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歷史軍事 > 江山美色

龍騰世紀 五三七節 老謀深算 文 / 墨武

.    秦叔寶聽蕭布衣說得凝重忍不住沉吟起來。

    因為跟隨蕭布衣已久所以對天涯這個人物,他也煩為熟悉。但是他真的想不出天涯還有什麼翻身的能力,因為他和天涯根本不是一路人。

    秦叔寶一輩子都在戰場上廝殺而天涯一輩子卻在權勢中打滾。

    天涯沒有秦叔寶的領軍能力但秦叔寶卻絕對沒有天涯的算計,所以毒叔寶想了半晌只能笑著搖頭道「或許有爭奪天下資格的人,還要有爭奪天下的腦袋。我想不出來」

    蕭布衣道非你沒有這腦袋只是你從來沒有想到爭過.每個人的目標不同有爭寺天下想法的人並不多了裴矩並不輕易出手,他每次出手必定驚天動地有極深的目的,而不會為了殺而殺。」

    能讓泰叔寶佩服的人不多,蕭布衣就是其中的一個。就算李密那種梟雄眷叔寶也是輕蔑視之。他雖礙女命為李密做事,但是心中卻瞧不起他。

    在恭叔寶心中青布衣已有和張須陀一樣的份量。並非請布衣的權勢而是恭叔寶知道瀟布衣才能實硯張須陀未盡的心願。而這種心願恰恰是他拚死也要做到所以他還努力的活若,要替張須陀看到江山一緩百姓安樂這樣他才能化作一顆星,去見張將軍。

    泰叔寶跟隨青布衣多年見多了他的意氣風發,在秦叔寶眼中,瀟布衣雖是謙遜的人但也是個驕傲的人。他謙遜的對菲每一個和他出生入死地兄弟盡量不讓人感覺到身份的變化,他驕傲的對待每一個敵手無情的將他們踏在鐵騎之下。

    這兩種不同的性格混合在一起讓瀟布衣有俾魂天下的魅力。

    可莆布衣這刻說及裴矩的時候,竟有了些尊敬。

    不說他將天下攪亂只說他在社稷壇的出手。當時誰都以為他地目的是殺我但他的目的卻是爭奪天下。他知道我是他回轉東都的唯一阻力所以想在帶江都軍回轉的時候.先將我除去。他那次出手若成只怕天下早非今日這樣。可惜的是裴茗翠帶來了道信,教了我一命讓他功敗垂成。」蕭布衣感渭道「之後他當機立斷逼死楊廣然後從江都回轉兵敗於我投奔了冀建德。誰都以為.他出了敗筆但我知道.他卻成功的取得了簧建德地信任,這是他死中求活關鍵的一步」

    秦叔寶還是不解只能苦笑我到現在也看不出他如何能求活刁」

    蕭布衣道我本來也看不出來但是他和楊善會在牛口要殺我之後我驀地想到社稷壇往事,就想到他雖恨我,但從來不會像李蜜那樣只為了殺我他多半又有了爭奪天下地契機口契機在哪裡,我一直在想直到我聽到消息簧建德、裴矩和楊善會已到易水對抗羅藝,我這才恍然大悟。

    秦叔寶問道就算他們擊敗羅藝殺了竇建德又能如何.河北軍肯定不會奉他為主。要知道就算你武功卓絕,天下無雙.只憑自己.沒有兵力又如何能爭霸天下?一蕭布衣笑了是啊這是我一直詫異的地方,本來我和你一樣一直都認為就算裴矩.楊善會殺了簧建德.他們也根本不可能掌控河北軍那對褻矩而言無疑是於事無補」但我知道羅藝也加入後就感覺有點眉目所以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是裴矩.我如何取得河北竿勢力然後再圖一爭天下?」

    恭叔寶想了半晌頹然搖頭。

    莆布衣卻肅然道如果我是裴矩我這些年當然先要隱而不動.拉攏河北的重臣。以圖到關鍵的時候支持我.但安建德不死.這些臣子絕對不會背叛所以我一定要箕速德死可我若殺了蟾建德.河北羊第一個要殺我所以安建德不能死在我手!」

    恭叔寶恍然道寅建德不能死在裴矩之手,所以易水出兵,古建德要死在羅藝之手」

    蕭布衣大笑道這就是關鍵所在窒建德雖不見得戰勝羅藝,但是有楊善會在他還能和羅藝一拼。但是裴矩、楊善會卻趁機了簧建德入局把簧建德的死推在羅藝身上口「難道裴矩已和羅藝聯手?」秦叔寶猜測道u蕭布衣猶豫片刻有這種可能,但我不能確走。可我唯一確定的一點是霧建德死後按照裴矩地計劃,羅藝也一走要死1」

    為什麼。」秦叔寶聽的頭大。驀地想起了李密,心中暗道,估計也只有蕭布衣的這種心思才能鬥得過巍雅李密,他們不是一路人但顯然都是取眾高手。

    竇建德若是死在羅藝之手楊善會、裴矩非但無功,而且還有過錯當然也不能取得河北軍地信任口但是他們若能殺了羅藝,為河北軍報仇你說結果如何。」

    秦叔寶吸口冷氣河北軍對竇建德一直都是忠心耿耿,以義氣為重。如果誰替他們報仇殺了害死竇建德的羅藝,不言而喻.肯定會對他感激不盡甚至在群龍無主之下會選他為主,」

    蕭布衣得出結論道正是如此我如果是裴矩,那豈非大功告成?他先讓竇建德死在羅藝地手上然後再殺了羅藝為羹建德報仇。

    這樣取得河北軍的兵權又有楊善會跟隨若能在牛口再殺了我,了發東都大亂他依據河北可圖背水一找要說掌控天下,也並非沒有可能。這人心機之深用計之巧讓人歎服。一秦叔寶又驚又怖這種連環局竟然巧妙如斯,裴矩真的是天才。」

    他現在才明白為何青布衣對裴矩有些尊敬,無論如何.輩矩都可算得上運勢奇才。誰都以為他再無翻身之力,卻不想他還要妄起波瀾。

    而這計策或許在湛水兵敗之前,就已定下。

    裴矩老謀深算竟至如斯二人沉默了許久恭叔寶終於道「還有一點有問題。」

    你說。「蕭布衣含笑道。

    西粱王你這種假設是在羅藝必死地前樓下。「恭叔寶問道可羅藝也絕非善糞身邊有耳氏四虎,他又走武功高強,裴矩如何有必殺羅藝的把握?他若殺不了羅藝那河北軍qi會服他。如此一來豈不是前功盡棄。」

    蕭布衣微笑道我們想不出必殺羅藝的方法,不見得裴矩沒有。

    我只知道他既然在牛口出手殺我想必已有十足掌控河北軍地把握u或許他不但能殺了羅藝還能順勢盡取幽州之地呢,一秦叔寶驚佩交加一時間不能語。

    蕭布衣卻想,這太平道為非作歹這些年.實在是有幾個驚天之才。

    駒思邈.虯髯客,李玄霸、裴矩還有袁天罡等人,才情都是遠勝旁人,若是濟民蒼天之幸若是為亂天下之苦。

    正沉吟間有親衛方無悔急匆匆的趕到,「啟栗西粱王,道信大師求見。」

    蕭布衣大為詫異道信,他怎麼會來?」

    秦叔寶也是錯愕不已是僧粲的徒弟嗎?「方無悔點頭,正是此人。

    他們來了幾個人?」箭布衣一想道估忍不住就想到了楊得志.心頭一熱。

    道信帶了兩個弟子,一個叫做大癡一個叫做大呆。「箭布衣喜中有惑喜的是楊得志這些年雖是當了和尚,但安然無恙。平安是福只要無事就算日子清淡些也無所謂。當年六兄弟中莫風.箭頭已戀上青青節原不想回轉,瀟布衣並不勉涉。周慕儒、阿袬鬗w升為郎將但瀟布衣只派他們鎮守金槽、偃師兩地,只要虎牢無憂這兩兄弟就不會有事判下漂泊的只有胖槽.楊得志二人,他雖多方打探始終尋不到胖極的下落.想起山寨時的歡樂,難免鬱鬱這下得知楊得志前來一時間千思萬緒往日兄弟之情.均回心中。

    可疑惑的是道信少收弟子他只知道弘忍、楊得志是道信地弟子大呆又是誰小命令早吩咐下去方無悔迎他們進宅瀟布衣長身而起,就要出廳相迎。

    普天下能得箭布衣如此禮遇之人並不多見口蕭布衣敬重道信只因為他的大慈大悲之心。道信看似無為,僅在鄱陽湖時出手說服林士弘可在蕭布衣心中他卻比太平道要好很多。

    秦叔寶突然道西梁王末將也想見見道信高僧。」

    蕭布衣笑道如此正好大道體寬,無易無難,高僧普度眾生,不怕多你一個。」他側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知道要見高僧,忍不住說了兩句偈語。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口蕭施主宅心仁厚慧根不減當年。一遠處庭院隨著一聲佛號道信已舉步過了紅花綠草,到了兼布衣的身前。道信很瘦但身軀中卻有種偉岸的力量。

    他僧衣已日風塵僕僕布鞋白襪已染塵埃。

    雖看似落魄潦側可他走到天下敬仰的西梁王面前,仍是平和視之不卑不亢。瀟布衣見到微施一禮,「大師遠道而來,有失遠迎。」

    道信一笑貧僧此次前來卻有一事相求。一他開門見山.刨讓蕭布衣有些意外道信開口求人極為少見。忍不住問,「何事?」

    非大師求而是我求。」楊得志低低的聲音。

    道信道你求我求有何區別?一楊得志醒悟道謝大師提點口」

    蕭布衣目光一轉不蚌他們要求什麼,只是讓他們到廳中.笑道求人被求有何區別?」

    道信雙手合什道阿彌陀佛善哉喜擊。」

    恭叔寶聽瀟布衣和道估論徉卻恭敬的退到一旁,想要說什麼,終於還是忍住。蕭布衣卻趁這功失仔細的打量了大呆一眼。

    大呆看起來真地有些呆始終垂頭低眉.一聲不吭。

    莆布衣目光掃過,有些詫異因為那一刻他有些似曾相識的感覺。瀟布衣剛度若是見過當會記得因為他記憶奇佳。這人有些眼熟當是曾經有過一面之緣可到底在哪裡見過呢?

    和道信、楊得志寒暄之際,吩咐親衛上了香茶,兼布衣心思飛轉,往事如煙亦如電。大呆僧人並未喝茶更不坐,只是站在道信地身後。蕭布衣坐下卻得以見到他的正面突然詫異道「你是徐洪客徐先生?」

    他不能信卻不得不信。眼前那個大呆.雖是沉默,但以往的那種飄逸之氣隱約顯露。此人不是旁人,正是他在馬邑有過一面之緣的徐洪客對蕭布衣來說這個徐洪客側是若隱若現,他聽說當初勸楊廣下江南就有這個徐洪客但此人隨後失蹤導丑宇文述急死。後來的事情更是波雲詭誦但大隋江山終亂,這個徐洪客在其中,可說是發揮了不小的作用。

    蕭布衣知道這個徐洪客不簡單.但以後根本無暇顧及於他,卻從未想到過徐洪客竟然當了和尚。

    徐洪客雙手合什道貧僧大呆。」

    蕭布衣有些困惑,緩緩道原來是大呆高僧口一移開了目光,蕭布衣見楊得志垂頭低眉輕聲問,大癡高僧,一別多年,可還好嗎?」

    楊得志道只求心安而已。」

    蕭布衣歎道不錯只要心安哪裡都是不差了。一他見楊得志已平和淡沖眉宇間甚至少了很多抑鬱知道他或許找到自己想要地生活方式既然如此自己何苦再拉他進入這個征戰的困子9轉首望向道信瀟布衣道不知道高僧有何事吩咐9一道信輕聲道怎敢說吩咐貧僧只請青施主再聽與.故事口」

    蕭布衣知道這個和尚講故事就是透**消息給他,提起精神道:

    大師請講。」

    道信略作沉吟這才望向楊得志道大癡?」

    楊得志垂目道師父但講無妨。」

    道信又望了一眼徐洪客徐洪客歎口氣道「王圖霸業,鏡花水月。是非恩怨與我何干?」

    瀟布衣打破頭也不知道徐洪客和道倍地關係卻還能耐得住性子聽下去。

    道信這才道其實故事地前半段貧僧也是近來知曉。而經過大呆的一番講解我迪才明瞭全部。覺得或許稽施主有興趣聽,聽完後才能決定一件事口」

    既然如此大師但說無妨。xiao布衣蹙眉道。他知道既然請求和楊得志有關,道信就可能嬰馳就是楊得志的故事但楊得志又和徐洪客有什麼關係.從前有一個人姓楊生於大戶之家,從不知道哀愁何物。他只以為一輩子都是如此卻沒想到驚變陸開。一道信終於開始講故事,蕭布衣卻望了楊得志一眼。因為這句話幾乎和楊得志故事開頭一樣,楊得志恰巧望過來二人目光一對瀟布衣一笑,楊得志卻移開了目光。

    楊姓那人祖輩在朝廷已位居極品,他父親亦是榮媾一時無二。

    可人欲無窮餓著肚子想吃飽飯吃飽飯了又要娶老婆.娶i老婆想做官做了官後又想做大官這人欲,始終有更高的需求.做了皇帝就滿足了嗎非也還會想著成為千古一帝,千古一中做到了.就想著成仙霸業水存。」道信說地腰凹嗦嗦,兼布衣只能苦笑。道信幾句話已卻把人性的翕婪說地淋諸盡玫。

    箭布衣早知道楊姓那人就是說的插得志.楊姓祖輩就是說地三省六部的最高統領尚書令楊素。而楊得志的父親.就是大h當年榮耀無雙甚至比李閥李敏還要榮光的楠玄感那人之父雖官居極品也不滿足,他再升,只有皇葬可做。這時候有一人勸他父親造反當皇帝那人自稱符平居!」

    蕭布衣雙眉一挑冷哼道「原來是他「他早就懷疑楊玄感叛亂有裴矩蠱惑可一直不能確定今日才終於水落石出。裴矩就如幽靈般四處挑唆剪謀已久。

    道信面不改色繼續道那人之父聽符平居盅惑,又知道太平道得窺天機以為自己是真命天子所以就開始造反。結果蕭施主當然知道王圖霸業不過是鏡花水月。榮華富貴千萬,終究抵不過!刀一割。但這故事並沒有結束卻還有下文「蕭布衣道在下洗耳恭聽。「他對道信,並不自稱本王.實在是因為沒有那個必要。道信微微一笑眼中卻有洞徹世情的恰惜,在那人之父舉事的時候其實太平道徒也參與進來,只是當時太平道徒早就分崩離析再加上崑崙和文帝有約,保天下安寧,遂又將很多太平道徒散去.嚴令不能彼此聯繫再生事端u崑崙那時再收門徒.本來是從安天下著想只想將一身所學傳梗後人,安邦定國u崑崙天縱奇才是真正大慈大悲之人他不惜違道,從反扳變成輔國,非無上毅力不能做到。至於後來地很多變故卻非他能想到地事情。一蕭布衣默然半晌才道原來如此u一他這才明白為何羅士信會參軍變成張須陀的部下,多半那時候.崑崙還希望羅士信幫張須陀平定動亂。可後來李玄霸假傳密令,卻違背了崑崙地本意,也造成了羅士信的痛苦。

    道信眼中有些感慨又道「太平道徒雖眾,除了崑崙外,知道全部人手地根本沒有。所以就算參與的太平道徒,也不知道彼此的身份。那時候有個無上大才叫做李密,瀟施主當然認識。一蕭布衣驚詫道他總不會是太平道徒吧9」

    那側不是。」道信搖搖頭道「但他就在那場驚天浩劫中.卻認識了個太平道徒,也就是謀門地徐洪客一蕭布衣皺眉向大呆望去緩緩道所以楊玄感事敗,李窘就和徐洪客圖謀開始攪亂大隋江山騙先本南下?「道信歎道或許冥罷之中自有天意,一緣一會,強求不得。

    李密、徐洪客雖算不差但要想憑二人之力勝霾大隋江山.當然還是有所不能。但天下波浪那時候盡聚東都.湘起剛落.終於釀成今日地結果。徐洪客只抓住了陳壹華還陽的一點渡痕.就憑三寸之舌.說服先帝南下那就是誰都想不到的事情。」

    莆布衣冷哼一聲徐洪客臉色木然。

    道倍又道徐洪客勸先帝南下揚州後.本來想趁機逃走,再和李密成就千秋霸業沒想到他雖逃脫宇文述的看管,卻落入裴小姐之手。」

    裴茗翠?」瀟布衣目光一閃。

    道信點頭道不錯正是裴茗翠。裴卜姐秀外慧中,心智過人奈何卻過於執著。當初貧僧東都**,見裴小姐傾聽,其實想要出言勸誡奈何藥醫不死人佛渡有緣人「道信說到這裡輕歎一聲蕭布衣卻想起那東都寂寞的雪,那寂寞如雪的人。他沒有想到原來當初道信**,也知道裴茗翠就在不遠他點醒了太多人卻惟獨勸不了裴茗翠。

    裴小姐逼問徐洪客太平道的事情,徐洪客終於忍不住前熬,陸陸續續的吐露很多。但徐洪客其實也有很多不曉,他本以為必死,沒想到裴茗翠關了他幾年後竟然放了他。只是那時候,李密早死,蕭施主如日中天徐洪客知道天下大勢後,萬念俱灰,這才版依我佛法號大呆。」

    蕭布衣冷冷道若是人人都以佛門為贖罪之地」他雙眸如電已罩向徐洪客見到他臉色木然但衣袂無風自動,終f收回要說之話口氣轉淡道懸崖勒馬可喜可賀。一道信微笑道蕭施主聽到這些往事,不以斧錢相加我等,才尊是真正地可喜可賀。不過徐洪客一事算是細枝末節,貧僧說出,是因為很多因果也是大呆話於我知口」岔開話題,道信道「其實想必蕭施主多半知道楊姓那人的父親,就是楊玄感,他地爺爺,卻是尚書令楊素。楊家被滿門抄斬只漏了一人,也就是我故事中先前那人.後來他逃難出去改名叫做楊得志。雖然風雲初定而此人的故事.卻是從逃難的時候開始」

    道信說到這裡又念了聲佛號楊得志還是垂首不語.孤孤單單。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