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升龍道

龍騰世紀 第三十八章 陰謀 文 / 血紅

    第三十八章陰謀

    日本,東京。

    靠近東京灣的一座修建的五星級大酒店的頂層,契科夫穿著條三角褲,悠閒的趴陽台上看風景,嘴裡嘀咕著:「媽的,這裡的妞真是過癮啊。」

    三具白生生的**橫躺房中的地毯上,契科夫回頭看了一眼,得意的哼哼到:「媽的,我的能力還不錯嘛,雖然弄了兩片藥,可是我身體還是很不錯的。老闆幹嗎總是說我的身體差呢?」

    外間的房門被輕輕的推開,契科夫飛快的走了出去,從自己的長褲內掏出皺皺巴巴的一疊子鈔票,砸給了那個偷偷摸摸進來的服務生說:「找的妞不錯,今天晚上我還要換的……嘿嘿,你看著辦吧。」

    那個長得還算英俊的服務生連忙把鈔票塞進了口袋,嘿咿嘿咿幾句後,飛快的掩上房門,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捆短短的條狀物品,塞給了契科夫。

    契科夫連忙接過,對著服務生有點咬牙切齒的說:「你給我記住了,你昨天給我的大麻質地不純,這次的貨要是還是這樣,我就不給你小費了,明白麼?」

    服務生連忙說:「先生,對不起,可是這裡的大哥們只賣這種貨色,我們也沒辦法弄到好的。這個,我們也不是很懂,這個大麻怎麼樣才算好呢?」他有點遲疑的問契科夫。

    契科夫連忙揮手說:「算了,算了,把這三個妞給我弄走……有總比沒有好,哪怕是劣質貨……歐洲我隨便找個小販子都比昨天的貨色好……你們日本除了姑娘出色以外,就沒有別的好東西了麼?」

    服務生連忙點頭哈腰的說:「是,是,先生,我馬上帶她們走……其實,我們這裡有很多好東西。」

    契科夫不屑的說:「你們有再多的好東西,我也不感興趣,我只喜歡酒、大麻、女人和鈔票……別的東西我沒興趣,所以你們不用向我介紹你們的驕傲了……告訴你吧,給我好的酒,好的大麻,好的女人,我的鈔票就可以給你,明白了?」

    契科夫難得一個人外面囂張一下,有點得意的笑了起來。

    一大清早的,易塵就從練功房跑了出來,近的進度不錯,易塵自覺自己的力量已經有了很大的進展,雖然那些幾百年修行的修士看來,他還是嫩了些,但是易塵自信這個凡世中,已經很少有人是自己的對手了,當然,對像不包括黑暗議團以及教廷的那些人。

    端坐餐桌前,易塵吩咐說:「戈爾,給我提供近地下渠道進出倫敦的所有軍火買賣的信息,告訴我們的那幾個經理人,他們已經很久沒有發揮自己應的義務了,給他們三天時間,我要詳細的情報,否則就和他們斷絕聯繫,他們得到的好處夠多了……」

    戈爾悶不做聲的點點頭,先把一份煎雞蛋放了易塵面前的盤子裡,隨後自己才坐下,繫上了餐巾。

    易塵用餐刀割了一小塊煎蛋,文雅的送進嘴裡,突然發問:「凱恩,你聯繫的事情怎麼樣了?法比奧還羅馬翹首以待呢,他可是等不及我們這邊給他一個確切的好消息了。」

    凱恩吞下了一塊牛排,點頭說:「沒問題,老闆,維綸已經答應給我們優先發放牌照了,我送給了他一百萬美金,這個該死的老吸血鬼……可是,我們的人手可是不足以組建一個大型保安公司的……資金方面也有問題,法比奧的那筆錢,剛剛夠用來購買地皮以及建造一期工程的。」

    易塵不乎的說:「資金?看看《泰晤士報》吧,他的頭條是:『哭泣的英格蘭。』高傲的大英帝國這次損失了超過千億美金,起碼有一半進入了法塔迪奧他們的手裡,我們的資金是無比的豐厚的。人手麼,凱恩先生。」易塵提高了聲音。

    凱恩點點頭說:「我聽著,老闆。」

    易塵露出了怪笑:「您既然曾經是『黑魔』部隊的首領,那麼,您應該和其他的特種部隊的人很熟悉吧?嗯?他們那些退役的老兵,肯定是不甘寂寞的……德國的士兵,可靠,忠誠,我很欣賞他們。」

    凱恩不動聲色的說:「代價很高。」

    易塵叉起了一小條香腸說:「高投入才有高回報,凱恩先生,小打小鬧的人永遠別想做成大事。」

    凱恩點點頭:「我可以試試,大概可以弄到兩百人……兩百人,老闆。」

    易塵低聲說:「足夠了,兩百個特種兵,加上你的『黑魔』,我們可以吞併整個倫敦城的黑道勢力。」

    傑斯特飛快的抬起頭:「老闆,您是說……」

    易塵橫了他一眼:「我什麼都沒有說,傑斯特,我什麼都沒有說……山口組想倫敦城開分部,那麼,就讓他們開好了,他們需要大量的軍火,我們可以提供給他們,還可以給他們打個八折,我們的那些老朋友會樂意做成這筆大生意的,反正他們手裡的槍械都快生蚺F。」

    菲麗皺起了眉頭:「老闆,你到底想幹什麼呢?」

    易塵微笑起來:「寶貝,遊戲,僅僅是一場遊戲而已……天啊,這是一舉三得的事情。」

    菲麗小心的盤算起來,用餐刀比比畫畫的說:「我想想,第一,讓山口組和倫敦城的黑幫火並;第二,讓我們搶佔多的地盤;第三……」

    凱恩冷冷的說:「第三,便宜了大衛那個混蛋。」

    易塵笑起來:「是的,混蛋有時候還是有用的,起碼,我們不用自己出手對付那些我們要對付的人了。」

    雨夜,風呼嘯著吹了過去,石子路上一片滑膩。

    四個身穿黑色風衣的男子飛快的昏暗的街道上穿行著,小心的關注著四周的景象,就連道路邊河道內的流水聲都會讓他們謹慎的停下來,小心翼翼的看一下四周。

    威尼斯,世界著名的水城,夜晚中散發著他獨特的魅力,可是這四個男子明顯的不是為了觀光而來的,他們近乎鬼鬼祟祟的穿過了市政廳前面的廣場,走到了一條小巷前,再次謹慎的審視了四周,飛快的閃了進去,躲進了路邊的陰影內。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幾個醉醺醺的男人從十幾米外的一個酒吧內走了出來,低聲歌唱著走開了。四個男子又等了四五分鐘,看到酒吧內已經沒有客人後,才大步的走了過去。

    酒吧的老闆,一個滿臉大鬍子,身材高大,但是瞎了一隻眼睛的中年人用力的擦拭著一個酒杯,淡淡的說:「我們要關門了,今天是個糟糕的天氣。」

    當先的一個男子抖了抖風衣,讓附著的水珠濺落了地面上,盯著老闆,用怪異的腔調說:「一杯,一杯就夠了……我們只需要一杯。」

    老闆擦拭酒杯的手停了下來,看了看四個男子,哼哼連聲的說:「關上門,拉下卷閘門,脫掉你們的風衣,日本人?」

    四個男子按照他的吩咐辦了,剛才說話的男子脫掉了自己的風衣,露出了一張典型的亞洲人面孔,精瘦的臉上,兩片瘦削的嘴唇吐出了幾個字:「你怎麼知道?」

    老闆毫不客氣的說:「只有日本人才會把英語說得這麼怪腔怪調的……喝什麼酒?一等的還是二等的。」

    男子走到的吧檯前,低聲說:「特等的。」

    老闆看了看他,搖搖頭說:「開玩笑。」

    男子舔舔嘴唇:「特等的,而且要他們出手。不是開玩笑,我們老闆出價一億美金。」

    老闆停止了手上的動作,拎起一瓶子白蘭地,給他倒了一杯,仔細的看著他說:「你是說真的?要他們出手?」

    男子點點頭:「是的,他們……聽說他們從來沒有失手過?無論多麼困難的任務他們都順利的完成了?」

    老闆嘖嘖了幾聲:「任務是什麼?你們是什麼人?」

    男子笑了起來:「我們告訴你任務,可是沒必要問我們的身份吧?」

    老闆搖搖頭說:「起碼要告訴我,你們憑什麼保證你們可以支付一億美金。如果事情完成了,你們卻不付帳,我可就要倒霉了。」

    男子沉思了一下,抬起眼睛說:「我們老闆說了,我們可以預先給他們的帳戶打進一億美金。如果他們失敗了,我們相信他們的信譽,把錢返回給我們。」

    老闆微笑起來:「你們老闆還真捨得下本錢,不過,我喜歡這樣慷慨的老闆……他們從來沒有失手過……什麼性質的任務?」

    男子湊近了老闆的耳朵,用近乎蟲吟的聲音說:「幹掉日本山口組的龍頭大哥,山口木。」

    老闆緊緊的皺起了眉頭,死死的看了一眼這個男子。

    男子連忙說:「你們嫌太難麼?」

    老闆搖搖頭,認真的說:「我不信任你們。」

    男子急了:「為什麼?」

    老闆哼了一聲,繼續擦拭起了那個已經非常乾淨的酒杯,低聲說:「山口組的龍頭老大,不值這個價錢。你說謊話,我這裡的一等酒,就已經是世界上的特等好手了,幹掉一個人,哼哼……何必要他們出手。他們可是地下世界強大的殺手組合……」

    男子解釋說:「我們出這麼大的價錢,自然有我們的原因……相信我們,事情並不容易。如果不是我們聽說他們曾經完成幾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我們也不會找上你的。」

    老闆點點頭說:「好吧,好吧,如果事情成功,我也有好處……我已經快半年沒有他們感興趣的任務報告上去了,再拖延下去,我會倒霉的……你們把錢打入我指定的銀行戶頭,然後我再把任務遞交上去……如果他們不同意,我返還你們95%的錢。」

    男子瞪大了眼睛:「如果你什麼都不幹,白白的吞了我們500萬呢?」

    老闆滿不乎的說:「這是規矩,而且,我獨眼龍維斯有我的信譽,哼,不肯就算了。」

    男子一咬牙,點點頭說:「帳號……三天內,錢會打過去。」

    老闆笑起來:「很好……注意,不要嘗試用任何手段查清他們是誰以及他們哪裡……我為他們服務了四年,一直不清楚他們的底細,所以我活得很好……你們不會希望自己變成死人吧?」

    男子搖搖頭,也不碰那杯酒,飛快的帶著三個人走了出去。

    老闆兩個肘子撐了吧檯上,點點頭低聲說:「日本?山口組的龍頭老大?這應該算是有趣的任務吧?可是,他們說過殺人的任務不接了的,可是總算是一件比較有難度的事情……算是有趣吧。他沒有說明期限,那麼就是無限期的任務了……」

    他搖晃著身體走到門邊,一手拉下了卷閘門,嘀咕著:「真是個糟糕的天氣。」

    三天後的清晨,用過早餐後,菲爾驅車到了倫敦塔附近,一個身披風衣,戴著禮帽的男子飛快的鑽進了車子,低聲對菲爾說:「天啊,難道非要我們面談麼?風險太大了。」

    菲爾沉著的說:「風險?老闆從來不幹有風險的事情,他叫你去,肯定有原因的,大衛先生,恭喜您了。」

    大衛驚訝的張大了嘴:「恭喜我?天啊,我現每天都提心吊膽的,您知道麼?你們的那位老闆,他,他……哦,上帝啊,我為什麼會得罪他?」

    菲爾露出了一個『淳樸』的微笑:「大衛先生,這是緣分,您和我們老闆有緣。」

    一句話讓大衛所有的抱怨都堵喉嚨裡,咯咯咯咯的喘個不停。

    菲爾淡淡的說:「您認為現有什麼手段是安全的?電話?電子郵件?你們不是和美國人合作,建立的監聽中心號稱可以監視世界上90%的電話通訊麼?老闆不會放心的。」

    大衛搖搖頭,歎息了起來。

    易塵坐餐桌前,靜靜的品嚐著剛剛從鍋爐裡面出來的,還有點溫熱的啤酒,嘖嘖有聲的說:「大衛先生,您可以試試這個,口感非常不錯。」

    大衛苦兮兮的看著易塵,搖頭說:「易先生,請問有什麼吩咐?請快點,我們上午還有一個重要的會議,老闆要上任了,我們必須全部到場。」

    易塵乾脆的說:「您現可以打個電話,就說您病了。」

    大衛張大了嘴巴:「上帝啊,我昨天還辦公室。」

    易塵不乎的說:「那麼,隨便找個理由吧,我需要和您探討一些問題。」

    大衛慢吞吞的掏出手機,撥通了電話:「喂,比夫特,哦,上帝啊,我昨天回家的時候不小心淋濕了,給我請個病假吧……嗯,我到時候會和老闆解釋的……我想他會理解的。」

    易塵從餐桌上溜了幾張打印紙過去,微笑著說:「大衛先生,這是倫敦城未來一個月內,所有的軍火交易的詳細清單,您看,有時間、地點、交易雙方、金額、具體的軍火清單,是不是很美妙的資料?我的下屬付出了十七根肋骨的代價才弄到了這些小寶貝。」

    大衛愣了一下:「十七根肋骨?」

    易塵喝了口啤酒,點點頭說:「是的,他們打斷了那個可憐蟲十七根肋骨,他才交代了這些東西。」

    大衛猛的抬了一下眉頭,低聲咕噥著:「上帝啊,又是暴力的逼供。」

    易塵笑起來:「不可否認,暴力經常會帶來好的結果……嗯,我準備從裡面選一些容易下手的人,由您帶人去抓捕他們,那些絕密資料,我已經特製了一個文件箱,他們都很安全的躺裡面,您到時候可以一起帶過去,當然了,文件不齊全,就是一些比較無關緊要的,但是也足以讓你們的老闆重視您的發現了。」

    大衛看著清單上密密麻麻的字跡,低聲驚呼:「天啊,有這麼多的軍火交易麼?」

    易塵毫不客氣的嘲笑起英國的某些部門來:「顯然,您的某些同僚對不起他們領的那筆薪水,我的下屬得到某些情報的能力方面,遠遠的超出官方人員……我正考慮,如果以後我要改行,我可以申請加入英**情局的。」

    大衛忽視了易塵的嘲諷,一行行字的比劃著,語氣裡漸漸的透露出了掩飾不了的激動:「哈,是啊,您的主意簡直太美妙了,具體的行動計劃呢?」

    易塵走到他身邊,指點著打印紙上方的一排字說:「日本的山口組,他們準備倫敦開闢他們的分部,準備購買大批的軍火……嗯,您看看,足夠武裝兩個連的,如果被日本人拿到了這些軍火……大衛,您想想,英國的那些老闆爭奪地盤的時候,因為自己是英國的子民,他們不會亂來的,可是日本人呢?這裡不是他們的土地,英國的百姓也不是他們的同胞……您自己考慮吧。」

    傑斯特旁邊添油加醋的說:「好像日本人倫敦的勢力還不是很龐大吧,所以,應該是很容易對付的,他們多有一百人?大衛,您看看其他的資料,意大利黑手黨,俄羅斯的家族,中東的游擊隊,誰都不好惹,何必為了一點點功勞而冒太大的風險呢?」

    大衛點點頭,認可了易塵和傑斯特的說法。

    送走大衛,易塵笑嘻嘻的說:「但願生病的他還來得及趕上迎接自己的老闆……嗯,凱恩,給那些老闆的信送過去了麼?」

    凱恩點點頭:「我們已經透過那些小流氓,讓那些老闆知道日本人準備倫敦建立自己的組織了,也告訴了他們山口組的交貨時間和地點,我想他們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易塵不滿的說:「他們可真夠義氣啊,居然有了風聲都不通知我,看樣子是想吞掉那批軍火吧?隨便他們好了,我們坐旁邊看熱鬧,比自己參加演出要輕鬆多了。」

    菲爾走了進來,手裡是一張小小的紙條,遞給易塵說:「老闆,威尼斯的那個經理人維斯送來的,目標是山口組的龍頭老大,無限期任務,代價一億美金……」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