鬼王的話,就算聽到了,他們也聽不懂啊。

    於是,剛剛逃出了百多里地,眼看後面的萬道光華已經紛紛轉回,教皇他們心裡剛剛一鬆的時候,無數點暗綠色的螢火從四周急閃而至。教皇本能的運起了護身的聖光,掩護住了大批的下屬,而外圍的迦蘭蒂則沒有這麼幸運,他稍微離得遠了些,被一點螢火粘了右臂,於是乎,一點細微的雷鳴聲,他整條右臂被炸成了粉碎,一點點殘渣都找不到了。

    迦蘭蒂慘叫一聲,一頭撞進了教皇的護罩之內,然後,那些螢火紛紛揚揚的沾了上來,細微的雷鳴聲中,教皇渾身戰抖,一口血又噴了出來……

    幾條詭異的身影附近漂浮不已,怪異的聲音大聲叫嚷著:「我等乃軒轅古墓萬妖至尊鬼面梟王座下護法,你們這群混蛋給我們滾,這裡是大爺們的地頭,嘎嘎,如果不是你們的皮厚,爺爺們就吸乾了你們。」

    一路上,中國的正派修士沒有追擊,而這些聞風到來的邪派修士哪裡肯放過教皇他們一行人?一路上圍追堵截,硬逼得教皇重傷,又損失了十幾個高級執事以及神父等人手後,才狼狽的逃回了美國。

    幸好這些邪派修士還講究一個道理,那就是萬萬不可撈過界了。所以,他們美國西邊海域耀武揚威了一通,胡亂的禍害了一些巨型貨輪什麼的後,威風凜凜的回去了。

    教皇震怒的一口血噴了出來,死死的握住了拳頭,死死的看著後面,低聲吼叫到:「回梵蒂岡,回梵蒂岡,這筆帳,我們慢慢的算。」可是教皇心裡也清楚,一個黑暗議團都還沒有搞定,又莫名其妙的多了這麼一批可怕的敵人,委實是件不明智的事情呢。

    一夜之間,中國和美國都有了大麻煩。

    美國要焦頭爛額的處理紐約的事情,善後工作可是著急得很,尤其一批絕密的人手突然失蹤了,不找出個結果實不放心啊。

    中國方面,難受的就是,東海海域這麼大,被天心子他們這樣一折騰,目擊者起碼上千萬,要如何解釋那種不可思議的現象?極光?見鬼,那裡不是北極……海市蜃樓?哄幼兒園的小朋友麼?

    不過,什麼煩惱都和易塵無關了,他已經找到了關係,坐上了一條偷渡的貨輪,佈置得挺舒適的船艙內,已經開始憧憬回到自己倫敦的老窩後舒適的生活了。

    其他的人都按照自己的習慣船上生活著,至於凱恩,正不解的看著吞雲吐霧的傑斯特和契科夫,不明白為什麼他們可以抽大麻,而老闆就硬是要自己拚命的練功呢……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